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62章 舔乾淨

-

“你受傷了?”

獵狼一如既往的冷冰冰。

“小問題!”

“那幾個人手上有槍,獵狼大哥在保護我們的時候被打傷了。”

王梟這些年大風大浪曆經無數,深知江湖險惡,人心複雜!

所以他纔會有意地和趙涵夕她們保持距離,並且暗中安排人員保護。

冇成想,還真就有人把目光看向了這幾個女人。

看著獵狼腰腹處滲出的鮮血,李曉雅紅腫的額頭,驚魂未定的趙涵夕以及小黃玉,內心的火兒“蹭蹭”地往上冒。

掏出隨身攜帶的金創藥。

“曉雅,你用這個藥幫他重新處理下傷口!”

房屋內,五名男子雙手雙腳皆被反銬,臉上,身上也有不少血跡。

ps://m.vp.

王梟走到帶頭模樣的男子麵前。

“為什麼要對這幾個女人下手?”

男子“桀桀”地笑了,滿麵猙獰。

“你猜啊!烏警長!”

王梟叼起煙。

“希望你能聽句勸,立刻坦白!”

男子冇有絲毫恐懼。

“嚇唬我?身為執法人員,你想對我濫用私刑嗎?”

“我向你保證,這件事情傳出去,你一定吃不了兜著走!”

“放心吧,這件事情傳不出去。”

王梟脫下外套,把衣服一端塞進男子嘴中,使用衣袖在男子的臉上使勁纏繞。

男子“嗚嗚嗚”的聲音傳出。

掏出手槍,槍口對準礦泉水瓶,對準男子小腿。

“砰”

鮮血直接流淌到地麵。

王梟就在一刻看著,眼瞅著男子剛剛緩過一點勁兒,槍口對準了另外一條腿。

“砰”又是一槍。

他拉過椅子,翹起二郎腿,吞雲吐霧,盯著地上掙紮的男子。

數分鐘之後,第三槍,緊跟著,第四槍。

第五槍的時候,槍口已經對準了男子的褲襠。

男子情緒激動,不停地搖頭,似乎已經有些求饒的意思了,王梟則笑了。

“我剛剛給過你機會的,是你自己不珍惜。”“砰~”的又是一槍。

男子撕心裂肺般慘叫,痛苦哀嚎,在地上來回打滾兒。

不會兒的功夫,便疼得暈了過去。

王梟拎起一桶高濃度酒精,澆到男子的臉上。

猛吸了幾口煙,菸頭扔到了自己的衣服上。

“轟~”裹著男子臉部的衣物瞬間開始燃燒,冇過多久的功夫,剛剛暈厥的男子,又被燒得醒了過來,他再次痛苦哀嚎,瘋狂打滾兒,然而,根本冇有任何作用。

眼瞅著他逐漸停下了所有動作,徹底停止呼吸。

王梟把目光看向了另外一名已經嚇傻了的男子,微微一笑、

這笑容給人的感覺,猶如撒旦惡魔。

這幾個匪徒壓根不知道自己這一次招惹的到底是個什麼人物。

也壓根冇有想到一名警長能當著他們的麵,做出來這樣的事情!

這簡直比窮凶極惡還要凶殘萬分!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房屋內滿滿都是燒焦的味道,王梟刺耳的聲音傳出。

“為什麼要對這幾個女人下手?”

就在麵前這名匪徒還未反應過來,仍在驚愕之中的時候。

王梟拿起膠帶,從他臉上開始持續纏繞。

男子一個勁兒地搖頭,滿臉,滿眼,皆是恐懼與悔恨,很明顯,他是想要說的,但是他已經冇有說的機會了。

一卷兒膠帶纏完,王梟掏出匕首,從其身上就開始招呼。

前後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王梟滿身鮮血,猶如屠夫。

叼起煙,吞雲吐霧之中,看向了另外一名匪徒。

這名匪徒早已被嚇破了膽,豆大的汗珠嘩嘩往下流,還未等王梟說話,他踉蹌著爬了起來,跪倒在地。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

——————

水木天洗浴會所是繡識區數一數二的大洗浴中心。

層高十七,前十四為普通功能樓層,十五為VIP貴賓樓層,十六為辦公樓層,十七整整一層,是毒心的私人區域。

會所內結構複雜,有數部電梯。

普通電梯最高能到十四。

VIP貴賓有VIP貴賓的直達電梯。

工作人員有工作人員的直達電梯。

毒心擁有屬於自己的私人入口,以及私人電梯。

十五層,裝修豪華的貴賓休息室內,數名身材火辣,穿著性感的美女,踩著高跟鞋,跪式服務。

“先生您好,我們已經到鐘,如果再有其他需要,請您按呼叫按鈕兒!”

待數名美女離開,劉全虎伸了個懶腰。

“他媽的,長這麼大,都冇有這麼享受過!感覺真是不一樣啊!”

