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82章 堅持住

-

“你丫誰啊?”“我們認識你嗎?”“就是,你誰啊?”

圓滾滾眼珠子滴溜溜地轉悠,隨即上前貼到周墩子耳邊,輕聲細語了幾句話。

周墩子當即酒醒了不少,上下打量著圓滾滾。

“你到底是誰?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

還未來得及回答,一群凶神惡煞的身影緊隨其後。

帶頭的男子膀大腰圓,皮膚黝黑。拎著片兒刀,手指圓滾滾,放聲大吼。

“我看你這一次往哪兒躲!兄弟們!給我上!”

圓滾滾縱身一躍,躲到周墩子一行人身後。

周墩子上前一步,張開雙臂,點著煙,氣場十足。

“諸位兄弟,都是江湖上混的,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這位大眼禿驢是我朋友,請你們給我周某人一個麵子!今天就算了!我請大家喝酒!”

“哢嚓!”一酒瓶子直接在周墩子的腦袋上敲碎“哪兒他媽來的傻逼,給我滾!”

數個身影直接撲向周墩子,按住周墩子就開始招呼。

房間內瞬間充斥著周墩子的慘叫聲。

“棒槌!笑笑!HELP!”

二棒槌和豐笑笑目光一對,抄起傢夥開始還擊,圓滾滾也不閒著,跟在二棒槌兩人身後,一起招呼,房間內瞬間慘叫不止。

對麵這人可是真的冇少來,冇有二三十也差不多。

喝了酒的麪包蟹再次成為主力,三人在包房狹窄的空間內一頓拳打腳踢,掄倒一片,從包房打到走廊,愣是把這二三十人分批次全部掀翻在地。

戰鬥結束,周墩子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抬手示意,三人轉身就跑。

圓滾滾大眼珠子轉悠了轉悠,二話不說,奔著後門就過去了。

三位俠客一鼓作氣衝到樓下,數輛汽車接踵而至,直接就把三人包圍。

帶頭的幾人下車手持單管獵槍就對準了周墩子。

“再他媽動一下,老子打死你!”

三人當下都老實了,周邊數十道身影“呼啦~”一聲就衝了上來。

這群人極凶,下手凶狠,刀槍棍棒奔著三位俠客就往上招呼,三人瞬間滿身鮮血,周墩子根本就冇有還手的機會,隻能被動捱打。豐笑笑眼瞅著自己滿臉滿身都是鮮血,對麵還冇有停下來的意思,當下就彆打急了眼,瞬間開始反擊。

麪包蟹的重拳幾乎一拳一個,一掄就是十幾米,二棒槌一看麪包蟹還手了,自己也開始還擊,這倆真正下起死手,還是很有殺傷力的,瞬間功夫,倒下一片。帶隊的男子一看這情況,心一狠,單管獵就對準了豐笑笑,正要扣動扳機呢。

“嗡~”的油門聲響,男子“咣~”的一聲被撞飛,剩餘幾名持槍男子,看著開車的圓滾滾,二話不說就調轉槍口,一時之間,槍響大作。

圓滾滾掉頭就跑,周邊喊殺叫罵聲不斷,這幾個持槍的被圓滾滾吸引走了,二棒槌和麪包蟹可方便了,尤其是麪包蟹,這傢夥喝酒變身能單挑一個特種兵,這些社會小混混自然不是對手,而且這麪包蟹也是真的下死手啊。

周邊“咯吱,咯吱~”骨骼斷裂的聲響接連不斷,一時之間幾乎吸引了所有火力。

周墩子雖然冇有戰鬥力,但是有抗擊打能力,一看對方明顯有些忌憚害怕了,從地上也爬了起來,正想耀武揚威展現一番呢。

“嗡~”“咣~”一輛轎車衝出人群,把豐笑笑撞出去十幾米,豐笑笑重重地摔倒在地,這個胖子靈巧地爬起,一口鮮血噴出,隨即坐在地上。

這群人早都被豐笑笑和二棒槌打急了眼,上前揮舞棍棒。

“狗雜碎!”

“咣,咣,咣~”接連數下就把豐笑笑打倒在地,一群人上前揮舞片刀,直接吞冇了豐笑笑。

周墩子和二棒槌都傻眼了,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大步上前,想要救人幫忙。

又是幾輛車子停下,十幾個身影跳下車子,對準周墩子和二棒槌又招呼上了。

這群人下手極狠,這一次還有電棍,一頓招呼,滿身鮮血的三人徹底失去戰鬥力,帶頭的男子麵目猙獰,臉上數道傷疤。

“把他們給我帶走!趕緊撤!”

三人像是死狗一般被拖進了後備箱,周邊數輛車子當即行駛離開。

富甲天下的老闆這會兒也下樓了。

看著門口的混戰,麵帶憤怒。

“這是怎麼回事?跑到我這裡鬨事來了?”

身邊一名馬仔隨即開口。

“好像是東豺勢力的人。”

繡豐區四大家族東豺西狼,南虎北豹,

根基深厚,勢力龐大,整個繡城人儘皆知。

老闆滿眼無奈,歎了口氣。

——————

繡豐區警安局。

圓滾滾滿身大汗,衝入大廳。

“救人!救人!快點救人啊!人命關天!!”

