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59章 抄場子

-

錦城,城主府。

劉誌傑氣喘籲籲地衝入李陽的辦公室。

“城主,不好了,創世聯盟又展開總攻了!”

“你說什麼?不是說他們的後勤物資補給已經不夠了嗎?都已經這種情況了,他們還不撤?”

“這韓天宇是瘋的!”

劉誌傑深呼吸了一口氣。

“我們現在傷兵滿營,他們要不計代價這麼衝,我們可真的扛不住了!”

李陽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後。

“給我準備一身作戰服,我要親上戰場!”

“城主,這可萬萬使不得!”

“我要以行動示決心,號召錦城所有老百姓,與我一起抗敵!”

“彆廢話了!這已經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了!冇有任何選擇!”

“另外多準備一些毒藥,混進我們的糧倉,以及城門區域居住的老百姓家中!預防他們從我們錦城強搶補給!”

劉誌傑咬緊牙關,抬手敬禮。

“是!城主!……”

——————

創世聯盟對錦城展開了最後的狂攻!

因為後勤補給的嚴重匱乏,很多人手上的槍支已經變成了廢鐵。

他們乾脆扔下武器,撿起刀槍棍棒。

錦城的城防體係,在這麼長時間的狂轟濫炸之下,早已經岌岌可危。

所有守城將兵都已經傾其所有,付出一切!

奈何實力上的差距,依舊無法完全用城防體係彌補。

在創世聯盟最後這波強攻持續了一天一夜之後。

錦城最後一道防禦體係終被衝開!支離破碎!

無數手持刀槍棍棒的創世聯盟士兵殺入錦城。

李陽率領錦城所有管理層人員全副武裝,親自上陣,引發整個錦城無數老百姓湧入戰場,與李陽,與城防部隊並肩作戰,對抗創世聯盟!

儘管李陽他們人數眾多,但畢竟麵對的是正規軍。

他們損失慘重,節節敗退,又是一天不到,半個錦城都已經失守!

場景極其血腥震撼!屍骨如山,血流成河!

真正的**來源於後半夜。

大批大批食用了錦城水源,以及食物的創世聯盟士兵毒發身亡,瞬間在創世聯盟內部引發了嚴重恐慌!

萱萱的化學天賦以及高度,展現的淋漓儘致!

藉此機會,李陽立刻發動了反擊!

一鼓作氣就把創世聯盟的軍隊再次趕出了錦城。

血腥殘酷的城市拉鋸戰,正式拉開帷幕!

說實話,韓天宇這種瘋狂行為,已經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這完全是傷敵一百自損一千的行為,哪兒能是一個領導者做出的決定!

但是事已至此,冇有任何選擇。

光輝城第一集團軍以及落花城第一集團軍正式出動,奔向繡城救援!

他們很快就與戒備在關鍵路線,防止他們進行支援的創世聯盟軍隊遭遇。

另外兩處戰場,在同一時間打響!

與此同時,創世兵團第一集團軍兵分兩路,奔著光輝城已經落花城的後屁股就過來了,這也是放手一搏的架勢!

整個創世聯盟,所有能動用的武裝力量,已經近乎全部動用!

大形勢,大環境,徹徹底底地亂成了一鍋粥!

——————

外麵打的激情澎湃,熱火朝天。

但是繡城這邊依舊冇有任何影響。

他們遠離戰場且充分中立,所有一切與他們都冇有任何關係!

貢嘎啦的藏身處。

王梟看著活蹦亂跳的小黃玉,嘴角微微上揚。

趙涵夕坐在他身邊,抱著他的胳膊,滿臉皆是喜歡。

李曉雅安靜地坐在一邊,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貢嘎啦,你真的不走了?”

“錦城在打仗,我回不去!其他城市不熟悉,不願意去。”

“想來想去,還是繡城好。一來呆習慣了,二來所有隱患都被你排除了。我終於不用再躲躲藏藏了!”

貢嘎啦突然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

“烏木,我這有個賺錢的好法子!”

“什麼?”

“現如今整個繡識區的賭場都被掃了,萬千賭客無家可歸!”

“不如我私下搭建一個,你在上麵保護,我在下麵賺錢,咱倆好分成。”

郝平安緊跟著開口。

“對對對,好辦法,給大家一個溫暖的家!”

王梟手指兩人。

“你們兩個要是敢亂來,出事了,彆找我,我絕對不管你們!”

李曉雅走了過來。

“不是本來打算要離開了嗎?怎麼又改變主意了?”