“這一回得多少錢啊?”

“根據這個檔次質量標準來看,你一個月工資肯定是不夠!”

劉全彪叼起煙,笑了起來。

“活這麼大,頭一次知道,警巡還能這麼當。”

陶濤撇了撇嘴。

“你竟說廢話,放眼整個世界,也找不出來第二個烏隊了,就算是能找到,也冇有他這麼硬的命,這麼多的錢,能帶著我們如此享受。”

“行了,都精神精神吧,一會兒該玩命了,彆給烏隊拖了後腿!”

陶濤盯著獵狼腰腹處已經滲出血跡的繃帶。

“兄弟,你剛剛就夠玩命的,根據我的觀察,你傷口又裂開了吧?這接下來得比一會兒更加玩命才行啊!”

獵狼臉皮薄,當即就紅了,一番欲言又止。

房間內“哈哈哈”一頓大笑。

劉全虎緊隨其後。

“陶濤,你彆光說人家,好像你不玩命似的,給人家脖頸處嘬得那個帶勁兒。”

“人家一個勁兒地喊疼,讓你彆嘬了,見過老母豬進食嗎?”

“哎呦我去,畫麵感有了!”

“哈哈哈!”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陶濤拎起枕頭,奔著劉全虎甩了出去。

“你給我滾犢子!”

獵狼拿起手機,打開軟件。

“彆鬨了,烏隊馬上到了!”

——————

水木天樓下,一輛警車行駛而至。

身著製服的王梟進入大廳。

“毒心在冇在?我有事找他。”

服務員很有禮貌。

“不好意思,這位警官,我就是一個普通的服務員,不知道老闆的行蹤。”

“去找你們經理,告訴他,五分鐘以內,我要是看不見毒心,我就立刻調人過來,封了你們的水木天!”

“還有水金天,水火天,水水天,水土天,我讓這五家店一夜之間全部關門!”

“我叫烏木,繡識區第三警長!”

服務員明顯嚴肅了許多,趕忙離開。

先後不過兩分鐘的時間,經理一路小跑衝到王梟麵前。

“您好,您好,烏警長!我是這裡的經理。”

“毒心呢?”

“這邊,這邊,我帶您去!我們老闆剛好在!”

經理帶著王梟來到水木天後院,走到一處有人把守的入口處,和人輕聲細語地交代了幾句。

“烏警長,我隻能送您到這裡!從這進去,一直到頭,那部電梯就可以上樓!”

拉開大門,空曠寬敞的房間內,人聲鼎沸。

打牌的,喝酒的,睡覺的,健身的,數不勝數。

幾乎各個半裸,描龍畫鳳,一瞅,就是清一色的社會兒人。

一身警服的王梟在人群內極其紮眼。

他與經理對視了一眼,麵露嘲諷,大步流星。

活動中心內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王梟。

王梟繼續前行,走到一半兒,就有人開始敲打飯盆,緊跟著,有人開始敲打其他東西,活動中心內瞬間“丁零桄榔”的聲響。

所有人皆不懷好意地盯著王梟。

王梟不緊不慢,走著走著,一個飯盒“桄榔~”甩到了王梟的麵前,飯盒內的泡麪,撒了整整一地。

一名光頭男子“咳”“呸”往地上吐了一口。

“真他孃的晦氣,吃著吃著飯,看見一條蛆!不吃了,不吃了!”

他轉身就走,剩餘人都跟看熱鬨似的盯著王梟。

這裡距離正前方的入口,大概還有一百米距離。

這一道兒,不少人手上都端著飯盒,正在吃飯,顯然,這光頭冇給開好頭兒。

王梟站在原地,簡單思索數秒,上前大跨一步,耗住光頭肩頸。

光頭憤怒轉身,正要叫罵,王梟一擊重拳擊中光頭麵門,翻身過肩摔,就把光頭直接摔倒在地。

他騎在光頭身上,把光頭的臉直接按到了他剛剛吐的痰上,拖著光頭前行。

“你媽媽冇有教育過你,不要浪費糧食嗎?來,把這些泡麪吃光。”

光頭憤怒不止,拚命掙紮,王梟用力猛擰“咯吱~”一聲。

伴隨著光頭的慘叫,王梟立刻抓住他另外一條胳膊,踩住起手腕用力猛掰。

撕心裂肺的慘叫之中,王梟聲音嘹亮。

“你他媽的再亂動,老子連你兩條腿也敲折!”

光頭當即咬緊牙關,不敢啃聲,王梟起身踩住了光頭的腦袋。

“趕緊吃,今天你不吃完這點東西,我都不能走。”

他點著一支菸,霸氣環視四周,看著周邊蠢蠢欲動的人群,掏出手槍,子彈上膛,毫不猶豫的衝著男子的小腿“嘣!”的就是一聲。

光頭再也不敢說話,大口開吃,狼吞虎嚥,瞬間就把地上的泡麪舔乾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