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56章 撒謊

-

徐繡有些詫異的看了眼王梟,對於這裡麵的事情,他知道的肯定比王梟多。

但是他冇想到,王梟真的就能琢磨過來。

“繡城藏龍臥虎,達官顯貴,富商紳士極多,各種利益縱橫交錯,其他選擇肯定還有,隻不過短時間內無法完全調查清楚!”

“依照我的角度,我想用你做事自然要把最能符合我利益的選項挑出來告訴你”

“至於其他的,等我調查清楚了,再告訴你!”

“現在所有繡城人都知道咱倆是一夥兒的,隻是不知道咱倆怎麼認識的而已。”

“所以他們提防你的同時,更會提防我!”

“這件事對我來說,肯定是比你好查,但也冇有你想的那麼好查!”

徐繡這番話說得也實在。

王梟沉思片刻。

“那你需要我做什麼?”

ps://vpka

“打掉繡識區的博彩業以及走私業!規範娛樂業!整頓繡識區警安局!”

“你說什麼?”

王梟下意識地開口。

“打掉博彩業?不是掌控?”

“就繡識區這些賭場,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徐繡一字一句。

“我是城主,若是掌控這些產業,不等於是我在直接害人嗎?而且殘害的還是我的子民!這算是什麼事?”

“可是你父親那裡。”

“那都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現如今和之前形勢已經完全不同!我們繡城已經不需要博彩業了!我們可以放心大膽的和創世聯盟進行貿易往來!”

徐繡說到這,冷笑了一聲。

“你該不會認為我是想控製這些賭場,把控繡識區經濟命脈,給自己增加與老大老二抗衡的籌碼吧?”

王梟並未反駁。

“以後少聽外麵那些流言蜚語,亦或者是一些自認為自己很瞭解很懂的內情人的分析!其實他們狗屁都不知道!我徐繡的心思,是這群凡夫俗子能揣摩的?”

徐繡極其自傲!

“雖然我的整體實力在老大老二麵前狗屁不是。”

“但是我個人實力,是他們兩個武夫一輩子都望塵莫及的。”

“我的格局,更不是他們可以比擬的!”

“我不否認我想要爭權奪位!但是我現在想做,要做的事情,絕對不是爭權奪位!我要先把已經病入膏肓的繡城救回來!”

“我要打掉繡城的整個地下秩序,改變繡城的貪腐風氣,處理清繡城這麼多年遺留下來的所有曆史問題!確保繡城可以和平,穩定,繁榮發展!確保繡城越來越好,越來越強!老百姓的生活越來越富裕,這纔是正途!”

“隻有那些鼠目寸光的傢夥,纔會隻看眼前,隻顧個人!”

“我之所以要先對繡識區下手,一是因為繡識區的博彩業害人最深,我早就受不了了,二也是因為繡識區的地下秩序相比較於其他三個區的地下秩序要容易對付一些!三就是老大老二在繡識區的利益體係是四個區當中最少的。”

“除此之外,冇有其他任何原因!”

王梟真冇想到,徐繡小小年紀卻擁有如此心胸格局!

“你若真是這樣的想法,那你應該和你的家人好好聊聊,能避免很多誤會。”

“這種事情怎麼聊啊,換成你,你會相信我嗎?”

“那你最起碼可以和你父親溝通吧?”

“我最不想的就是和他溝通。”

“你難道不知道繡城變成現如今這種樣子,他纔是真正的罪魁禍首嗎?”

“就連老大老二也是從小受他影響才搞成現如今這般和他一樣的兵痞思想!”

“我們溝通不了的!他現在的想法就隻有一個,那就是我們哥三彆掐起來,然後要對得起自己的那些老下屬以及曾經幫助過他的人!”

“而且是冇有原則底線的對得起!”

“說白了,他就是繡城最大的貪汙犯!濫用職權,大搞特權,縱容包庇!還他媽一夫多妻!他連自己都做不好,怎麼能要求彆人?”

提到自己父親的行事作風,徐繡這氣兒就不打一處來。

“我現在從繡城舉步維艱,他就應該負最大責任!”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搞出來的!”

王梟看著憤怒的徐繡,皺起眉頭。

“好歹也是你父親,你這城主之位也是他給你的,你怎麼這麼大怨氣?”

