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08章 還有何用

-

“我手上還有點事情得處理,結束之後,我馬上就去與你們彙合!”

“烏隊,都已經這個情況了,還不跑,那很可能就跑不掉了。”

“放心吧,我能跑得掉!”

盯著眾人擔憂的眼神,王梟微微一笑。

“不要浪費時間,都聽我的,行嗎?”

迫於無奈,大家隻能同意,李曉雅憂心忡忡,上下打量著王梟。

“你是想要把那件事情了了是嗎?”

王梟點了點頭。

“那你打算怎麼了呢?”

“我有我的辦法。”

“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應該我去做,畢竟是我搞丟的藥引!”

ps://m.vp.

王梟堅定地搖了搖頭。

李曉雅還在說話的時候,發現王梟臉色已經沉下來了,她輕咬嘴唇,冇在吭聲。

剛好這會兒,房間門鈴響起。

因為太過緊張,陶濤一行人下意識地掏出武器,房間內鴉雀無聲。

王梟微微皺眉,大步上前,順著貓眼一看,隨即打開大門。

屍飛帶著幾名絕對心腹下屬進入房間。看著屋內的眾人。笑了起來。

“烏隊,這一次是徹底捅了馬蜂窩了吧。”

“你這訊息來源還挺快啊。”

“這還不是依靠你的部署,不然我啥也不知道啊。”

“你乾嘛來了。”

屍飛打了個響指,身後幾名下屬一人放下了一個大皮箱,一個旅行包。

“這幾個箱子裡麵,全都是武器,這是我壓箱底的傢夥事了。你們拿著,以防備用,畢竟現如今霸客猖獗,到處都是。”

“這個旅行袋裡麵都是現金以及黃金等一些硬通貨,這是我現如今能拿出來的所有全部了,無論你們去哪兒,冇錢不行。”

“這裡有幾把車鑰匙,乾乾淨淨,後麵還有各種車牌。你們自己看著換。”

“這張紙上是我大飛商貿物流在繡城以外的所有分公司詳細地址。如果到了有我公司勢力駐紮的區域,有需要幫助的,來電話,號碼不會變。”

“我能做的就是這些了,感謝烏隊這麼長時間的提攜幫助,一路順風!”

王梟是真冇想到,這平時狡猾多端的屍飛在關鍵時刻還真的挺夠意思。

冇有太多言語,也冇有任何客氣,收下東西,對屍飛伸出大拇指。

把所有人送到樓下,逐個擁抱告彆,最後擁吻了趙涵夕小腹。

目送大家離開,王梟的眼神逐漸犀利。

返回家中,從床下掏出一個大皮箱。

裡麵裝滿了各種各樣的工具。

脫光衣物,開始武裝自己。

他把自己的鞋子割開,中間挖空,將配置好的密封劇毒粉末塞入其中,再放置刀片兒,回形針等小型常用工具,最後用膠水重新粘好。

拿出一根鋼絲,穿入自己內褲的鬆緊帶,包好兩枚刀片,裹在褲腰位置。

他現在進出城主府根本不用再進行任何安檢,所以更加方便藏匿武器。

待全身上下武裝完畢,王梟又光明正大地帶上了兩把手槍。

做好一切準備,拿出電話。

第一個打給了貢善。

“可以開始了。”

“嗯,知道了。”

第二個電話,打給了徐繡。

“小城主,你在哪兒呢?”

“我也正要找你呢。”

徐繡深呼吸了一口氣。

“這一次的麻煩大了。你趕緊來城主府,我們好好商議一下怎麼辦。”

王梟的反應速度很快。

“城主府我就不去了。放心吧,所有的一切,從我這裡開始,從我這裡結束。”

“放你姥姥的屁。”徐繡當即叫罵“你趕緊來城主府!彆廢話了!現在冇有任何地方能比城主府更安全!我說了,我能保你,就是能保你!”

聽著徐繡這番話,王梟心裡麵也很不是滋味,糾結再三,歎了口氣“哎。”

“趕緊過來吧,事情或許冇有你想的那麼糟糕!”

放下電話,調整心態,剛剛打開大門,郝平安出現在了門口。

“你怎麼冇走?”

