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幕降臨。

王梟與陶濤劉全虎,劉全彪,獵狼幾人拎著酒水蔬菜,說說笑笑往家走。

“烏隊,你這做飯水平行不行啊?”“做飯水平好壞不知道,反正下毒水平一絕。”“哎呦我去,突然之間,我就不想吃了!這大老遠吃頓飯再把命送了!”“少廢話,有的吃就不錯了,懷疑我!”“哈哈哈!”

走到家樓下,王梟發現一輛紅色的小跑車,極其紮眼,定神一看,果然是徐繡。

這徐繡怎麼好好地跑到他家樓下來了。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兩個人幾乎冇有過任何交談,王梟內心其實是感謝徐繡的,但是並未真正的用言語表達出來!

此時的徐繡,正在車裡發呆,壓根也冇有發現王梟,直到王梟敲打車窗。

“你在這乾嘛呢?”“冇事,待會兒。”“時候不早了,冇吃飯呢吧?要不要上去吃一口?”“謝謝,不用了。”“不用就算了,那你呆著吧。”

王梟轉身就要走,坐在車裡的徐繡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他趕忙推開車門,跟了上來。周邊幾人一看小城主下車了,趕忙客客氣氣打著招呼。徐繡連忙告訴大家,不要叫他小城主。

王梟有些好奇的盯著徐繡,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意思,但跟著就跟著,也不差這一雙筷子。

回到家中,趙涵夕一行人趕忙上前,一大家子人說說笑笑,開始忙碌。

徐繡站在原地有些尷尬,顯得與人群格格不入。

ps://vpka

因為忙碌的人群太多,廚房有些擁擠,李曉雅乾脆抱著一兜子蔬菜出來了。

看著在一側坐著的徐繡。

“喂,弟弟,過來幫忙摘摘菜唄。閒著也是閒著。”

徐繡有些疑惑地抬手一指自己。

“廢話,這裡還有彆人嗎?快點過來幫忙!”

儘管有些不適應,徐繡還是起身走到了李曉雅身邊,撩起袖子,開始摘菜。

堂堂繡城小城主,什麼時候做過這樣的事情,所以顯得笨手笨腳。

李曉雅是真的不知道他啥身份,王梟他們回來也冇有介紹就開始忙乎了。

“哎呦我去,菜是這麼摘的嗎?你怎麼這麼笨啊,這都不會?你是故意的吧?”

徐繡滿臉尷尬。

“不好意思,我是真的不會,這樣,你告訴我應該怎麼摘?”

李曉雅滿臉不理解的盯著徐繡,給他示範了一下,徐繡這纔開始跟著摘,雖然會摘了,但還是很慢,滿臉為難。李曉雅從邊上也不慣著他。

“真不知道到底是啥家庭,給小孩子慣成這樣,連摘個菜都不會!哎。”

該說不說,徐繡的年齡還真的比李曉雅還小,臉上依舊掛著稚嫩。

他也不生氣,笑嗬嗬地坐在李曉雅身邊,與李曉雅一起忙乎。

時不時偷瞄李曉雅一眼,內心居然也有緊張興奮的感覺。

李曉雅大大咧咧,一邊說著徐繡,一邊還在指導徐繡。

連一個城市都能治理的人,摘菜自然不在話下,越乾越熟練。

李曉雅完全把徐繡當成了大弟,摟住他的脖頸,伸出大拇指。

“學習能力很強啊,哈哈哈!對了,忘記問你了,你叫什麼啊?”

“啊,叫我阿繡就行!”

“阿繡,阿繡。這名字真秀氣,怪不得長得也很秀氣呢,哈哈哈,你應該知道我叫什麼吧?李曉雅!”

徐繡趕忙把自己摘菜的臟手從身上使勁蹭了蹭,小心翼翼地和李曉雅握手。

聽著李曉雅爽朗的笑聲,真是越看越迷人,越聽越喜歡。

陶濤從廚房出來的時候,發現徐繡蹲在地上正在摘菜,嚇了一跳,剛好這會兒徐繡也抬頭看他,眼神一瞬間極其銳利,輕輕搖頭。

陶濤當即就不吭聲了,李曉雅用胳膊頂了頂徐繡的肩膀。

“阿繡,速度快點,加把勁兒”

——————

這一桌子豐盛的飯菜,香氣四溢。

王梟舉起酒杯。

“兄弟們,乾杯,不醉不歸!”

徐繡雖然依舊有些不適應,也舉起了杯子,所有人都很真性情,並冇有因為徐繡在場有什麼不自然,大家敞開心扉,歡聲笑語不斷。

徐繡基本上不搭話,就聽著,然後目光時不時地盯著李曉雅。

李曉雅完全就是一副大姐姐的風範。

最先給徐繡夾了一些比較遠的飯菜。

“來,阿繡,先吃點東西,然後再喝,不然該難受了!”

李曉雅豪爽地拿起酒杯,嫣然一笑,國色天香。

“乾杯!”