“他這個人,永遠都是一個自相矛盾的人。”

“他覺得自己行事作風不對,繡城這樣下去不行,所以冇有把我和老大老二一樣培養,把我往正確的,正規的方向培養,給我樹立了超前的三觀。”

“從小給我洗腦,要努力建設發展繡城,等等等等,完了再我長大了,真正要實施心中抱負理想的時候又處處與我作對,一會兒考慮這個,一會兒顧慮那個!前怕狼後怕虎,最後橫豎不討好,說實話,我都替他累!”

“倒不如把我從小像老大老二一樣培養,也把我弄成個兵痞,大家三觀一致,肯定不會有啥矛盾了!至於繡城,好壞在天,破罐子破摔吧!”

徐繡這番話在心裡麵不知道憋了多少年,一直冇有可以傾訴的對象。

今天碰見王梟,也是趕巧,也是到位,一股腦都說了。

頓時之間,就覺得自己內心輕鬆了不少。

王梟也看出來了,這小徐繡身邊是真的連一個能說話的人都冇有。

其實他也蠻可憐的。

立即跳轉話題。

“對不起,剛剛打了你一拳,我請你喝酒。”

“你他媽的打了城主一拳,喝頓酒就算了?”

“你喝不喝吧?不喝拉倒!”

“去哪兒喝?”

“警安局門口有家路邊燒烤攤,很不錯。”

“你見過哪個城主大晚上吃路邊攤擼串的?那種東西也能吃?……”

半個小時以後。

徐繡狼吞虎嚥,紮啤杯一杯接著一杯。

“他媽的,真好吃,來來來,乾杯!”

徐繡吃得滿嘴都是油。

“我現在反應過來一個事情。”

“啥事情?”

“你剛剛是故意刺激激怒我的吧。”

“為什麼這麼說?”

“你想看看激怒我之後,我的表現,然後再決定要不要和我一起玩。”

“啥意思?”

“如果我被你的那些實話激怒,遷怒於你,那說明我這個人冇有格局冇有前途,你絕對不會選擇和我做事。會很危險。”

“但如果我能承受,那你就覺得我還有點希望,在達到自己目標的情況下,可以試試!不過這裡麵有件事情,我想不通。”

“哪裡想不通?”

“你就不怕萬一真的把我惹急眼了,我把你斃了嗎?命可就一條!”

“和一個自負自傲認不清自己並且心胸狹窄的人在一起做這種事情,與老大老二還有老城主為敵,與自殺有區彆嗎?”

“你說得對。”

徐繡喝了酒,隨即搖了搖頭。

“也他媽不對,你肯定還有什麼彆的保命符!”

王梟放下酒杯。

“彆瞎琢磨了,早點回家休息,咱倆分配明白的,你負責幫我找到竊賊,我儘可能的幫你達到目標!”

“各憑本心吧!”

“魔方這個坎兒怎麼過?歐陽元翰那邊你怎麼交代?”

“放心吧,我事先早就有其他準備。”

“不過現在咱倆既然都聊到這個份兒上了,你得真正幫我個忙。”

“你說吧!我聽聽!”

“你手上有繡網多大的權限?”

“大概三分之一!”

“那王鍵培呢?”

“王鍵培有個屁啊,左嘯不過是暫時輔佐他執行任務而已!”

“那依照你的能力,蓋住王鍵培的眼睛,輕而易舉吧?”

“那是自然!”

“妥了!”

王梟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接下來需要你做什麼我會通知你的,希望還來得及!”

“告辭了,小城主。”

王梟未等徐繡說話,當即離開。

徐繡看著麵前的烤串兒,還有啤酒。

“還有其他後手,果然不簡單,我這一次好像還真的冇有看錯人呢!”

“但是好像這麼長時間又白看了。”

“不對啊,這王八蛋怎麼敢用命令的口氣和我說話?好像我是他小弟一般?”

“這家地攤的味道還真的不錯!”

“老闆,打包!……”

——————

錦繡大河。

歐陽元翰的遊艇內正在播放錄音。

魔方憤怒的聲音,聽得清清楚楚。

“這他媽歐陽元翰可是真的無所謂,上嘴唇碰下嘴唇!動不動就讓玩命!……”

剛剛經過一番“苦戰”,極其狼狽的王梟,大口喝水。

“歐陽大哥,你這前後聽了這麼多遍,還冇聽夠嗎?”

“我敢拿,會拿這種事情撒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