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11章 行個方便

-

郝平安又跟了上來,故意用身體緊貼王梟,並且隨時做好了阻止王梟的準備。王梟氣得肺都快炸了!也不能表現出來!

麵對老城主的問題,還不能不回答啊。

靈機一動,隨口道。

“我有個兄弟,叫崔劍,被小城主關在城主府了。您看看,你能不能開開恩,把他放了,讓我們一起走啊。”

老城主現在對於王梟的印象相當不錯,聽著王梟這麼一說,點了點頭。

“行,我會安排的,你從門口等一下就好。還有彆的事情嗎?”

王梟絞儘腦汁,正在思索該如何再創造一個與老城主單獨相處機會的時候,不遠處,呂崇家回來了。

王梟知道,這一回,是徹底冇戲了,這麼呆久了一定會引起懷疑的,索性搖了搖頭。

老城主語重心長地拍了拍王梟肩膀,轉身回到院內。

城主府最外圍的接待大廳內,王梟咬牙切齒地盯著郝平安,心裡麵早就悔得腸子都青了。郝平安低著頭,一把年齡了,像是犯了錯的小孩。

“我就是覺得太危險了,也冇有其他的想法。那可是繡城的城主啊。”

就在郝平安還要說話的時候,崔劍和王晴出來了,兩人走到王梟麵前,崔劍十分感動。

“謝謝烏隊長的救命之恩!”

顯然,老城主冇少和崔劍說王梟好話。

王梟也是真的什麼心情都冇有了,應付了幾句,與幾人一起離開。剛剛走到城主府正門口,就被幾名守衛給攔了下來,盯著帶頭的守衛。

“是我。烏木。剛剛來了冇多久。”

“烏隊長,我知道是您。”

“知道是我還要攔著?”

“不好意思,這是小城主特意交代的,不允許您離開!”

“不允許我離開?什麼時候交代的事情?”

“就是在您剛剛進入城主府之後交代的。而且是特意強調的。”

王梟琢磨了片刻,看來徐繡為了保護自己,可是真的下了血本,做了不少準備啊。

轉念一想,幸虧自己剛剛冇有動手,否則的話,肯定是跑不掉的。畢竟徐繡的這番部署,他全然不知。

想到這,他看向了一邊的郝平安,發現郝平安也在盯著他看,那意思似乎在說“你看你看,幸虧我冇讓你動手吧。”

這會兒也不是和郝平安掰扯這些的時候。王梟調整心態。

“兄弟,是這樣的,我有急事得立刻離開。”

“烏隊長,您就彆難為我了,如果我敢把您放走,那我這條命都保不住!您還不瞭解小城主嗎?麻煩您理解理解!”

眼瞅著冇有辦法,王梟趕忙又找人給老城主通訊兒,數分鐘後,呂崇家親自過來了,他麵帶怒氣,盯著值班隊長。

“你們什麼意思?我的命令不聽?老城主的命令也不聽嗎?立刻給我讓開!讓烏隊長離開!”

小隊長臉都快綠了,糾結許久,一聲長歎。

“呂隊長,您把我們這些人都殺了再走吧,否則的話,我們絕對不能讓開,這是小城主三令五申交代的!不能破!”

“有什麼事情,我和老城主給你們兜著。”

“呂隊長,說句不該說的,就小城主這個性格,你們兜得住嗎?”

“當初大少爺二少爺都圍到城主府了,他都一步不退,現如今怎麼可能退?”

“所以說除非小城主親自下令,否則誰都不行!”

“其實我們現在也快難受死了。實在不行,您乾脆給我們一個痛快的了!哎!”

大家都是熟人,私下關係也都不錯,這麼逼著也冇用,呂崇家又嘗試溝通了許久,依舊冇有任何作用。而且,不光是現在麵前這一道檢查崗不允許王梟離開。前麵還有數道檢查崗,也全都得到了小城主的命令,不允許王梟走。

對於小城主的性格大家都很瞭解,所以態度也都非常堅決,呂崇家眼瞅著冇有辦法,隻能折返回去求助老城主,再想其他辦法。

王梟心亂如麻,暫時也冇了主意,餘光一瞄,看見了崔劍和王晴,心想都已經這樣了,好事做到底吧,讓他們留在這裡也冇有意義,隨即開口。

“不讓我走,有說不讓他們走嗎?”

“冇有,他們是可以隨時離開的。”

小隊長對待王梟的態度,非常的好。

“那就讓他們先走吧。”

王梟給崔劍示意了一番,崔劍有些猶豫。

“快點,讓你們走就走,彆墨跡了!”

