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55章 竊賊是誰

-

徐繡眼神閃爍,沉思片刻。

“我冇有實質性證據來證明是誰!但是我有我的想法。”

徐繡簡單明瞭。

“你們當初在繡城收購各種昂貴藥引太過大張旗鼓,但凡是一個真正懂醫的人,就憑你們收購的這些昂貴藥引,就能推測出來你們想要做什麼!治什麼病!”

“如果碰見更加厲害的,完全可以確定你們收購的這些藥引當中,還缺乏最重要的一種,那就是白金虎!”

“那他們就有理由懷疑,你們手上可能會有白金虎!不然不可能求購了這麼多,偏偏缺少這最關鍵的一種!”

“這應該就是你們招賊的最主要原因!”

“恰好繡城內部,也有大人物,需要這白金虎救命,恰好他手下的馬仔,或者朋友,醫生,還得到了這樣的訊息。”

“所以他們就把目光偷偷盯向了你們!”

“所有人都知道白金虎有價無市!你們也不可能賣!換句話說,如果調查到你們這群人的情況,都是有病,求醫的。那你們更不可能賣了,對吧?”

“如果我記得不錯,你們在繡城找貢嘎啦的時候,也挺大張旗鼓的,甚至於最開始的時候還重金懸賞了!”

“通過種種跡象,這夥人就決定隻能偷偷地來!”

“這就是有頭有臉的人和竊賊的最本質區彆!”

“若是有頭有臉的人,他覺得這種事情很丟人,所以他認為,隻要拿走白金虎就可以了,剩下的不用拿!”

“要是普通竊賊,那肯定就會都拿走,畢竟都是價值連城!”

“事情我就隻能分析到這裡,剩下的,需要你自己調查了。”

“你可以好好的看看,打探打探,這繡城到底是哪個大戶人家,有病重難醫的病人在,又是哪個大戶人家的病人,這一段時間恢複神速!”

“接下來的,我就不用說了。”

“其實你知道是誰,是嗎?”

“我可不知道是誰,這種話也不能亂說。”

徐繡非常有度,他看了眼手錶。

“如果我猜測得不錯,王鍵培馬上就該幫著你的那些兄弟和家人逃跑了,現在製止他們,還來得及。”

王梟無奈地歎了口氣,滿是不甘!“咣”地猛砸方向盤!

“賊就是賊,哪有什麼有頭有臉之說!草泥馬的!”

徐繡則伸出手,自信十足。

“合作愉快!”

“我想聽聽,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那我們是不是應該換個地方,這裡其實也並不安全!”

徐繡直接上了王梟的副駕駛。

“走吧。”

車輛折返繡城。

車內的王梟也是無聊閒聊。

“你的保鏢藏在哪裡,夠深的,這麼長時間我都冇有發現。”

“我自己出來的,壓根也冇有帶保鏢。”

“你這膽子可真大啊。就不怕出點啥意外。”

“出點意外是好事,省得大家都難做了。”

徐繡“嗬嗬”地笑了。

“艸他嗎的。”

他也跟著罵了一句。

小城主點著煙。

“你這段時間,不要亂走動,就暫時跟在我身邊吧。”

“我跟在你身邊乾嘛?”

“你這一次幫著王鍵培算計了歐陽元翰,依照歐陽元翰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而且這事兒整的徐健徐康臉上也無光,這兩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武夫搞不定會做出來什麼,所以其實你現在很危險!”

“那我總不能一輩子都跟在你身邊呆著吧?”

徐繡撇了撇嘴。

“你給我點時間,讓我想想怎麼把這個事情平息下來。”

“算了,不用!”

王梟簡單明瞭。

“你就告訴我,是誰偷走了老子的白金虎藥引就行!”

“我不知道是誰偷的。”

王梟也是聰明。

“那我問你,繡城哪個達官顯貴的家人患有重病,需要白金虎藥引來醫治。”

“這個你肯定知道吧?按照你老子的部署,繡網肯定會讓你插手一部分的,不然的話,你剛也不可能堵到我!”

徐繡皺起眉頭,說實話,他非常不適應王梟和他的說話方式。

自從出生那一刻起,就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就連徐健徐康,雖然心裡麵很不待見他,但是表麵上也非常讓著他!

至於其他人,更是不用說了!

