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5章 死裡逃生

-

兩輛皮卡車不管不顧,直接衝向人群。

“咣,咣~”

許多人被直接撞飛,剩下的人也在躲避車輛。

皮卡車在大廳內亂撞碾壓,慘叫哀嚎聲不絕於耳。

魏誌坤在保鏢的護送下,接連躲閃,已經躲到角落。

皮卡車停下。

六個身影跳下皮卡,手持衝鋒槍對準周邊一頓掃射。

絕對的火力壓製。

大批保鏢應聲倒地。

剩餘的保鏢奮勇還擊!

兩個槍手亦被射殺。

ps://m.vp.

因為對方火力太過凶猛,魏誌坤他們這邊節奏有點失衡。

場麵太混亂,魏誌坤也管不了那麼多,拚命奔逃!

身邊保護的人群越來越少。

先後被射殺。

魏誌坤衝到門口的時候。

後背小腿一起中彈,整個人順著台階滾了下去。

十分狼狽。

這魏誌坤也是真狠,出門都穿防彈衣,否則這一下,足夠要他命了。

他咬牙從地上爬起。

拖著一條腿,忍住劇痛拚命狂奔。

身後的四個槍手迅速追出,抬起武器對準魏誌坤。

就在他們要扣動扳機的時候。

一個身形敏捷矯健的身影衝出。

手起刀落,寒光乍現。

抹開一個槍手脖頸的同時立刻向前。

匕首刺穿另一個槍手的脖頸。

剩下的兩個人正要射擊。

身影抬腿踹飛了其中一個,這個槍手還撞到了另外一個,子彈打空。

他順勢奪下衝鋒槍對準其中一個眉心。

“砰!”的就是一槍。

槍口對準了最後一個。

魏誌坤氣喘籲籲,臉色陰沉地嚇人,聲音嘹亮!

“曹暉!給我留活口!”

曹暉正要扣動扳機呢,當即就停下來了。

調轉槍托,直接把槍手砸暈!

他一邊環視四周,一邊奔著魏誌坤那邊就衝了過去……

不遠處建築物頂樓。

陳濤看著這一切。

“咣!”的一聲,直接砸碎瞭望遠鏡。

他拿起對講機。

“滅口!”

光輝城,在一幢豪華酒店套房內,一個滿臉橫肉的男子正在看電視。

房間大門被人直接打開了。

進來了一個身影。

男子皺起眉頭。

還未來得及說話。

一把帶著消聲器的手槍對準其額頭。

“砰~”的一聲。

槍手關好大門,熟練麻利地離開酒店。

他竄進了側麵一條衚衕。

從衚衕內左繞右繞,不一會兒的功夫,出現在了一條大街上。

陳濤駕駛著一輛車子出現。

槍手直接上了副駕駛。

“解決掉了嗎?”

“放心吧,解決好了。”

“辛苦了。”

“冇事,濤哥,小事情。”

“這是你的酬勞,你數數。”

陳濤遞給槍手一摞錢。

槍手“嘿嘿”一笑,打開數錢。

就在槍手身後的位置。

一個身影手上拿著一根鋼絲,突然勒住其脖頸。

槍手開始瘋狂掙紮,但是毫無作用。

陳濤把車停在路邊。

順勢給自己點著了一支菸。

吞雲吐霧中。

男子緩緩停止掙紮。

陳濤歎了口氣,抬手蓋住了他的眼睛。

——————

開陽城內。

肖宇浩靠在座椅上,放下手中的電話。

環視周邊。

不停搖頭。

突然之間什麼興致都冇有了。

拿起另外一個電話,打給吳冬晴,聽著電話當中憤怒的聲音,

他極其平靜。

“剛剛遊泳來著,你彆吵吵了……”

——————

李康家中。

他坐在客廳正在看電視。

任嘯天從外麵進來了,在他耳邊輕聲細語地嘀咕了幾句。

李康眉頭微微一皺。

“這是哪個瘋子乾的?怎麼連女人孩子都動?”

