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12章 高興過早

-

孟強話裡有話,準備充分。

“聽說繡城現如今正在整頓治安,懲治貪腐!王豺他們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被烏木他們打掉!是有這麼一回事吧?”

“是的,確實如此!”

“那我這裡有一份烏木以及其下屬濫用私權,草菅人命的違法犯罪證據,希望您能公平公正,公事公辦,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孟強這一招是真高,瞬間就把徐有誌給架起來了。

王梟他們在繡城做了這麼多事情,幾乎冇有一件是可以拿上檯麵的。

無非就是徐繡撐腰,無人追究而已。若真要追究。槍斃一百次都夠了!

王梟他們對付王豺以及東豺會的手段暴力直接。

對付張滿他們最開始這批人的手段更是血腥殘酷。與繡城法律絕對背道而馳。

這孟強現在把這些證據搬出來,就是要用徐有誌的手殺王梟,給張滿報仇。

如果徐有誌按照正常流程做了,他們的目的達到,雙方麵子上也都過得去。

ps://m.vp.

如果徐有誌冇有按照正常流程做,反而包庇王梟的話,那孟強可就有話說了。更有理由做很多事情!標準的先禮後兵!

簡簡單單幾句話,就把難題甩到了徐有誌的身上!

歸結到底,孟強是肯定不會放過王梟這夥人的!張滿不僅僅是戰府的堂主,還是孟強的結拜兄弟!張滿手上的四大金剛,戰魑魅魍魎,皆是戰府的老人,功勳卓越!至於其他犧牲的士兵,也是張滿這一堂的絕對核心精銳!

可以說,戰府這一次在繡城損失極其慘重!

“徐大哥,您怎麼不說話了?難道這種事情,還會為難嗎?”

“那自然冇有!冇有任何人可以淩駕於繡城法律之上!東豺有問題,我們會處理東豺,烏木有問題,我們肯定也會處理烏木!您儘管放心!”

“那就好,我馬上安排人把證據資料給您送過去,實名舉報!然後等著您那邊的動作,我相信徐大哥肯定不會讓我等個一年半載的,對吧?”

“放心吧,我們徐家一向嚴明公正。絕對不會隨意針對,陷害任何人的!”

放下電話,徐有誌深呼吸了一口氣,嚴肅了許多。

“想辦法去把徐繡弄醒,把這些事情告訴他,讓他來處理!我早就退休了,不想再為這些事情發愁了。他是城主,總是要經曆這些的……”

——————

兩個小時之後,城主府會客廳內。

徐繡端坐在茶台前,翹著二郎腿,腦袋還是有些暈眩,他在強行控製。

兩名城主府守備隊的保鏢,帶著一名戰府信使進入。

信使對待徐繡非常尊敬,先是禮貌問好,然後低頭彎腰,把檔案袋舉過頭頂。

徐繡簡單查閱了一番,突然笑了起來。

“這是誰給你們的訊息,為何會如此詳細呢?”

信使不卑不亢,簡單明瞭。

“烏木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根本也冇有過任何遮掩,所以這並不是什麼難事。”

“哦,你要這麼說,就解釋得通了。有點太明目張膽了,對吧?”

“是的,確實是明目張膽,比起王豺的所作所為,有過之而無不及!”

“行了,我知道了,你走吧!”徐繡衝著信使抬了抬手,打了個哈欠“這麼晚了,也該回去睡覺了。”

待信使離開,徐繡掏出打火機,當著眾人的麵兒,直接就把檔案袋給點燃了,眼瞅著檔案袋化為灰燼,他變得有些憤怒。

“烏木你這個渾蛋!居然敢給老子下蒙汗藥,你等我明天睡醒的。和你冇完!”

呂崇家站在一側,有些擔憂。

“小城主,您打算怎麼處理烏木?”

“我處理他做什麼啊?”

“小城主,這件事情非同尋常,孟強他們一定會盯死的,拖是拖不過去的。”“他們願意盯著就盯著,和我沒關係,我也不需要拖著。”

徐繡嚴肅了不少。

“通知繡網,警安局,以及屍飛,從現在開始提高警戒,隨時保持聯絡!嚴查所有嫌疑人士,寧抓錯,不放過!”

呂崇家繼續開口。

“張滿他們之所以會暴露,主要原因是他們太大張旗鼓了!也不瞭解我們現在鋪設的三位一體情報體係!”

“現在的戰府,若還要進繡城,一定會充分吸取之前的教訓,對我們的情報體係做出準確預防,肯定會偷偷單兵偽裝潛入。我們根本冇有辦法完全預防。您這樣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自然不能簡簡單單就這樣了。”

徐繡掏出城主令。

“通知徐康,第二集團軍從即日起調換駐防崗位!四個軍把守在錦繡山區四麵,嚴控錦繡山區!禁止任何人隨意進出!”

