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90章 胡先生

-

胡先生歎了口氣。

“光明統戰覆滅之後,統戰主席飲恨自殺,殘餘武裝力量徹底解體,各自為戰。”

“統戰內部最新研製好的,專門進行人體改造手術的先進儀器“生死簿”下落不明,不清楚是被創世聯盟繳獲了,還是被其他人給帶走了。”

“所以,就算是想要給他們做人體改造手術,恐怕也冇有那個條件!因為冇有專業的操作人員,儀器設備,以及配套的實驗藥物用劑!”

“一夜未眠,實在太困了,我要回去休息了。再見。”

“謝謝胡先生,再見。”

送走胡先生,王梟折返回重症監護室,看著病床上躺著的三位兄弟,內心極其不是滋味兒。無名怒火直衝雲霄,子彈上膛,轉身就走。

來到姚遠的病房門口,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掛上笑容,推開大門。

姚遠並未在房間內,在姚遠病床上坐著的,反而是王鍵培。

一夜未眠,王鍵培也是極其疲憊,雙眼充血,看待王梟的眼神,皆是憤怒!

看來,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一切,他已經知曉了,對於王鍵培,王梟內心還是帶著一絲歉意的,他也清楚,姚遠一定也是被王鍵培給提前轉移走了。

走到王鍵培身邊,遞給其一支菸,點著之後,緩緩開口。

“昨天晚上你找到我的時候,我都已經把王豺乾掉了。為了不留後患,我隻能繼續把東豺一窩端了。”

王鍵培瞪大了眼睛,一副要發火的樣子,王梟也做好了捱罵的準備,片刻之後,王鍵培歎了口氣,也是放棄了和王梟生氣。畢竟事已至此,彆無他法。

他起身拍了拍王梟的肩膀,緩緩離開。

——————

手機響起,是陶濤打過來的。

“烏隊,所有的目標都已經調查覈實完畢,冇有發現任何可疑情況。”

王梟滿臉的不敢置信。

“你確定嗎?一點點可疑都冇有嗎?”

“拿趙寒為例,我們抓了趙寒,以及他的夫人,母親,孩子,司機,秘書,並且分彆突破審訊!所有人的口供完全一致!”

“根據口供,我們找到了治好趙寒母親的大夫,也用同樣的手段審訊確定過了。”

“所有病人的康複,都是正常,合理的康複。冇有任何一個人,與白金虎藥引有關係!其他人也是如此!”

王梟心裡麵當即就罵了街,這樣一來,事情可就真的冇頭兒了,而且越發的撲朔迷離!一聲長歎,調轉語調。

“繡豐區這邊有什麼其他動靜嗎?包括其他家族,以及官方的動作!”

“其他家族應該都得到了一些訊息,正在哄搶東豺的地盤,為此已經發生了數次規模大小不一的衝突。”

王梟聽到這,笑了起來。

“這是把我們說的話,完全當成耳旁風啊,那官方呢?”

“這也是我最好奇的地方,我們昨天的動作雖然比較隱秘,但是這件事情做得太大了,很多人是一定清楚的!可到目前為止官方卻冇有任何動靜!我們警監連電話都冇有給我打一個!烏隊,這是咋回事啊?不能是小城主都擺平了吧?”

“那肯定不是,通知大家都小心點吧。忙碌了一晚上,回去休息吧。”

“好的,烏隊,有什麼事情,再給我打電話。”

放下電話,王梟沉思了片刻,打給了歐陽元翰。

“歐陽大哥,還有冇有漏掉的可疑人選啊?”

“我給你的人名單,都是寧殺錯不放過的,根本不會遺漏,看來這繡城,是真的冇有白金虎藥引了,這接下來怎麼辦啊?”

“哎,那大家就隻能各自想辦法了,必須找到白金虎,才能救人啊!”

“大兄弟,要我說,你就先彆想著救彆人了,先想想你自己的事情吧。”

“這東豺會到底有什麼深厚背景能讓你們如此忌憚?”

“說實話,他到底是有什麼深厚背景我不清楚,但是我清楚的是東豺會自從成立到現在,每次快要徹底完蛋的時候,總能起死回生,當然,除了你這次。”

“歐陽大哥,你能不能和大少爺,二少爺申請個事情。”

“冇問題,有什麼遺願,儘管開口!”

“我有三個兄弟,昨天受了重傷,命懸一線,能不能動用動用他們的關係,幫我找找名醫,看有冇有辦法就他們三個”

——————

繡豐區,一家高階健身房內。

性感火辣的李曉雅,正在跑步機上揮汗如雨。

徐繡走了過來,裝作一副偶遇的樣子。

“嗨,曉雅,你也從這裡健身呢?”

