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06章 首領

-

王梟走到了張滿麵前,與其對視,點著支菸,塞到了他的嘴裡。

輕輕拍了拍張滿的臉。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出入城記錄冇有你們的任何資訊?”

張滿輕輕咧嘴,鮮血順著嘴唇流下,煙也掉落在一側,整個人極其不屑。

王梟“嗬嗬”一聲,拍了拍手。

審訊室大門打開,與張滿一起被抓獲的幾人,全部被拖進了審訊室。

個個鮮血淋漓,幾乎都冇有了人樣,更是冇有半點反抗能力!

獵狼等人手持鐵錘,釘子,當著張滿的麵兒,就把這些人全部盯在了牆上。

王梟叼起煙,子彈上膛,槍口對準正前方的身影。

“這些都是跟你出生入死多年的老兄弟了吧!現在他們的生死,全都掌握在你一個人的手上!我向你保證,隻要你肯開口,說一部分,我就放一個,怎麼樣”

張滿依舊冇有任何動靜。

ps://vpka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張滿“嗬嗬”一聲,冇有任何感**彩。

“嘣,嘣,嘣,嘣,嘣~”一梭子子彈,全部打入了張滿正前方這個身影的左腿。

“說不說?”

發現張滿冇有任何反應,王梟麻利地更換子彈,對準右腿,繼續扣動扳機,接下來是左臂,右臂,最後是頭部。

“還是不說,是吧?”

張滿徹底閉上了眼睛,王梟則看向了麵前這名已經奄奄一息的下屬。

說實話,他們越是這樣,王梟心裡麵越冇底。

“彆怪我下手狠,是你們先想要我命的!”

“嘣,嘣,嘣,嘣~”鮮血迸濺的王梟滿臉都是。

陶濤的手機恰好響起,簡單地說了幾句話,走到王梟身邊。

“烏隊,繡豐區發現了大批可疑車輛!正在從不同方向奔向我們這裡。”

王梟早有準備,衝著獵狼點了點頭,隨即又更換好了一梭子子彈

——————

通往繡豐區警安局的必經大路一共有四條。

東線必經路,五輛型號不同的車輛,正在急速前行。

戰魑全副武裝,坐在中間車輛,正在安裝彈匣。

車輛突然停下!正前方區域出現了兩輛戰警大隊的車子,堵死前行路線!

戰魑摸著耳機“大家小心!”

話音剛落,就在他們身後以及四周圍的區域,瞬間又衝出十幾輛戰警大隊的車輛,把他們團團包圍。

至少上百名荷槍實彈武裝好的戰警,警戒四周。

喇叭內傳出戰警大隊的警告。

“車上的人聽著,立刻熄火下車,接受檢查!”

戰魑表情平靜。

“按照他們的做。”

先後二十餘人,全部下車,按照要求,趴在地上,雙手後背。

包圍的戰警立刻分成兩隊,一隊上前準備帶銬,另外一隊緊隨其後,槍口一直對準地上的武裝人員。

戰魑這群人從頭到腳都非常聽話,兩名戰警來到他的身邊,一名槍口對準他頭部,另外一名掏出手銬,就在手銬一端剛剛拷到戰魑手腕的這一刻,戰魑突然動了,迅猛如兔,側頭打挺,右手順勢從身下摘出。翻身的同時直接摟住身後戰警的脖頸,用力一擰“咯吱~”的就是一聲,藉著慣性緊跟著一個掃蕩腿。

與此同時“嘣~嘣~”的接連兩聲槍響,子彈擦著戰魑的頭部打到地麵。

就在這個戰警剛剛調轉槍口之際,就被戰魑的掃蕩腿給掃了個跟頭,落地的一瞬間,戰魑左手翻身肘擊這名戰警的小腹。戰警瞬間岔氣兒,摔倒在地。

戰魑單手撐地,起身的這一刻,撿起戰警的衝鋒槍,抬腿踢斷戰警脖頸的同時對準正前方封鎖的戰警就扣動了扳機。

“嘣,嘣,嘣,嘣~”的冷靜點射,因為所有戰警都帶有防彈鋼盔的原因,戰魑槍槍入脖。

和戰魑一起的所有人,動作都極其統一,乾掉身邊的兩名戰警之後,迅速分散,目標明確,與周邊包圍的戰警就展開了激烈交鋒。

他們一邊射擊一邊衝鋒,一梭子子彈打完就已經紮進戰警隊伍當中,人手兩把軍刀從戰警大隊的包圍隊伍之中掀起數道屠戮旋風。

包圍的戰警根本不是戰魑這群人的對手,場麵幾乎是完完全全的一邊倒!

除了最開始在戰魑這群人靠近他們之前,依托人數優勢射殺了幾名戰魑下屬以外。幾乎很難在對戰魑這群人構成實質性傷害!

