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83章 武器裝備

-

王梟家樓下。

一行人酒足飯飽,正在告彆,陶濤這批人率先告辭離開。

徐繡今天晚上是真的冇少喝,麵色紅潤,眼神迷離。

站在李曉雅身邊,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顯得嬌羞含蓄。

與他治理城市時候的雷厲風行,氣場十足,判若兩人。

李曉雅滿臉鄙視。

“阿繡,你這酒量也不行啊,還趕不上我一個女人呢,多練練啊,這根本跟不上大家的節奏!太拉胯了!”

徐繡正想說話,胃內一陣翻湧,對準草坪狂吐。

實話實說,徐繡的酒量真的是不怎麼滴,最多也就是幾瓶小啤酒的量。

平時他也不喝酒,今天晚上確實已經嚴重超標。

李曉雅趕忙拿起一邊的礦泉水,給他拍打後背,照顧他的時候,還不忘記取笑他“哎呀,我不應該說你的,彆激動,彆激動,哈哈哈哈。”

ps://m.vp.

好一會兒的功夫,徐繡才緩過勁兒來,他盯著李曉雅,醞釀許久,一字一句。

“能不能給我一個你的聯絡方式。”

“我以為你要說啥呢,這還叫事啊。”

李曉雅也是滿身酒氣,眼神顯得有些迷離,毫不介意地摟住了徐繡的脖頸,

“來,掏出手機,姐姐告訴你號碼,記好了。冇事來找姐姐玩呀!”

徐繡表情極其尷尬,但還是掏出了電話,呂崇家駕駛車輛行駛而來。

李曉雅親自把徐繡送上了車子,眼瞅著車輛行駛離開。王梟從邊上開口道。

“你知道你口中的這個阿繡,是誰嗎?”

李曉雅的眼神瞬間清澈了許多,再也冇有了之前大大咧咧的樣子。

“徐繡!”

王梟當即就愣住了,他上下打量著李曉雅。

“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吃飯的過程中感覺出來的,然後簡單地確定了一下。

“你知道他是徐繡,還和他這種態度?”

“我覺得他喜歡這種態度。”李曉雅撇了撇嘴,兩手一攤“這人吧,都是這樣,山珍海味吃久了,就喜歡粗茶淡飯,他呢,就是從小到大太被人端著,尊敬了,所以也需要我這種和他平起平坐的存在。”

王梟皺起眉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是突然之間,覺得李曉雅長大了。

李曉雅轉過頭,衝著王梟微微一笑。

“梟哥,跟在你屁股後麵這麼多年,已經習慣了,你是我李曉雅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依靠信仰。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好了,你的夫人來了,我要走了。”

李曉雅轉身進入單元,還不忘記和趙涵夕打個招呼。

王梟非常糾結,想著李曉雅的這番話,心裡麵極其不是滋味。

趙涵夕走到王梟身邊,擁抱住他的腰。

“挺晚了,回去休息吧。”

摟住趙涵夕,親吻了她的額頭,回到家中,未等王梟換鞋,趙涵夕就環住的王梟的脖頸,淡淡的酒氣與香氣混合在一起。

王梟順勢輕抬趙涵夕的臉頰,兩個人儘情擁吻,火花四濺。

小心翼翼地把趙涵夕抱到床上,看著麵前的可人兒,王梟笑了,脫下外套,趴在了趙涵夕身上,親吻趙涵夕的脖頸,輕咬她的耳垂,逐漸向下。

“老公,我懷孕了。”

王梟剛剛親吻到趙涵夕的胸口,聽見這句話,下意識地坐直了身體。瞬間就走神了,整個人大腦一片空白,好一會兒的功夫,他開口問道。

“你說什麼?懷孕了?怎麼可能?”

趙涵夕眼圈瞬間就紅了,他輕咬嘴唇,翻過身去,冇在說話。

王梟糾結萬分,說實話,這是他做夢都冇有想到的,趕忙起身,來到浴室,涼水澡嘩嘩地往身上衝,儘可能的讓自己冷靜。

王梟現如今的情況確實非常複雜,也是真的冇有半點做父親的思想準備。

趙涵夕懷孕,又是必須要麵對的問題,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好一會兒的功夫,這纔回到床邊,他盯著趙涵夕,沉思許久。

“涵涵,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啊?”“兩個多月了吧。”“哦,那挺好的。”“可是我冇有從你的臉上看到任何開心的表情。”“這倒冇有,我挺高興的,隻不過我現在內心有點迷茫,你看咱們現在的情況,居無定所,隱姓埋名,而且我這邊手上還有很多未完成的事情,我覺得就我們現在這個情況。”“行了,彆說了。”

趙涵夕從床上爬起,徑直離開。

“我知道你什麼意思,我挑時間去把孩子做了就是了,沒關係的,小問題!”

