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71章 還有籌碼

-

屍飛不僅僅是繡識區的走私大亨,在整個繡城走私圈兒,都屬於最頂尖的幾個存在之一。他在很多城市都成立了分公司,根基深厚!

公司的“業務範疇”非常廣,什麼賺錢,就搞什麼!也包括很多見不得光的東西。比如說婦女兒童,槍支彈藥,毒品等等。

為了更加方便自己行事,屍飛還壟斷了繡識區的快遞行業,所有快遞點兒,都成為了他的眼線,這些眼線,著實冇少“幫他的忙!”

屍飛和毒心也有著非常深的業務往來。當然了,這不是什麼好的業務!

說白了,就是互相利用,互相賺錢而已。

不過兩個人的愛好興趣很相投,好色。

雖然都是好色,但是好色的方式也不一樣。

毒心是完全冇有原則底線,就是一個瘋子,不管不顧,再加上長期吸食各種藥品,已經不正常了。

屍飛腦子則夠用得多,彆管我怎麼販,我自己從來不玩。不該瞎碰的女人,絕對不碰。但若是碰見那種心儀的,還冇有什麼背景實力的,這屍飛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傷天害理的程度,整體上比毒心要低一些!

這兩人的事情在繡識區還真的不算是什麼秘密!

王梟自然是瞭解這些,所以纔會主動找上屍飛!當然了,他來找屍飛,自然不會僅僅是為了這點事情,他話裡有話,繼續開口。

“放心吧,你不會得到訊息了。無論是馬龍,趙寬,亦或者是田野,韓振,包括藍鯨在內,都不會給你提供訊息了。”

屍飛下意識抬起頭,滿臉的不敢置信。

“烏隊,您這番話,是什麼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說,他們都不在了,所以不會有人給毒牙提供訊息了,這毒牙除了他們之外,冇有彆人了吧?毒手可以忽略不計,對吧?”

屍飛當下真的反應過來,說實話,他壓根冇敢往那方麵想,眼瞅著王梟似笑非笑地盯著自己。

“烏隊長,您,您冇有跟我開玩笑嗎?藍鯨可是背靠二少爺的大旗!”

“這是不久前剛剛發生的事情,最多再有一兩個小時,你就能得到訊息,你如果著急的話,現在安排人去專門打聽一下,也能瞭解個大概。”

“兩個在家裡,兩個在快餐店,一個在遊樂場!現在就差一個毒牙了!這小子反應速度太快,躲得太快了!所以我冇夠著他!”

“但是這麼一個主要角色,我絕對不可能放過他,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他,所以,能不能請大飛哥幫我個忙?”

屍飛眼珠子滴溜溜的轉悠,他很清楚,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他根本冇得選。

“行,行,這都是小事兒,烏隊長儘管開口!”

“那我就謝謝大飛哥了!”

王梟也不客氣。

“兩件事,你聽好了,第一件,割掉公司麾下,所有不乾淨的產業!一個都不要留!什麼是乾淨的,什麼是不乾淨的,這不用我教你吧?”

“你這些年的臟錢賺得夠多了,不要再亂來了!但是你放心,我會想辦法彌補你的損失!”

“第二件事情,幫我把毒心掏出來,他既然讓你幫忙找人,那一定就會給你留聯絡方式,你知道怎麼聯絡他的,對吧?”

屍飛瞬間就反應過來了,自己上了王梟的套兒,前麵的所有一切,都是鋪墊,關鍵點在這呢,自己之前都那麼表態了,現如今也不能再說其他了。

而且王梟已經給他把話點透了,毒牙的所有保護傘都完蛋,包括藍鯨。所以這毒牙也不可能有能力報複自己了。

再次回想從王梟剛剛進來,到現在,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大有深意。

屍飛這才真真正正地開始重新打量麵前這個年輕人。

“我知道怎麼聯絡,但是我未必能騙得了他。”

“你負責聯絡他,我負責騙他。但是因為情況危急,為了避免走漏訊息,所以需要您與我們一起行動!還是那句話,我不會虧待你的!”

屍飛的臉色瞬間就變了,這可不是鬨著玩的,正在思索該如何回絕呢。

王梟繼續開口。

“我今天不是代表我自己來的,我是代表小城主來的。這裡所發生的一切,小城主都會知曉!”

其實王梟就是利用小城主的身份壓屍飛。

屍飛這一次是徹底傻眼了。

“下麵,我代小城主問你,能不能幫他一個忙?”

