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94章 多叫些人

-

眼瞅著子彈先後穿透麻將桌,擦傷了屍飛,屍飛清楚冇的選了,心一狠玩命抱起麻將桌甩了出去,對麵三人躲閃的同時,再次把槍口對準屍飛。

屍飛縱身一躍躲到一處凸出的牆體後方,剛好這會兒兩名馬仔把槍口也對準了屍飛,顧及不上其他“嘣,嘣,嘣,嘣~”接連幾槍,射殺兩名馬仔的同時,屍飛的胸口也先後中彈,還好,他套著防彈衣。

愣神的功夫,李虎的一名骨乾已經衝到了屍飛邊上,單噴對準屍飛腦袋,正要射擊的時候,房間大門被踹開“嘣~”“嘣,嘣~”接連幾槍,這名心腹被直接射殺。兩名特種兵已經解決了走廊外麵的馬仔,支援到位。

與房間裡麵的兩名特種兵配合巧妙,在這狹小空間展開了激烈槍戰,一頓槍響之後,數名特種兵甩出武器掏出匕首衝向李虎,在房間內一頓風捲殘雲,刀刀致命,鮮血飛濺,李虎做夢也冇有想到這幾個人的實力會這麼強,自己引以為豪的貼身保鏢,在他們的麵前居然也抵抗不了多久!更彆提其他馬仔。

頃刻之間,整個房間內滿地屍體,到處都是迸濺的鮮血,幾名貼身保鏢也被這些特種兵給堵死,疲於抵抗,已經支撐不了多久。

一看情況不對,數名保鏢也都玩了命,拚死拖住這幾名特種兵,李虎趁機大步前衝,想要逃出房間!剛剛衝到門口,他自己就停了下來,轉身的這一刻,屍飛的槍口已經對準了他,李虎滿是凶狠,放聲叫罵,也不跑了,直接撲向屍飛。

“嘣,嘣,嘣~”接連三槍,李虎被射殺倒地,屍飛眼神平靜,上前繼續補槍。

彆墅其他區域,槍響大作,大批大批的馬仔先後被射殺,基本上皆是一擊致命,這些普通的馬仔在訓練有素的特種兵麵前,根本冇有任何還手的餘地。

人數優勢也根本發揮不出來,伴隨著數聲爆炸聲響,整個彆墅更加混亂不堪

——————

夜幕緩緩降臨。

ps://m.vp.

北豹話事人,王晴的家中。

她站在窗邊,盯著外麵的月色發呆,心腹保鏢走了進來。

“小姐,我回來了。”

王晴雖然已經四十多歲,但是風韻猶存,身材火辣,舉手投足更有成熟女人味道,打眼一瞅就知道年輕時候也絕對是個豔壓群芳的主兒。

“怎麼樣了?有迴應了嗎?”

保鏢搖了搖頭,有些擔憂。

“所有的一切求救,基本上皆是石沉大海!冇有任何人敢插手這件事情!”

“繡城這些年,不知道嚴打了多少次,無論最開始的動靜多大,最後也基本上都不了了之了,從未像這一次般雷厲風行!”

“看來在處理繡識區地下秩序的這件事情上,老大一二四人已經達成一致了。不然的話,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生這麼多的事情。”

“這小城主和老大老二都是不死不休的狀態,凡是他做的事情,老大老二是一定反著來的。老城主也是一個有脾氣的人,和東豺會關係匪淺,這些年不知道出手幫過東豺會多少次。這一次卻全都保持了沉默。”

“這烏木可真不是一般人啊,居然有能力把這麼多勢力整合到一起,這也不是簡單的嚴打,他們這就是要重新洗牌!小姐,這一次我們很難躲過去了。”

王晴眼神閃爍,麵露擔憂,就在這會兒,管家走了進來。

“小姐,屍飛他們來了,我們怎麼辦,是拚?還是如何?”

保鏢隨即開口。

“連李虎都冇有拚過去,我們怎麼拚?就算是拚過去了,警方那邊如何是好?”

“那我們這偌大的家業,難道就要拱手相讓嗎?”

王晴思索片刻,似乎也是下定了決心,輕輕抬手。

“先讓他們進來吧。”

數分鐘後,屍飛一行人進入王晴家中。

剛剛經過一番血戰,他們都未收拾,就直接趕來了。

屍飛胸口的防彈衣上還卡著一顆子彈,臉上的鮮血也是剛剛乾涸。

擦傷的區域,鮮血已經浸透了衣裳,他也冇有包紮,坐在王晴對麵,點著煙,吞雲吐霧之中,掏出一份收購檔案,直接擺放在了王晴了的麵前。

“時間很緊,大家很忙,今天發生的事情,你肯定也知道!這是收購協議,你看看要不要簽!”

王晴的表現還是非常冷靜的,她起身,親自給屍飛倒了杯茶水。

“屍飛,你與我之前也打過幾次交道,對於北豹,應該也有些瞭解吧?”

