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65章 絕不放過

-

陶濤幾人徹底傻眼了,各個情緒激動,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知道我們有多少種方式,來對待這些男女老少嗎?”

大亮聲音不大。

“我們可以把這些製作成錄像,供你們好好欣賞。”

說到這,大亮話鋒一轉,極其平靜。

“五分鐘以後,我如果冇有給你們去電話,告訴你們取消行動,一切按照規矩來,從手指開始,寄到他們的工作單位!女的可以用了!”

大亮滿臉猙獰,突然上前,用自己的脖頸直頂獵狼的匕首。

獵狼下意識地閃開匕首,大亮不管不顧,抬腳踹開手術室大門,直接進入。

手術室外,四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徹底冇有了脾氣。

糾結無奈的複雜情緒,充斥著全身!

手術檯邊,大亮滿身殺氣,掏出匕首,盯著已經被打了麻醉劑的王梟。

“如果不想濺一身血,就離這裡遠點!”

身邊的大夫看著凶神惡煞的大亮,全部後撤了兩步。

大亮咬牙切齒,一手按住了王梟脖頸,另外一隻手揮舞起匕首。

“你這個畜生!去給我弟弟贖罪吧!”

千鈞一髮之際。

“嘣!”的一聲槍響傳出,子彈穿透了大亮的腦袋。

大亮依托著最後一口氣,轉過身。

劉全虎,劉全彪,連帶著獵狼,三人皆舉起了手槍。

“嘣!嘣!嘣!”又是三槍,大亮口吐鮮血,栽倒在地。

劉全虎雙眼血紅,內心壓力極大,衝著大夫放聲大吼。

“救人啊!”

幾名大夫趕忙上前繼續施救,劉全彪則關上了手術室的大門。

兄弟二人站在手術室門口,身體微微顫抖,眼圈濕潤。

陶濤直接半靠在了牆邊,抱著自己腦袋,不停地用後腦磕牆!

獵狼也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情緒極其複雜。

幾乎是同一時間,走廊儘頭處,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馬仔。

帶頭的幾人拎著片兒刀,手指陶濤一行人,怒目圓睜,聲嘶力竭。

“砍死他們!!!”

所有的馬仔一擁而上,直接撲向了這邊的手術室。

陶濤整個人都絕望了,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劉全虎和劉全彪兩人脫下外套,纏繞在手上,二話不說,率先衝了上去。

獵狼緊隨其後,走廊內喊殺聲不斷,一行三人瞬間被人群吞冇。

現在對於他們來說,唯一的好處在於走廊內狹窄,對麵的人數優勢無法完全展現,儘管如此,劉全虎和劉全彪也有點扛不住了,節節後退。

這要是再往後退,讓他們衝進了手術室,王梟可就麻煩了。

獵狼一看這樣不行,乾脆掏出匕首下了狠招子,劉全虎劉全彪也都打紅了眼。

三人拚命擋住路口,不管不顧。

混亂之中,一名馬仔掏出手槍,趁著劉全虎不注意“嘣!”的就是一聲槍響。

劉全虎當即栽倒在血泊之中,他這一倒,對麵所有的馬仔都來了勁兒。

關鍵時刻“嘣,嘣,嘣~”接連數聲槍響,人群當中剛剛掏槍的男子被直接射殺,衝得最凶的幾人也摔倒在地。

陶濤頂了上來,雙眼血紅。

“嘣,嘣,嘣,嘣~”又是幾槍,用力把劉全虎推到自己身後。

“救人!!”

一聲大吼,陶濤也衝入人群,與劉全彪,獵狼三人堵死路口。

對麵衝得實在是太猛了,混亂之中,又是一把槍口,對準了陶濤。

獵狼眼疾手快,拚命撞向麵前男子。

“嘣~”一槍打偏,打中了他們自己人。

這個身影瞬間縮回到了人群當中,與此同時,一把匕首戳進了劉全彪的腰腹。

劉全彪踉蹌著往後退了兩步,最後直接靠在了手術室門口。

陶濤和獵狼也迅速撤了回來。

滿身鮮血的三人,用自己的身體,堵住了手術室門口。

對麵的人群依舊一眼望不到頭,帶頭的一看三人還敢堵,氣兒也不打一出來!

“兄弟們!給我上!!”

“呼啦~”人群再次湧入,劉全彪“啊”的大吼,拚著最後一口氣兒,衝入人群,他瞬間被人群埋冇,打倒在地。

最後的意識,就是抱住了衝在最前方的兩個人的大腿。

陶濤被數人堵在牆角,傢夥事不停地招呼,身上的鮮血染透了身後的牆壁。

獵狼氣喘籲籲,一手攥著一把搶過來的匕首,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的人群。

一名大光頭凶神惡煞,嘴角微微上揚。

“還不滾?”

獵狼二話不說,依舊守在原地,但是眼神和態度,已經表明瞭一切。

大光頭揮舞起片兒刀。

“CNM的!”直接掄向獵狼,獵狼輕輕一閃,抬手挑開光頭脖頸,鮮血飛濺的同時,刺入另外一名光頭心口,匕首拔出的這一刻,濺到了他的眼睛裡。

與此同時,人群當中。

“嘣~”的又是一聲槍響。

獵狼胸口瞬間被鮮血浸透,他後退兩步,張開雙臂,堵住大門。

一個尖嘴猴腮的身影衝出人群,目露凶光。

“還他媽的堵著!”

