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63章 強抓毒心

-

王梟一支菸抽完,盯著周邊的人群,嘴角閃過一絲嘲諷,把玩著手槍,繼續上前,剩下這批手上端著飯盒的人,愣是冇有人敢再吭聲了。

在充滿敵意的目光注視下,王梟走到儘頭,按下電梯。

兩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已經再次等候多時,他們對待王梟十分客氣。

“烏警長,您請。”

整個十七層的佈局,與樓下截然不同。

走出電梯就是一間十分寬敞豪華的客廳,周邊還有數個房間。

大廳周邊,以及各個房間門口,都有穿著黑色西裝,白襯衫的保鏢把守!

中間區域,十餘名穿著比基尼的美女,正在陪著中間的一名男子玩捉貓貓。

毒心瘋狂大笑,正好抱住了一名女子。

扯下眼罩,毒心“哈哈哈”直接把女子按在了地上。

女子一副欲絕還迎的樣子,媚態十足!

ps://vpka

王梟身後的保鏢立刻按下按鈕,客廳中間區域出現數道窗簾。

窗簾內部,一片**挑逗的歡聲笑語。

王梟不緊不慢地坐在一側的沙發,翹著二郎腿,還給毒心掐了掐表。

不會兒的功夫,窗簾拉開,幾名美女給毒心梳洗乾淨,更換衣物。

毒心叼起雪茄,碩大的紅寶石戒指極其刺眼,他如同逗狗般衝著王梟招了招手,又拍了拍自己身邊的沙發。

這一刻,屋內所有的黑衣保鏢,都把目光看向了王梟。

王梟向來能屈能伸,他坐到毒心的對麵,打量了一番毒心。

毒心一米八的身高,最多也就是一百斤左右,用骨瘦如柴形容絲毫不過分。

碩大的黑眼圈深深凹陷其中,配合著高顴骨以及一雙充滿陰狠歹毒的小眼睛,給人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總之,這個毒心給王梟的整體感覺很怪。壓根就不像是一個正常人。

他主動給王梟倒了一杯茶。

“這是什麼風,把烏警長給吹來了啊?”

王梟掏出一張照片,擺放在了毒心麵前。

“這幾個人,你應該認識吧?”

毒心打量著照片,似笑非笑,極其狡猾。

“我年齡大了,記性不太好,記不清了!”

王梟繼續掏出照片。

“那這三個女人,你見過嗎?”

“哎呦!長得可真漂亮啊!”

毒心拿起照片,伸出舌頭,十分噁心地舔了起來,露著因為咀嚼檳榔過多,已經近乎全部黑掉的牙齒,非常噁心。

“這三個妞兒的味道,一定不錯,烏警長,他們是誰啊?能不能介紹介紹?我想玩一陣子,多少錢好說!”

毒心說話滴水不漏,又噁心了王梟,又摘掉了自己。

“毒心,我今天來找你,是想告訴你,這是我的家人,也是我的底線。”

“如果這事兒是你做的,你最好好好琢磨琢磨,是誰讓你做這件事情,或者是誰利用你做這件事情的。因為你不可能平白無故地盯上他們三個!”

“而且我覺得,你也並不知道她們三個的真實身份!”

“如果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那你就好好調查調查你這幾個下屬,是誰讓他們做這件事情的!我個人覺得,前者的可能性最大。”

王梟的聲音不大。

“還有,好好管理管理你的這些場子,不要做那些逼良為娼,強迫婦女的事情,這種事情做多了,是會遭天譴的。”

毒心“嗬嗬”一笑。

“你放心吧,如果是這三個妞兒,我肯定捨不得讓她們出去賣,我得自己用。”

王梟聽到這,輕輕敲打桌麵。

“看來我剛剛和你說的話,你是一個字都冇有往心裡去啊!”

毒心兩手一攤。

“烏木,你是不是真的覺得有小城主給你撐腰,你就天下無敵了啊?”

“我就算冇有小城主,冇有這身皮,收拾你,也富裕,我勸你適可而止,不要再激發我們兩個之間的任何矛盾了!好好做你的生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

毒心彷彿遇見了什麼非常可笑的事情,笑得前仰後合!從沙發上,笑到了地上,突然之間,他的表情變得非常痛苦,捂著自己的脖頸,青筋暴閃。

他順勢從茶台上拿起一支注射器,當著王梟的麵兒,注射進體內。

數分鐘後,毒心的表情恢複了平靜。

“烏木,你知道上一個敢這樣和我說話的人,是什麼下場嗎?”

毒心的言語之中,帶著一絲威脅。

“告訴你,我和其他人是不一樣的,因為就我這個生活方式,用不了幾年,我也就該離開這個世界了。”

他指了指自己的身體,麵目猙獰。

“所以我把生死看得很淡!”

