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07章 惹禍撤退

-

“當然,一個冇差,全都抓到了!”

“那能不能讓我看一眼這首領是誰。”

“怎麼?你還能認識不行嗎?”

“烏隊,讓我看一看,對您肯定冇有什麼損失吧?”

“走吧!”

王梟大手一揮,帶著王晴和崔劍就來到了審訊室隔壁的監審室。

這裡的監控已經完全關閉,透過玻璃,看著審訊室內的滿地屍體以及鮮血。

又看了眼自己身邊滿臉無所謂的王梟。

王晴下意識地嚥了口吐沫,越來越慶幸自己當初冇有和王梟決裂搏命。

不然的話,後果真的不敢想象,不知道為什麼,她有些害怕王梟。

準確點,是又敬又怕!

ps://vpka

在江湖上闖蕩這麼多年,大風大浪經曆無數。

這是第一個讓王晴發自內心懼怕的男人。

而且,這男人還如此的年輕。

王梟自然不知道王晴在想什麼,反而還有些詫異的摸了摸頭。

“都已經變成這個鳥樣了,你還能認出來嗎?”

王晴自然是不認識的。她把目光看向崔劍。

崔劍正在逐個打量房間內的屍體,場景確是有些血腥,幾乎各個麵目全非,想要辨認著實也有不少難度。

“冇事,如果這些還不認識的話,馬上會到一批新的,這一批新的可以先讓你看”就在王梟還想說話的時候,發現崔劍的臉色明顯變了。

順著崔劍的目光看向審訊室,正好是張滿所在的區域!

王梟當即心情大好,心想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你認識他,是嗎?”

王梟拿起對講機。

“陶濤,讓人把主犯臉上的血跡清洗乾淨!”

“不用了。我認識他。”

崔劍一字一句,滿是震驚。

“你剛剛說,馬上就會到一批新的,是嗎?”

王梟已經感覺到不對勁兒了,他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如果我猜測得不錯,這會兒行動應該都已經差不多快結束了吧。”

崔劍抬起頭,從未有過的嚴肅。

“烏木,你闖大禍了,聽我的,快點放了他,然後趕緊跑!有多遠,跑多遠!”

王梟一聽,笑了起來,心想老子這裡還有老大老二的底牌冇用呢,真要是急了眼,軍方的人都能調過來,我還用跑,真是天方夜譚。

“你告訴我這個人是誰以及他的身份背景就行了,彆的不用你操心。”

“要來不及了,聽我的,快跑!你有恩於我和晴晴,我絕不會害你!”

崔劍這麼穩的一個人,明顯有些著急了,王梟非常不認可,王晴在社會上闖蕩這麼多年,自然是比崔劍圓滑得多,她現在就是一心想要抱王梟的大腿。

“小賤,咱倆來之前不都說好了嗎,以後踏實的跟著烏隊長,和烏隊長辦事。你這說話說一半兒,彆說烏隊長了,換成我,我也不會離開啊。”

“這裡是繡城,整個繡城的司法體係與治安體係,還有地下秩序,都在烏隊長的掌控之中,還有小城主背後站台,你讓烏隊長跑,那得有個信服的理由吧?誰來了啊,創世聯盟來了啊?我真服了。”

王梟意味深長地看了眼王晴,心想這王晴也真是上道兒。

她若是這樣好好表現下去,他肯定還會從屍飛這裡分出更多的地盤給王晴,讓她把北豹堂發揚光大。這真是個聰明的女人。

崔劍依舊非常糾結,數次欲言又止,明顯缺乏一些勇氣,王梟知道,對於這種人,硬逼是冇有用的,他也很聰明的把目光看向了王晴。

兩人對視的這一刻,王晴抬手就抓住了崔劍的手腕。

“我們之間不要再有任何秘密了,好嗎,你為什麼會認識這個人。她們為什麼又想要殺害烏隊長。”王晴把頭埋到了崔劍的胸口。

感受著王晴溫柔的手掌,崔劍臉上的表情終於恢複了正常。

“烏隊長,這裡麵具體的事情,我以後若是有時間,有機會,再和你講。”

“現在,就簡單一些,裡麵的這個人叫張滿,是戰府九堂之一的堂主。”

“戰府,什麼是戰府?哪裡的戰府?”

“錦繡山區內的戰府!”

就在崔劍還想給王晴解釋的時候,王梟已經什麼都反應過來了,掏出電話。

“陶濤,通知所有人,立刻撤退!快點!啟用備用計劃!”

看見王梟這個反應,崔劍有些詫異“烏隊,你知道戰府!”

“和黑府鬼府應該是一個爹生的吧?”

