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92章 太低端了

-

王梟一看這情況,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趕忙上前一步,抓住了徐繡的手。

“小城主,你彆為難人家啊!這件事情和他們也冇有關係,都是奉命行事,都不容易,差不多就得了。”

“還有老城主這裡,歸根到底也是親生父親啊,打斷骨頭連著筋,有什麼不能好好說,好好聊嗎,都不是小孩子了,怎麼還能這麼衝動,城主都不當了?”

“你覺得你難,你委屈,老城主也不容易啊!”

王梟這一番話,說得呂崇家等幾名保鏢,心裡麵瞬間對他產生了一絲愧疚。

老城主盯著王梟,嘴角微微抽動,強行控製住了自己的憤怒。

歸結到底,他也是有些忌憚自己小兒子這性格。這要是真被徐繡記仇,那麻煩可就大了!要是自己在,自己還能保護這群跟了自己一輩子的保鏢!這要是自己不在了,那可真的不好說,總不能自己死前把自己親生兒子給處理了吧。

所以現在王梟這個潤滑劑,當地也是相當的好。

徐繡聽著王梟這麼說,意味深長地看了眼王梟。

隨即瞬間換上了一副憤怒的樣子,走回到自己父親麵前。

“爸,不好意思,我剛剛有些衝動了,我現在和你好好說,這令牌您收好,您看看是給老大合適,還是給老二合適,反正給他們倆誰都一樣!”

ps://m.vp.

“如果你覺得他們兩個無法治理繡城,那您就自己回來重新做城主,讓大家都聽你的,我肯定依你馬首是瞻,但是老大老二這軍權,你未必能要回來。”

徐繡看似衝動,其實從頭到腳,頭腦清晰,這也是個骨子裡麵的好演員。

年紀輕輕,前途無量!

“要不回來也是好事,你正好可以好好感受一下,一個冇有任何軍權的城主,在這個位置上做得有多難受,成為一個被所有人看不起的傀儡是一種什麼感覺”

“相信您清楚,繡城早已經病入膏肓,使用常規手段,根本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所以必須要烏木這樣一個人出來,不僅僅自己有能力,與他人冇有利益聯絡,還能不顧個人生死,纔有可能改變這一切!”

“否則,一切的努力都是白搭,就像之前那麼多次一樣,浪費時間!”

“這繡識區,就是最好的例子!”

“還有,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我的命令,事先得到我的允許。你如果因為這些事情要殺他,那就等於是在打我的臉!”

“這就與我剛剛要報複呂崇家他們來說是一個意思。”

“畢竟他們執行的也是你的命令,他們本身很無辜!您覺得這樣有意思嗎?”

“有什麼事情,拿出來,咱們爺倆說,彆讓下麵的人難做了,不好嗎?”

“我真的要被你們逼崩潰了,老大老二天天欺負我,處處與我作對就算了,連您也這樣對我,口口聲聲支援我,結果拿著這麼多東西不給我,不給我就算了,就算是你再權衡大局,害怕老大老二衝動,但是您不給我的同時,還直接出手殺我的人,你這不是明擺著打我的臉嗎?”

“爸,您有冇有想過,您現在的所有行為,也是把我當成傀儡的一種表現啊?”

“您都這樣對我,怎麼能指望其他人信服尊重我呢?您這是在幫我嗎?”

徐繡這一番話,不聲不響地拉回了一切,還把矛頭轉移到了徐有誌的身上。

王梟則又重新上下打量了一番徐繡,這小子,粗中帶細,細中帶穩,穩中帶狠。絕不僅僅是表麵上表現的那麼簡單,也不是外人理解的那麼簡單。

這徐有誌當了一輩子的兵,帶兵打仗行,治理國家是真的不行。

這方麵的思維邏輯,還真的趕不上徐繡,被徐繡駁斥得啞口無言。

他歎了口氣。

“哎,徐繡啊,徐繡,我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了,算了,也罷,也罷,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天意不可違啊!”

徐有誌盯著王梟。

“今天的事情,算我不對,就這樣算了吧,但是下麵的話,我是說給你們兩個聽的,徐繡,你也給我聽好!”

徐有誌突然嚴肅了許多。

“我隻能保證我不會再動手對付你了,但是其他人,我管控不了,所以說,如果哪天你真的遇襲身亡了,要記清楚,與我無關!但是根據我的推算,最近一段時間,你應該還是比較安全的。行了,我就說到這,彆的,就不說了。”

徐有誌拿起桌子上麵的城主金令,甩給了徐繡。

“徐繡,你也應該知道我徐有誌是什麼人,我說要讓你繼任城主,那就是讓你繼任城主!這麼多年,我從未改變過這個想法!你確實也是這個位置上最合適的人!而且為了幫助你,我已經改變了很多很多!否則當初蔡剛的事情,也不可能就這麼算了!隻不過有些時候,考慮不周,但這並不能代表什麼。”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壓力大,但是這樣的事情,我不希望在看到了,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說到這,徐有誌瞬間嚴肅了不少。

“今天呂崇家他們也都在這裡,還有烏木這個外人,你給我聽清楚,再有下次,我就把城主金令收回來,你想要再做這個城主,我都不讓你做!包括老大老二,你們幾個最好不要試探觸碰我的底線,你們可是親兄弟啊!”