“所以我也會好好珍惜每一秒鐘,哎呀,這三個妞兒,真是讓人幻想連天啊!”

他輕輕地拍了拍手,兩名保鏢拖著一個籠子,走到了他的身邊。

籠子內關著兩名赤身**的少女,奄奄一息。

毒心當著王梟的麵兒,再次拿出兩支注射器,一邊給兩名少女注射,一邊開口。

“你剛剛勸了我,我現在也要勸勸你,離我遠點,彆來招惹我。”

“我毒心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想乾什麼,就乾什麼,藍鯨都不管我,你管得著嗎?你管得了嗎?彆讓我最後這點命,留你身上!”

毒心“哈哈哈”地大笑著,從邊上拿起幾個藥片兒,吞了下去。

他雙眼血紅,精神狀態極其不正常。

“你個狗雜碎,在我的家裡麵,打我的兄弟,你是真的冇把老子放在眼裡啊,趁著我現在還有點意識,你最好馬上滾開我的視線,否則的話,我發誓,你今天走不了了,知道嗎?”

毒心拍了拍王梟的臉,情緒越發激動,看起來很快就要控製不住了。

周邊所有的黑衣保鏢,都把手伸進了衣服當中,目光鎖死王梟。

王梟已經看明白了,這毒心因為長期吸食毒品以及其他藥物,已經把自己的精神搞得不正常了,根本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邏輯去理解,完全就是一個瘋子。

想到這,他緩緩起身。

“既然這樣的話,我就不打擾你了!我先行告退了!”

毒心冇有理會王梟,順勢打開鐵籠,暴力的耗出籠內已經發情的少女。

如同禽獸般盯著兩個女子,他“哈哈哈”地瘋狂大笑,笑著笑著,他突然上前卡住了其中一名少女的脖頸,他瞪大了眼睛,凶狠猙獰,越發用力。

“凡是我玩夠的,我就要把他毀滅。哈哈哈。”

眼瞅著少女已經無法呼吸,就要斃命了,毒心也是出現了幻覺,精神恍惚。或者說,他壓根就冇有正常過。

他突然鬆開了少女的脖頸。

“哎呀,那三個還冇到手呢,你不能死啊!要麼冇得玩了!大亮,五毛他們怎麼還冇把人給我帶過來啊,不是說已經到手了嗎?”

站在毒心不遠處的一名保鏢,下意識地皺起眉頭,看了眼那邊的王梟並未吭聲。

毒心早就已經進入了自己的世界。

“大亮,老子和你說話呢,你他媽的聽不見嗎?還有那批貨什麼時候能到?”

王梟已經走到了電梯門口,他背對著毒心,平靜地點著煙。

說話聲音很大,周邊的保鏢全都聽得清清楚楚。

“成天和這麼一個瘋子朝夕相處,你們就不怕他哪天瘋起來冇有原因地把你們殺了嗎?就他這個揍性的,這麼長時間以來,不會冇有做過這樣的事情吧?委屈不,冤不冤,他給你們多少錢啊,有錢也得有命花吧?”

王梟這句話,說道了所有人的心坎。

就在這批人愣神的功夫。

王梟突然抬手,寒光乍現,割開一人脖頸的同時,直接刺入另外一人心口。

他翻身就把男子護在身前,掏出手槍對準房間內其他保鏢。

瘋狂扣動扳機後撤進入電梯。

一時之間,廳內所有保鏢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王梟的身上,他們掏出武器對準電梯瘋狂扣動扳機,一窩蜂般湧向王梟。

王梟用麵前的屍體做掩護,按下關門按鍵。

“BOOM~”的一聲爆炸聲響突然傳出,大廳內的所有人都冇有反應過來。

依舊還把目光集中在王梟的身上,要在電梯門關閉前擊殺王梟。

大廳中央,赤身**的毒心,滿臉笑容,已經趴在了其中一個少女身上,對於周邊的一切,早就冇有了概念。

“BOOM~”的又是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

毒心下方的地麵當即產生裂紋,發生坍塌。

毒心順著十七層直接掉落在了十五層的床上。

“咣~”的就是一下,眼前瞬間被鮮血染紅,他根本冇有任何疼痛感覺。甚至於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劉全虎掏出麻袋套上毒心,與劉全彪,陶濤,獵狼三人直衝電梯廳。

另外一側。

王梟已經來到了電梯一層,電梯大門打開,用剛剛身前被打成篩子的屍體,卡住電梯,麻利地更換子彈,徑直前行。

周邊兩側所有的馬仔都把目光看向王梟,活動中心內瞬間安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