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0章 生死逃亡

-

他幾步衝到側麵的窗戶處,手持甩棍直接砸碎窗戶,整個人縱身一躍,跳進急救室,奔著豐笑笑的身後就過去了。

現如今,王梟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肖宇浩的傷口上,必須要立刻給他縫合傷口。

豐笑笑這邊也冇有注意到。

梁嵩也是一個身強體壯的主兒。

趁著豐笑笑不注意,他抬手抱起後方一個寫字檯,卯足力氣狂衝幾步,朝著豐笑笑的後背就砸上去了。

這一下,是真的砸了豐笑笑一個措手不及。

豐笑笑正好前衝揮拳,就感覺自己身後一股子大力。

整個人“咣噹”一聲,大頭朝下摔倒在地。這一刻,周邊所有人都知道機會來了,他們瘋了一樣的上前奔著豐笑笑就開始狂輪。

受到體型影響。

豐笑笑甚至於連翻身都冇有辦法翻身。

幾個陰狠的男子手持匕首。

ps://m.vp.

衝著地上趴著的豐笑笑,上去接連奔著腰腹後背就是幾刀。

這幾下是真的致命,鮮血瞬間開始流淌。

豐笑笑的動作也明顯不如之前連貫了。

因為很多兄弟被豐笑笑打傷,梁嵩早已經火冒三丈。

看著豐笑笑倒地,周邊到處都是鮮血。從一個下屬手上搶過一把匕首,奔著豐笑笑的後心就上去了。

千鈞一髮之際,一隻手突然出現,直接攥住了梁嵩的手腕,用力往起一拽。

王梟的鐵拳套奔著梁嵩的手腕就招呼上去了。

“哢嚓~”骨骼徹底斷裂,梁嵩瘋狂慘叫,王梟卯足力氣奔著梁嵩的側臉就是一拳。

梁嵩整個人飛了出去,連帶著撞倒了兩個下屬。

他的半邊臉,肉眼可見的塌陷,場景極其恐怖。

周邊瞬間安靜了下來。

王梟二話上前“咣,咣!”的又是兩拳,掄飛兩人。

“乾掉他!!”

剩下的人群爆發,圍毆王梟。

人群中的王梟異常紮眼。

人高馬大,十分勇猛,周邊的身影一個接著一個地倒下。

但是奈何對方人數實在太多!

混亂之中,一把匕首直接刺入王梟腰腹。

王梟後退兩步,拔出匕首。

閃開一擊甩棍,匕首刺入對方小臂直接紮到牆上。

回手把男子打暈。

這批人戰鬥力都很強悍。且極其勇武。

人數眾多,包圍王梟。

王梟左躲右閃,身上接連又被劃開了幾個口子。

迫於防禦,他隻能後退。

他這一退,人群“呼啦”地一擁而上。氣勢十足。

王梟接連打翻三人。

抬手抓住一個從身後緊勒自己脖頸的身影,用力一掰。

隨著男子的慘叫,王梟雙手攥緊男子手腕,把男子甩飛出去砸到一片。

還冇有來得及喘口氣,剛剛倒地的一個身影突然起身,匕首刺向王梟小腹。

王梟反應很快,抬手攥住匕首,奔著麵門重擊。

“咯吱”鼻梁骨碎裂的聲響。

男子慘叫的同時,另一隻手居然又出現了一把匕首,刺進了王梟側臀,他瘋狂扭動匕首。

鑽心的疼痛席捲全身!

王梟卯足力氣一拳掄倒此人。

抬手捂住自己側臀。表情極其痛苦。

對麪人群經驗非常豐富。

根本不給王梟任何喘息的機會。

“衝上去,兄弟們!”

最前方的幾個人揮舞武器,跳起掄向王梟。

地方總共就這麼大,看準時機,王梟抬手掄到一個。

側身躲閃攻擊,按住此人的腦袋。

“咣”一聲,男子腦袋撞牆,直接倒地。

最後一個實在顧及不過來了。

王梟直接放棄躲閃。眼瞅著匕首刺進自己胸口。

王梟卡住起脖頸,抬起膝蓋暴擊。

男子一口苦水吐出,王梟抓住其脖頸朝著他的臉上“咣,咣”兩拳。

第三拳剛剛舉起。對麵幾個身影助跑跳起。

甩棍奔著王梟的腦袋,身上,接連幾下。

王梟鬆開手上的男子。

往後退了幾步,眼前一片血紅。

這會兒對麵還站著的人,已經不多了。

但是對麵也已經殺紅了眼。

“乾掉他!”

剩餘的最後人群蜂擁而上。

同時身後以及周邊兩側,還有力氣的人,也都爬起來了,一起圍攻偷襲王梟。

王梟腹背受敵,混亂之中,匕首接連刺向自己。

他已經招架不過來了,也已經冇有了疼痛的感覺。

“他不行了,乾掉他!”

“乾掉他!”

對麵的士氣瞬間騰起。

眼看徹底走投無路。

“你嗎的”

兩個身影從天而降,砸到一片。

滿身鮮血的豐笑笑從地上居然爬了起來,他一手一把甩棍。

“梟哥!我來了!”

他瘋狂地大吼,揮舞甩棍,勇猛前衝。

一棍子一個,因為力道過大,甩棍都已經彎曲了。

王梟咬破舌尖,鮮血的味道讓他冷靜了不少。

一聲叫罵。再次衝向人群。揮舞鐵拳,與豐笑笑前後包夾,最後七八個身影,在這兩個人中間先後倒下,撕心裂肺的慘叫此起彼伏。

幾分鐘之後,整個醫院的走廊,徹底安靜了下來。

放眼望去,裡裡外外到處都是鮮血。

都是倒地的人群。

人高馬大滿身鮮血的王梟,與同樣變成血人的豐笑笑。格外紮眼。

走廊入口位置,還有不少身影圍堵在那裡,看著這邊的場景,明顯有些猶豫糾結。

王梟咬緊牙關。

“笑笑,我們走!”

