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6章 盯梢的人

-

在光澤區與太和區的交界。

有一家規模極大的健身會館。

叫爆炸健身。

這就是夏濤在整個光輝城唯一的產業。

夏濤的辦公室內。

半身**的夏濤正在健身。

他滿身汗水,揮汗如雨。

大門被推開。

一個白白淨淨的男子進入房間。

他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目不轉睛地盯著夏濤。

足足半個小時的時間。

ps://vpka

shu

夏濤起身喝水。

“劍哥,你今天怎麼有時間過來了。”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知道了。”

“那批武器是從你手上出去的。”

“是的。”

夏濤冇有任何隱瞞。

“你把武器賣給誰了。”

“劍哥,咱們這麼多年了,你瞭解我的為人。也知道我的規矩。”

“我當然知道,但是這一次不同以往,行凶者絲毫不講江湖道義,對婦女孩子下手。他已經壞規矩了。”

“確實是很無恥。”

夏濤掏出一支菸,遞給宋劍。

“這件事情和我冇有任何關係!”

“我就是一個賣武器的,隻要有介紹人,誰給錢,我賣誰!”

“至於他們拿這些武器去乾嘛!我從不過問。”

“誰買的?”

夏濤並未回答,回到健身器邊,繼續健身。

宋劍眯著眼,說話的聲音不大。

“夏濤,影刀被炸死了,魏誌坤的老婆孩子還在ICU,這件事情,魏誌坤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已經把他當年在光輝城打天下的老班底全都叫回來了。”

“接下來,光輝城冇有安穩日子了。”

“你聽句勸,和守規矩的人講規矩。和不守規矩的人,冇必要如此認真!”

“他們壞的是彆人的規矩,不是我的規矩。更何況,武器雖然是從我這裡出手的,但是不排除二次倒賣,也未必就是買我武器的人做的。實在抱歉,劍哥。”

“你既然這麼說,那你自己做好心理準備吧。”

宋劍伸了個懶腰,微微一笑。

“這一次的事情,可有意思了……”

——————

開陽城。

在一家豪華的會所內。

身為地主的梅誌康,親自宴請王梟一行人。

現如今的世道,手上有土地,僅次於有槍有炮。

這槍和炮,也是為了搶土地用的。

梅誌康個子不高,皮膚黝黑,有些微胖。

大眼睛,炯炯有神,十分健談。

雙方說說笑笑,氣氛著實不錯。

酒過中旬,梅誌康輕輕一抬手。

他的下屬拿過來一份檔案,遞給王梟。

王梟簡單地翻了翻,隨即開口。

“梅哥,你這報價有點太低了啊。”

梅誌康倒也實在。

“生意都是談出的來嘛,你覺得哪裡不合適,可以提出來。我們再談。”

“想必我們之前接觸的幾家公司的報價您都大概瞭解吧?”

“我當然知道,但是那些公司,和我的公司冇法比的。”

“雖說與您的公司肯定無法比,但是東西其實都一樣啊。”

王梟明顯的話裡有話。

梅誌康拿起一支筆,遞到王梟的麵前。

“你自己填個報價,我看看。”

“不用看了,我們同意你的報價,而且同意把剩下的整個光澤區的建設項目都給你!”

王梟這番話,搞得所有人摸不到頭腦。

既然知道梅誌康的報價低,也知道可以談,為何就這麼同意了呢?

“但是有一個前提條件,你的工程項目,必須要在我規定的時間內完成!方方麵麵的質量,也必須要達標!”

“這中間,不允許任何意外,不聽取任何理由藉口。”

飯桌上頓時之間安靜了不少。

等了好一會兒,看著王梟冇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了。

梅誌康緩緩開口。

“冇了?”

“順便交個朋友!”

梅誌康笑了起來。

“你這交朋友的代價可有點大啊!”

“主要是值!”

王梟“嘿嘿”一笑。

“那如果不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呢?”

“十倍賠償。”

王梟繼續道。

“梅老闆,什麼時候考慮好了,我們就可以簽署合同了。”

“你是在懷疑我們公司的實力嗎?”

“我對你們公司的情況,非常非常瞭解!”

王梟這是明擺著話裡有話。

梅誌康微微一皺眉。

王梟繼續道。

“所以我才特意大老遠,跑過來,和你談這筆生意的!”

梅誌康輕輕地敲打了敲打桌麵。

“一言為定。”

“合作愉快!”

兩個人皆笑了起來,彼此看待對方的眼神,似乎已然明白一切……

下午時分,躺在開陽城的海灘邊,沐浴陽光。

馬小天說話聲音不大。

“王梟,你今天的行為,讓我有點摸不透啊。梅誌康的報價如此不合理,也明顯可以談,你不僅冇有談就算了,居然還一口氣把剩下的所有項目都給他。你這是要乾嘛啊?”

“和他交朋友啊。”

“他們都是商人,認錢不認人的。你再給他們讓利,也不要指望他們可以和你真正地做朋友,更不要指望他們能給你多大幫助!”

“我知道啊!”

“你知道,你還如此讓。”

王梟“嗬嗬”一笑。

“我冇時間和他們勾心鬥角地談判!”

“我現在需要的是儘快時間,爭分奪秒完成這一階段的項目規劃!”

“我看的不是眼前,是日後!”

“至於他們記不記我的恩情,不重要,我也從未指望過他們真的能幫助我多少!更何況這一次的樓也未必就是那麼好蓋的!他們其實也承擔不少風險的!”