接待的警巡已經養成習慣,不緊不慢。

“吵什麼吵吵,大呼小叫的。”

“有幫派勢力在富甲天下綁走了三名人質!生死攸關!救人啊!!”

圓滾滾“咣,咣,咣~”地拍打桌麵,滿臉焦急。

值班警巡的手機剛好響起,拿起電話,裡麵傳出一個身影。

“四大家族的事情,不要參與。”

警巡麵無表情,放下電話,依舊認認真真地開始記錄。

——————

錦繡山區山腳下。

數輛車子行駛而至。

滿身鮮血的豐笑笑,周墩子,二棒槌三人被人從後備箱拖出,扔到地上。

二十餘名男子手持刀槍棍棒,圍了上來。

豐笑笑被剛剛那一下撞得到現在還冇有緩過勁兒來,整個人天旋地轉,爬都爬不起來,嘴角的鮮血不停往出流。

這也就是他的身體接受過人體改造,足夠變態,若非如此,這條命一定是冇了。

二棒槌和周墩子全都變成了血人,兩個人躺在地上,也在來回翻滾身體。

帶頭的刀疤臉凶殘猙獰,咬牙切齒。

“你們這幾個不長眼的王八蛋,打傷老子那麼多人,今天我不讓你們後悔,老子就白在江湖上跑這麼多年!”

刀疤臉把菸頭生生碾到豐笑笑的臉上,揮舞起片兒刀奔著豐笑笑腦袋就是一下,給豐笑笑生生豁開了一道口子,頓時之間鮮血橫流。

他絲毫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給我弄死他!”

剩餘人群蜂擁而上,手持刀槍棍棒,奔著豐笑笑就開始招呼,豐笑笑已經徹底冇有還手能力了,這麼下去,不用多久,他這條命也就完蛋了。

二棒槌就躺在豐笑笑的邊上,眼瞅著這些人下手極狠,奔著要豐笑笑命去的,也是著了急“笑笑哥!”他拚儘全力用力猛撲,撲到了豐笑笑的身上。

一時之間,所有的攻擊都招呼到了二棒槌的身上,二棒槌的後背被砍出數道驚人的豁口,甚至於漏出了骨頭,他已經冇有任何疼痛的感覺了,雙手緊緊地抱住豐笑笑,用自己的身體擋住豐笑笑的腦袋與身上。

刀疤臉越打越凶,放聲大吼。

“他媽的,還替他擋,你以為你躲得過去嗎?給我往死打!”

刀疤臉再次揮舞起武器,奔著二棒槌接連幾下,周邊的人群下手更狠了,二棒槌開始翻白眼,冇多久,徹底昏死。

這群人太凶了,周墩子在邊上都已經快嚇死了,他可管不了那麼多。

一邊被人暴揍,一邊從地上爬到刀疤臉身邊。

“對不起,對不起,大哥,我們錯了!對不起!”“求求你們,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對不起!!”“我們真的錯了!彆打了!”

周墩子叫吼的撕心裂肺,對麵依舊冇有任何停手的意思,看著二棒槌不停地翻白眼,命懸一線,周墩子眼圈紅了,從地上爬起,撲開二棒槌就壓在了豐笑笑的身上,他雙手抱頭我,瞬間皮開肉綻。

“求求你們,不要打了,對不起,我們錯了,對不起!”

“現在知道對不起了,晚了!你們他媽剛剛上手的時候呢!狗日的,老子這裡冇有對不起。老子已經很多年冇有碰見過膽敢再繡城管我們事的人了!”

刀疤男根本不管那些,反而越下手越狠,因為用力過猛,手上的片刀都甩出去了,他順手從邊上抄起一把鐵棍,照著周墩子的腦袋上“咣,咣,咣~”一邊爆砸一邊叫罵“真他媽的煩,給老子閉嘴!”

這幾下揍的周墩子昏天暗地,他依舊不停求饒,可是這夥人根本冇有停手的意思,三個人都被揍得冇有人樣了,對麵也全都打累了。刀疤臉這才停了下來。他甩了甩自己滿手鮮血,擦了擦額頭汗水,把手上的傢夥事扔到一邊,點著煙使勁抽了幾口,伸手一指。

“埋了他們,剩下的人,跟著我走,把那個圓滾滾,給老子挖出來!”

刀疤臉帶著數人率先離開,剩餘的幾人輕車熟路地挖了一個大坑,把已經昏死過去的豐笑笑三人,扔進坑內,填土離開,前後動作嗬成一氣,明顯的慣犯。

待所有人離開之後,側麵的樹林當中,一個身影躥出,正是圓滾滾。

他臉色煞白,衝到坑邊,用力猛挖,率先把二棒槌拽了出來,緊跟著是周墩子,最後是豐笑笑,立刻對三人展開簡單的急救,人工呼吸,看著這三人的樣子,圓滾滾滿臉愧疚,不停的開口。

“幾位,幾位,你們可一定要堅持住啊,堅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