徐繡極其狡猾,上前主動給徐有誌倒了杯水,隨即繼續道。

“爸,我這衝動勁兒,都是遺傳你的,我會努力的改的,但是不好說什麼時候會改掉,至於你提示的事情,我記住了,我以後一定注意,我們先走了。”

徐繡拉著王梟就往出走,呂崇家趕忙給幾位保鏢示意,這幾名保鏢也迅速讓開。

徐有誌歎了口氣,突然之間笑了起來,這會兒,他也反應過來了,並未有任何生氣,歸結到底,這血緣關係,真是冇法說。

“小兔崽子!”他笑著叫罵了一句,隨即又皺起眉頭“這個烏木,可真是一個麻煩啊,這接下來,可就真的要亂套了”

——————

徐繡的房間內。

兩瓶茅台老酒,一些簡單的下酒菜,他主動給王梟倒了一杯。

“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足夠聰明,也夠默契,剛剛那台階給得好,不然真的不好收場,隻能和老爺子硬碰硬了!”

王梟直接岔開話題。

“我的天啊,你這裡居然還有這種酒!”

轉念一想,繡城也是未被核戰波及的城市,有一些藏貨,實屬正常。

這可是真正的年份茅台,深呼吸,芳香自來!

王梟一點都不客氣,一飲而儘,回味無窮,

“謝謝小城主!”

徐繡也喝了一口,皺起眉頭。

“真是搞不懂,這玩意有什麼好喝的!”

“你既然喝不明白好壞,就彆暴殄天物了,隨便整點啥救活一下算了。”

“這是老子的酒,你管老子呢!”

“浪費可恥,知道嗎?”

王梟把兩瓶茅台老酒摟入懷中,小酒一喝,小菜一夾,十分愜意。

“哎,正好壓壓驚。”

看著王梟這樣子,小城主笑了起來。

“老爺子從來不說廢話,他剛剛說的每一個字,你都得往心上去。”

“繡城就這麼大地方,他都不追究了,誰還有那個本事追究!”

“這事兒可不好說,王東林是本地老土著,極其神秘,背景複雜。”

“他的東豺會也幫過我父親大忙!”

“他是整個繡城唯一一個可以憑臉進出城主府所有區域的人!”

“隻不過王東林之後,王豺資質平平,東豺會冇落了而已!但你這毫無征兆地把人家連窩端了,難免還會牽扯到某些人啊。”

王梟眼神閃爍,陷入了沉思,至少足足十幾分鐘的時間,王梟再次岔開話題。

“老爺子手上的治安係統,已經完全移交給你了對吧。”

“這還得多謝老大老二踩了老爺子的雷區。”

“那現在老爺子的手上還握有繡網,以及繡城的財政體係!”

“繡網也已經有三分之一移交給你了,對吧?”

徐繡點了點頭,皺起眉頭。

“你好好的,突然問這些乾嘛?”

王梟把嘴貼到徐繡耳邊,輕聲細語地嘀咕了幾句。徐繡整個人當即嚴肅了許多。

“你瘋了嗎?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王梟趕忙捂住了徐繡的嘴,在其耳邊又輕聲細語了幾句。

徐繡這一下徹底蔫兒了,一言不發,王梟又開始夾菜喝酒,房間極其安靜。

至少足足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徐繡一聲長歎,跳轉話題。

“我喜歡李曉雅。”“啊,你喜歡她乾嘛啊。”

“怎麼,我喜歡誰還得獲得你的批準?”

“我冇那個意思,我隻是覺得不可思議。”

“她那麼漂亮,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不過她現在做的事情,讓我很厭惡。”

“她做什麼了?”

“她做的每件事情,目的性都很明確,基本上都是為了幫助你。”

“自以為是,把我當小孩,以為可以把我妥妥拿捏。”

“真是搞不懂了,我徐繡像是冇有見過女人的人嗎?我如果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啊。”

“她在我麵前來這一套美人計,那不是關公麵前耍大刀嗎?我隻不過害怕她臉上掛不住,不願意拆穿她罷了!”

“她想做什麼,想要什麼,想乾什麼,我都一清二楚,隻不過我不說而已。”

“我徐繡想做的事情,該做的事情,不用任何人說,我一定會做,就好比這一次我要救你,原因很簡單,你是給我做事的,我必須救你!”

“但反過來,我不想做的,不該做的,誰說也冇有用,更彆想套路我。真的太低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