“請你注意你的言辭。”

“我已經非常注意了。”王梟簡單明瞭“是你要注意你的態度。我不是你下屬!你也無權命令我!相反的,你還需要我去衝鋒陷陣玩命,以達到你的目的!”

“我們現在的相處方式有兩種,第一種心換心,命換命,大家實實在在!你告訴我你想乾嘛,要我乾嘛!我看看我應該怎麼做!”

“第二種,你算計利用我,我琢磨利用你,咱們權衡利弊,各取所需!”

徐繡聽到這,突然笑了起來。

“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談這些,我能看上你,想要收編你,是你的榮幸!”

“你快拉倒吧,你還當我三歲小孩呢?”王梟簡單明瞭“你個冇有絲毫實權且隨時都可能被剷除或者廢掉的私生子,給誰榮幸呢?”

“但凡有點選擇,有點腦子的人,都不可能真心跟著你的,誰站隊不得往老大老二那裡站啊?你慶幸現在還有你老子能暫時把控局麵,你那大哥二哥還比較顧念父子情深,這要萬一哪天失控,誰都冇用!”

私生子這幾個字,明顯刺激到了徐繡!

徐繡突然上前,耗住王梟的脖頸就是一拳,聲嘶力竭。

“你他媽的說誰是私生子?信不信老子一槍斃了你!”

“小小老婆生的,在名義上,就叫私生子,你認不認,都是這樣!”

“尼瑪的!老子打死你!”

徐繡咬牙切齒,再次揮舞起拳頭。

王梟極其冷靜,冇有半點恐懼,把車輛停在路邊,一把推開徐繡。

“下車來,我陪你練兩把!”

憤怒的徐繡跳下車子,二話不說,左勾拳直懟王梟麵門,回手肘擊,抬起膝蓋,速度極快且很有套路的連續發動數次攻擊。

王梟左躲右閃,接連讓了徐繡數招,看準機會雷厲風行,一拳擊中徐繡側臉。

“咣~”的就是一聲,徐繡整個人栽倒在地,腦袋重重的撞到了地麵。

嘴角,鼻孔,鮮血直流,半邊臉都腫起來了。

好半天冇有緩過勁兒來!

王梟就在原地站著,看著麵前這個“小夥子。”

至少足足得有五分鐘的時間,徐繡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盤腿而坐,擦了擦嘴角鮮血,彷彿變了個人,自嘲地笑了。

“他媽的,這麼多年的自由搏擊白練了!丟人現眼!”

他一副悵然若失的樣子,眼圈微紅,似乎積攢了許久的壓抑終於發泄。

“你說的冇錯,我就是個冇用的私生子!”

“真正有本事有能力的人,根本不會真心和我站在一起!”

“我現在能活著,全靠我父親撐著,還有老大老二那僅剩不多的良心!”

“我說你是私生子,我可冇說你冇用。”

王梟知道差不多了,不能繼續試探下去,小徐繡終究年輕。

他主動伸出手。

“如果你想變得更加強大,那首先要真正認清自己。絕對不能被表麵麻痹!”

“良藥苦口,忠言逆耳!”

“活在自己幻想世界自我欺騙的人,冇有未來!”

“該卸下偽裝的時候,就要卸下,總繃著,會真的崩的!”

徐繡重新打量王梟,眼神極其複雜,片刻之後,他還是抓住了王梟手腕。

再次回到車上,氣氛與之前截然不同!

王梟語調冰冷。

“你要選擇哪一種相處方式?”

徐繡喝了口水。

“我大媽多年前得了一場重病,尋便天下名醫,醫治無果,後來被迫放棄,休養家中!這些年曾數次傳出她已經病逝的訊息。”

“但不久前,我在城主府看見她了,容光煥發,與之前截然不同!彷彿新生。”

“你大媽是誰?”

“徐健徐康的生母!”

徐繡簡單明瞭。

“但是這件事情和你丟失的白金虎藥引是不是有關,我就不知道了!”

“這不是什麼秘密,你可以自己去打探!”

“如果我自己能打探的到,我還用得著和你合作嗎?”

王梟盯著徐繡。

“雖然冇有實質性證據,但是憑藉我這麼多年的經驗,我能感覺到,有一張我無法觸及的大手在掩蓋藏匿這件事情!”

“憑我在繡城的實力,根本冇有辦法戳破這張大手,所以無論我怎麼調查,都冇用的,換句話說,我也不敢去隨意詢問,萬一打草驚蛇了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