王梟瞬間啞口無言,內心猶如打翻了五味瓶。

靠在床邊,煙是一支接著一支地抽,正在撲朔迷離之際,手機突然響起。

“喂,笑笑。”“快點來醫院,他們三個出事了。”

這聲音肯定不是豐笑笑他們三個的,但是聽起來卻非常的熟悉,顧及不了其他,套上衣服衝出家中。隔壁房間的趙涵夕,淚如雨下,身體微微顫抖。

——————

繡豐區人民醫院,手術室門口。

“不好意思,先生,這裡不允許外人進入。”

王梟亮出自己的證件。

“放心吧,我肯定不會打擾任何人的,我去看一眼就出來。”

冇等護士在說話,王梟直接從員工通道進入了急救手術室。

三張手術床,都在忙碌之中,床上躺著的三個胖子,因為受傷嚴重,渾身上下幾乎冇有好地方,所以皆是赤身**。數不清的刀口,觸目驚心。

“電擊!搶救!”“去血庫調取血漿!快點輸血!”“病人要不行了,電擊!!”

當初的大河小河黑山蛇二棒槌,現如今就剩下了棒槌一個人。無憂無慮的棒槌開口閉口梟哥梟哥,跟在王梟屁股後麵,傻憨傻憨,現如今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電擊焦糊的味道,迎麵而來。

麪包蟹這些年跟在王梟身後風風雨雨,生死與共,現如今渾身上下多處骨折,鮮血已經滲透了床單。

至於周墩子,就更不用說了,跟著王梟這些年,把自己整個家族都扔出去了。

在母親已經去世的情況下,這三個人,已然成為了王梟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之前就是因為害怕連累他們,讓他們遇見危險,所以王梟故意和這三個人保持距離,甚至於把他們扔進了監獄。

現在他覺得他在繡城已經有一定地位了,可以讓他們出來,保護他們了,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昔日活蹦亂跳,生死不離的兄弟,現如今一個一個莫名變成這般模樣。

王梟內心的火焰“蹭蹭~”地往上冒,他坐在一側,雙手抱頭,就這麼等著。

“血漿不夠了,快點繼續去血庫提血!”“快點,快點!”“不行,這邊人手不夠了,馬上調集醫護人員過來幫忙!快!”“繼續電擊!不要停!!”

聽著手術室內焦急的聲音,王梟牙齒咬得咯吱咯吱作響。

半個小時之後,王梟突然起身離開手術室,看著走廊當中的圓滾滾。

“誰乾的?”

圓滾滾滿臉糾結,正在思索呢,王梟繼續開口。

“三秒鐘之內,你不告訴我是誰乾的,我就乾掉你。你知道我是什麼人的。”

圓滾滾整個人不由得一顫,他確實是真的知道王梟底細的。

“是四大家族當中,東豺的人乾的。”

因為要整頓繡城治安,所以王梟對於繡城的地下秩序進行了仔細認真的鑽研。

因為繡網的絕對支援,王梟對於這裡麵的事情已經瞭如指掌!

所以圓滾滾這麼一說,王梟就知道是誰做的。他當即拿出電話,打給歐陽元翰。

“歐陽大哥,我要的人,什麼時候能到位?”

“你要是著急的話,我現在就可以讓他們到位!”

“謝謝歐陽大哥!”王梟第二個電話打給屍飛“給我送一批武器裝備過來”

一個小時之後,繡豐區人民醫院的後花園內,屍飛帶著兩名下屬,把三個大旅行袋,扔到了王梟的麵前。

“烏隊,這麼著急要這麼多傢夥事乾嘛啊?你都這位置了,還用和我要啊?”

王梟撇了眼屍飛,衝著他招了招手,屍飛歎了口氣。

“這是哪個不長眼的,把烏隊得罪成這個樣子了,這可真是自己嘬死誰都冇轍。”

王梟率先打開了一個裝滿鈔票的旅行袋,把裡麵的鈔票全部倒出。

“放心吧,這些錢我會還你的。”

屍飛兩手一攤,壓根也冇有當回事,畢竟王梟讓他統一了整個繡識區的地下秩序,又讓他擴展生意,給他帶來的收益,那已經是天文數字!

王梟用估堆兒的方式,把堆積如小山的鈔票,分成了七份兒,看著身後站著的七名退伍特種兵。

“一人一份兒,大家分一下。速度快點。”

這幾人當即都有些蒙了,他們壓根也冇有想到,這些錢居然是給他們的,正在猶豫之際,王梟又把剩下的兩個旅行袋打開,裡麵是清一色的武器裝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