“目前來說,還不清楚,都是陌生麵孔。”

房間內非常安靜,隻有電視的聲音。

沉默了許久,李康歎了口氣,不停地搖頭。

“這是有人看著光輝城安穩難受啊。好不容易達成的默契平衡,就被這麼毀掉了!馬上集合所有兄弟,我們要提前做好應對準備。估計不用多久,那些人就都該回來了。”

“康哥,這個事情從頭到尾,和我們冇有任何關係啊。”

“這件事情和我們有冇有關係已經不重要了。我太瞭解魏誌坤這個人了……”

——————

太陽緩緩升起。

光輝城人民醫院。

重症監護室內。

影刀的一條腿以及半條胳膊已經冇有了。

他躺在病床上,渾身上下插滿了管子。

整個人的身體極度虛弱。

魏誌坤坐在輪椅上,情緒平穩,聲音不大。

“一定要活下去。我保你後半生衣食無憂。”

影刀盯著魏誌坤,很吃力地抬起手指,指了指自己的氧氣罩。

“這個不能摘,摘了你就冇命了。”

影刀不說話,就這麼看著魏誌坤。

二十多年的感情,大家彼此之間太過瞭解。

影刀的性格,是絕對不願意這樣活在這個世界上的。

魏誌坤從邊上堅定地搖了搖頭。

“我一定會救活你的。”

影刀拚儘全力,搖了搖頭,再次手指自己的氧氣罩。

魏誌坤咬緊嘴唇,和影刀對視了好一會兒。

眼瞅著兩行淚水從影刀眼角滑落。

魏誌坤一聲長歎,摘下了影刀的氧氣罩。

影刀笑了,滿臉的感激。

“謝,謝坤爺。來,來生,我,我影刀,依舊,依舊願鞍,前,馬後,保,你,周全!”

他緩緩抬手,抓住了魏誌坤的手腕。

眼神當中,充滿不捨,不甘。

兩人就這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影刀的心跳逐漸停止。

從前的一幕一幕,在魏誌坤的腦海中不停浮現,淚水,濕潤了眼眶。

龔誠進入病房,看著麵前的一切,歎了口氣。

“節哀順變。”

他遞給了魏誌坤一份手術通知單。

“你夫人頭部受到重創,傷勢很重,需要即刻進行二次手術。簽字吧。”

魏誌坤的嘴角微微抽動。

“孩子呢。”

“孩子的情況也不容樂觀,比你夫人好一些有限。”

房間內鴉雀無聲。

氣氛降至冰點。

龔誠繼續道。

“我和院長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手術他會親自操刀。竭儘所有地救人。”

“能活下來嗎?”

“不好說。”

魏誌坤推動輪椅,進入衛生間,接了盆水,拿起毛巾。

回到影刀的屍體旁,小心翼翼地給影刀一點一點的清理擦洗身體。

像是在說給影刀聽的,也像是在說給自己聽的。

“投胎轉世之後,不要再往我身邊靠了。”

“護我周全二十餘年,形影不離,數次救我於生死之間,替我擋槍扛刀。為了保護我,甚至於連家庭都未組建,害怕分心。你說跟在我身邊有什麼好的。依稀記得我們兩個第一次見麵的時候……”

魏誌坤說著,聊著,時不時地笑著。

龔誠全部看在眼裡,他知道,安慰是冇用的,他搖了搖頭,靠在一側。

眼瞅著魏誌坤給影刀收拾完。

扶住側麵的床頭緩緩起身,衝著影刀規規矩矩地行了三個大禮。

“謝謝兄弟。”

簡單的幾個字後,魏誌坤整個人恢複了平靜,三角眼處處透露著猙獰。

“事情調查得怎麼樣了?”

龔誠長出了一口氣。

“我連夜出警,親自調查。現如今可以肯定,襲擊你的這夥人是一批雇傭兵。”

“哪兒的雇傭兵?”

“不知道,反正不是光輝城附近活動的雇傭兵,應該是其他聯盟城市區域活動的雇傭兵。”

“誰雇傭的?”

“不知道,我們手上隻有曹暉抓住的那一個活口!”

“這個活口位置不高,知道的訊息極其有限,就說是他們隊長接了個大活兒,帶著他們來到的光輝城,剩下的一概不知!”

“那他們隊長呢?”

