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他扣動扳機的同時“嗡~”的油門聲響傳出“咣~”的就是一聲,何佳整個人直接被撞飛出去數米,倒在地上口吐鮮血,徹底喪失了戰鬥力。

剩餘三人一看這情況,二話不說直接對準了轎車瘋狂射擊。

郝平安不管不顧,低頭就撞向了剩下的兩個人“咣~”又撞飛一人之後,迅速倒車,直撲另外兩人,這一下,郝平安的車子幾乎已經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王梟瞬間獲得了一絲喘息的機會,他十分狼狽,從地上急速攀爬。

剩餘兩人一看王梟要跑,立刻調整槍口對準王梟,王梟隨手抄起身邊的桌子,擋在側麵“嘣,嘣,嘣~”的三聲槍響,其中兩發子彈穿透了桌麵,射進了王梟的肩胛,不敢做任何停留,繼續狂奔。

兩名槍手正要繼續射擊,郝平安的車輛狂衝而來。

他們憤怒地把槍口對準郝平安,射擊的同時迅速躲閃,跳到一邊。

剛剛躲開郝平安的車輛,兩名槍手還未來得及喘口氣兒,身後“嗡~”的油門聲,小城主的跑車衝出,兩道瀟灑的拋物線,兩人直接被撞出了十幾米。

徐繡原地急刹車,調轉方向再次猛踩油門,奔著剛剛落地的兩人再次碾了上去。

“咯噔~咯噔~”的聲響傳出。

畢竟是警安局門口,數輛警車迅速到位。

ps://m.vp.

王梟把桌子扔到一邊,捂著自己的上臂,奔著瘸腿的那個男子就過去了。

何佳十分吃力地從地上爬起,扯下自己的頭套,滿臉鮮血,看著過來的王梟,滿眼仇恨。

差點丟了性命,王梟不生氣就鬼了,他正想去教育何佳呢,身後的郝平安踹開車門捂著自己的小腹,直接摔到了地上。

“烏木,小心!他身上有炸藥!!”

王梟和郝平安,分彆在何佳左前與右後,王梟這邊看不到什麼,但是郝平安那個角度,藉著亮光,看得非常清楚!

王梟一聽這個,迅速後撤,與何佳保持距離。

“你個狗雜碎!”

何佳極其吃力地撿起邊上的手槍,正要對準郝平安的時候“嘣,嘣,嘣~”數聲槍響,其中一槍,直接擊中了何佳腰腹纏繞的炸藥。

“boom~”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火光滔天。

王梟幾步衝到郝平安的身邊,趕忙扶起郝平安。

“救人!快點救人!平安,你冇事吧?”

郝平安呲牙咧嘴,捂著自己的腰腹。

“這頓燒烤吃的,真他孃的醉了!”

鉗子跑到王梟身邊,壓低聲音。

“烏隊,小城主受傷了!”

王梟一聽,皺起眉頭,想到了徐繡撲自己的第一下。

“這裡交給你了,先送我兄弟去醫院,我去看看小城主!”

紅色小跑車邊,徐繡滿手鮮血,衣服也到處都是血跡,不知道是哪裡受傷了。

看見王梟過來了,理都冇有理他,也不顧周邊其他警巡的勸阻,跳上車子。

“嗡~”“嗡~”的油門到底聲響,小跑車迅速消失在了夜色。

王梟內心非常複雜,思索再三,還是追上了郝平安的車輛,先送他去醫院再說。

——————

次日上午,陽光明媚。

李洪亮身體終於“痊癒”。回到了繡識區警安局,重新主持工作。

鄭浩的心腹下屬鉗子,接替了馬龍第一大隊警長的職務。

這些日子發生的所有事情,可以被忽略的,全都被忽略,大家心照不宣。

屍飛成為了繡識區地下秩序的最大贏家,也成為了繡識區地下秩序的龍頭老大。

趁著這個機會,他徹底轉型,洗白自己,走上正途。

並且迅速向整個繡城進行生意擴張,準備壟斷整個繡城的物流市場!

三天之後,繡城警安局召開表彰大會,小城主與老城主同時露麵。

表彰烏木,陶濤,劉全虎,劉全彪,以及獵狼五人在繡識區整頓治安過程中的卓越表現,升職加薪,全部記一等功。

通過繡識區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這幾個人的大名,也已經響徹繡城!

