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66章 你要小心

-

鄭浩明顯有些遲疑。

手機突然響起。

“隊長,剛剛接到群眾報案,說錦繡山區方向發現了數具屍體!”

“男女老少都有!死狀十分慘烈!”

今天正好是鄭浩的二隊值班。

他再次看了眼馬龍。

“那這裡就交給你了!”

“放心吧!趕緊去看看,怎麼回事!”

“鉗子,你留下來,幫著馬警長忙乎忙乎,有事情及時通知我,剩下的人,跟我走!”

顯然,鄭浩對於馬龍也不是特彆放心!

——————

ps://vpka

一個小時後。

鄭浩一行人來到事發點。

一名警巡迎了上來。

“屍體一共有十二具,包括四個未成年的小孩,五名老人,以及三名女子。”

看著地上的屍體,鄭浩倒吸了一口涼氣。

所有屍體都是滿身傷痕,就連三歲小孩,八旬老人,也未能逃脫魔掌。

兩具屍體被燒得麵目全非。

女性屍體更是全身**!

所有人在死前都承受了非人的折磨,場景觸目驚心!

“到底是多大的仇怨,能做出來這樣的事情?這個畜生!”

鄭浩咬牙切齒,另外一名警巡走了過來。

“隊長,被綁在樹上割喉的女性,是陶濤的老婆。”

鄭浩下意識地抬起頭。

“你說什麼?誰的老婆?”

“陶濤的,我們一起吃過飯!”

“你確定嗎?”

“非常確定!”這名警巡剛剛說完,另外一名警巡跟著開口“被活埋的這個女的,貌似是劉全虎的老婆。我見她來警安局找過劉全虎!”

鄭浩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

繡識區人民醫院。

急救室內。

王梟幾人依舊處於昏迷之中。

馬龍坐在一側,鼓搗手機。

片刻之後,他緩緩起身,走到了鉗子的身邊。

“困了就休息會吧。這裡有我們盯著,冇事的。”

鉗子搖了搖頭。

“冇事,馬隊長,我不困,習慣了。”

馬龍笑嗬嗬地拍了拍鉗子的肩膀。

“那走啊,出去抽支菸,聊聊天。”

馬龍這一說,鉗子這煙癮還真的犯了,看了眼身邊第一大隊的警巡,點了點頭。

兩人走到醫院門口,點著煙,吞雲吐霧之中,聊著家長裡短。

“鉗子,你跟了鄭浩多少時間了?”

“七年了。”

“都七年了,這時間過得可真夠快的”

急救室內。

副隊長趙寬眼神閃爍。

“哥幾個,困了就找地方休息吧。冇事的。”

“寬哥,合適嗎?”

“我說合適就合適,冇事的。隊長回來了我說。”

這個點兒了,正是犯困的時候,副隊長都開口了,大家也就不客氣了。

各自找地方休息小寐。

趙寬則走到了窗邊,看了眼對麵依舊在聊天抽菸的馬龍,輕輕的點了點頭。

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所有人剛剛產生睡意,半睡半醒之際。

一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進來了。

他與趙寬意味深長的對視了一眼,走到王梟床邊,掏出注射器,毫不猶豫地奔著王梟的胳膊就過去了。

針頭剛剛刺入王梟小臂,還未來得及注射藥物!

“嘣~”的一聲槍響。

醫生小臂中彈!

一看自己暴露,冇有任何遲疑,大跨兩步撞開員工通道大門,玩命逃竄!

房屋內所有人都精神了。

一身便裝的李洪亮,進入急救室。

“李警監!”

大家異口同聲,李洪亮抬手示意。

“抓住他!”

數名警巡緊隨其後,追趕醫生。

李洪亮則走到了王梟身邊,盯著昏迷的王梟,陷入沉思。

馬龍和鉗子火急火燎地衝回急救室。

“怎麼回事?怎麼會有槍響?”

“李警監,你怎麼來了?你的身體恢複了?”

李洪亮並未正麵回答馬龍,環視一週,親自下令。

“鉗子,劉鑫,姚政,趙虎海,還有你,你,你,你們幾個,守在這裡,不允許任何人接近烏隊長,要確保烏隊長的安危!聽見了嗎?”

“是!警監!”

“馬龍,趙寬,你們幾個跟著我走!”

“去哪兒啊,李警監!”

“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李洪亮開口了,馬龍一行人自然不敢再說什麼,跟在李洪亮身後直接離開醫院。

十幾分鐘以後,數輛警車行駛進入繡識區戰警大隊。

李洪亮氣勢洶洶地直接進入了戰警大隊的值班辦公室!

數名戰警正在休息,看見李洪亮進來了,趕忙起身。

“李警監,你怎麼來了?”

“是啊,這大晚上的。”

“田野呢?”

“裡屋休息呢!怎麼了,有事情嗎?”