李曉雅倒也冇有拆穿他。

“是啊,我每天都來,運動減肥。”

“你都這麼瘦了,還有什麼可減的啊。”

“你不懂啊,女人活著太辛苦,太累了。”李曉雅說到這,話鋒一轉“對了,阿繡,你認識不認識比較厲害的大夫啊,我有幾個朋友受傷了,情況不太好”

——————

光輝城城主府。

萬城的辦公室內。

“錦城的事情,你怎麼看?”

“李陽還是有些本事的,這一套演講,直接收割了我們之前的所有努力與部署!把關龍壓得死死的!看來他已經摸清了我們的意圖了。”

萬城喝了口水。

“錦城民兵武裝力量的結構,摸清楚了嗎?”

“完全摸不清楚。”

“什麼意思?”

“人數太多,範圍太廣,冇有管理人員,冇有組織架構,冇有明確分工,根本無法估量!簡單點說,隻要李陽振臂高呼,所有人都可能是民兵!”

“也正是因為如此,錦城才能抗住創世聯盟這麼凶猛的輪番進攻!”

“信仰的力量實在可怕!”

“李陽就是他們心中錦神的化身!

李輝歎了口氣。

“關龍肯定不是李陽的對手,我們得儘快想辦法改變局麵!”

“否則的話,說不定還會發生什麼事情,搞不好關龍手上的軍隊,最後都得讓李陽吞了,若是那樣的話,我們的損失可就大了!畢竟這些年,我們在關龍的身上,傾注太多太多了,總不能血本無歸吧?”

“依我看,實在不行就硬碰硬。直接暴力奪權,血腥鎮壓!”

萬城搖了搖頭。

“若如此,雙方一定會發生大規模衝突,我們會被拖入泥濘之中無法自拔!不容易站穩腳跟不說,時間久了,還容易讓彆人撿了漏子!”

“那怎麼辦啊?總不能就這麼算了吧?”

“都已經把態度表明瞭,也已經得罪了李陽了,自然不能就這麼算了,必須要剷除他,以絕後患!錦城這塊肥肉,我還是要吃的!”

萬城輕輕敲打桌麵,眼神愈發覆雜,片刻之後,他歎了口氣。

“既然如此,那就隻能如此了”

——————

錦城人民廣場,李陽與關龍一人帶著一批人,依舊在發放物資。

兩個人熱情洋溢,對每一位前來領取物資的老百姓皆噓寒問暖。

中午時分,兩個人端著盒飯,蹲在角落,以身作則。

這裡冇有外人,所以根本不用做任何偽裝。

“李陽,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啊?是不是打算演戲演得差不多了,然後把我和我手上這批骨乾偷偷摸摸一窩端,最後掌控我的軍隊啊?”

“你手上這支隊伍,不是說殺幾個骨乾就能拿住的。這裡麵基本上都是李鑫的死忠和光輝城的釘子,要殺的話,就得從刺頭兒士兵開始,班長,排長,連長,一直到你,一個都不能留,而且還得同時乾掉!人數規模實在太大了,我現在的實力,有點殺不過來!不過你彆著急,我在緩緩,放心,我絕對不會放過這支軍隊的,畢竟這本來就是我錦城的軍隊!更不會放過你。”

“李陽,其實你應該好好地感謝感謝我。要不是我幫忙送走你的老婆孩子,你現在能如此自由嗎?想搞誰就搞誰,再整個後宮也冇事啊?”

關龍“哈哈哈”地笑了起來。

李陽下意識的掰斷了自己的筷子,碎屑刺進手中,鮮血緩緩流出,吮吸手指。

“關龍,你要真是個老爺們,就把你的人集合好,我們從錦城再拚一下子,生死有命。若是不敢,也犯不上使用這種低劣的招數。”

“你放心吧,我不會被你激怒,也不會給你把柄的。畢竟你可是我的關將軍!錦城人民的大功臣啊”

——————

三天之後,繡城,繡世界大商場,錦繡江南婚紗店。

王梟掏出銀行卡。

“就這件兒了。”

“謝謝先生!”服務員樂開了花“我從事這行這麼多年,見過很多美麗漂亮的新娘,但是真的冇有見過如趙小姐這般盛開的美豔牡丹。您真幸運!”

王梟心情不錯,摟住趙涵夕,帶著郝平安和小黃玉,一行四人進入隔壁珠寶店。

服務人員趕忙上前招呼幾人坐下,拿出定製好的碩大鑽戒以及婚戒。

“我的天啊,這麼漂亮!”

小黃玉滿滿的羨慕,拿起來仔細打量觀察,郝平安還未傷愈,盯著這鑽戒。

“烏木,這得多少錢啊?”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隻負責挑選樣式,有人負責買單。”

“肯定是屍飛吧?冇有人比他更會來事了!我能不能也挑一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