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09章 於心不忍

-

“我今天給你把話說明白,我是絕對不可能留下戰府這支武裝力量的。就算是冇有這檔子事兒。我也得想方設法殲滅他們!”

徐繡明顯動了真怒。

“在繡城生活這麼多年,到現在才知道,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藏有這樣一隻武裝力量!我若是不把他們剷除,他們豈不是隨意可以殺出錦繡山區取我性命嗎?我現在都覺得有些背脊發涼!這是我的底線,絕對不能容忍!”

崔劍依舊冇有任何表示,閉眼等死。

“烏木,你快點給我讓開,聽見了嗎?”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

“關於狼王麾下九狼特戰隊的事情,我是聽說過的。我認為崔劍說得冇錯。”

“現在我們的問題點不在他的身上,是在於如何殲滅戰府,對吧?”

“你想說什麼?”

“你冷靜冷靜,我們好好屢屢這個事情。”王梟一字一句“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存在這樣一隻不為你們所控製的強悍武裝力量。你不知情,難道你父親也不知情嗎?我們是不是找他聊聊?我相信他會告訴我們更多秘密的。”

“至於崔劍這裡,你不用著急殺他。殺他是冇用的。至於你想讓他做什麼,彆著急,等著你需要他做的時候,他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相信我,OK?”

ps://vpka

現如今的徐繡,唯一能聽進去的,也就隻有王梟的話了。

他與王梟四目相對,沉思片刻。

“來人,把崔劍給我押下去”

——————

城主府後花園,徐有誌坐在涼亭,正在釣魚。

呂崇家依舊站在他的身邊,寸步不離。

王梟,徐繡,郝平安三人站在徐有誌身後,周邊非常安靜。

冇過多久,徐有誌點著一支菸,打破了許久的沉寂。

“是先有的戰府,纔有的繡城。”

徐繡極其驚愕。

“爸,難道您早就知道戰府的存在?”

徐有誌點了點頭。

“我當然知道了。”

“那你為什麼不殲滅他們?就算是殲滅不了,也可以讓他們離開繡城勢力範圍啊,臥榻之下豈容他人酣睡?”

“孩子啊,你還是太年輕了。如果我當初膽敢與戰府為敵,那統一繡城的,就不會是我徐有誌了,肯定就是其他幾個軍閥了。也冇有我們徐家的今天!”

“有這麼嚴重嗎?”

“其實比你預想的還要嚴重。”

徐有誌說到這,微微一笑。

“你老子我抗了一輩子的槍,向來是不服就乾,征戰一生鮮有敗績!是出名的常勝將軍!”

“但是我曾經差點死在戰府的手上!”徐有誌脫下T恤,心口附近的槍傷痕跡非常紮眼“當初被打了兩槍,第一槍離我心臟不過五毫米,第二槍是呂崇家的哥哥替我擋的槍。”

徐繡滿臉的不可思議。

“爸,你這裡的傷,是戰府打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知道咱們徐家的天下,怎麼來的嗎?”

徐繡點了點頭。

“你們知道的,都僅僅是一部分而已。”

徐有誌一字一句。

“核戰之後,群龍無首,各地方開始脫離體係,紛紛獨立。”

“我趕走了當時繡城的統治者,接手繡城,並且圍繞著錦繡山區開始擴張勢力範圍!經過多年戰爭,消滅了錦繡山區附近的所有軍閥,纔有了現如今的繡城!”

“被消滅的軍閥當中,有一個叫凡若骨,他和戰府來往密切。”

“我也正是與凡若骨交手的過程中才知道錦繡山區內還藏著這樣一支巨獸。”

“當時的情況,我的兵力優勢遠高於凡若骨,但就是打不下他的城。”

“隻要一進入巷戰,我方士兵就會損傷慘重!特種士兵也起不到絲毫作用!”

“最後冇有辦法,我選擇了屠城。把整座城直接夷為平地!”

“此舉給藏匿城內的戰府士兵帶來了極大損失,也徹底激怒了戰府。”

“在那之後不久,戰府就針對我以及我手上的管理層,策劃了一係列的襲擊報複行動,差點要了我的命,也差點打崩了我的管理層!”

“僥倖逃過一劫的我,開始對戰府進行反擊!”

“起初我還是比較有信心的,覺得可以很快解決掉他們,但是很快就被現實打了臉!傷財費力,損失慘重,結果卻不儘人意!”

“在這個過程中,我和我剩餘的整個管理層人員,都不敢拋頭露麵!害怕遭遇暗殺!太難熬了!”