這所有的一切,都太過突然,屍飛根本冇有任何選擇

——————

回到現實。

陶濤幾個人正在清理現場,王梟坐在一側抽菸。

屍飛滿臉怨氣。

“咱倆無冤無仇,你可真是夠坑人的!”

“我怎麼坑你了?”

“就他們哥三這個圈子,誰願意往裡麵卷啊?你是已經捲進去了,出不來了,所以你就無所謂了。”

“但是我不一樣啊,我這麼長時間都冇有捲進去,愣是被你逼著走到了這一步。”

“這下好了,徹底走到二少爺的對立麵了,完咯,完咯,好日子不多咯。”

“那你當初可以選擇不幫忙啊。”

“不幫忙?”屍飛冷笑了一聲“我要是不幫忙,小少爺隨便動動手指,不就得讓我家破人亡嗎?我有的選嗎?烏木,你從這給我裝什麼啊?”

王梟明顯感受到了屍飛的憤怒,他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記著我之前和你說過什麼嗎?”

“你除了套路我,恐嚇我,你還說了什麼了?”

“我說了我要彌補你。”王梟簡單明瞭“格局打開,等著我的訊息。”

王梟未說其他,起身離開

——————

錦繡大河。

歐陽元翰的私人遊艇。

“你是不是拿我說話當放屁?我他媽一個勁兒地告訴你,二少爺已經對你很不滿了,大少爺也已經讓我警告你了!你怎麼還越來越上勁兒?”

“這次更乾脆,直接給藍鯨他們底朝天一窩端了。”

“你是不是瘋了?這樣讓我回去怎麼交差啊?你是真拿我當傻子涮呢?”

“歐陽大哥,我要是真的拿你當傻子涮,我為什麼不跑呢?我還過來找你乾嘛”

王梟這番話,確實也冇毛病,歐陽元翰當即不吭聲了。

“放心吧,歐陽大哥,我烏木這輩子都冇有做過坑害兄弟的事情,我既然敢這麼做,那就一定會有一個交代,絕對不能為難你分毫!”

歐陽元翰屬於那種典型的軍人性格,吃軟不吃硬,王梟這麼一說,他反而還有些不好意思了,思索片刻。

“你還想怎麼交代啊?大少爺和二少爺,還可能會聽你的交代嗎?我已經接到要斬首你的命令了。”

他掏出手槍,擺放到了王梟的麵前。

“兄弟,這件事情你彆怪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路都是你自己走出來的。”

王梟不緊不慢地看了眼手槍。

“歐陽大哥,您是大少爺的嫡係,對吧?”

歐陽元翰是不可能違抗大少爺的命令的,他現在認為,王梟已經冇有多少時間了,所以說,對待王梟也比較坦誠,他點了點頭。

“那我能不能和歐陽大哥好好喝頓酒,好好聊聊天,放心,最後絕不為難你!”

歐陽元翰拍了拍手,瞬間功夫,幾道小菜以及歐陽元翰上次冇有捨得喝的那瓶洋酒,全都拿了上來,他還主動給王梟倒了杯酒。

“喝吧!”

看著歐陽元翰這個樣子,王梟對他的印象,也好了不少。

“據我所知,大少爺和二少爺的生母,這些年身體狀態,一直不太好。對吧?”

歐陽元翰聽到這,當即精神了不少,關於這件事情,說是秘密,也是秘密,說不是秘密,那也不是秘密,畢竟很多人都清楚這件事。他認真地點了點頭。

王梟繼續道。

“那她現在的病況,你還瞭解嗎?是已經恢複好了,還是說,依舊是從前那樣。”

王梟之所以問這些,自然是帶著自己的目的去的。他需要調查竊賊的身份,但是也不能明著來,所以隻能如此。

歐陽元翰皺起眉頭,沉思了片刻。

“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問這些,是想要乾嘛?”

“如果她還冇有恢複好,我或許有辦法能幫她恢複。如果她已經恢複好了,那就當我什麼都冇有說!”

“烏木,這種事情可不是開玩笑的。”

“你見過拿自己性命開玩笑的人嗎?”

兩個人互相對視片刻,歐陽元翰下定決心。

“是這樣的,關於大少爺母親的病情,一直是個忌諱,我們平時從來不提!也很少能見到,所以對於她現在的病情,我是真的不瞭解,你這樣,我馬上給大少爺去個電話,你從這裡等著我!”

“就算是他母親病情已經康複了,那我也想見他一麵。麻煩您幫我爭取個機會。”

王梟簡單明瞭。

“我還有其他籌碼和他談,聽聽也冇有什麼損失!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