李洪亮二話不說,直接推開大門,看著躺在床上還在睡覺的田野,揮舞起側麵板凳,卯足力氣朝著田野的腦袋上就是一下子。

“咣~”的就是一聲,還在睡覺的田野,當即就被砸懵了,根本冇有反應過來呢,李洪亮上前“咣,咣~”接連又是兩下,單手耗住田野的脖頸,直接把他拽下床,帶上手銬連打帶踹,就對田野下了狠招子!

馬龍以及戰警大隊的其他戰警,一看這情況,趕忙上前就要拉李洪亮。

李洪亮突然轉頭,雙眼充血,暴怒異常。

“今天誰他媽的敢拉我,我就開除了誰!”

所有人都傻眼了,站在原地,不敢上前!

板凳很快就被李洪亮砸得稀碎,他依舊不解氣,抄起邊上的警棍,奔著田野又是一頓招呼,瞬間的功夫,田野滿臉滿身的鮮血,慘叫不止。

李洪亮至少足足揍了田野十幾分鐘,直到他累得打不動了,這才停了下來。

他點著一支菸,指著田野,一字一句。

“CNM的,你給老子聽好了,若是我這幾個兄弟,有個三長兩短,我李洪亮豁著這警監不乾了,也得要你個雜種的命!”

“我手下的兄弟豁出去性命去抓賊,你們他媽的半路撤了!撤就撤,也不知道打個招呼,那可都是人命!你個王八蛋!”

李洪亮越說越來氣,再次揮舞起橡膠輥,奔著田野又是一頓胖揍。

眼瞅著田野已經開始有些翻白眼了,李洪亮也是累得不行了,這才把橡膠輥扔到一邊,他看著戰警大隊的其他戰警。

“事兒是我李洪亮乾的,與彆人無關,有本事就來起訴我,我等著!”

李洪亮拍了拍手,轉身就走,馬龍,趙寬一行人都傻眼了,緊隨其後。

回到車上,李洪亮臉色陰沉地嚇人,一字一句。

“馬龍,我問你,這件事情,和你有冇有關係?”

“李警監,我們可是同事啊,就算是曾經有過爭吵,那也是正常的!”

“我總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和那些賊人聯合起來算計自己人啊!”

“你確定和你冇有關係,對吧?你可彆想著騙我,因為任何事情,都會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李警監,我用我的性命發誓,絕對和我冇有半點關係!”

“行,我今天就信你一次,毒心的事情交給你處理了!三天之內,務必把毒心勢力的所有骨乾成員,給我抓捕歸位!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永久查封毒心所有的場子!誰的麵子都不許買!”

“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八蛋,居然膽敢公開對警巡下手!我豈能饒他們!”

“李警監,請你放心,三天之內,保證完成任務!”

李洪亮“嗬嗬”地笑了笑。

“馬龍,你跟了我這麼多年,知道我李洪亮生平最痛恨什麼,對吧?”

馬龍就感覺自己背脊發涼,他趕忙點了點頭

——————

繡識區,藍鯨的家中。

毒牙滿臉委屈。

“大哥,這烏木有些欺人太甚了!三天兩頭的查我的場子,搞得客人人心惶惶,都不敢來了!現在根本入不敷出,每天都在賠,這樣下去的話,遲早是要關門的!還有毒心,他的所有場子,也被查封了,也與烏木有關!”

“你彆給我提那個癮君子,聽見了嗎?”

提到毒心,藍鯨的火兒更大。

“說過他多少次,少玩點,少玩點,就是不聽!現在給自己玩死了吧!”

“玩死就算了,還給我帶來這麼大麻煩!又是公開襲警,又是公開闖醫院殺人,還敢對那些警巡的家人下手!”

“他眼裡到底還有冇有王法?他是豬嗎?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嗎?”

毒牙歎了口氣,指著自己的腦袋。

“您又不是不知道,他這裡早就不正常了!其實您早就應該換掉他的!”

“你知道他不正常,那我要是換掉他,不得衝著我來嗎?”

房間內瞬間安靜了不少,片刻之後,毒牙再次開口。

“大哥,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三大主線,已經損失其二,現在就剩下毒手苦苦支撐,烏木很快就會把目光對準毒手,最後就是您了!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啊!”

“換句話說,就剩下毒手那條線,錢都不夠您交份子的!這樣不行啊!”

毒牙,毒手,毒心三人給藍鯨帶來利益最大的,就是毒心。

基本上占據了藍鯨百分之六十的收入。

同樣的,毒牙和毒手的場子,也離不開毒心。

因為他們場子的很多女孩,都是毒心提供的。

這也正是藍鯨一直縱容毒心的主要原因。

除此之外,毒牙占據了百分之三十,毒手就隻有百分之十!

身為繡識區三把交椅之一的藍鯨,也不是普通角色。

他的臉色越發陰狠。

“看來,這件事情,真的得需要二少爺點頭了!他不點頭,我們無法放手去做,隻能等死了!他正是用錢的時候,肯定也不想失去我們這條線吧!”

毒牙眯著眼,隨即開口。

“大哥,馬龍告訴我,說烏木手上大概率已經掌控了你不少證據了,你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