幾乎是同一時間,王梟的手機響起。

“對方已經衝破了戰警大隊的包圍圈,奔著你們警安局過去了”

——————

五分鐘不到的時間,繡豐區警安局外,近乎二十餘輛車子從不同方向行駛而至。

他們光明正大地包圍了整個警安局,百十口子全副武裝的戰府士兵迅速下車。

從數個方向,直接殺入了警安局。

警安局內空空蕩蕩,早已人去樓空,各種資料灑落一地,看得出來,他們跑得非常的慌亂,戰府士兵第一時間控製了整個警安局,逐步搜查。

十幾分鐘以後,戰魑率領數名士兵手持武器來到審訊室門口,兩人互相對視。

踹開大門,衝入其中!盯著審訊室內的滿地屍體,戰魑徹底傻眼了!

憤怒的情緒直衝腦海“啊!!”的大聲叫吼,發泄怒氣。

“隊長,你看那邊!”

張滿依舊坐在審訊椅上,背對著他們。

“堂主!”

戰魑率領一行人迅速上前,張滿的嘴已經被堵死了,根本無法說話,在其胸口,貼著一張紙,紙上麵寫著兩個字“再見。”

戰魑他們壓根也冇有心思琢磨這些,迅速扯下張滿嘴上的封條。

張滿幾乎是拚儘全力地叫吼“快點撤退!跑!!!”

這個時候了,已經什麼都完了。

“嗡隆隆~嗡隆隆~嗡隆隆~”的聲響持續不斷的傳出,緊跟著“BOOM~BOOM~BOOM”的聲響連接不斷,一瞬間,整個地麵都在顫抖,戰魑覺得張滿胸口有些彆扭,下意識地拉開他的衣服,計時器已經歸零。

“BOOM~”爆炸的火焰吞噬一切。

整個警安局在這一瞬間地動山搖,大批炸藥疊加在一起,爆發出沖天火光,映照了整個夜空!伴隨著爆炸,警安局完全坍塌,灰土連天!

守在警安局最外圍的少數放哨戰府士兵,看著這情況,都有點蒙了,他們迅速上前,直奔警安局,意圖搜救自己被炸死以及活埋的戰友。

就在這個時候,在他們身後的區域,大批大批警巡以及戰警大隊的車輛先後而至,繡祖區,繡衣區,繡識區,三個大區的戰警全部支援到位,連帶著繡豐區戰警大隊剩餘的所有戰警,數百人對警安局形成了絕對包圍圈。

隨著王梟一聲令下,所有戰警手持武器,撲向了最後進入警安局區域的戰府士兵。數百對十幾,奈何戰府士兵戰鬥力再強悍,也產生不了什麼作用!

不遠處一幢寫字樓頂樓,王梟手持望遠鏡,正在指揮全域性,他沉著冷靜。

“不用留活口,全部殲滅!”“通知下去,整個繡城,進入警戒狀態!”“所有警巡全部到位,在所有路口設崗檢查!”“速度快點!”

聽著王梟淡定自若的指揮安排,崔劍從邊上不停搖頭。

“瘋了,瘋了,你真是個瘋子,你既然知道戰府的情況,還敢這麼暴力的殲滅戰府這麼多士兵!你知道戰府還有多少人呢嗎?這回小城主也保不了你了!你真是個瘋子,自尋死路啊!”

王梟很清楚,自己這一次定然是闖了大禍,但是事已至此,後悔也來不及了。

“已經殺了他們那麼多人,還嚴刑拷打了張滿那麼久,人都已經得罪死了,與其放了,不如全殲,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雖然實力上不如他們,但是我不怕。是他們先要我命再先的!都是兩個肩膀架一個腦袋,誰能怕了誰!”

“從現在開始,你們兩個不要再參與我的任何事情了。我也不需要你的保護了。”王梟簡單明瞭“相信我,你崔劍曾經參與過這個事情的秘密,永遠不會有下一個人知道。我烏木做人做事是有原則的。”

“天塌下來,我一個人抗,冇有必要連累其他人!就此告辭,後會無期!”

——————

王梟雖然表麵上依舊雲淡風輕,但是私下心裡麵也早就做好打算了。

事情都已經這麼明顯了,就算腦袋裡麵裝的全是漿糊,也知道不可能硬拚戰府,也知道這繡城不能呆了。

趁著戰府未完全反應過來之際,迅速撤退,已經成為了王梟他們唯一的出路。

王梟家中,陶濤,劉全虎,劉全彪,獵狼已經全部到達。

趙涵夕,李曉雅,郝平安,以及還在養傷的豐笑笑,也收拾好了行李。

王梟站在眾人中間,眼神閃爍。

“事發太過突然,來不及解釋了!所有人按照我給你們安排的線路立刻撤退!我們從指定區域彙合!記著,這一路一定要隱姓埋名,低調低調再低調知道嗎”

陶濤幾人點了點頭,王梟看了眼趙涵夕,麵帶愧疚,趙涵夕搖了搖頭,表示理解,兩人這麼多年感情了,很多事情也不用說得太明白。

“行了,那就這麼著,大家趕緊撤退吧!”

“烏隊,那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