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50章 隻能拚了

-

“第二件事,就是我上次和你吃飯的時候,所說的事情。這裡人多,我就不重複了,但請你也做好心理準備!烏木,我勸你識相點!彆讓大家難做!”

直到這個時候,王鍵培依舊給王梟留有餘地,並未把路走死。

孟敬的事情就是王鍵培的殺手鐧,絕對可以一擊致命。

他和王梟說這番話,也等於是給王梟下了最後通牒。

從現在開始,老老實實呆著,不要參與任何事情,否則的話,絕對會辦王梟。

房間內瞬間安靜了許多。

好一會兒的功夫,王鍵培繼續開口。

“是不是非要我強硬收取你們的證件?”

“不用,不用,我們肯定是要聽總局命令的!”

陶濤率先把配槍和證件掏了出來,兩手一攤。

“總局這件事情做得可真好!”

ps://m.vp.

劉全彪,劉全虎,以及獵狼三個人,目光都看向了王梟。

都在等待王梟的命令。

王梟滿身戾氣,麵露殺意。

房間內溫度瞬間降至冰點。

王鍵培身後幾名警巡,手已經放到了腰間。

目不轉睛地盯著王梟,做好了隨時動手的準備。

幾乎是同一時間,馬龍以及第一大隊的數名警巡,也進入了王梟的辦公室。

這點人站在王鍵培一行人的身後,明顯一夥兒的,前來支援!

房間內氣氛越發嚴肅。

王梟這拚命三郎的性格,給所有人都帶來了巨大壓力。

獵狼幾人的手,也摸到了自己的腰間。

陶濤坐在原地,額頭的汗水,嘩嘩地往下流,心也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

這他媽一輩子不敢想,冇見過的事情,跟著王梟這段時間都快體會變了!

關鍵時刻,鄭浩衝入了辦公室,他站在馬龍麵前,聲音不大。

“馬龍,誰允許你把可樂帶到警安局的?”

聽見可樂這兩個字,王梟的神情稍有緩和。

“阿浩,我是按照流程辦事兒的!是那個女人指認可樂,說可樂讓她趁著韓震喝多了,勾引韓震的!”

“韓震那種人平時什麼作風你不知道?還用得著勾引嗎?她說是可樂就是可樂,有證據嗎?你要是這麼按照流程辦事兒的話,那我也會按照流程辦事兒了!”

馬龍明顯有些糾結。

王鍵培開口解圍。

“鄭浩,現在不是時候說這些呢,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鄭浩這才把目光看向了滿身殺氣的王梟。

“這是乾嘛啊,要玩命嗎?”

他話裡有話,變相緩和氣氛,給王梟解圍。

“王隊長,關於抓捕蔡剛那些下屬的事情,另有隱情。”

“蔡剛的家屬有來報案,說蔡剛手下這些“大哥”,趁著蔡剛出事所有賭場暫時關閉這功夫,把蔡剛旗下所有賭場內值錢物品幾乎洗劫一空!”

“這是強盜行徑啊,看著老大死了,就搶著瓜分老大的東西,想著誰占著就是誰的,也不管人家家人親屬,能行嗎?”

“家屬報案,我們得管吧?烏隊長是幫著我抓人的,不是針對或者瞎抓!抓的那些人都涉嫌強占他人財產,包括那李如毅!”

鄭浩說到這,推了王梟一把。

“有啥事說開就得了,你差不多點,彆瞎鬨!”

王梟知道鄭浩在幫自己,斟酌再三,還是把手上的證件和配槍交出。

獵狼幾人一看王梟交了,也全都跟著交了。

王鍵培幾人表情稍有緩和。

“接下來再有什麼需要你配合的地方,我們會通知你們的!”

王鍵培與馬龍離開,這裡冇有外人了,王梟這纔開口。

“可樂怎麼樣?”

“她不是第一次經曆這樣的事情了,放心吧,她肯定冇事。”

王梟雙手合十,話裡有話。

“謝謝鄭隊長!”

鄭浩歎了口氣,轉身離開。

——————

錦繡大河。

歐陽元翰的私人遊艇。

“這下好了,蔡剛的人在滿世界的追殺我們。我和我的人都不敢露頭見光了!”

“你這第三警長,也被暫停職務了!”

“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這不完犢子了嗎?”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

“現如今警安局就剩下了馬龍和鄭浩。”

“鄭浩的性格很少會參與這些事情,那就等於是馬龍說的算。”

“馬龍和我們不對付,所以我們抓的那些人,估計不用多久,就都得讓馬龍放了,若是如此的話,那之前所有的一切,可就全都白忙乎了!”

魔方眼珠子瞬間瞪大了兩圈兒。

“大哥,你是在開玩笑嗎?那些人不能放啊!都放出來我這條命也就完了!他們現在得多恨我啊!”

“我要說得算就好了!”

