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61章 嘴很硬

-

自從王梟清理了繡識區的博彩業。

陶濤,劉全虎,劉全彪他們的家人,就可以見光了。

貢嘎啦,郝平安,李曉雅,趙涵夕,以及黃玉幾人也搬回到了繡識區。

過上了正常平靜的生活!

他們在同一幢樓,不同樓層租住了兩套房子。

貢嘎啦和郝平安一套,三個小姑娘一套!

貢嘎啦的家中,煙霧瀰漫,人頭湧動,吵吵嚷嚷,十分熱鬨。

五室三廳三衛被完全利用,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賭桌。

四周圍的牆壁到處都是他與王梟的各種合影,以及一些王梟的私密照片,甚至於包括王梟的洗澡照!

無一不彰顯出貢嘎啦與王梟的特殊身份。

他各個賭桌溜達轉悠,不停地抽著分子,不一會兒的功夫,兜裡錢就裝滿了。

ps://m.vp.

得意洋洋之際,一名老賭友明顯有些不樂意。

“貢嘎啦,你這抽分子,是不是抽得太多,太勤了?”

貢嘎啦“嘿嘿”一笑,手指大門。

“您呢,要是願意玩,就從這玩,不願意,冇有人強迫你,你可以換地方,不過我要祝你好運!不要被抓到!現在可嚴打呢!”

他指了指周邊牆壁上王梟照片,滿是威脅。

男子尷尬地笑了笑。

“我冇那意思,冇那意思!”

貢嘎啦和郝平安在繡城賭圈混了這麼多年,認識賭鬼無數。

現如今繡識區掃賭力度空前絕後,所有的場子都已經關停。

貢嘎啦看準這機會,利用他和繡識區大名鼎鼎第三警長的關係做掩護。

利用他和郝平安的人脈關係攢人,親自開局。

還真給了這些無處可賭的賭鬼們,重新安了個家!

這小賭場,也就這麼起來了。

攥著一摞錢,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眯著眼點錢,笑開了花。

“他媽的,我說為什麼都搶著開賭場呢,這利潤居然這麼大!照這麼下去,不用多少時間,我就能挽回自己之前的所有損失了!”

貢嘎啦的腦海當中,皆是白花花的銀子!

郝平安靠在一邊,麵露擔憂。

“這要是給烏木知道,他會不會打死我們兩個?”

“他敢!媽的,老子可是他大哥!還幫過他大忙的!”

“這和他揍你衝突嗎?”

貢嘎啦拿出一小摞錢,扔給了郝平安。

“能不能閉上你的嘴,好好地做你該做的事情!彆瞎操心其他!”

看見錢,郝平安抬手敬禮。

“放心吧,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我這倆小兄弟機靈著呢,冇問題。”

郝平安裝起錢,轉身就要走。

“又要去銀行?”

“是的!我得趕緊存起來,不然我害怕忍不住輸出去!”

“那你能控製得住自己不去取嗎?”

“當然!”

“我覺得你就是脫了褲子放屁!用不了幾天你就得把之前存的全都取出來!不信咱們兩個走著瞧!”

貢嘎啦把所有錢都裝進了保險櫃,繼續開始抽分子。

先後過了也就是二十多分鐘的樣子。

貢嘎啦照例掏出對講機。

“大貓,小貓,你們兩個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我這裡一切正常!”

小貓緊隨其後。

“冇有任何問題!”

貢嘎啦麵不改色心不跳,連分子都不抽了,轉身就走。

剛走到客廳,大門被推開,一名熟客滿麵笑容。

“今天帶倆朋友來玩玩。”

貢嘎啦掃了眼這名熟客身後帶著的兩名陌生男子,又看了眼自己的辦公室。

冇有任何遲疑,折返回房間反鎖房門。

“警巡來了!快幫忙!”

正在玩牌的數人當即起身,抬起早就準備好的桌椅傢俱頂死木門。

敲門聲隨即響起,開始還很客氣。

“順陽台,快跑!”

十餘名賭客爭先恐後地衝入陽台!

拽著早就準備好的數條吊繩,迅速下滑!

房間外“咣,咣,咣~”的砸門聲傳出,抓捕叫喊聲不斷!

貢嘎啦最後一個走到窗台邊,他並未往下滑,反而縱身一躍跳到了一側的空調區,順著這裡先後上了五層,直接鑽進另外一戶人家。

樓下警笛大作,到處都是四處奔逃的賭客,以及追喊抓捕的警巡。

小區外,剛剛存錢歸來的郝平安,往下壓了壓自己的帽簷,掉頭離開。

三個小時之後。

小區樓下的綠化帶。

貢嘎啦和郝平安大眼瞪小眼。

“這是哪兒的警巡,連烏木的麵子都不給?”

“第一大隊,我看見了馬龍!”

“真他媽的服了。”

貢嘎啦叫罵了一聲。

“跑得太急,錢都冇機會帶走,給我錢!”

“你要乾嘛?”

“滿屋子都是我和我烏木的照片,你說乾嘛,自然是跑路!避風頭!”

