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64章 經驗豐富

-

洗浴中心正門口。

坐在車內的陶濤手持電話,嚎啕大吼。

“你們是在開玩笑嗎?人命關天!你們居然撤了?”

“李警監病假在家多天,你們難道不知道嗎?”

“現在和我們說手續不合規,早乾嘛來著!操!”

“我告訴你,我已經夠冷靜了!”

“你們這群王八蛋,若是我們警長真出個三長兩短,我和你們拚了!我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一群王八蛋!”“咣~”

陶濤把電話砸到車門上,氣得渾身顫抖。

“戰警大隊那邊什麼情況?”

“說我們的調派指令不合規,缺少正規手續,所以他們臨時撤退了!”

“全是韓震搞的鬼。”

獵狼簡單明瞭。

“看來,他已經回到戰警大隊了,隻不過還未官複原職而已!”

王梟他們這一次行動,事先從戰警大隊調用了兩支任務小隊埋伏在洗浴中心周邊,以備不時之需。

這兩支任務小隊,之前卻也已經就位了。

王梟最開始的想法,是想和毒心好好聊聊,看看這裡麵有冇有什麼隱情,以免被人利用。

如果能聊明白,那自然最好。

但如果聊不明白,或者爆發衝突,那就直接把毒心抓了。

毒心是繡識區臭名昭著的老色鬼,典型的要色不要命!

但凡被他盯上的女人,若冇點身份背景,大概率難逃其毒手。

他不光使用卑劣手段霍霍繡城的女人,還通過各種途徑從光明統戰,以及其他渠道購買女人,供自己享樂。

可謂是作惡多端,禽獸至極!

王梟他們的手上,也早都掌控了毒心很多的犯罪證據,就看什麼時候抓人而已。

這一次事兒趕上事兒,衝突爆發,動手抓人。

誰也冇成想,關鍵時刻,居然被戰警大隊放了鴿子。

這樣一來,王梟的處境極其凶險!

陶濤他們去救人,可能連他們自己都得扔那,不救人,那王梟肯定就完了。

車內瞬間陷入沉默,鴉雀無聲。

數秒之後,獵狼率先掏出武器,子彈上膛,劉全虎和劉全彪兩個人也開始忙碌。

陶濤嘴角微微抽動,待他們準備好一切,幾人冇有任何溝通,也冇有任何遲疑,猛踩油門,車輛“嗡~”的一聲衝出~

——————

活動中心內,王梟麵不改色心不跳,手持武器繼續前行。

幾名馬仔則走到了電梯口,仔細打量著那具“篩子”屍體。

片刻之後,其中一名馬仔放聲大吼,言語之中透露著不可思議。

因為過度震驚,嗓音都已經有些扭曲!

“是小亮哥!!小亮哥!!!”

說實話,王梟剛剛出來的時候,確實是震懾到了一批人。

但是,當小亮哥這幾個字喊出的這一刻。

活動大廳內的氣氛瞬間就變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整個活動大廳,警報長鳴,喇叭內傳出大亮聲嘶力竭的叫吼。

“給我砍死他!!”

“砍死他!!”

一時之間,烏泱的人群,手持刀槍棍棒,毫不猶豫地圍向王梟。

王梟一手一把手槍,毫不猶豫地扣動扳。

“嘣,嘣,嘣,嘣,嘣~”數聲槍響射到一片。

但是周邊的人群實在太多了,四麵八方都是。

在王梟子彈還未打完的時候,側麵兩名壯漢上前奔著王梟先後就是兩刀。

王梟剛剛轉過身要射擊,兩把椅子連帶著數把甩棍奔著他招呼而來。

“咣,咣~”兩把椅子率先砸到他的頭頂,手上的槍也被打倒,混亂之中,一名碼字匕首直接刺入王梟腰腹。

王梟忍著劇痛掏出匕首瘋狂還擊,胡捅猛刺,鮮血飛濺,瞬間刺倒一片。

幾乎冇有任何喘息的機會,又是一大票人帶著人群衝上,數把大鐵棍同時掄到王梟的腦袋上。

“咣,咣,咣~”的聲響,給王梟直接砸懵了。

混亂之中,後背又被匕首刺中。

王梟後退兩步,被人一凳子掀翻在地,手上的匕首也掉落在了一邊。

其餘人群呼啦啦地一擁而上,奔著王梟就下了死手。

王梟滿身滿臉鮮血,雙手抱頭,眼瞅著就要被活活打死了。

大廳外“咣~”的一聲劇烈的撞擊聲響,一輛警車直接衝入活動中心。

踩死油門奔著正前方一頓衝擊,撞飛一片。

車輛橫在王梟不遠處。

劉全虎,劉全彪,獵狼三個人跳下車。

看著這邊密集的人群,以及躺在地上滿身鮮血的王梟,幾人當即紅了眼。

“烏隊!”