一直冇有吭聲的歐陽元翰點著雪茄。

使勁抽了幾口。

“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也冇有其他選擇了!”

“必須要在馬龍把蔡剛那些下屬放出來之前,把現在蔡剛勢力主事的這批人吞掉!再吞掉蔡剛的地盤!”

“吞掉蔡剛地盤的前提得讓蔡剛內部亂起來,群龍無首,如果我們現在拚掉這批帶頭人,他們還有下一批人繼續有條不紊的平穩過度,與我們對抗,那下一批怎麼辦?”

“那就繼續拚!”

“歐陽大哥,你可真豁得出去我!”

“你告訴我,我應該怎麼和十幾倍於自己的勢力拚!”

魔方已經後老了悔,但也確實冇有任何辦法,不拚就得降,這要降,他辛苦經營了大半輩子的魔方賭城,就得搭進去!

歐陽元翰聲音不大。

“我剛剛得到準確訊息,蔡剛勢力現如今這撥主事人,已經聚集到了繡識區錦繡山區附近的大馬村,準備召開秘密會議!這對於我們來說,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隻要打狠,打巧,足夠出其不意,絕對可以殲滅他們!”

“武器裝備我來提供!這是我能給予你們的最大幫助了!”

“艸!”

魔方大罵了一句。

“我馬上去集合剩下的兄弟!”

“我跟著你一起去吧!”

王梟滿臉凶狠。

“這群狗日的王八蛋,居然敢在我家安裝炸藥!我要不讓他們付出代價,我就不配叫烏木這兩個字!”

歐陽元翰看了眼王梟。

“現如今你冇有了職位,其實還是挺危險的!而且你就一個人,我建議你還是不要參與這件事情了!”

“我可不是怕危險的人,放心吧,我能派上用場的。”

歐陽元翰點了點頭。

“那,祝你們好運!”

——————

大馬村外一公裡的莊稼地內。

王梟,魔方,武火,以及二十餘名魔方的下屬,聚集在一起。

武火在地上畫了一個簡易的大馬村地形圖。

“蔡剛實力現如今這撥管事的人當中,有個叫劉錚的。”

“他爸爸是大馬村的村書記,他叔叔是這裡的村長,他們家在這裡的勢力非常龐大!現如今,大馬村幾個主要的進出口,都有他們的人員在看守!我們絕對不能輕易露麵兒!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他們在村內的具體方位,知道嗎?”

“不清楚,但是大概率應該在劉錚的家中。”

武火在地圖上畫了個圈兒。

“劉錚家在大馬村最核心的區域,這事兒可不好辦啊!”

人群瞬間安靜了下來,魔方幾人皺起眉頭,大家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王梟仔細觀察了一番。

“我有辦法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王梟的身上。

“我們可以從這裡進入錦繡山區,然後從錦繡山區內前行,從大馬村緊挨錦繡山區的那片區域偷偷溜進大馬村!”

“那附近一定冇有看守!”

“隻要混進大馬村,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依托我們的武器優勢,出其不意地剷除他們,之後原路返回,迅速撤離!”

魔方當即點了點頭。

“好辦法!好辦法!就按照你說的來!”

一行人當即起身,藉著夜色,潛入錦繡山區,奔向大馬村!

比起平原區域,山地行進顯然要困難得多!

王梟還好,畢竟他長期混跡山區,也算是一個獵人,而且身體素質出眾!

但是對於魔方他們來說,翻山越嶺的難度係數可就太大了!

先後攀爬前行了也就是兩個多小時的時間,魔方他們所有人就全都受不了了。

各個滿身大汗,氣喘籲籲。

“烏隊長,我的兄弟們實在受不了了,大家休息會兒吧,不然一會兒哪兒還有力氣玩命了!”

王梟點了點頭,環視四周。

“那就休息會兒吧!”

二十餘人原地休息,補充水源。

魔方和王梟坐在一起,主動遞給了王梟一支菸。

“你這身體素質夠好的,翻山越嶺這麼長時間,麵不改色心不跳!”

“習慣了。”

王梟笑嗬嗬的開口。

“倒是你們,卻有些太不中用了!平時少些花天酒地!多鍛鍊鍛鍊吧!”

“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鍛鍊鍛鍊。”

魔方說到這,撇了撇嘴。

“當然了,前提是得能回得去!”

“劉錚那些人都是亡命徒,基本上各個身上都有事!不好對付!”

“就算是拚過了這一場,下麵再起一撥人,我們還能拚得過嗎?”

“他們這一次上了我們的當,下一次還會再上我們的當嗎?”

“我們可以偷襲他們,他們也可以偷襲我們啊!”

“哎,這件事情,真的看不到頭兒了!”

魔方滿臉不甘心,極其憤怒,言語之中充斥著抱怨!

“這他媽歐陽元翰可是真的無所謂,上嘴唇碰下嘴唇!動不動就讓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