“把繡康特戰隊也調過去,再帶一批坦克裝甲車!以應對任何突髮狀況!”

徐繡雙眼放光,壓低聲音。

“明天一亮,就開始聯絡包括塔城在內的所有中立城市城主!要求他們務必全力配合幫助我們,就說,事成之後,必有重謝!”

呂崇家有些疑惑地看著徐繡,徐繡繼續道。

“讓他們把自己城內的所有建築施工隊,暫時全部送到繡城。”

“整合自己城內所有的建築必須材料,先為我繡城使用!”

“我要以最快的速度,在錦繡山區外建造一道堅不可摧的防禦掩體!把整個錦繡山區徹底封鎖!滴水不漏!”

王梟的那番話,多多少少也給了小徐繡不少思路。

從錦繡山區外建設防禦掩體,戰府肯定冇有什麼好說的!

而且錦繡山區外屬於平原地勢,方便展現人數優勢,重武器也可以發揮應有作用!就算是發生衝突,徐繡也不用懼怕戰府!

歸結到底,戰府是一支滿編兩千人的特種部隊,戰鬥力再強悍,也不可能和擁有十幾萬正規軍的繡城正麵對抗!

呂崇家滿滿的不可置信。

“我的天啊,這得多少人力物力財力,得耗費多少時間啊?”

“有這錢建設繡城,加固城池不好嗎?搭在這上麵!”

“這裡麵的不確定因素太多了!牽一髮動全身,小城主三思而後行啊!”

徐繡自信滿滿。

“我要建設的這道防禦掩體,是要以雷區為主要封鎖手段,周邊鋪設鐵絲網,設置警告牌!在雷區之中,設置幾條安全進出口,修建防禦工事!”

“這樣一來,以後想要安全進出錦繡山區,隻能從這幾條通道進出,難道這樣還限製不了戰府嗎?”

“他們想出來,可以,但是不能攜帶武器,也得讓我知道!”

呂崇家徹底啞口無言。

徐繡展現出一副與之年齡極其不相符的成熟,態度異常堅決。

“戰府這一次的行為,觸及到了我的底線。”

“以前不知道,那就算了。現在既然知道,那這件事情就得有個說法。”

“我可不是我父親,絕對不可能容忍自己眼皮子底下有這麼一支武裝力量!不僅不受我管控,還可以隨意進出繡城腹地!”

“小城主,那您想過您此舉可能會導致的結果嗎?”

“愛招致什麼招致什麼,老子不怕!”

待呂崇家離開,徐繡撥通了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貔貅,是我……”

——————

次日,陽光明媚,風和日麗。

王梟坐在屋前的小涼亭內,神情嚴肅,心事重重。

現如今,不僅要重新想辦法製造機會剷除徐有誌。

還得想辦法離開城主府。

最後還得想辦法離開繡城。

難度係數已經越來越大了!也不可能就這麼一直拖下去!

正在發愁的時候,郝平安過來了,遞給王梟一支菸。

“中午我想吃黃燜雞,油炸黃花魚,雜燴菜!”

“嘴巴想吃嗎?”

“你怎麼和你大哥說話呢?”郝平安拍著自己的胸脯“是不是忘記我昨天剛剛救了你一命?”

提到這,王梟“嘖”了一聲,隨即開口。

“郝平安,我覺得你很古怪啊。”

“我有什麼古怪的?”

“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徐繡的安排了?”

郝平安“啊”了一聲,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趕忙搖頭。

“開玩笑,我能知道他什麼安排啊。”

郝平安有意在躲避王梟的眼神。

王梟越琢磨也不對勁兒,越琢磨越不對勁兒。

“這裡麵肯定是有事兒!”

“徐繡這小子,肯定還做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不然所有的一切都太巧了,根本解釋不通!”

說到這,王梟又看了眼身邊的郝平安,郝平安“嘿嘿”“哈哈”“嗬嗬”然後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你老這麼看著我乾啥啊,怪不好意思的。現在這事兒不挺好嗎。你就等著小城主給你處理就完了唄……”

——————

養心苑,貢善的房間內。

徐康情緒激動,緊握貢善雙手。

“兄弟,你可真是在世華佗!我母親現在居然能和我們一起遊覽旅遊景點,還能爬會山了。精神狀態也比之前好了許多!我,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謝謝,謝謝,真的太謝謝你了!”

貢善趕忙搖頭。

“二少爺,您彆激動,所有的一切,都是應該的。另外,說句不該說的。您也不要高興過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