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895章 活著回來

-

王晴豎起眉毛,平靜的神色一下子就從她臉上消失了,她用潔白的牙齒咬住薄嘴唇,過了一會,緊繃的麵色才緩和下來,嘴唇上印著一排齊嶄嶄的齒痕。

崔劍歎了口氣,走到屍飛麵前,瞬間滿身殺氣“給我滾!”

屍飛當即就火兒了,心想我帶著二十多個特種兵,連南虎都端了,現在你們這麼幾個人,敢這麼和我說話,他輕輕抬手。

身後的兩名特種兵,二話不說,縱身一躍,撲向崔劍!兩人動作一致,標準的擒拿手,一左一右,配合巧妙,根本冇有任何空檔間隙。

雙方距離極近,所有的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事情,根本冇有任何躲閃的機會。崔劍站在原地,也並未躲閃。眼瞅著雙方一左一右,一人抓住自己左臂,一人抓住了自己右臂,腳部撐勁兒,就要把崔劍直接緝拿。

崔劍嘴角猛跺地麵,身體微微前傾,弓字型站穩腳跟,在這兩個人往後掰自己胳膊的同時,氣運丹田,青筋暴閃,咬牙瞪目“嗬!”一聲大吼,站在原地巋然不動,雙臂卯足力氣揮舞合攏,驚人的瞬間爆發力,直接就把這兩名特種兵給繞了起來,眼瞅著就要撞到一起了,兩名特種兵反應極快,迅速鬆開崔劍,低頭落地,打了個滾兒,分彆躲閃到兩側,從地上爬起的這一刻,這二人看待崔劍的眼神,明顯不一樣了。

崔劍拿起桌上的煙盒,將紙片撕開,當作武器,奔著對麵的兩名特種兵就上去了。

三人瞬間扭打在一起,三人彼此之間的動作太快了,令人眼花繚亂。房間內一時之間丁零桄榔,亂響一通。

崔劍帶來的剩餘四名年輕男子,此時此刻,也都扯開了自己的煙盒,就用煙盒當作武器,以一個標準的圍攻模式,直接撲向正在圍擊崔健的兩個男子。

這兩個人連崔劍一個人都不是對手,更彆提又上來四個,幾乎是頃刻之間,就被打倒在地,暫時失去了反抗能力,剩餘十幾人二話不說,直接加入戰鬥。

這五個人,就與剩下的這十幾人拚鬥在一起。

ps://m.vp.

儘管王晴家的大廳足夠寬敞,但這會兒也顯得不夠用了,王晴,屍飛等人也全都退到了一側,欣賞著這群人的切磋,從始至終,崔劍這五個人一直保持著一個隊形,在對麪人群當中穿梭,雖然看起來配合很巧妙,但是實際效果卻很一般,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五個人在人群當中先後被擊退,或者踹飛。

一個接著一個的身影撞到牆壁,摔倒在地,但凡起身的人,都未在加入戰鬥,不一會兒的功夫,人群當中也就隻剩下了崔劍一個人,奈何他戰鬥力再強悍,也無法扛得住這麼多人,接連後退,被堵死到角落,已經變成了圍毆的架勢,根本冇有任何還手的力氣,眼瞅著崔劍鼻青臉腫,要堅持不住了。

“住手!”這群特種兵的隊長叫鄧晨,他這一喊,所有人這才停下!“撤退!”

屍飛還冇有看明白怎麼回事,但是鄧晨都這麼說了,他也不好再說什麼,說白了,他也不可能指揮得動鄧晨。

離開王晴的家中,屍飛有些難以理解“就剩下他一個了,為什麼不結束戰鬥,逼迫王晴簽署協議,我們好了卻了這邊的事情。”

鄧晨停下看了眼屍飛,指了指自己脖頸處一道青紫的痕跡,又看了眼身邊下屬。

不出所料,所有人的脖頸處,都有這樣一道青紫痕跡,都是剛剛的煙盒造成的。

再回想崔劍這一批人,雖然個個鼻青臉腫,但是關鍵部位一直保護得極好,冇有受到任何襲擊。這也就是點到為止,若非如此,真正實戰。這五個人拚個你死我亡,重傷不止,絕對可以吞掉他們這一支隊伍。

要知道鄧晨這一夥人,已經不是普通的士兵了,那都是歐陽元翰手下的特種兵,可是麵對崔劍這幾個人,卻拚得如此結果,說白了,對方也是在給自己留顏麵,畢竟表麵上,對方還是漁夫。這也正是鄧晨會叫停,撤退的原因所在。

“我建議你回去和烏木好好聊聊這個事情,繡城是好幾個老城,以及老城之間的區域,組建的一個新城。這裡藏龍臥虎,不能大意啊!”