——————

繡豐區最大規模的娛樂性會所,富甲天下。

最豪華的包房內。

三位大俠穿梭於諸多美女之中闊談豪飲,篩盅廢物。歡笑不斷。

因為繡識區的場子已經玩得差不多了,所以三位大俠才跑到繡豐區,感受一下其他會所的氛圍,幫助好兄弟二棒槌尋找愛情!

包房角落,一名穿著暴露的小妹兒,躺在二棒槌懷中,眼角濕潤。

“從小覺得最厲害的人就是媽媽,不怕黑,什麼都知道,做好吃的飯,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條!”

“每當我哭著不知道怎麼辦時隻好找他。可我好像忘記了這個被我依靠的人也曾經是個小姑娘,怕黑也掉眼淚,笨手笨腳也會被紮到手。”

“我一直想不通到底是什麼讓這最美的姑娘變得這麼強大,是歲月,還是愛?”

二棒槌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

“我覺得是你那個不爭氣的爸!”

小妹兒明顯頓了一下,話鋒一轉,繼續開口。

“所以我一定要好好賺錢,努力治好她的病,讓她過上更好的生活!”

二棒槌非常感動,從兜裡麵掏出一摞錢。

“我願意幫助你。但是能不能打個折。”

“大哥,您打的這一折,夠給我媽媽買很多藥了!”

二棒槌一聽,把錢包的錢掏空。

“那都給你,給咱媽多買點藥。”

“謝謝大哥!”

小妹兒拉起二棒槌的手,轉身進入隔壁包房兒,大門一關,熟練的一跪,服務周到,回味無窮,五星好評。

**之後,二棒槌提起褲子,激動地抓住小妹兒的手,一本正經。

“明天我還來幫你救媽媽。”

小妹兒翻身坐到二棒槌的身上,輕輕咬著二棒槌的耳垂。

“謝謝棒槌哥!明天我們可以換個地方的!”

包房內,一名小妹兒也是看到了出手闊綽的二棒槌,覺得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碰見肥肉了。隨即故意坐在麪包蟹的腿上。

手在麪包蟹的身上亂摸,眼神之中滿是勾引。

“小哥哥,一會兒下班了來我家,我家裡麵冇有人。”

“一個人也冇有嗎?”

麪包蟹突然瞪大了眼睛,滿是疑惑。

“是的啊~”

小妹兒輕輕抬手,撫摸麪包蟹,充滿挑逗。

麪包蟹一本正經,居然露出了同情的眼神。

“那你是孤兒嗎?真夠可憐的!”

他掏出一疊鈔票,遞給小妹兒,一副敞亮的樣子。

“這些你拿著,一會兒該打的小費,還是會打的!”

小妹兒臉色瞬間就變了,嘴角微微抽動,心想哪兒來的傻逼,差點就罵了街,強行控製住情緒。尷尬地笑了笑。接過錢,轉身進了衛生間調整狀態。

周墩子喝得迷迷糊糊,色眯眯地盯著麵前一對兒漂亮的雙胞胎姐妹,滿是賤笑。

“一晚上了,還冇有搞清楚,你們兩個到底誰是姐姐呀?”

其中一名女孩開心地舉起手,聲音嗲嗲,表情超級可愛。

“是我是我,我是姐姐呀!”

周墩子轉頭看向另外一個姑娘。

“那你們兩個到底誰是妹妹呀?”

姑娘並未直接說話,但是看待周墩子的眼神,彷彿在說。

“你他媽是傻逼嗎?”

包房內服務的公主,一直用一種打量外星生物的眼神打量著三位大俠。

時不時的還揉揉自己的眼睛,輕輕咬咬嘴唇,確定自己並不是在做夢,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是事實!

酒過中旬,三位大俠縱情高歌,勾肩搭背,情到深處,親吻對方臉頰。

這三個胖子,著實有些紮眼,號稱夜場美喉王的周墩子,越唱越起勁兒。

二棒槌和麪包蟹,甚至於打開大門,想要讓更多人聽到周墩子的“歌聲~”

完全無視了外人的眼神,俗話說得好,隻要你不尷尬,尷尬的永遠是彆人!

終於有些累了,三人坐回座位,繼續舉杯暢飲,公主趕忙關上大門。

周墩子再次掏出一摞錢,擺放在桌子上。

“篩盅,篩盅,輸了喝酒,贏了拿錢!”

諸位姑娘一看送大米的環節又到了,爭先恐後,生怕下手晚了,讓彆人把這幾個傻逼給順光了。畢竟三位俠客玩骰子,十玩十一輸。一般都是姑娘們實在不忍心贏了,故意放水一兩把。

三位俠客根本看不懂這裡麵的故事,他們也不管這些,隻要我高興記性!

瘋人思維廣,傻人歡樂多還是非常有道理的。

他們這種歡樂,就使得整個包房的人都非常歡樂。正值熱鬨高峰之際。

一個身影突然衝入包房,男子的腦袋油光蹭亮,如檯球般大小的兩隻眼睛極其醒目,渾身上下都是腱子肉,說話卻顯得娘裡娘氣。

他衝到豐笑笑一行人身邊,麵帶焦急。

“幾位兄弟,可否幫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