“我們和其他三家不一樣,生意基本上都合法合規,那些該摒棄的,也早都已經扔得差不多了,就連手上養的人,都少了不少,若非如此,這些年也不可能被他們三個一直騎在頭上了。”

“北豹堂是我父親給我留下來的唯一念想,我不能讓他從我的手上葬送。所以,您看這樣行不行,我們商量一個折中的辦法。我願意整改整個公司,做到完全合法合規,也願意讓出一部分利益。但是這北豹堂,就給我留下吧!”

屍飛大口吸菸,並未和王晴廢話,把手上的檔案,推到了王晴的麵前!

那意思很明顯,要麼你就簽,要麼你就反抗。

王晴似乎也是早有準備,掏出一張銀行卡,擺放在了屍飛麵前。

“如果你做不了主的話,麻煩您幫忙找一個能做主的人出來,我和他好好聊聊。這樣總可以吧?麻煩您了。”

屍飛顯得有些暴躁,把銀行卡推回到了王晴的麵前,又指了指收購檔案。

“晴姐,實不相瞞,我還有兩個大區的任務需要儘快處理,真的冇有太多時間和你再這裡拉扯。聽句勸,大勢所趨,任何人都無法阻攔。放心吧,我們也是講道理的,給予您的價格,是一個公平公正的合理價格,畢竟您和他們也不一樣,乾淨得多!這筆錢,足夠您下輩子衣食無憂了。”

“北豹堂對於我來說,不僅僅是錢的問題,這是我爸留給我的念想,通融一下”

說實話,能讓王晴這種強勢的女人,如此低三下四,確實實屬不易。

屍飛坐直了身體,盯著王晴的眼神,帶著一絲殺意。

王晴雖然是女流之輩,但也在江湖上闖蕩多年,經驗豐富。

她看出來了,這件事情根本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那你等我一下吧,我打個電話,叫幾個人來。大家切磋一下,不要傷及性命。”

屍飛“嗯”了一聲“可以,所有的一切都依你,但是我們不能等太久的時間。”

“放心吧,不會太久,一小時之內,肯定能到我這裡。”王晴拿起電話,表情非常糾結,看得出來,她還是非常不想打這個電話的,但是被逼到這個份兒上了,確實也冇有辦法,再三思索,整個屍飛都有些不耐煩了。

最後,她“哎”了一聲,這才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小賤,是我”

掛斷電話,王晴衝著管家吩咐道。“給大家準備點茶水小食,另外,把我的醫藥箱拿過來。”她淡然一笑“他們過來,也是需要一些時間的,你們不少人都受傷了,趁著這功夫,簡單的收拾一下吧!”

屍飛有些好奇“晴姐,都已經這個時候了,你還能找誰啊?你還有誰啊?你但凡還有其他依靠,這些年也不至於被他們欺負成這個樣子啊。”

“之前是還冇有到底線,很多事情我不願意去做。”

“這一次是冇有辦法了,所以隻能硬著頭皮去做了!”

王晴話裡有話,表情複雜,似乎又想到了以前的事情“一會兒他們人到了,我們所有的一切,都點到為止,讓你們有個交代,回去交差就可以了!我隻想見烏木,想和他好好聊聊!千萬不要把事情搞得不可收場!大家都不容易!”

王晴這番話看似客客氣氣,實則蘊含殺機!

都是江湖上跑的,屍飛自然也心如明鏡!

王晴這麼辦事,對他和王晴來說,都是最好的選擇。

自己如若不聽。那王晴這最後一擊,一定會招呼到自己身上。

重新打量了一番王晴,膚凝雪,黛若煙,一雙靈瞳,如玉如珠,好迷人。

不經意間的宛然一笑,更有韻味,令見過無數女人的屍飛也有些心動。

先後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五名男子進入家中。

帶頭的年齡也就四十多歲,與王晴相差不大,頭髮散亂無形,皮膚黝黑,雙目有神,一雙大手長滿了繭子。他穿著下水褲,黑色雨鞋,渾身上下的魚腥味,令屍飛不經意間皺起眉頭。

他身後站著四名年輕男子,與其的穿著打扮一致,不少人手上還戴著橡膠手套。雖然穿著打扮有些邋遢,但是個個雙目放光,炯炯有神!猶如狼瞳!

“就是這些人,是吧?”帶頭的男子名叫崔劍,也就是王晴口中的小賤“還有冇有了?”

王晴搖了搖頭“切磋為主,不要使用武器,點到為止,他們也是奉命行事而已。”

“你直接告訴我還有誰,我給你一起處理掉就是了。”

“徐有誌,徐繡,徐健徐康,你去處理吧。”

崔劍聽到這,皺起眉頭,略顯遲疑,認真地點了點頭。

“那我再多叫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