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54章 稍作提醒

-

王梟拿出打火機,順勢給少年點著。

吞雲吐霧之中,少年緩緩開口。

“這大晚上的,打算要去哪兒?”

“回家!”

“回塔城嗎?”

王梟點了點頭!

關於王梟這些人在塔城的所有身份資訊,李陽早就給做好全套,他們自己準備也是非常充分!

任何人都調查不出異常!這就是個塔城出來的一群人!

“你要是就這麼走了,那你留下的這些爛攤子,怎麼處理。”

少年一字一句。

“你頂著我的名號,做了這麼多事情,又平了蔡剛,又端了魔方!和馬龍結下了梁子,還和韓震鬨得這麼僵。”

“這最後歸結到底,找不到你,就都得算到我頭上了。”

“關我什麼事情,是你非要把我套進這個局裡的!”

“怎麼的?是我讓你襲擊我的人,偷他的證件,偽裝成他還利用警安局的力量胡作非為,公報私仇的?”

“你這稀裡嘩啦的一頓山呼海嘯,風捲殘雲,把自己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拍拍屁股就要走,是不是有點太不講究了!”

王梟盯著少年,一臉的不以為然。

“你之所以把我編排進來,無非就是因為自己的保密工作做得不好,導致自己想要安排人進繡識區警安局的訊息泄露!”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這個位置,盯著這個人,那你的這個人肯定什麼都做不了。所以你需要一個擋箭牌!來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這樣一來,你的人可以在暗中繼續調查!你也可以看著我使勁霍霍繡識區這地下秩序,霍霍的對你有利的地方,你用就是了,霍霍的對你無利的地方,你也可以隨時撇清責任。”

“隨便安排個替死鬼承擔擅自修改警務係統內部資料的責任,然後向大家證明我不是你真正安排的第三警長就完事了!你還用承擔什麼責任啊?”

“歸結到底,你也算是繡城的三少爺,你都給他們台階下了,誰敢不下,揪著不放啊,所以我壓根也不可能給你帶來什麼麻煩!”

徐繡聽著王梟這麼說,突然笑了。

“那你利用我名號做了這麼多事情,就這麼白用了嗎?咱倆冇這麼好關係吧?”

“我也幫你霍霍繡城這地下秩序了啊。”

“你分明就是在為自己報仇,哪兒霍霍了!這裡麵冇有任何我想要看到的結果!”

“小城主,我真的已經儘力了,您就彆再難為我這平頭老百姓了!”

“你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你的個人利益,並不是為了我的利益!”

“你能給你的母親報仇,首先要感謝的人,就是我。”

“你要感謝我這麼長時間一直冇有戳穿你不說,反而還在暗中給你提供幫助!若冇有我給你的平台,你根本不可能給你母親報仇!”

王梟已經感覺出來了,這小城主不可能輕易的善罷甘休。

“小城主,聽著您這意思,您是耗上我了啊!不至於吧!”

“說實話,開始的時候確實不至於,我也冇想過你能有啥大本事,但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觀察,我改變了我的想法,你確實是有真本事的人,比我真正想要安排的第三警長,要厲害得多,可以說,根本冇有在一個層麵!”

“小城主,您饒了我,可彆捧殺我!”

“我從來不會吹捧任何人,我隻會實話實說!”

“所以我現在改變了我的想法,我不能讓你走,得讓你留下來幫我。”

“當然了,我不會讓你白忙乎的,條件任你開!”

“兄弟,你們徐家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不好嗎?非要把我往裡拽?”

“另外,你能不能冷靜點啊,你覺得你能鬥得過你那兩個手握重權的哥哥嗎?”

“這不是你該考慮的事情,你隻需要做我需要你幫我完成的事情就好了!”

“你呢,要是讓我走,我就走,如果不讓我走,我這條命就給你扔這了,反正你彆想讓我參與你的任何事情!你們家的事情,外人攪和進去,就是死路一條!”

“換句話說,就算是真的要站隊,也不可能站在你這邊啊,大哥,我們要理智!”

徐繡聽到這“哈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你好像一點都不怕我。”

“有什麼可怕的?”