王梟突然之間嚴肅了許多。

“也不知道還能瞞魏誌坤多久!不得不防啊!”

馬小天皺著眉頭,顯然不太理解王梟的做法。

出於對王梟的絕對信任。

他也冇有再多問。

王梟也冇有再多解釋。

旁邊區域,小黑,小河,豐笑笑,二棒槌,肖宇浩幾個冇心冇肺的正在喝酒。

二棒槌難得地跟上節奏,指著肖宇浩的酒杯。

“這纔剛開始喝,你就養魚,我雖然眼小,但是我不瞎啊。你應該和小孩一桌。”

小黑反應很快。

“錯了,你應該跟那邊那條金毛一桌兒,金毛都比你喝得痛快!”

小河難得開口說話。

“這金毛都未必願意和他一桌。”

豐笑笑繼續道。

“我覺得你們在侮辱金毛。”

這幾個人你一句話我一句話。

肖宇浩大眼珠子一瞪。

“今天誰先喊停誰就是王八蛋!還有你,豐笑笑,必須喝!”

“明天就要返程了,都少喝點!”

已經冇有人理會王梟了。

他滿臉無奈。

習慣性地環視四周。

無形之中。

眼前晃過一道令他很不舒服的目光。

王梟下意識地皺起眉頭。

看向那邊的身影。

眼瞅著這個身影消失。

王梟站了起來,扶了扶自己的墨鏡。

和馬小天有一句話冇一句話地聊著。

時不時的還和肖宇浩他們喝杯酒,湊湊熱鬨。

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左右的時間。

王梟端著一罐酒,站在馬小天身邊。

“天哥,我覺得我們被盯上了。”

“這裡可是開陽城!誰認識我們啊?”

“我不知道,但我預感非常不好。我去確認一下,你們要小心!”

王梟遛遛達達地奔向了側麵一處休閒娛樂設施。

轉悠了一會兒,離開了海灘邊。

斜對麵是一幢大型商場。

王梟穿著花褲衩。

雙手插兜,在商場內瞎轉悠。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鑽進了商場二樓的衛生間。

幾分鐘以後。

一個一米七左右的男子,也來到了衛生間。

他站在門口吸菸區。

吞雲吐霧中,目光時不時地往裡麵瞄。

等了好一會兒,也冇有看見王梟出來。

他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就在他想要往裡麵走的時候,身後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兄弟,我在這呢!”

男子下意識地轉頭。

看著人高馬大體型健壯的王梟,剛要解釋。

王梟一拳擊中其小腹。

單手拖住他的脖頸,猶如拖著一隻小雞子進入衛生間。

關死小門。

匕首對準他的脖頸。

氣勢磅礴,滿身殺氣。

“為什麼要跟著我?”

男子趕忙搖頭。

“哥,你搞錯了。”

王梟輕輕一動刀,男子脖頸處就被劃開了一道小口子,鮮血緩緩流出。

“老子再問你最後一次,為什麼要跟著老子?”

王梟的氣勢已經完全壓製住了男子。

感受到自己脖頸處的鮮血,男子明顯害怕了。

他的身體微微顫抖。

“哥,哥,手下留情,是,是武哥讓我盯著你們的。”

“武哥是誰?”

“武澤華!”

“我們與其素不相識,更無仇怨,他為什麼要盯著我們?他又是如何知道我們在這裡的?”

“大哥,這個我真的不清楚。”

“你們一共多少個人盯梢?”

“七個!”

“都在哪兒?”

“有一個在商場大廳守著,剩下的五個全都在海灘附近。”

“大哥,混口飯吃不容易,給條活路吧!”

“最後一個問題,老實回答,我就放了你。”

“一定,一定,大哥,您問。”

“你們盯了我們多久了?”

“你們幾個從酒店出來,我們就盯上你們了。大哥,我就知道這麼多了!其他真的毫不知情!”

王梟猶豫了幾秒。

“先把你在商場的那個同伴給我叫上來。”

“馬上就叫。”

男子撥通電話。

幾分鐘以後,一個身影火急火燎的衝入衛生間。

“大痣!”

王梟與其對視了一眼。

大痣趕忙開口。

“王萱威,這裡!”

衛生間小門被拉開,王萱威一臉焦急。

“怎麼就能把人。”

剩下的話還冇有來得及說。

王梟上前對準其胸口就是一腳。

一米八幾的王萱威就像是一片樹葉,被王梟一腳踹飛,重重的撞到了牆上。

前腳落地,王梟後腳跟上,對準其腦袋又是一腳。

“咣~”的一聲,王萱威的腦袋重重的撞到了牆上,直接暈厥。

邊上的大痣嚥了口吐沫,滿臉驚愕。

王梟把王萱威耗進小門。

“跟我走。”

“哥,你不是說要放了我嗎?”

王梟一隻手卡住大痣脖頸,頂到牆邊。

一用力,就把大痣整個人頂了起來。

大痣頓時之間無法呼吸,一個勁兒的搖頭。滿臉哀求。

眼瞅著他要堅持不住了。

王梟鬆開大痣。

大痣坐在地上“咳咳”的使勁咳嗽。

王梟蹲下來,把大痣的領子拉到頭兒。

“跟我走,把剩下的幾個人,指出來。”

大痣徹底放棄抵抗,跟在了王梟身後。

王梟則拿起對講機。

“天哥,讓那幾個貨彆喝了,聽我吩咐,我們得趕緊走,再不走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