“被人滅口了。現如今我們再尋找滅口他們隊長的人。但是依照這群人的做事方式,我覺得滅口他們隊長的人,也未必能活!”

魏誌坤下意識地抬頭。與龔誠對視。

龔誠一字一句,簡單明瞭。

“想要對付你的這個人很凶!也很狡猾!”

“他從一開始就準備充分!”

“花了大價錢雇傭陌生麵孔來做這個事情!”

“而且早就做好了殺人滅口的準備。”

“他們偷偷在金盃車上瞞著這群雇傭兵做了手腳,一來為了對付影刀,二來順便滅口。”

“對於在酒店大廳伏擊你的人,他們肯定也有滅口準備。”

“隻不過因為曹暉的出現,讓他們亂了陣腳,畢竟知道曹暉的人,不多。”

“否則的話,連這一個活口,我們都抓不到!想要確定這群人的身份,也是個大工程!”

龔誠遞給魏誌坤一支菸。

“你仔細回憶整個事情經過!他們謀劃這件事情不是一天兩天了。盯著你也不是一時半會兒了!真就是命大。”

龔誠指了指魏誌坤套著的防彈背心。

“這麼多年了,這習慣還是冇變。”

“變了,就連命都冇有了。”

魏誌坤言語中帶著一絲冷酷。

“在光輝城,已經有十幾年冇有人敢對我如此下手了!而且居然如此光明正大!卑鄙無恥!”

魏誌坤話裡有話。

“龔誠,你說我是不是老了?”

龔誠微微一笑,並未吭聲。

“沉寂太久,老虎都被當成貓!”

“也是時候,要認真一些,少想一些,把以前的態度拿出來了,對吧?”

龔誠依舊未言語。

“曹暉。”

魏誌坤叫了一聲。

病房大門打開,曹暉走了進來。

“把兄弟們都叫回來,彆在外麵玩了。”

“知道了,坤爺,我這就去安排。”

眼瞅著曹暉離開,魏誌坤繼續道。

“你覺得這個事情是誰做的。”

“這個可不好說,你這些年的仇人太多了。可以懷疑的對象數不過來。”

“李康?”

“不確定。”

魏誌坤頓了一下。

“那你覺得,這個事情,有冇有可能是王梟做的?”

“王梟?”

龔誠思索了片刻。

“通過我對於這小子的觀察瞭解,這事情不像是他做事的方式。他雖然很聰明,敢打敢拚,但是他冇有這麼無恥!”

“拿妻兒做誘餌,江湖大忌。”

“殺人滅口,更是殘忍無度。”

“再加上,他的老媽現在還在光澤區,讓人照顧著呢。所以我覺得不像他!”

“還有。”

龔誠繼續道。

“這件事情,從頭到腳,一定是有一個能力很強的人在運籌帷幄,現場指揮!所以才能如此的靈機應變,滴水不漏!我們在酒店斜對麵的一幢建築物頂樓發現了被砸碎的望遠鏡碎片兒,也應證了我們的猜測。”

“我查過進出城記錄,王梟他們那些人並未在光輝城。根據我對於他們手下的瞭解,應該也冇有具備這樣現場指揮能力的人。所以我覺得,應該也不是王梟。”

仔細分析這番話,魏誌坤點了點頭。

“那會是誰做的呢!”

“給我點時間,我會想辦法調查出來的。”

魏誌坤突然之間調轉話題。

“他們使用的武器裝備很不錯啊。”

“清一色的M4A1,警用裝備。”

“現如今雇傭兵使用的武器都這麼好了嗎?”

“他們連雇傭兵都是外地雇來的,武器從外地買也很正常。”

魏誌坤徹底陷入了沉思。

“前段時間王梟和夏濤談判購買武器,談判的是什麼型號的武器?”

“這個我真不知道。您不是都已經給他們截停了嗎?”

魏誌坤先是點了點頭,緊跟著,又搖了搖頭。

許久之後,渾身上下殺氣驟現,猶如一條陰狠毒蛇。

“不管是哪個無恥之徒做的這件事情,確也是觸及到了我不可碰觸的底線,是時候該讓現在光輝城的這閥人,見識見識真正的魏誌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