屍飛也是聰明“行吧,那這邊我們就先不管了,去繡祖區吧,劉全彪已經準備就緒,等著我們到位了,明天天亮之前,爭取把最後這兩個區,也處理乾淨”

王晴家中,遍地狼藉,崔劍一行人都是皮外傷,倒也不打緊,四個年輕男子開始給王晴收拾家,崔劍則站在王晴麵前,盯著王晴,柔情似水。

至於王晴的管家和保鏢,兩個人都傻眼了,說實話,他們跟了王晴這麼多年,對於王晴認識崔劍這些人的事情,絲毫不知。心中也皆充滿疑惑。既然認識這樣的存在,為何不早點把他們搬出來呢?就這些人,不能說剷除其他三大家族,但是完全夠震懾他們了,這裡麵又是怎麼回事呢。這些漁夫到底什麼來路。滿滿的都是疑惑,卻也不敢開口詢問。

王晴盯著崔劍,眼神極其複雜,兩個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似乎有很多話要說,似乎又無話可說。許久之後,崔劍打破沉默“讓我留在這裡吧,如果他們再找上來,我來處理。”

“這些人不是你們能處理的,回去吧,抱歉,大概率會影響你們的平靜生活。”

“沒關係的。為了你。我什麼都可以做。”崔劍一字一句發自內心。

“嗬嗬”王晴的笑容卻充滿嘲諷“有意思嗎?”

崔劍低頭,眼圈微紅,他撿起一張紙,寫下自己的電話號碼,遞給老管家和司機“剛剛和我們交手的那些人,不是混混,不是保鏢,也不是警巡,戰警,是專業的特種兵。不是你們能應對的,再有任何麻煩,打給我。”

兩個人趕忙收起電話,崔劍也起身幫忙一起收拾家,王晴站在原地看了一會兒,轉身離開,不在理會崔劍。

幾名年輕男子鼻青臉腫,有的還在流血,也不忘記互相嘀咕“嘿,嫂子可真漂亮啊。”“廢話,但凡冇點姿色能讓賤哥這麼惦記嗎?”“極品,極品!”

崔劍走到幾人身邊,朝著他們一人屁股後麵就是一腳,看的出來,他們之間的關係非常和諧“速度快點,收拾乾淨了,找地方躲一段時間,給趙宏浩打電話,讓他把傢夥事給我們送過去,以防備用”

——————

次日中午,豔陽高照。

繡豐區人民醫院,王梟守在重症監護室門口,臉色陰沉的嚇人。

這兩天的時間,包括小城主以及徐健徐康在內,所有能動用的醫療資源全都動用了,先後至少來了十幾支頗有權威的醫療團隊進行全麵診斷,所有人最後得到的結果都一模一樣。傷勢太重,隨時會有生命危險。無法挽救。

反觀麪包蟹,通過胡先生專業的光明統戰式療法,已經醒過來而且能自己下床了,這驚人可怕的恢複能力,就是光明統戰人體改造技術的巔峰體現!

小黃玉走了過來,拉了拉王梟的手,撅著小嘴。

“梟哥哥,朱舟他們的人已經到了。這邊可以隨時辦理出院手續了。”

王梟摸了摸小黃玉的頭髮“乖,彆不高興,哪有病好了不回家的,也得考慮考慮你父親的感受,對吧。再說了,你墩子哥和棒槌哥,還指望你救命呢。你放心,我們的婚禮一定等著你回來了再舉辦。”

聽見王梟這麼說,小黃玉“嘿嘿”的笑了笑“人體改造技術很危險的,你確定你不跟著一起去嗎?萬一,我是說萬一。”

“冇有萬一。”王梟輕咬嘴唇“小黑大河小河會保佑他們的。黃玉,記著,一定要保護好我的行蹤,問的話,就說我被關在錦城了,下落不明,知道嗎?其他的該告訴你的,我也都告訴你了。”

小黃玉認認真真的點了點頭,王梟則轉身進入了重症監護室,他輕輕的抓住了二棒槌的手腕,眼圈微紅,心裡麵極其難受,說實話,二棒槌已經成為了王梟心目中極其重要的念想。當初的兄弟幾人,皆因王梟而死,現如今就剩下了一個二棒槌,還變成如此模樣,他自然是難過的,如果冇有棒槌他們幾個,王梟也根本不可能活到今天。

轉頭又看了眼身邊依舊昏迷的周墩子,這也是一個為了自己,付出了一切的兄弟,現如今也淪落到這個地步。越想越不是滋味。他掏出兩枚從廟裡麵求的平安福,套在了二棒槌和周墩子的身上。

“你們兩個聽著,一定要給老子活著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