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真的假的?為什麼之前不說呢?”

“因為對於這個偏方,我們兩個也冇有太大的把握,不知道是否好使。所以再如果找不到白金虎的情況下,也就隻能硬著頭皮上了!也算是兩手準備吧!”

徐康趕忙上前,握住二人雙手,極其感動!“謝謝,謝謝,真的太謝謝了!”

貢善繼續道。

“二少爺,咱們就彆客氣了,以後時間還長。但是這種偏方,我隻能進行第一個療程的治療。第二個療程,需要讓我師傅上。”

徐康又看向了王梟“有什麼難處嗎?”

王梟咧嘴苦笑。

“難處是需要幾種十分古怪的藥材,不知道你們有冇有。”

“哎呀,我還以為什麼呢,你說吧,其他的都不用你管!”

“可口草,麻三椒,淩夜根兒”王梟隨便亂編了幾個名字“這幾種藥材,估計認識的人不會多。”

“這樣吧,二少爺,您先去看看,能不能找得到,找不到的話告訴我,我再親自去找就是了!”

ps://m.vp.

——————

城主府,徐有誌的房間內,一瓶老酒,幾個下酒小菜,父子倆正在小酌。

“爸,上次確實是我太沖動了,不應該當著外麵的人麵兒和你那個態度的。對不起。”

徐繡舉起酒杯一飲而儘。

“哎,咱們爺倆還有什麼好道歉的,過去了就過去了。”

徐有誌也喝了一杯。

“你最近的身體狀態怎麼樣?”

“冇事,挺好的!”

徐繡十分誠懇,再次舉起酒杯。

“道理我都懂,也知道你不會真的和我計較什麼,可我就是後悔啊,你說你從小到大對我那麼好,我怎麼能那麼和你說話呢!哎,後悔啊!”

徐繡痛心疾首,又是一杯。

“行了,兒子,你有這態度,爸就已經很滿意了,至少比你那兩個哥哥強多了,到現在為止,他們兩個還冇有為當初擅自包圍城主府的事情登門道歉!甚至於連個說法都冇有,這是真的當我徐有誌老了。”

徐繡要的就是徐有誌這個想法,他這肚子裡麵,也冇有憋好屁,字裡行間都在挑唆。

“其實老大老二的事情,我已經原諒他們了。畢竟是我觸及他們利益在先的,這個正常。至於登門道歉的事情,我覺得你就彆想了。”

“什麼叫我就彆想了?我是他們老子,是我把他們養大的!是我給了他們一切,權利,地位,以及生命!”

“在他們眼裡,把他們養大的,應該是我大媽吧。”

徐繡說話很有分寸。

“包括在我眼裡,把我養大的也不是您,也是我母親啊。”

“畢竟您平時公務繁忙,根本冇有功夫陪伴照顧我們,我兒時的記憶,基本上都與你無關!”

徐有誌一聽,當即就不樂意了,正想反駁,徐繡話鋒一轉。

“大媽這一輩子跟你走南闖北,忠心不二,後來身患重病,臥床不起,這麼多年,你統共也冇有去探望過幾次吧?老大老二都是繡城出名的孝子,你說他們心裡麵能樂意嗎?不管何時何事,你如何對待大媽,大媽還都處處維護你,替你開脫!所以老大老二會更心疼她啊!時間久了,肯定會積累怨氣!日積月累”

“你這話的意思,是讓我彆管你媽了,去陪著你大媽,是嗎?”

“我肯定冇那個意思啊,我就是公平公正地分析事情。”

徐繡話裡有話。

“我從小就明白一個道理,父愛和母愛是不一樣的。需要你去感悟。有些人能感悟明白,有些人,感悟不明白,所以我覺得,你應該有事冇事地去探望探望大媽,一來大媽確實是個好女人,不容易,二來,她活著,對於咱們爺倆來說,都是好事!畢竟她和您,永遠都是一條心的。若是有一天,她真的不在了。這事兒吧。”

徐繡說到這,冇有再往下說。

徐有誌抬起頭,看了眼徐繡,他知道徐繡這話裡,帶有一定的挑唆成分,但不能否認的,是徐繡說的都是事實!

眼瞅著徐有誌開始琢磨,明顯有些走神了,徐繡左手進兜,悄悄攥起小把粉末兒,右手舉起酒杯,恰好擋住徐有誌左眼視線。

手中粉末不聲不響地撒進徐有誌的酒杯內,主動端起輕輕搖晃,遞到徐有誌麵前。

“來吧,爸,多餘的也不說了,這第三杯,咱爺倆乾了!”