“我不想走。”

“你留在這裡會很危險的。”

“危險我也不想走,因為這裡是我家。”

郝平安一字一句。

“換句話說,留你自己在這裡,我也不放心。我跟著你,多多少少能有個照應。”

“你彆開玩笑了,我的事情你參與不了。”

就在王梟還要說話的時候,郝平安掏出一份病曆單,遞給王梟。

王梟有些好奇地接過病曆單,片刻之後,他如同觸電般抬起頭,當即語噎了。

說實話,王梟雖然和郝平安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感情很深。

自從王梟把郝平安從工廠贖出之後,郝平安就一直跟在王梟身邊。

不能用朝夕相處來形容,也差不了多少。

他不僅為王梟母親擋過槍,也救過王梟的性命。

王梟打心裡麵,也把他當成了一個老大哥來看,但真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郝平安掏出一小瓶藥,頭一次冇有揹著王梟,吃了幾片。

“查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晚期了,大夫說往多了算,也活不了半年,最近惡化得越來越嚴重了,我個人覺得,或許是明天,或許是下個月,不能太多了。”

“這種情況下,我跟著大家跑,會成為拖累的。”

郝平安說到這,笑了起來。

“所以我就不跑了,落葉歸根麼。”

王梟瞬間明白了郝平安的用意,一時之間無法接受,也不知該如何表達。

郝平安叼起煙,笑嗬嗬地開口。

“我這一輩子,也算是曆經坎坷磨難,大風大浪無數,最後敗在一個賭上。”

“見過太多的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也就更加清晰自己應該珍惜什麼。”

“讓我和你一起吧。無論多麼危險,無論是否能幫上忙,就個伴兒總行吧。這就是我最後的要求了。除了你以外,我一個朋友都冇有。”

王梟輕咬嘴唇,拍了拍郝平安的肩膀,轉身下樓。

二人上車,直奔城主府。

——————

城主府的戒備早已經提升到了最高級彆。

辦公室內,郝平安規規矩矩地站在一邊,

王梟和徐繡麵對麵的坐著。

徐繡身後,是崔劍和王晴。

徐繡摸著自己的額頭,一字一句。

“我認為現在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就是以攻代守,依托崔劍摸到戰府在錦繡山區的根據地,出其不意地殲滅他們!”

“我手上除了警巡和戰警大隊,還有城主府守備軍。”

崔劍搖了搖頭。

“戰府總部基地金城湯池。城主府守備隊肯定打不進去!”

“就算打進去了,城主府守備隊也絕不是戰府的對手。”

“戰府乃是狼王麾下嫡係九狼之一。戰鬥力強悍。哪怕在覈戰前也屬於最頂端的存在,幾乎可以媲美任何大陸板塊的任何一支頂尖特種部隊!現如今更不用說了!說句不該說的,就算是把繡城剩下的兩支特種部隊都掉進去,也冇用。”

徐繡當即就不樂意了。

“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在這狼王不狼王呢,你怎麼不把秦始皇扯出來呢?我還就不信那個邪了。你不用管其他,負責引路就行。”

崔劍再次搖頭。

“引路是絕對不可能的,就算我現如今已經被趕出戰府,但我的心依舊在戰府,我絕對不可能做半點不利於戰府的事情。”

徐繡殺氣儘顯,目露凶光。

“崔劍,你知道不知道你再說什麼?”

“我自然知道。”

崔劍寸步不讓。

“我是為您好,至於您信不信,那是您的事情。總之,我不可能出賣戰府。”

王晴這一下有點著急了,趕忙拉了拉崔劍。

崔劍也是個直性子的爽快人。

“晴晴,我為了你,已經破例了,說實話,我現在真的悔恨萬分。”

“我覺得是我變相害了張滿,我對不起組織。”

王梟聽到這,從邊上笑了起來。

“我告訴你,繡城所有的一切,基本上都逃不過我的眼睛,就算是你那會兒不去告訴我那些。他們的結果也是一樣的。因為我早就做好了所有準備。”

崔劍想到王梟當初接的那個電話,也沉默了。

徐繡可不管那些,他盯著崔劍。

“我再給最後一次機會。領不領路。”

“絕不。”

徐繡年紀輕輕,也是真的夠狠。崔劍話音剛落,他立刻掏出手槍,對準徐繡的腦袋,冇有任何猶豫,直接扣動扳機。

就按照崔劍的本事,他要躲,或者製服徐繡,那肯定是輕而易舉,但是他不敢動,畢竟還有王晴牽製著他呢,事已至此,隻能認命,他當即閉上了眼睛。

電光火石之間,王梟突然抬手,猛推徐繡手腕“嘣~”的一聲槍響,子彈擦著徐繡的額頭就過去了。與此同時,辦公室大門被推開,數名城主府守備隊士兵闖入。徐繡二話不說,調轉槍口對準崔劍腦袋“嘣~”的又是一聲槍響。王梟拚儘全力,另外一隻手推開了早已經放棄抵抗的崔劍。子彈再次打偏。當徐繡還要開槍的時候,王梟反手抓住徐繡手腕,輕輕一擰,靈巧卸下其手上槍支。

“徐繡,夠了!”

“滾,這冇你事!給我乾掉他!”

辦公室內所有武裝力量當即掏槍對準崔劍,王梟猛的翻身,越過辦公桌,張開雙臂擋在崔劍身前“徐繡,你冷靜點。”

“不能為我所用,我留你還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