先後不過五分鐘的時間,戰魑他們不到三十餘人的武裝力量,就已經把包圍他們的近百戰警大隊戰警完全屠戮。

滿身血跡的戰魑,收起自己的軍刀,撿起武器,返回車上。五輛汽車迅速加速“咣,咣,咣~”接連幾聲,撞開了攔路的戰警大隊車輛,直奔繡豐區警安局。

滿地戰警大隊戰警的屍體,觸目驚心。

西線必經路。

戰魅他們二十餘人,全部被帶上手銬,分彆被押在十幾輛戰警大隊的車輛上。

戰魅坐在車上,閉目眼神,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枚彆針,在自己身後的手銬處來回移動,片刻之後,手銬被輕鬆打開。

戰魅依舊冇有任何動作,用餘光藐視四周,觀察前行路線。

就在車輛到達一處拐口的時候,戰魅突然抬起雙手,舉起手刀對準身邊兩人的脖頸就是雷霆一擊。左手靈巧地搶過左側人員的手槍,對準前方駕駛人員“嘣~”的就是一聲槍響,車輛瞬間失控,戰魅經驗極其豐富。猛地後退,用自己的後背頂住一名戰警,雙腿伸直踩住另外一名戰警,把自己的身體固定在座位中間,在車輛徹底失控的同時保持平衡,對準車內人群準確扣動扳機。

車輛東撞西撞,最後撞進了一幢建築物才停了下來。

當車輛停下的這一刻,車內的所有戰警都已經被戰魅解決。

他跳下車子,抱起戰警的衝鋒槍,對準周邊其他戰警大隊的車輛開始射擊。

“咣~咣~丁零桄榔~”到處都是失控的戰警的大隊車輛。

到處都是殺出的戰魅的下屬,他們配合巧妙,範圍屠戮

南線必經路。

戰魍他們五輛車子,已經被戰警大隊的戰警逼停。聽著喇叭內的警告。戰魍簡單明瞭,輕輕打了一個手勢,所有車窗搖下。

槍口對準外麪包圍戒備的戰警大隊車輛,直接扣動扳機。

槍林彈雨之中,戰魅他們的一輛車子直接被打爆,車內所有人員在車輛爆炸之前全部跳出,剛剛落地,就被周邊戰警大隊的戰警包圍打成篩子。

至於剩餘的幾輛車子,在凶猛的反擊之中,直接撞入對麵戰警大隊的包圍車輛。

劇烈撞擊聲響傳出的同時,所有武裝力量迅速下車,殺入人群,與戰警大隊的戰警展開了近距離的搏殺!

北線必經路。

戰魎率領的行動小組,以自己的車輛為掩體,與周邊包圍的戰警大隊戰警,亦展開了激烈拚殺。他們個個沉著冷靜,槍法精準。目標明確,槍槍入脖。

混戰之中,大批大批的戰警大隊戰警被射殺,他們也迅速躲入了周邊的建築物。

剩餘的戰警緊隨其後,試圖抓捕。

在一幢普通的寫字樓內,戰魎藏身一處寫字檯下方,聽著周邊持續不斷的腳步聲,看準時機,他瞬間起身,對準正前方的特警就扣動扳機。

在其身後以及周邊兩側,數名戰警聽見槍響當即掏出武器想要射殺戰魎。

關鍵時刻,側麵其他區域,一名負責策應的戰魎下屬衝出,冷靜點射,一槍一個,兩個人配合巧妙,迅速斬殺房間內的戰警,隨即迅速撤離

——————

繡豐區警安局,審訊室內。

王梟的槍口已經對準了最後一名張滿下屬,現如今,他已經放棄了再逼問張滿,就在他要扣動扳機的時候。陶濤進來了,看著滿屋子的鮮血與屍體,似乎已經習慣一般“烏隊,崔劍和王晴來了。”

“他們兩個怎麼來了?”

王梟有些詫異。

“不知道,說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

王梟思索了片刻,看了眼最後一名男子,槍口對準其額頭“嘣,嘣,嘣”又是數槍“陶濤,讓人把這裡收拾一下,順便給他再上點勁兒,我去就回來。”

“知道了,烏隊。”

辦公室內,崔劍和王晴兩人坐在這裡,正在喝水。

看著滿手,滿身,滿臉皆是血跡的王梟進來,統一的皺起眉頭。

“正辦事呢,所以冇有收拾,想著辦完一起收拾。”

王梟絲毫不介意,點著煙,吞雲吐霧之中,笑嗬嗬的開口。

“我看你們兩個這是,破鏡重圓了?說吧,找我什麼事情,我時間很緊!”

王晴和崔劍對視了一眼,崔劍隨即開口。

“烏隊長,我想問一下,您今天行動對付的人,是哪方勢力?”

“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哪方勢力。”

崔劍明顯有些不相信,王梟笑嗬嗬地兩手一攤,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血跡。

“我冇有必要因為這種事情騙你們吧?對我也冇有好處!”

“而且,我現在正在審訊這些人呢,為的就是想要搞清楚他們到底是誰!”

“但是目前來看,效果不大,這一個一個的,嘴是真硬。拒不開口!”

崔劍眼神閃爍,沉思片刻。

“您抓到這群人的首領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