三人不顧後果,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

“嘣,嘣,嘣,嘣~”的槍響,周圍人群瞬間哄散。

卡著這個節骨眼,劉全虎和劉全彪上前就把王梟拖回車上,獵狼緊隨其後。

踩死油門,車輛迅速後退,衝出活動中心,身後槍響不斷。

王梟滿身鮮血,已經昏迷。

劉全虎伸手堵住王梟身後的血窟窿,眼瞅著自己的手掌被鮮血浸透!他急了。

“快點,去醫院!!”“烏隊,堅持住,一定要堅持住!”

劉全彪抓住王梟的手腕,輕輕拍打他的臉頰。

“陶濤,速度再快點!”

繡識區人民醫院,手術室門口。

四人靠在牆邊,臉色極其難看。

“戰警大隊這群王八蛋,他們是故意的,這是想要往死害我們!”

劉全虎一拳砸到了牆邊,雙眼血紅,聲音不大。

“如果這一次烏隊有個三長兩短,我劉全虎就拿這條命,和他們討個說法!”

周邊陷入了短暫的沉寂。

數分鐘後,一名黑衣男子出現在了走廊。

來到四人麵前,表情平靜,很禮貌地伸出手。

“陶警長,您好,我叫大亮!”

都是繡識區的老人了,抬頭不見低頭見,大家彼此之間認識也很正常。

陶濤自知大亮來者不善,十分戒備。

“大亮,這裡是公眾場合,你們要是敢亂來,可想好了後果!”

“陶警長,說實話,不是我們想要亂來,是你們逼著我們亂來的!”

“毒心這個人多少年前就精神變態,喜怒無常,心狠手辣,視人命如草芥!”

“現在過了這麼多年,聽說都已經把自己嘬冇樣了!那不得更變態了?”

陶濤對於這些還是很瞭解的。

“你們死在他手上的自己人還少嗎?跟著他是什麼好事兒嗎?”

“都是老繡識人,聽句勸,你們彆參與了,這件事情,你們也管不了!換句話說,我們真的把毒心收拾了,對你們也是一種解脫,不是嗎?”

“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

大亮突然話鋒一轉。

“但是現在已經什麼都晚了!”

“一點都不晚,你們隻要老老實實的,彆再亂來,那你們和藍鯨絕對可以交差。而且,依照你和你弟弟在毒心勢力的地位,搞不好藍鯨還會安排你們去接班兒”

大亮小亮是雙胞胎,都是毒心的核心骨乾成員,很有地位。

毒心身邊的那些穿黑衣的保鏢,都歸大亮統一管理。

至於活動中心的那些馬仔,都歸小亮管理。

“我弟弟被人抹了脖頸,當成擋箭牌,被打成篩子了。”

大亮這一句話,說得陶濤瞬間語噎了,這些事情,他們自然是不知道的。

手術室門口的溫度,幾乎瞬間降至冰點,說實話,陶濤還想安慰大亮,勸解大亮,但是事已至此,他根本勸不出口!

大亮內心所有的憤怒與瘋狂,都已經轉化成為了平靜與笑容。

“陶警長,一人做事一人當,毒心的事情,我不追究,不管了,你們儘管帶他去交差,但是烏木的事情,你們也彆在這裡擋著我。”

“橫豎我就一條命,毒心也好,烏木也罷,都夠交代了!”

“大家個行方便吧!您看可好?”

陶濤當即並未吭聲,獵狼簡單明瞭。

“你敢往前踏一步,我就要你的命!”

大亮把目光看向劉全虎和劉全彪,哥倆對視了一眼,堅定地站直身體。

“陶警長,說句心裡話,我本來是想把事情,以最合理,且影響最小的方式解決掉,但既然你們不同意,那就彆怪我心狠手辣,冇有底線了!”

大亮掏出手機,數張照片呈現在了陶濤一行人的麵前。

陶濤一家老小,包括劉全虎劉全彪的家人,以及獵狼的老父親,皆被綁架控製。

這卻也是毒心,大亮小亮這群人,最擅長做的事情!

陶濤幾人的臉色瞬間就變了,獵狼抓住其脖領,頂到牆邊,匕首對準大亮脖頸。

“立刻把他們放了,否則的話,老子要了你命!”

大亮“嗬嗬”地笑了。

“如果我怕死的話,我會一個人來這裡,和你們說這些話嗎?我弟弟不在了,我人生也就冇有意義了。”

他雙眼血紅,一字一句。

“我現在給你們一分鐘的時間考慮,要麼讓我進去,處理掉烏木,然後我認罪伏法,和毒心一起給你們抓走!”

“要麼,我就送你們所有人的家人,上西天!我現在就好奇,到底是烏木一個人的性命重要,還是你們這一群人的家人重要!”

大亮做這種事情,輕車熟路,他根本不顧獵狼的威脅,撥通電話,播放擴音。

“爸爸,救我,爸爸~”“爸爸~”“爸爸!我害怕!救我!!”

電話當中男男女女,皆是孩子驚恐的叫喊聲,以及一些凶戾的打罵聲,很快,又變成了孩子的哭泣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