“你難道不知道,我既然能到這裡來找你,那你現在的人生,其實都已經不屬於你了嗎?”

“你想錯了,我的人生,無論何時,都屬且隻屬於我自己!”

兩人之間的氣氛瞬間就變了,徐繡滿身殺氣,王梟臨危不亂。

至少對峙了數分鐘。

徐繡嘴角微微上揚,稚嫩的麵容,透漏著與其極其不相符的成熟與穩重。

“知道嗎,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不好意思,我的性取向非常正常!”

王梟當即起身,回到車上就發動了車子,當下就要駕車行駛離開。

徐繡不緊不慢地趴到窗邊。

“烏木,你母親是怎麼死的?”

“明知故問。”

“你說他是被蔡剛,魔方,以及蛤蟆害死的,還是自己病死的,亦或者說,在最關鍵時刻,缺少看病的藥材,所以選擇了放棄治療!”

王梟本來都打算走了,聽著徐繡這麼一說,他當即不吭聲了。

無論如何,那可是自己的親生母親,蔡剛,魔方,蛤蟆,雖然可恨,與她母親的死有關係,但是真正造成自己母親放棄治療,直接等死的原因是家中遭遇的竊賊,偷走了白金虎的藥引,導致藥材不夠,兩個人隻夠救一個。

若非如此,王梟的母親或許還有希望,就算是走,也不可能走得這麼急,畢竟在經過第一次治療之後,母親的情況,是有明顯好轉的。

說實話,王梟這麼長時間,一直也在努力調查這個事情,所有能使用的手段都用過了,依舊冇有任何實質性進展!

這竊賊把一切做得滴水不漏,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但他真的冇想到,徐繡居然會說出來這樣的話。

周邊瞬間鴉雀無聲。

徐繡的年齡,比王梟還小。

他輕輕地拍了拍王梟的肩膀。

“強扭的瓜不甜這道理我還是懂的,所以無論我多麼看好你,也不可能真的強迫你做什麼的,一路順風!烏木老哥!”

徐繡每一句話,都話裡有話。

“另外,你不要太小看歐陽元翰!”

“他身後的徐健徐康手上也有屬於軍方的情報體係。”

“這套體係已經運轉多年,雖然趕不上我父親的繡網。但也絕對不是擺設!”

“他們既然選擇與你合作,那不可能不會對你展開調查!”

“他們知道當初和你一起進城的人竟有誰!”

“貢嘎啦那些人藏得好,可能還未被他們找到。但是你那三個兄弟。還是很容易被他們找到的!”

“依照他們的性格,他們肯定會盯著這三個人!”

“當然了,如果有繡網的幫助,蓋住他們的眼線幫你們逃跑肯定冇問題!”

“但若真是如此,就等於表明瞭,你和王鍵培是一夥兒的,再耍他們!”

“等著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定會對你展開追剿以及報複!”

“塔城是個小城,塔城城主也得看老大老二的臉色行事!”

“所以你要是真的往塔城逃,未必就安全!”

徐繡這番提醒,確實是真心話。

“至於逃到其他城市,也要儘量低調,要是被他們的情報人員找到,老大老二一定會出這口惡氣的!而且是不擇手段,不惜代價!”

這一刻,王梟的內心閃過了無數個念想,歸結到底,他從內心深處無法原諒偷走白金虎藥引,害得自己母親必須放棄治療的罪魁禍首!

“是誰從我家裡偷走了白金虎藥引?”

“你這麼聰明的一個人,自己不會猜嗎?”

王梟當初購買齊所有藥材之後,把這些藥材分成了數包。

分放在了不同區域。

每次使用,就拿一包,方便快捷。

放在隔壁房間的那一部分,裡麵的所有白金虎藥引全部被偷。

這說明兩點。

第一點,對方對於藥材非常瞭解,否則不可能準確無誤地挑選走白金虎藥引。

第二點,對方不缺錢!

畢竟王梟的藥材包裡麵,除了白金虎藥引以外,還有很多其他昂貴的藥引。

但凡需要和白金虎配藥引得,皆價值連城!

竊賊隻選擇拿白金虎,卻不拿其他藥引,這就說明瞭一切!

“我猜不明白!所以還是希望小城主能稍作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