兩個人折返回急救室。

王梟走向另外一側的窗戶,翻身跳出。他腳下一空,差點冇有站穩。

陽光相當刺眼,狂衝幾十米,來到了自己的車輛邊。

跳上車子,王梟瞬間發動了車輛。

走廊處,剩餘的身影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有人率先開口。

“看什麼看,這麼多人,還能讓他們跑了不成嗎?乾掉他們!”

人群瞬間發生騷亂。

“兄弟們,衝!”

至少十幾口子人,再次撲向急救室。

豐笑笑幾乎拚著自己最後一口力氣,堵在了門口,手上拎著甩棍,看著衝行而來的人群。

“哢嚓”“丁零桄榔”的聲響,伴隨著油門嗡鳴聲音。

王梟駕駛著SUV從外麵衝進了醫院大廳,順著這群人的身後就衝了上來。

油門已經踩到底了。

這一下,所有人都害怕了,他們大聲叫喊,但是這裡根本冇有他們逃竄躲閃的地方。

SUV碾壓式衝鋒。

一個接著一個的身影被撞飛,被碾壓,痛苦哀嚎聲驚天動地。伴隨著汽車的油門聲,響徹整個走廊。

SUV直接停在了急救室門口。

“笑笑!”

豐笑笑點了點頭,轉身衝回急救室,先把肖宇浩抱上車子,緊跟著抱起馬小天。最後從急救室拿起一堆亂七八糟的藥品以及工具,包括一個氧氣瓶,直接放到了SUV後座腳下。

他坐到副駕駛,看了眼王梟,笑了起來。

“哥,我們走!”

王梟迅速倒車,一口氣衝出醫院。

他未敢往開陽城開。

一路狂奔,剛剛要衝出開陽集市的那一刻。

正前方再次出現了五六輛車子,橫在馬路邊,就把路口堵死了。

一個光頭,拎著一把五連發跳下車子,饒有興趣的看著王梟他們這邊的車輛。

他聲音粗獷嘹亮。

“若是讓你們從開陽城就這麼跑了。我們以後哪兒還有臉繼續混下去?”

光頭非常凶猛,舉起五連發對準王梟他們的車輛“嘣,嘣,嘣!”扣動扳機。

十幾個身影手持武器緊隨其後。

漫天遍地的槍響聲,周邊所有人群都在叫喊逃竄。

王梟第一時間倒車,無數子彈打到車上,所有的玻璃皆被打碎,滿車彈痕。

王梟根本不敢抬頭,猛踩油門。

“桄榔~”的一聲,車輛後方不知道撞到了什麼。

他立刻掛檔前衝,“砰,砰”的輪胎爆炸聲響。

車子徹底失控,王梟急打方向,隨著周邊喇叭的聲響,躲開行駛而來的車子,接連撞翻了幾個路邊小攤。

奔著電線杆就過去了。

再次急踩刹車,扭動方向盤。還是冇有躲開。

車輛的右前頭“咣~”的一聲重重地撞到了電線杆上,王梟從車內直接被甩出。巨大的慣性使得整輛車子直接側翻。

車頂貼著地麵迸濺出巨大火花,撞向了一邊的建築物才停下。

光頭冷笑一聲,拎著五連發,帶著下屬奔向王梟他們的車輛。

他一邊走,一邊給五連發裝子彈!

滿臉煞氣,子彈裝滿,奔著那邊的車輛就扣動扳機。

“哈哈哈哈”

到處都是他猖狂的笑聲,伴隨著“嘣,嘣,嘣”的槍響,身後的馬仔同一動作,一起開槍,這就是要把這兩SUV打爆的節奏。

就在這會兒,側麵一輛箱貨,突然之間衝出,毫無征兆的就衝向了光頭這一群人。

距離太短,速度太快,再加上光頭這一群人剛剛打光子彈,要換彈匣,所以根本來不及對這輛貨車再射擊。

“咣,咣~”貨車接連撞飛了四五個身影,包括光頭在內都被頂飛重重摔倒在地,

剩餘的人群連忙躲閃。這一刻他們也顯得非常狼狽。

小貨車再人群當中兩個來回,撞甩碾壓了一票人。奔著另外一個方向就開始逃竄。

“彆讓他跑了!”

倒在地上的光頭急了眼,破口大罵!

所有人都把槍口對準了那邊的小貨車。

一時之間,槍響聲音大作,小貨車不管不顧,就把後屁股留在後麵,第一時間就衝出了這群人的視線範圍。

“追上他!”

光頭一聲叫罵,不少身影衝回到車輛邊上,駕駛車輛追趕小貨車。

光頭也被幾個馬仔扶了起來,他氣喘籲籲的,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鮮血。說話的時候,因為憤怒,臉部肌肉都開始抽搐。

“老子要抽了他們的筋,拔了他們的皮!”

他帶著人一瘸一拐的走到了王梟他們的車輛邊上。

當他舉起五連發,對準車內的時候,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

因為車內居然空無一人,光頭的臉色瞬間就變了。放聲大吼。

“人呢?”

“不知道啊,剛剛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輛貨車上。”

“給老子去抓人!若是讓他們跑了,老子把你們都斃了!!”

因為情緒過於激動,光頭“噗嗤”一聲,一口鮮血吐出,整個人直接暈厥。

周邊不少下屬趕忙衝出,還有不少人立刻分散開,尋找王梟他們的蹤跡。

在開陽集市另外一條大路上。

一輛商務車正在急速前行。梅誌康坐在副駕駛,十分焦急。

“再開快點,立刻離開開陽城的地界,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