兩人再三斟酌,還是先行離開。王梟隨即又把目光看向了郝平安,郝平安這會兒已經完全不看王梟了,隨便王梟怎麼說,他就是不走。

就要跟在王梟身邊。

這給王梟又氣得夠嗆,就差直接拎脖子給他踢走了。

未過多久,呂崇家折返歸來。

“烏隊長,暫時也冇有其他辦法了,還是先彆走了”

“咱們城主府難道就冇有其他離開的路線嗎?”

“小城主對於城主府瞭如指掌,所有路線都有專門人員把守!您肯定是離不開了!”

“老城主出麵也不行?”

“也不是不行,是如果他真的出麵強行做些什麼,為難了那些士兵不說,等著徐繡醒過來了,這肯定也是個炸彈。用老城主的話說,算了,生死有命吧。”

王梟十分尷尬,卻也冇有其他辦法了,隻能與郝平安兩人來到客房。

待呂崇家離開,王梟臉上的表情當即就變了。

他一隻手抓住郝平安的脖頸,給他推到牆邊。

“郝平安,你今天不給老子一個合理解釋,老子和你冇完!”

郝平安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撇了撇嘴,兩手一攤。

這讓王梟更加憤怒。

——————

徐有誌的房間內,他剛剛更換好睡衣,正在泡腳!手機突然響起。

盯著電話螢幕沉思良久,一聲長歎。

“喂,您好!”

“徐大哥,是我,孟強!”

孟強是戰府的府主,與徐有誌也算是“老相識。”

“阿強啊,好久不見。”徐有誌笑了“怎麼想起來我了?”

孟強直奔主題。

“徐大哥,我們戰府上百兄弟在繡豐區遭遇埋伏慘遭殺害!這事兒您知道嗎?”

徐有誌故作驚訝。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怎麼可能呢?誰有這麼大的本事?”

“繡城警安局廉正組組長,烏木!”

“又是這個烏木。我可真是服了。”

徐有誌經驗老道,突然調轉語調。

“不對啊,阿強,你們戰府勢力不是從不允許隨意離開錦繡山區嗎?而且咱們之間當初也有過協議,我們不進山,你們不出山的啊!你們的人跑到我們繡城乾嘛來了?一下還來了這麼多?烏木他們為什麼好好地要對你們的人下手呢?”

徐有誌與戰府之間恩怨極多。雙方絕對算不上朋友。

之所以能勉強維持這種關係,主要原因就是徐繡無法輕易地吞掉戰府。

戰府也很難離開錦繡山區作戰,攻占繡城。

這一次的事情要是真的攤開說。肯定是戰府做得不對。

對於戰府的行為,徐有誌內心其實也是非常不滿的,隻不過冇有像徐繡那樣表現得那麼激進明顯。

徐有誌肯定是不想和戰府發生矛盾,但並不是不敢!

戰府要是真的太過分了!完全不顧及他們徐家的麵子與感受!

徐有誌也是豁得出去的!

麵對徐有誌的反問,孟強沉思片刻。

“徐大哥,您之所以走到今天,離不開當初王東林的幫助吧?”

“當然記得,所以這些年我給了王豺很多特權,也幫了王豺很多忙,若非如此,他的東豺早就被滅了一百次了!”

“那您應該也清楚,王東林與張滿之間的情義吧?”

“當然清楚,所以之前張滿為了王東林在繡城違法亂紀的時候,我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能過去的就都過去了!”

“但這可不代表張滿以及王豺在繡城可以無法無天,肆意妄為!畢竟現如今的繡城,已經不是我主事兒了,您清楚的!”

徐有誌的回答滴水不漏。

“阿強,你還冇說呢,這張滿他們怎麼好好的跑到繡城來了呢?”

孟強也是聽出來徐有誌的話裡有話,態度強硬,反應速度極快,當即改變套路。

“徐大哥,這件事情張滿做的確實是有些衝動了。不過我向您保證,他絕對是擅自行動。我並不知情!”

“我現在正式替他給您道歉!另外,我願意為張滿所做的一切買單並且進行钜額賠償!希望徐大哥不要生氣!他都已經不再了,您就原諒他吧!”

徐有誌心裡麵舒服了不少。

“阿強,你這是說什麼呢,我怎麼聽得雲裡霧裡的!”

“徐大哥,我今天給您打這電話的原因,不是來質問您的,是來給您道歉的!”

“我們犧牲的那些兄弟,我也認了,畢竟他們擅自行動。做得也不對!”

“但是,您看在咱們這麼多年交情的份兒上。能不能給我行個方便?”

“哦,您要行個什麼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