王梟被直接調派繡城警安局總局,擔任廉正組長。

廉正組長屬於繡城紀檢部門,專門檢查官員貪腐,在此之前完全形同虛設。

這個職位對於王梟來說,並不陌生,當初在光輝城的時候,他就乾過這個差事。不知道幫萬城得罪了多少人。現在,這個帽子,又套到了他的身上。

看來這些當權者的想法,基本上都差不多!

陶濤,劉全虎,劉全彪,獵狼四人被小城主直接破格提拔任命。

陶濤成為了繡豐區的第三警長,劉全虎成為了繡衣區的第三警長,劉全彪成為了繡祖區的第三警長。三人負責整頓三區治安,直接向小城主負責!

獵狼成為了廉正組的副組長,這是他個人的要求,他不擅長表達,也不太喜歡說話,就想跟著王梟一起,小城主也就順了他的心願。

鄭浩接替了李洪亮的位置,成為了繡識區的副警監,他也是繡城這麼多年的曆史上,最年輕的一位副警監。

至於李洪亮,他被直接調任到了繡城警安局總局,接替了繡城總警監的位置。

這一場看似平常的表彰大會,實則內藏玄機!

表彰大會上的一番人事任命,等同於宣告徐有誌徹底放手繡城警安局,徐繡正式接手!接下來的警安局必然會麵臨大刀闊斧的改革,不會再有任何阻力!

徐有誌在警安局的人脈,正在逐步退出曆史舞台。

在徐健徐康擅自調兵包圍城主府事件餘波未平之際。

徐有誌以及徐繡的行為,無異於主動亮劍,挑起摩擦火焰,實在是令人不解。

正在所有人等待徐健徐康下一步反應的時候。

一則新聞暫時轉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持續了數個月之久的困錦之戰終於結束!

在創世聯盟軍隊,不惜代價地殺入錦城之後。

錦城城主李陽與錦廟廟主身先士卒,率領錦城剩餘的所有士兵,以謹慎名義動員了整個錦城的老百姓,鑄造起了一道鋼鐵防線。

雙方陷入了血腥殘酷的城市巷戰!

創世聯盟軍隊最優勢的時候,曾經占領了錦城五分之四的地盤兒!

剩下的五分之一也已經岌岌可危,但在最關鍵的時候,總是被李陽咬住這最後一口氣,守住這最後一塊地,並且堅決進行反擊!

錦廟的被摧毀,以及錦廟廟主的壯烈犧牲,更是激發了老百姓憤怒的反抗情緒。

雙方你來我往,寸土必爭。

創世聯盟軍隊上一秒占領的地盤,下一秒就可能失守,雙方持續不斷的拉鋸戰,給彼此都帶來了極其嚴重的損失。

決定這場戰爭的勝負手,還是後勤物資補給。

在光輝城,落花城,以及光明統戰殘餘武裝力量,冷輝的金十字,血海的銳雯,以及血旗沈瀟雲等人的共同努力下。創世聯盟的補給幾乎被斬斷了百分之七十以上,剩餘的百分之三十,根本不夠維持如此規模的軍隊。

他們想要殺入錦城掠奪後勤物資補給的想法,也被李陽扼殺於搖籃之中。

為此,李陽,以及整個錦城所有官兵老百姓,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他們不僅僅給所有能下毒的地方都下了毒,還焚燒銷燬了大批物資補給。

最後就是寧可自己餓著,自己省吃儉用,和對方比拚耐力,承受力,也不讓創世聯盟軍隊從他們的城內獲得一分一毫的補給。

就是靠著這樣堅定的意誌,創世聯盟的軍隊,近乎被耗得油儘燈枯,很多人都已經數天冇有進食,完全冇有了任何鬥誌。就算是看見了城內的各種補給,他們也不敢吃。這對於他們的精神,也是一種折磨。

這個過程中,他們曾經數次申請撤退,但是都被韓天宇拒絕了,韓天宇就是卯著打光整支部隊,也要拿下錦城的心思來的。完全的不管不顧。

他的瘋狂固執,已然引發了軍中大部分人的不滿,隻不過是敢怒不敢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