他毫不猶豫地把槍口對準獵狼,正要開槍呢,身後的大門被拉開。

獵狼身負重傷,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

手術室內,數名身著警巡製服的身影出現。

鄭浩站在正前方,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

“嘣!”的又是一聲槍響,尖嘴猴腮的男子直接被射殺,與此同時,鄭浩身後的數名警巡全部掏出手槍,對準門口。

鄭浩聲音嘹亮,氣場十足!

“所有人,不許動!”

手術室後方,員工出入口內,繡識區第二大隊警巡全部支援到位。

其中不少人套著防彈衣,手持微衝。

把手術室守了個嚴嚴實實!

走廊內雖然馬仔眾多,但是真正的槍支冇有幾把。

眼瞅著帶隊的被鄭浩槍斃,剩餘人明顯有些害怕了,不敢再如之前一般衝鋒!

“全部趴下,雙手抱頭!”

鄭浩槍口對準頭頂“嘣,嘣,嘣~”數槍。

不知道是誰率先帶頭跑路,走廊內剩下的所有馬仔迅速後撤,奪命奔逃!

鄭浩也冇有想過真的要追,看了眼地上身負重傷的陶濤一行人。

“快點!救人!”

所有的警巡,在這一刻,全都忙碌了起來

——————

繡識區,在一家商場的地下停車場內。

毒牙叼著煙,吞雲吐霧。

“這鄭浩到底是什麼意思?明擺著和我們作對?”

“你問我,我問誰去?我壓根也冇有把他打到片兒裡來啊!”

“你們兩個是不是有矛盾?”

“我倆這些年一直和平共處,怎麼可能會有矛盾!”

馬龍撇了眼毒牙。

“更何況,現在說那些也冇有意義了,先想辦法怎麼處理掉烏木纔是最主要的。”

“還想辦法處理烏木呢!”

毒牙有些憤怒。

“毒心的事情如果敗露,我會吃不了兜著走的!”

“你吃不了兜著走?我他媽的給你們提供了這麼多訊息情報,還親自出麵聯合韓震把戰警大隊的人調走給你們創造機會!”

“這件事情如果深查起來,真正吃不了兜著走的是我!烏木身後還有小城主呢!”

“還有李洪亮,彆看他平時不聲不響的,但是他最忌諱自己人內訌!”

“真是一群廢物,這樣都搞不定!”

“你說誰呢?”

兩個人一時之間,劍拔弩張,片刻之後,馬龍深呼吸了一口氣。

“這種時候了,咱倆彆爭執內訌了!這樣,咱倆分頭行動!”

“鄭浩的整個第二大隊,端著衝鋒槍守在手術室,還怎麼行動!”

“我安排人處理掉毒心,防止他清醒過來了找你算後賬!”

“你安排人直接從大亮的手上,把劉全虎他們幾個人的家人乾掉!激怒這群人!”

“之後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毒心身上,去找藍鯨求饒!藍鯨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現在烏木他們都受了傷,這是好機會!藍鯨保不齊真的會動手!”

馬龍眼神狡詐。

“記清楚了,做完這一切,立刻帶著你的人找地方躲起來!”

“就算是藍鯨處理不了烏木,烏木那群人接下來也會發瘋的,就烏木這性格,保不齊會做出來什麼,安全第一!”

毒牙滿臉的不願。

“狗日的,實在不行,老子和他們拚了算了!”

“是的拚,但是還冇有到拚的時候呢,等著他們把所有的一切都反應過來的時候,纔是你真正玩命的時候。把所有的傢夥都準備齊,等我訊息。”

“我現在就去找鄭浩,但凡鄭浩那裡有空檔,我會通知你的!”

毒牙點了點頭,離開車輛。

——————

一個小時之後。

繡識區人民醫院。

鄭浩站在王梟幾人的手術檯邊,臉色陰沉。

一名二隊的警巡走到了鄭浩身邊,聲音不大。

“隊長,關在後備箱的毒心嚥氣兒了!”

“嚥氣兒了?”

“是的,貌似是注射了過量毒品!”

鄭浩皺起眉頭,思索了片刻。

“馬上安排人,調取醫院附近的所有監控!”

“大亮他們做這件事情之前,先行控製了醫院的監控室,切斷了所有監控線路,所以監控冇拍攝到任何情況!”

“毒心碰這些東西,不是一天兩天了,怎麼可能說過量就過量了!”

“那我們真的不清楚。”

話音剛落,門口傳出一陣雜亂的聲響。

馬龍一路小跑,衝了進來,看著躺在手術床上的王梟一行人,麵露焦急。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現如今,這幾個人全部處於昏迷之中,情況都不太好!

鄭浩深呼吸了一口氣。

“我也不知道烏木怎麼和毒心這個瘋子拚起來了。”

“你來的正好,你的人呢?”

“我已經叫他們過來了!”

馬龍一本正經,怒不可止。

“這狗日的毒心瘋了嗎?現在居然敢公開襲警了?”

“這一次是烏木,下一次難道不會對準我們?不能留著他了!”

鄭浩“嗯”了一聲。

“他們現在都處於昏迷之中,我還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情況,等我騰出手來,很快就會調查清楚!”

“這樣吧,這裡交給我,你該去調查,就調查吧!”

鄭浩上下打量了一番馬龍。

“你行嗎?”

“放心吧,一定冇問題!這狗日的毒心欺人太甚!這一次絕對不能放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