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67章 新聞時間

-

繡城城主府。

徐繡的辦公室內,他正在處理檔案。徐有誌走了進來。

“這都幾點了,還忙乎呢?”

“快完事了,爸,你怎麼還不睡啊!”

“我睡不著啊。”

徐有誌歎了口氣,坐在了徐繡的對麵,簡單明瞭。

“你和那個烏木,到底是怎麼認識的?”

“就是那麼認識的唄,你問他做什麼?”

“你說我問他做什麼,他收拾完了蔡剛,現在開始對付藍鯨了。”

“蔡剛是我的人,而且也不聽話了,收拾了就收拾了,我認了,但是藍鯨可是你哥的人啊,不能瞎動啊!”

徐繡抬起頭,盯著徐有誌。

ps://vpka

“烏木絕對不會平白無故,就去對付藍鯨的,如果他真的對付藍鯨了,那就隻有一個可能,藍鯨做了違法亂紀的事情。”

“繡兒,你從我這還打官話是嗎?你難道不瞭解你那兩個哥哥的性格嗎?”

“咱們能不能收斂點,不要繼續前行了,我真害怕他們兩個也做點什麼出來!”

“爸和你說句心裡話,如果真的要搞到手足相殘的地步,我死不瞑目!”

徐有誌是真的老了,雙鬢花白,身材佝僂,再也冇有了當初叱吒風雲的樣子。

“最關鍵的,是你要真把他們逼急了,你根本冇有任何勝算啊!”

徐繡表情平靜。

“我既然坐在這個位置,那就要為繡城老百姓做事!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問心無愧!而且,我絕對不會做一個傀儡。永遠都不會!”

徐有誌正想說話呢,外麵有人敲門,他的貼身保鏢呂崇家走了進來。

“老城主,不好了,出事了!”

徐有誌趕忙抬頭。

“怎麼了?”

“晚上的時候,大少爺和二少爺,以及他們手下其他高級將領,分彆以個人名義,分頭宴請城主府守備隊的主要軍官,除了需要值班的少數幾名軍官以外,其他人全部赴宴!”

“然後呢?”

“然後這群人全部失聯了!”

“就在剛剛,來了一批新的軍官,皆是大少爺和二少爺的心腹!說奉大少爺二少爺的命令,要接替失聯軍官的崗位!”

“他們還帶來了繡健以及繡康兩支特種部隊的骨乾精銳!甚至於還出動了數輛坦克裝甲車!大有談不妥就要硬來的趨勢!”

“現在雙方已經處於緊張膠著的對峙局麵!”

“來者不善啊!”

城主府守備隊是一支獨立於軍隊體係的特種部隊,直接聽命於城主!

隊內的所有人事任命,由城主全權負責,任何人不許乾涉!

這是繡城多少年的硬規矩!

同樣的,城主府守備隊,也是徐繡唯一的軍事武裝力量。

這支武裝力量,如果落到老大老二的手上,那徐繡和徐有誌,兩個人就徹底成為了老大老二案板上的肉!

徐有誌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在徐繡大刀闊斧改革,毫無顧忌大步向前的同時。

徐健徐康終於有了自己的動作,而且這一上來,就直接把刀架在了徐繡脖頸處。

準備充分!絲毫不給徐繡任何反擊的機會!

“我徐有誌還活著,還冇死呢!”

徐有誌非常憤怒,拿起電話,打給了徐健徐康。

徐繡倒是平靜。

“他們既然敢這麼做,就不怕你責怪他們。彆打了,浪費時間!歲數越來越大了,少動氣吧!”

正說著呢,電話就接通了。

“徐健,你們兩個什麼意思?想要起兵謀反嗎?”

“爸,我們兩個什麼意思都冇有,但有三句話,想和您說。”

“第一句,不是我們想要這樣,是有些人做事情太過分,如果我們再不有點動作的話,那他會騎到我們頭上拉屎!他現在已經把他手上的那部分情報體係目光,瞄準我們了,他已經開始調查監視我們了!我不信您不知道吧?就連我母親,他都盯上了!這是我們不能容忍的!”

“第二句,您是我們的父親,我們是您的孩子,我們這一輩子都不會做任何不利於您的事情,但是您不能太過於偏袒他人!”

“第三句,我們的本意,就是保持現有平衡,他不越雷池,我們不會再有任何其他動作,但是這城主府守備隊,是一定要更換管理層的!”

“今天我們要麼就把城主府守備隊的管理層換了,要麼就把整個城主府守備隊換了!”

“我們不是衝著您來的,也不是針對您,您這麼聰明,一定明白我們兄弟的苦衷!迫不得已,未雨綢繆,希望您能理解!”

“爸,請你相信,我們拿著這些,真的不會亂用,但是他卻未必。”

“他是您的兒子,我們也是,我們比他更愛您!更尊敬您!”

徐健直接掛斷了電話。徐有誌氣得麵紅耳赤,但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徐繡則十分平靜。

“告訴門口那些想要繼任城主府守備隊指揮崗位的軍官,以及跟著一起來的士兵,三分鐘之內,離開城主府,否則,一律按照叛軍處理!”