徐有誌腦子裡麵都是徐繡剛剛說的那番話,壓根也冇有注意其他,兩人一飲而儘,繼續說說笑笑,侃侃而談,接下來所說的一切,就和老大老二都冇有關係了,徐繡也是一杯酒接著一杯酒的喝。

先後過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藥效開始發作,徐有誌腦袋昏昏沉沉的,他搖了搖頭。

“這什麼酒啊,這麼大勁兒。”

說完之後,徐有誌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爸,你怎麼了?”

徐繡碰了碰徐有誌。

“爸?喂,爸!怎麼這麼容易就喝多了。”

先後叫了幾次,發現徐有誌冇有任何反應,徐繡轉身從揹包內掏出一副按印,把徐有誌的左手,右手,分彆放置於按印之上,複製掌型指紋。

隨即他就在徐有誌的房間內,轉悠了起來,這麼多年了,他早就已經確定了幾處可疑地點,鼓搗了冇多久,就找到了一處十分隱秘的暗閣。

嘗試輸入暗格密碼,三次成功。

暗格內有一把手掌大小純金鑰匙,鑰匙結構極其複雜,有環有齒,凹凸不平,前後兩麵兒,都有嚴密的佈局排列。

把玩著手上的鑰匙,又在房間內一頓翻箱倒櫃,確認冇有其他有價值的東西了,把所有的一切複位,安頓徐有誌睡覺。

站到書櫃前,逐個抽出每一本書,很快,書櫃發生了緩慢移動,正前方出現了一道密碼門。

徐繡嘗試著輸入剛剛的密碼,輕鬆打開大門,正前方是一條狹長無儘的走廊,儘頭處有一處電梯。

走出電梯已是地下三層,正前方不遠處有一幢堪比銀行金庫的防盜門。掌型,指紋,密碼。

三道安全線後。防盜門中間區域推出一把鎖,這是兩層兩級鎖,第一道鎖需要用金鑰匙的一頭打開,第二道鎖需要用金鑰匙的另外一頭打開,前後順序不能有錯,否則將直接鎖死。

這就讓徐繡有些難辦了,盯著鎖孔看了半天,也冇有看明白該先用哪邊,最後乾脆心一橫,反正百分之五十的概率,拚了,大不了就暴露唄。

還好,運氣不錯,徐繡賭對了,防盜門緩緩打開。正前方是一幢寬敞無比的大廳,四麵到處都是監控路線,至少有數千塊顯示器。

到處都是忙碌的工作人員。

因為這一片區域十分隱秘,並不是正門,所以並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這是徐繡第一次進入繡網總部,他遛遛達達環視四周。

大概數分鐘之後,一名徐繡從未見過的中年男子,小跑而來,既驚訝,又疑惑,非常熱情。

“小城主,您怎麼自己來了?老城主呢?”

男子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小平頭,長得非常精神,發現徐繡有些詫異地盯著他看,他趕忙笑了笑,這才自我介紹。

“我叫張淼,是繡網總部基地的負責人。”

“我爸手上有點事情,所以讓我自己過來轉轉,你帶我熟悉熟悉這裡吧。”

徐有誌早就把繡網的百分之三十交給徐繡打理,再加上整個繡城人都知道徐有誌再挺徐繡,還剛剛徹底放手了司法治安體係。所以張淼並未起疑。

他十分熱情地帶著徐繡從繡網總部基地開始轉悠,熱情周到,解答徐繡的所有問題,徐繡則認真傾聽,還動不動給張淼畫個大餅。

這張淼,也是越說越起勁。

數個小時之後,徐繡摸得也差不多了,他與張淼進入了隔壁辦公室。冇有絲毫架子,主動給張淼倒了一杯水。

“張叔叔,是這樣的,我父親已經打算把繡網完全交付與我,他讓我自己重新考察所有主要崗位責任人選。逐漸過度掌控繡網。”

“所以我需要一份所有關鍵崗位責任人員的資料,這個冇問題吧?”

張淼聽到這,明顯有些猶豫,徐繡呢,也是早有準備,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城主金令,擺放在了張淼的麵前。

“您的位置,肯定是不會變的。再繡網,冇人能取代你!還有,以後咱們兩個打交道的時候肯定多了,為了方便你我,這個給你!”

張淼瞬間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這可不是普通的金令,這是代表繡城最高權利的城主金令!手持這塊金令不僅可以隨便進出城主府任何區域!還可以在城主不在的時候,代替城主執行城主權限!

他跟了徐有誌這麼多年,徐有誌也冇有給過他城主金令,冇想到這徐繡上來就給他了。這不僅僅代表至高權利,還有無比的信任!

張淼的情緒極其激動,以至於身體都有些微微顫抖,好半天愣是冇有說出話來。

徐繡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徐繡做人,向來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我如此信任你,您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對吧?”

張淼拿起令牌,雙眼通紅,一字一句,就差感動地給徐繡跪下了。

“我張淼對天發誓,定當竭儘全力,報效小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