王梟嘴角微微抽動。

“因為我想抓到那個賊,不然這輩子都過不去那道坎兒!……”

夜幕緩緩降臨。

一輛豪華轎車停在了繡識區警安局門口的燒烤攤。

頓時之間,吸睛無數。

車上下來了四個身影。

其中三個守在了燒烤攤周邊,警惕環視四周。

年齡最大的一個,緩緩走到王梟的身邊。

“烏隊長,怎麼挑選了這麼個地方,多不方便啊!”

他聲音粗獷,說話的時候,兩顆金光閃閃鑲著鑽的大門牙,十分紮眼!

“這有什麼不方便的!”

王梟微微一笑,抬手示意。

男子坐了下來,也不生疏,倒了杯啤酒。

“烏隊長,你今天約我過來,有什麼事情嗎?”

“久仰毒牙大名,百聞不如一見啊!”

“彆鬨,烏隊長,我哪兒能和您比啊!我就是個普通老百姓!”

“毒牙大哥,您要是普通老百姓的話,還讓不讓其他人活了?”

毒牙又漏出了標誌性的大門牙,對王梟明顯帶有一絲防範。

“我真的是一名,奉公守法的普通老百姓!”

王梟心知肚明,他“嗬嗬”一笑。

“我今天來找你,是想要告訴你,繡識區馬上就要展開第二波嚴打了,你和你的那些手下,都收著點。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您清楚。”

毒牙兩手一攤。

“請烏隊長放心,我毒牙這一輩子,最痛恨的就是賭博,絕對不會沾惹分毫!”

“賭場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接下來要管控的,是娛樂行業!”

“主要是針對各個娛樂場所內的黃賭毒服務,以後不能再有了!”

毒牙聽到這,皺起眉頭。

“烏隊長,誰告訴你,我的場子裡有這些的?”

“冇有嗎?”

“當然冇有!誰敢誣陷我,讓他出來和我對峙!”

王梟微微一笑,把手機推到了毒牙的麵前。

“裡麵有數個視頻,還有數段錄音,全都發生在毒牙的場子。”

“情節好點的,還知道結束以後開個房,情節嚴重的,包房內,衛生間,啥樣的都有!”

“還有玩牌的,玩粉末的,也是應有儘有!”

“可以說,五毒俱全,證據確鑿!”

毒牙臉色當即陰沉了許多。

“烏隊,咱們兩個之間,冇有什麼過節吧?”

“那當然冇有了。”

“那您此舉是為何意?”

王梟坐直身體,點著煙,吞雲吐霧。

“毒牙大哥,這麵子吧,是相互給的,我之所以把你叫到這裡,請你喝酒,和你說這些,那我就是給足了你麵子。”

“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同樣給我個麵子,彆讓我難做。”

“回去以後,把你這些收拾得乾乾淨淨。彆留下馬腳。”

“如果收拾乾淨了,那今天晚上我們兩個就全權當冇有見過。”

“如果依舊我行我素,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王梟做事情,向來有條不紊,準備充分。

當繡識區警安局,以及整個繡城所有人的目光注意力,都在繡識區博彩業的時候,王梟就已經偷偷把目光放到了繡識區的娛樂業。

他收拾完了博彩業,娛樂業這邊的情況也摸清楚,證據也準備充分了。

這種時候,他才找毒牙聊天。

等著毒牙反應過來,所有的主動權都已經被王梟牢牢把控了。

麵對王梟的威脅,毒牙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

“烏隊長,我現在看出來了!”

“您不是過來當警長的,您是過來攪局的!”

“攪和完了賭局,然後攪和我們這個局,那接下來是不是就屍飛的走私局了?”

“烏隊長,冇有任何惡意,出於與你一樣,先禮後兵的做事方式。”

“我勸您最好少管閒事!”

“繡識區這潭水,這麼多年,從未清過,隻有更混!你看不透,也摸不到!”

“這水裡不知道淹死多少人了,也不乏大人物!”

“我勸您還是多瞭解瞭解這裡的曆史吧,這裡是繡城,不是塔城!”

“我們靠的,可是二爺的大旗!”

就在毒牙還要說話的時候,王梟突然抬手按住毒牙的腦袋,奔著桌子上“咣~”的就是一聲,槍口直接頂住了毒牙的太陽穴。

“再動一下,我就打死你!”

幾名保鏢迅速上前,盯著王梟,麵露殺意。

王梟嘴角微微上揚。

“你們想要乾嘛?大庭廣眾之下,襲警嗎?”

毒牙衝著幾名保鏢示意,保鏢們這才退下。

王梟把毒牙雙手反銬。

“我就納了那個悶兒了,有什麼事情好說好商量就是不行,非要搞成這個樣子!既然你這麼喜歡,我滿足你!”

他準備妥當,掏出電話。

“陶濤,抓人,抄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