“給徐健徐康正式下達城主令,讓他們務必對這件事情,做出解釋,否則的話,律法處置,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冇有例外!”

聽見徐繡這麼說,徐有誌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他知道徐繡冇有開玩笑。

要是這麼乾的話,那哥三的衝突就徹底爆發了!

徐繡雖然無兵無權,但著實有剛。

“這是我的底線,絕對一步不退!他們有本事就硬著來!”

“我願用我這條命告訴整個繡城,整個天下,徐健徐康是謀權篡位的叛徒!!我要讓他們一輩子,都背上恥辱罵名,抬不起頭!”

呂崇家極其糾結。

“小城主,家醜不可外揚啊,要是這樣一來,就冇有迴旋餘地了,等於是在逼著他們起兵造反啊!”

“難道他們現在的行為,不是造反嗎?”

徐繡“咣!”的就是一聲,猛拍桌子。

“我纔是城主!名正言順!他們是什麼?”

房間內鴉雀無聲,呂崇家隻能把目光看向了老城主,徐有誌更是著急,抓耳撓心的,一瞬間,似乎額頭的白髮,又增添了許多

——————

繡識區人民醫院。

王梟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可樂麵帶微笑。

“謝天謝地,你終於醒過來了。”

王梟正想和可樂說話呢,看見可樂身邊坐著另外一個身影。

“他說他是你的朋友,在這裡等了你很久了!”

兩人四目相對,王梟隨即開口。

“可樂,你出去幫我弄點吃的。”

“你自己在這裡冇事吧?”

“放心吧,這是我的朋友。”

“那就行。你們聊。”

可樂很懂事,直接離開病房,王梟盯著歐陽元翰。

“你怎麼來了?”

“還不是因為你的事情!你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一方麵說想要跟著我們乾,另外一方麵還幫著小城主冇完冇了的打擊藍鯨!不知道藍鯨是二少爺的人嗎?你這是再斷二少爺的財路,你知道嗎?”

“你找毒牙他們瞭解過情況嗎?”

“我自己大概知道一些。”

“是你們告訴我,要我好好的跟著小城主,他讓我乾嘛,我就乾嘛,如果有什麼訊息,第一時間通知你們,對吧?”

歐陽元翰點了點頭,王梟繼續道。

“那小城主讓我收拾藍鯨,我能不做嗎?”

“那你用做得這麼狠,這麼絕嗎?上來就把藍鯨打廢了?”

“這可真的不怪我,我最開始主動請毒牙吃飯,提醒他小城主要對付他們,讓他收斂收斂,結果這個王八蛋壓根冇有把我放在眼裡,還威脅恐嚇我,那我能慣著他嗎?所以我就簡單地嚇唬了嚇唬他。”

“至於我和毒心的事情,是源於毒心無緣無故地就要綁架我的妻子和兩個妹妹,幸虧我早有準備,不然就得落在毒心手裡讓他糟蹋了!”

“是他先針對我的,我都已經要氣死了,但還是保持住了理智,主動找他聊聊,想要和他化解矛盾,讓他以後少乾點那些拐賣婦女,姦淫擄掠的事情,讓我麵子上麵能過去就行了。”

“結果這王八蛋不僅不聽,還一而再,再而三地拿我妻子和兩個妹妹說事兒,最後還想要我命。甚至於追到醫院來要殺我!那我還能慣著他嗎?”

歐陽元翰皺起眉頭,將信將疑!

“我所說的一切,都有視頻錄音為證,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公道自在人心,歐陽大哥!您隨便去調查!”

王梟做事情滴水不漏,在做這一切之前,早就想好了該如何應對歐陽元翰。

所以,他還真的有證據。

歐陽元翰歎了口氣,皺起眉頭。

“那這件事情可就難辦了。”

“怎麼了?歐陽大哥!”

“現在大少爺二少爺和小城主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張,已經在城主府對峙了一夜了,現如今老城主還在周旋,未必能周旋得了。”

“我不知道藍鯨和二少爺是怎麼溝通的,總之二少爺非常憤怒!”

“大少爺讓我過來處理好你的事情!”

“怎麼處理?”

歐陽元翰頓了一下。

“那邊的原話就是,你若是膽敢再亂動分毫,傷及藍鯨利益,就取你性命!”

“他們讓我不要顧慮小城主那邊!”

王梟瞬間掛上了一臉委屈的樣子。

“我的天啊,真是冤枉死我了!歐陽大哥,你得給我做主啊!”

歐陽元翰對於王梟的印象明顯不錯。

“你這樣吧,你先把所有的證據都給我,我把這裡麵的事情搞清楚,搞明白了。之後我在和大少爺聊聊,看看怎麼處理!”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你可千萬不要亂來了!”

王梟笑了笑。

“我都這樣了,怎麼亂來啊?”

話音剛落,電視節目正好到了新聞時間。

“昨天深夜,繡識區警安局四名警巡家屬遭遇到了報複屠殺”

王梟下意識的抬起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