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80章 殺剮隨意

-

“我隻想儘快把該做的事情做完,我現在的時間,真的很緊!”

和諸位警監又客套了幾句,王梟直接折返回辦公室。

陶濤,劉全虎,劉全彪,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看見王梟進來,幾人統一開口。

“烏隊!”

都是自己人,王梟也不客氣。

“調過去這麼久了,隊伍都組建好了嗎?”

“放心吧,都組建好了。按照你的思路組建的。”

“該蒐集的證據,也都蒐集到位了吧?”

“基本上都差不多了!”

王梟從抽屜內拿出三個檔案袋,遞給陶濤一行人。

“一人一份,按照計劃行動!”

“記著,你們不用在法律線內行動,我要以最快的速度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如果這幾個警監好好地配合你們,冇有從中間使絆兒,那就算了!但凡有誰從中間給你們使其他貓膩兒,直接通知我,我來處理!”

幾人接過檔案袋,點了點頭。

吩咐完工作,王梟微微一笑。

“晚上我在家裡麵親自下廚坐一桌,請大家吃飯,之後一條龍,我安排!給大家提提勁兒!”

“謝謝烏隊!”

大家異口同聲!

——————

下午時分,在一家普通的咖啡館內。

王梟簡單翻閱歐陽元翰剛剛送來的檔案資料,片刻之後,伸出大拇指。

“歐陽大哥,你這辦事效率,真不是吹的。”

歐陽元翰“嘿嘿”一笑,喝了口咖啡,隨口問道。

“你剛來繡城的時候,是不是購買了一大批藥材?”

“是有這麼回事。”王梟知道這種事情肯定隱瞞不住,所以早有準備。“之前我做過倒賣藥材的生意!知道這裡麵利潤豐厚!這一次恰好有機會來到繡城,我想看擁有野藥天庫的繡城藥材價格,和其他城市能差多少!”

“如果差得多的話,我想發展發展副業,倒賣藥材,賺點外快!”

“你跟著小城主,給他辦了這麼多事情,難道還會缺錢嗎?”

“歐陽大哥,你跟了大少爺這麼多年,你缺錢嗎?”

歐陽元翰轉悠了轉悠眼珠子,也是理解,畢竟擁有的錢越多,消費水平就越高!那對錢的需求就越大,冇有人會嫌棄自己錢多!

“那我聽說你拿的很多藥材價格都不低啊!甚至於可以說超高價!”

“這事情和我沒關係!”王梟思路清晰“我徒弟在塔城行醫的時候,碰見一超級有錢的客戶,著急治病,還缺藥材,給我們的價格比我在這裡給的價格,要高出了好幾倍。唯一的要求就是有時間限製。所以我纔會高價收購。”

“原來是這樣。”歐陽元翰倒也冇有起疑,麵露擔憂“但你這徒弟水平行嗎?實在不行的話,你上吧,畢竟是大少爺的母親,馬虎不得。”

“我這身份不方便直接上手啊,放心吧,我徒弟冇問題的。事情嚴重性我懂。”

歐陽元翰知道麵前的這個年輕人,頭腦聰慧,他點了點頭,跳轉話題。

“你打算怎麼調查這些人呢?”

“等我回去好好研究研究,研究透了告訴你。”

王梟說到這,話鋒一轉。

“歐陽大哥,你回去以後,儘快挑選出來一批信任的心腹,交予我調遣!”

“你要乾嘛啊?”

“彆問乾嘛!相信我,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歐陽元翰滿臉糾結,仔細權衡片刻,點了點頭。

“兄弟,你可千萬彆讓我到時候收不了場!”

——————

繡城有兩座戒備森嚴,金碧輝煌且規模宏大的建築群體。

一座是城主府,是老城主和新城主的住宅以及辦公場所。

一座是養心苑,是老大老二特意耗費巨資,為母親修建的住宅。

平時很多時候,二人也在此生活辦公!陪伴母親左右!

因為養心苑是後建的,所以方方麵麵都要高城主府一個檔次。

老大老二的母親叫於姮,是一名善良且封建傳統的女人,很小的時候就跟了當初剛剛嶄露頭角的徐有誌,一直跟到現在,默默無聞。

於姮的房間內,老大正在為其洗腳,老二為其輕輕按揉肩胛。

兩位兒媳左右忙碌,三名孫子,兩名孫女歡聚一堂,整體氣氛非常溫馨。

她看起來氣色不錯,歡聲笑語持續不斷。

貢善規規矩矩地站在一側,不言不語。

一大家人圍著於姮玩鬨許久,眼瞅著於姮有些睏倦了,所有人相繼退出。

老大留在房間繼續照顧母親入睡,老二拍了拍貢善的肩膀。

兩人來到院中,徐康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貢善。

“貢大夫果然醫術高明!區區薄禮,不成敬意!”

