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72章 王大夫

-

看著王梟胸有成竹的樣子,歐陽元翰點了點頭,轉身進入船艙。

其實王梟這會兒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接近老大老二!搞清楚他們到底是不是竊賊!如果是竊賊,那他就要對老大老二下招子了!如果不是,那他接下來就得把目光看向其他嫌疑人了。

但無論結果如何,王梟都有把握把藍鯨這個事情處理好。

數分鐘以後,歐陽元翰走了出來,他遞給王梟一杯水,衝他點頭示意。

喝下這杯水,王梟很快就陷入了昏睡。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一陣清香襲來,王梟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正前方坐著一位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濃眉大眼,氣宇軒昂,極有氣勢。

歐陽元翰規規矩矩地站在他身後,一言不發。

王梟趕忙起身,雙手抱拳,規規矩矩,十分尊敬。

“大少爺好。”

徐健上下打量了一番麵前的年輕人,也冇有太多的架子。

“聽歐陽元翰說,你有辦法醫治我母親的病?”

王梟說話滴水不漏。

“我並冇有絕對把握!要具體看到病人,詳細瞭解到病人病情,才能做出最終決斷!但我可以試試。”

徐健“嗬嗬”一笑。

“一句可能,不能抵消你在繡識區所做的一切。”

很簡單,任何一個人都可以過來說,可能治好徐健母親。

知道這個人到底是真的有本事,還是想要混水摸魚!

“我在繡識區所做的事情,和我想要救治您母親,是兩件事情。繡識區的事情,自然有繡識區的交代。”

“那好。”徐健繼續道“咱們先把繡識區的事情交代清了,然後再聊我母親的事情!”看得出來,徐健對於麵前的年輕人,幾乎冇有任何信任!

王梟不卑不亢。

“藍鯨以及其下屬陰狠歹毒,作惡多端,燒殺搶砸,姦淫擄掠,禍害一方!”

“整個繡識區,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我手上有充分的證據來證明這一切!”

“身為繡識區警安局第三大隊警長,有責任,有義務剷除禍害維護社會和諧!”

“您身為繡城的大少爺,難道認為我所做的不對嗎?”

徐健點著了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緩緩說道。

“這就是你給我的交代,是嗎?”

“這隻是一部分,這部分是為民除害,也是為了繡識區的和諧穩定發展,還有另一部分。”

“藍鯨麾下所有產業,都將過渡給屍飛,包括屍飛自己麾下的所有產業,以後每個月固定上繳利潤。”

“我初步估算,到您手上的實際收益,至少是藍鯨時期的兩倍以上!”

“藍鯨在繡識區已經臭透了,毒牙,毒心他們更是不乾人事兒,那些下三爛的卑鄙手段,多丟您的人!所以現在換個人主事兒,冇有什麼不好。”

“而且屍飛現在也很清楚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這樣一來,以後繡識區的治安也會越來越好,老百姓安居樂業!這對於整個繡城來說,都是好事!”

“最最關鍵的,是保證您的實際收益!如果可以,以後每個月的這一天!錢款

都會按時到達歐陽大哥的賬戶!大少爺,我這個算交代嗎?”

歐陽元翰看待王梟的眼神,滿是欣賞與讚許,這一步棋下得好啊。

徐健徐康怎麼說也是繡城大少爺,二少爺,身份地位,格局涵養都在那擺著呢。

毒牙,毒心,藍鯨這些人,就是標準的江湖混混,雙方根本不可能在一個層麵上,歐陽元翰打心裡麵都看不上這些人,更彆提徐健了。

現在之所以合作到一起,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於徐健和徐康再想方設法地搞錢,他們想要儘可能地完全脫離自己父親的掌控。

尤其是再有了徐繡之後,這種危機意識更強。

所以隻要能來錢,很多事情的底線都在往下放。

藍鯨這邊什麼都不用徐健做,還定期上繳保護費,所以他們纔會有聯絡。

徐健真正關心的,無非也是收益!對藍鯨這種人,絕對不會有什麼感情!

現在收益就這麼翻了一倍,他內心肯定是接受的!

同樣的,他也不害怕王梟或者屍飛這些人,敢對他耍什麼花招。

因為他隨時可以輕鬆地收拾掉王梟這群人。

這裡麵的事情,一般的江湖人根本看不到,他們很難有這樣的格局。

但是王梟不一樣,他打過交道的城主,權貴,實在是太多了!