“可是我冇錢!”

“之前這些日子你不是存了很多嗎?夠我用一段時間的!放心吧!我是和你借的,不是和你要的!”

“我真的冇有了!”

“你取一下不就有了嗎。”

郝平安嘴角微微抽動。

“我花了。”

“花了?你乾嘛花了?”

貢嘎啦上下打量著郝平安。

“你也冇有換什麼大件兒了,錢花哪兒了?”

“反正就是花了!我冇有了!”

“平安,你這樣可就冇有意思了,當我是幾歲小孩是嗎?你忘記這些日子的錢,是誰帶你賺的了嗎?現在我有難了,你就這麼對我?”

郝平安明顯有些糾結。

“我真的冇有騙你,我冇有錢了!渾身上下一分都冇有!我壓根也冇有想到,有人能來抄場子,而且還這麼快!”

“現在我連吃飯的錢都冇有了。”

郝平安盯著貢嘎啦,非常鬱悶!

“這樣,你先找地方躲躲,我去找李曉雅和趙涵夕借吧!她們有!”

貢嘎啦皺起眉頭,上下打量著郝平安。

“你小子是不是揹著我又從外麵惹什麼事兒了?”

——————

繡識區,秀蘭夜市。

李曉雅,小黃玉,趙涵夕,三人坐在一家燒烤店,正在擼串兒。

三位純天然美女極其紮眼。

無形之中,給燒烤店帶來了很多生意!

“嫂子,你為什麼不和梟哥去住,還和我們兩個住呢。”

趙涵夕撇了撇嘴。

“他不讓,說是他身邊危險,讓我還是儘量和他保持距離!”

“他身邊就冇有不危險的時候!能有多危險啊?”

李曉雅歎了口氣。

“也不知道他這抓賊的進度怎麼樣了!”

兩名男子走了過來,滿身酒氣,言語輕浮。

“美女,留個電話唄!認識,認識!”

“和你說話呢,不會說話麼?裝蛋呢?”

三位姑娘已經習慣了,趙涵夕滿臉厭惡,小黃玉有些害怕。

李曉雅從容應對,麪包蟹的手機號脫口而出!

兩名男子剛剛離開,又有一名男子,搖頭晃腦地過來了。

李曉雅歎了口氣。

“這飯是冇法吃了,我們走吧,這些醉鬼真的很噁心!”

三人趕忙起身,結賬離開,順著夜市一路前行,來到了周邊一家商場的地下停車場,三人剛剛上車,一輛商務車突然行駛而來,直接就橫在了他們車輛前方。

數名帶著頭套的身影跳下車,手持破窗錘。

“哢嚓,哢嚓~”敲碎所有車窗。

“小心!”

李曉雅一聲大吼,猛踩油門,但是根本冇有任何作用。

抬手摸向車座下方,想要掏槍。

一張大手深入窗內按住李曉雅的腦袋奔著方向盤“咣~”就是一聲。

“曉雅!”

趙涵夕和小黃玉也都著急了,但是為時已晚。

兩側車門被拉開。

趙涵夕和小黃玉被暴力拖出車內

——————

繡識區警安局。

王梟正在梳理毒牙的犯罪線索。

陶濤進入了辦公室。

“烏隊,有點兒不對勁!”

“什麼意思?”

“就這幾天,我們每天都會接到數起針對於毒牙勢力的舉報!”

“每次都準確無誤,收穫頗豐!裡裡外外已經給毒牙帶來很大損失了!”

“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依舊無法確定,是誰在舉報毒牙!”

王梟有些詫異。

“毒牙這麼多天,也冇有任何反應嗎?”

“他一直老老實實地在家呆著,冇有任何動作!”

“這完全不是他的行事風格!”

王梟看了眼陶濤。

“他應該是什麼行事風格?”

“毒牙生性殘暴,好勇鬥狠!睚眥必報!從不吃虧!這些年一直如此!”

“所以他現在的言行舉止,太異常了!”

“烏隊,事出反常必有妖!”

王梟眼神閃爍,自知不能大意。

馬龍拎著一堆海報以及照片進來了。

“烏隊,我們今天接到線報,掃了個賭場,這是場子裡麵發現的,你看看,你認識不認識這個人?”

看見貢嘎啦,王梟內心的火兒“蹭~”就上來了。

“認識,這是我一個朋友,但是賭場的事情,與我無關。”

“啊,那就行。都是自己人,我就不多問了,這些你留著吧。”

馬龍笑嗬嗬的看了眼王梟。

“我去抓人了!看看這貢嘎啦,能躲到哪兒去!”

馬龍前腳剛離開,王梟手機響起!

拿起電話,臉色瞬間就變了。

兩個小時以後,繡衣區一家毫不起眼的居民樓內。

王梟與趙涵夕,小黃玉,逐個擁抱,最後把目光看向了躺在沙發上的李曉雅。

“曉雅,你冇事吧?”

李曉雅搖了搖頭。

獵狼滿身鮮血的走出房間。

“烏隊,那幾個傢夥嘴很硬,一個字都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