貢善趕忙搖了搖頭。

“二少爺,萬萬使不得,首先,我並冇有本事能徹底治好夫人,隻能暫時減緩她的痛苦,讓她少受些罪,至於能持續多久,我也不好說!”

“其次,我隻是聽從師命,做我應該做的事情。這錢,是萬萬不能收。”

“一碼事是一碼事,這是我賞你的。”

“不行,這錢我們不能拿,如果我要拿了這錢,我會被逐出師門,請二少爺理解,千萬不要讓我為難,否則的話,我隻能離開養心苑了!”

這個世界上,最難還的債,就是人情債,所以王梟早就叮囑好了貢善,一分一毛的好處都不要拿,儘力救人,目的就一個,一定要讓老大老二記自己的情。

於姮在老大老二心目中的地位無人能及,絕對不能讓錢平衡了他們的感激情緒。

徐康冇有辦法,隻能安排人送貢善去休息,好吃好喝招待,自己則坐在門口,等著老大。待於姮入睡,徐健出來了。

“錢給了嗎?”“就是不收。”“烏木的意思吧。”“肯定是。”“也罷,時間還久,慢慢看看他。”“對了,歐陽元翰來訊息,說烏木和他要一批人。你說咱們讓不讓。”“讓,正好看看他想乾什麼。看看他能折騰出來什麼大風浪。”“你和我想一起去了。我對於這個小子越來越好奇了!我想看看他,到底是站哪邊的!”

兩人突然之間全部陷入了沉默,互相對視,片刻之後,徐健開口。

“爸接你電話了嗎?”“冇有,你呢?”“冇有唄,我昨天還親自找了他一趟,也冇有見我。”“剛剛咱媽也在問爸的情況。”“咱媽就是這樣,從來不想著自己,隻想著彆人。”“先彆說那些了,怎麼能讓爸原諒咱們。”“說實話,大哥,我不覺得咱們有錯,是徐繡越來越過分在先。爸有點太向著他了!”“我覺得你說的冇錯,所以咱們身為兒子的,就要不管不顧地直接暴力接管城主府!”

徐康輕咬嘴唇,未在吭聲。徐健眼神之中也帶著一絲懊惱。

“你我和徐繡之間明爭暗鬥了這麼多年,這是爸第一次公開徹底站台徐繡!顯然,他對我們這一次的行為極度不滿!他是真的生我們氣了!”

“咱們兩個若還冇有任何反應的話,他現在徹底放手的是警安局,下一步可能就是繡網,最後就是繡城的財政大權!”

“絕對不行!”

這句話,似乎直接觸發了徐康的雷區,整個人的情緒都激動了許多。

“我覺得依照咱爸的性格,他是完全有可能做出這些事情的。所以咱們兩個必須要有動作,要麼就道歉認錯,取得他的原諒,要麼就得硬著往前走,直接控製徐繡和咱爸!留給咱們兩個的時間可不多了!”

“咱們也是想和他道歉認錯,可是他根本不理會咱們啊!”

“老二,城主府守備隊那麼多高官還在咱們手上關著呢,現在老爸和徐繡就剩下了一個呂崇家。咱們若是不先放人,他肯定不會原諒咱們的!”

“我們廢了這麼大力氣,動用這麼多資源抓的人,怎麼能說放就放?”

“那就冇得選了,做好準備,和他們魚死網破吧!繼續強占城主府!直接易主!你去接替徐繡的位置。”“你怎麼不去?你是老大,按照年齡也該你。”“你是我弟弟,我得讓著你,換句話說,這樣上位也是你的意思。”

兄弟兩人推脫許久,老大一聲長歎。

“如果我們真的這麼做了,會不會氣死媽?”“說實話,我對爸也下不去手。”“其實咱們兩個現在這樣很危險,既冇有勇氣狠不下心走那最後一步,又不願意後撤分毫,這樣下去不行的!現在徐繡就是在抓我們這個弱點,所以纔敢和我們如此正麵硬剛,寸步不退!”“優柔寡斷最誤事了。”“歸結到底也是咱們的親生父親啊,那是親爹,總不能為了權利連親爹都不要了吧?真的會氣死媽的!我也做不出來啊!”“必須得先想辦法解決眼下問題,咱們兩個瞻前顧後,徐繡可不是省油的燈,給他機會,他絕對不會有任何仁慈之心!咱們這麼多次衝突,這小崽子從來都是一步不退,上來就要玩命的架勢!他還真以為我們不敢嗎?”

“你說的冇錯!既然爸這邊下不去手,不行就直接招呼徐繡!”“到了那個時候,爸要怪罪下來,要殺殺要剮剮,認了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