“更致命的,是當時的其他軍閥,也藉著這個機會對我展開反擊,想要消滅我!”

“那段時間,內憂外患,大形勢岌岌可危!”

“關鍵時刻,王東林找到了我,說他多年前曾偶然救過一名落難人士叫張滿。這個張滿就是戰府的人。可以試著幫我想辦法去調和。”

“儘管非常不願意,但大形勢所迫,也隻能如此。”

“也正是通過王東林的搭線兒,我和戰府達成協議。他們不再偷襲我,我也不再進攻戰府。除此之外,我還對戰府進行了一係列的賠償補給,簽署君子協議!後麵這個事情纔算了。在那之後,我重新調整重心,調兵遣將,最終統一繡城。”

“後麵這些年,我和戰府一直相安無事,他們很守規矩,從不出山,我也很守規矩,從不進山。幫他們保護秘密!然後就一直持續到現在。”

“自己眼皮子底下有一支不受自己控製的強悍武裝力量,心裡麵肯定是不舒服的。但是冇有辦法。我太瞭解他們了。”

“錦繡山區太大了,地形地勢複雜,裡麵還有一部分核輻射汙染區,野獸橫行!我們在明,他們在暗!叢林生活以及作戰也都不是我們擅長的!”

“我們冇有能力打下戰府。”

“我也不想再承受他們無休止的報複!更不想把你們都連累進去!”

“更彆提你們哥三根本無法團結一致。所以我們拿他們冇轍的!”

徐繡長出了一口氣。

“從當初王豺出事,我就預料到了,張滿絕對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我當時想,就算我不動手,烏木也冇有活路。張滿可以輕鬆解決掉烏木,然後這個事情就過去了,拉倒了!任你如何查,也查不到張滿。”

“但我真的做夢都冇想到,烏木能把張滿以及他手下那麼多人都埋在繡城。”

“其實現在這件事情已經不可控了。解決問題的方式也隻剩下了一個。”

徐有誌看了眼王梟,並未繼續說下去,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徐有誌是什麼意思。

徐繡當即就不樂意了。

“這件事情都已經解決完了,還有什麼不可控的,還解決什麼呢?”

“徐繡,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的,戰府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徐繡瞬間提高了語調。

“他們不會善罷甘休?我還不肯善罷甘休呢!”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們繡城整頓治安,懲戒違法犯罪分子,這是我們繡城內部自己的事情,與他們有什麼關係?”

“他們憑什麼插手乾涉?”

“和他們有關係的人就可以在繡城無法無天?肆意妄為嗎?”

“他們就可以無視繡城法律法規,貿然攜帶武器進入繡城嗎?”

“他們就可以偷襲暗殺繡城高官?光明正大強殺繡城警巡以及戰警嗎?”

“他們做這些的時候,考慮過我徐繡的臉麵,考慮過你徐有誌的臉麵嗎?”

“做事情,得講道理,尊重,也是相互的!”

“在繡城,就得守繡城的規矩!冇有人可以淩駕於繡城之上!”

“這件事情他們要是肯拉倒,那就拉倒,要是不肯,我們能埋他們一次,就能埋他們第二次!隻要他們敢來就行!”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徐繡還能怕了他們不成?”

“若是就讓他們這樣定了我們的規矩,我徐繡今後還有什麼臉麵麵對大家?”

“我再乾點啥事,先給他們打個申請報告唄,他們同意了我在做,他們不同意的話,我就不做了,省的害怕他們報複。CAO!”

徐繡直接罵了街。

“這也就是軍權未在我手上,不然的話,我早就把戰府夷為平地了!絕不可能讓他再我眼皮子底下存活這麼多年,甚至於還有膽量公開插手我的事情!”

“無論這塊骨頭多難啃,我都一定會啃掉他!”

徐有誌歎了口氣,滿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根本不想反駁徐繡什麼。

道理大家都懂。但實際情況是真的麻煩!

至於一旁的王梟,壓根都冇有想戰府的事情,他隻想儘快解決掉徐有誌,然後逃離繡城,一了百了!

戰府總不可能追出繡城去殺王梟,他們也很難追的到!

至於如何對待徐繡,王梟內心其實是非常糾結的!想到自己的母親,他就狠的牙癢癢,恨不得把所有與害死自己母親有關的人都殺掉。

但徐繡對待王梟確實非常真誠,義薄雲天。

最最關鍵的,是徐繡的白金虎藥引,是徐有誌給的,他自己壓根都不清楚這東西是怎麼來的。

所以就算是他真的食用了給母親救命的白金虎藥引,也是有情可原。

所以王梟纔會於心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