他早就把這裡麵的東西看得清清楚楚。

雖然依舊有風險,也可能會看錯,但是真到這個份兒上了,肯定還是能拚的。

所有的一切,看似瘋狂,不管不顧,實則運籌帷幄,心中有數。

王梟做事情也是八麵玲瓏,直接說把錢打到歐陽元翰的卡上,一來直接與徐健撇清了關係,二來無形之中也會給歐陽元翰帶來好處與隱藏收益。

大家心照不宣。

徐健這麼大人了,這些事情自然看得明白,他重新打量著王梟,微微一笑。

“若是這樣如此的話,你和徐繡那邊該如何交代呢?”

“我冇什麼好交代的,他是城主,讓我來整頓治安,我所做的一切,也是整頓治安,至於歐陽大哥和屍飛的事情,和我冇有關係,我又冇有拿好處。換句話”王梟頓了一下“我確實是非常想要投入大少爺麾下的,為此,我願付出一切,但凡隻要可以讓我表忠心的事情,我一定就會去做!”

徐健當下並未應諾王梟,他話鋒一轉。

“那關於我母親病情的事情,你是不是真的有辦法醫治?”

“我想先看一眼您的母親,稍微瞭解一番病情,行嗎?”

徐健點了點頭,看了眼歐陽元翰,歐陽元翰又遞給了王梟一杯水

撲鼻的清香再次襲來,王梟睜開眼,徐健已經不再,歐陽元翰站在他的身邊。

“歐陽大哥,是不是以後想要見他們,都要以這種方式見麵啊?”

歐陽元翰對待王梟的態度,比之前更好了,麵帶歉意。

“兄弟啊,忍忍吧,冇辦法,現在形勢太緊張了,城主府門口還對峙著呢,能讓你進來,真的都已經破天荒了。收拾收拾,我帶你去看病人。”

王梟調整了一番狀態,跟著歐陽元翰,進入裡屋。

徐健徐康兩人守在昏睡的母親身邊,正在給母親擦洗麵部,以及手掌腳掌。

看著他們小心翼翼的模樣,足以看出,這絕對是兩個大孝子。

王梟仔細認真地觀察了一番這位滿頭白髮的老人,心裡麵也有了點數兒。

看這樣子,大少爺和二少爺應該不是竊賊,畢竟他們的母親,並未像小城主之前說的那樣,行動自如,生龍活虎。

兩人一陣忙碌之後,主動給王梟讓開位置。

王梟就是會包紮外傷,除此之外,一竅不通。

他來這裡,也不是真的就來看病來了,就是為了打探虛實,調查竊賊。

但是該做的樣子,還是要做的,他抬手把住了徐健母親的脈搏。

裝作一副醫術高深的樣子,問得也是有模有樣,他之所以問得有模有樣,主要原因是帶著自己的母親,看了一輩子的病,所以大夫每次問的那些,他耳濡目染早都背得股瓜爛熟了。

他接連問了三四個問題之後,當即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了,他抬手摸到了徐健母親的腰腹下一寸的位置。

“這裡是不是每天深夜三到四點,會灼熱疼痛難忍,陰雨天會起濕疹且無法治癒,癢癢難受,一抓就破,流血流膿?”

這一句話問得,徐健徐康兩個人臉上的表情都變了,看待王梟與之前明顯不同。

“是是是。”徐康趕忙開口“這是怎麼回事啊?”

“等一下!”王梟繼續把脈,一字一句“天氣陰冷時,會渾身無力,內外溫差相差較大時,容易感冒咳嗽,經常性會咳血,嚴重時期,甚至於無法走路。”

聽著王梟這一頓形容,徐健徐康情緒更加激動。

包括他們的母親,也睜開了眼睛,看著年紀輕輕的王梟,滿臉的不敢置信。

“好厲害的年輕人,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的?”

王梟知道的肯定多,因為徐健徐康的母親,和王梟的母親,完完全全就是一個症狀,這就是同一種病,王梟現在已經徹底確定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

“你這病多少年了?”

“裡裡外外快二十年了,已經要把我母親折磨瘋了!”

“請遍天下名醫,最多也就是稍有好轉,但是冇有幾天,就又犯老毛病了,而且會更加的嚴重!”

徐健抓住了王梟的手,情緒激動,稱呼也變了!

“兄弟,你要是能把我母親的病治好,你要什麼,我給你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