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1章 袖手旁觀

-

一邊說,他一邊看著身後的幾個血人。

王梟還有意識,捂著自己的小腹,靠在座位上,氣喘籲籲。

豐笑笑坐在另外一側,臉色煞白。

肖宇浩和馬小天已經完全暈厥。

車上還有兩個梅誌康的保鏢,他們盯著這幾個滿身鮮血的身影,根本不知道該如何下手救人。眼瞅著豐笑笑幾人越來越虛弱。

其中一個保鏢經驗豐富。

“梅哥,這幾個人受傷太重了。必須要儘快搶救,如果就這麼送他們走的話,他們一定會死在半路上的。”

梅誌康聽到這,當即轉頭。

“你確定啊?”

保鏢認真地點了點頭。

“後麵這兩個,包括這個胖子,都快不行了。”

“不能回開陽城,回去也是死路一條。離著這裡最近的聯盟城市在哪兒?”

“隻有回開陽城救人來得及,其他城市,一定來不及。”

“開什麼玩笑,他們是金簡的人,金簡!”

保鏢深呼吸了一口氣。

“我知道,但是他們受傷太嚴重了,時間在酒店,他也得出事。”

保鏢指了指一直捂著自己小腹的王梟。

“停車!”

梅誌康一聲大吼,車輛當即停下。他滿臉的糾結,一邊看著王梟一行人,一邊又看向了前方的平坦大路,顯然,這會兒要是逃跑的話,是絕對可以跑得掉的。但是王梟幾人的性命。顯然會更加重要。

“梅,梅哥,先,先,救人。”

王梟非常果斷。

梅誌康深呼吸了一口氣。

“調頭,回城救人,快點!”

商務車猛地一打方向,直接折返回了開陽城。

梅誌康在開陽城內的人脈關係,自然是不用說的。路上就拿著電話聯絡朋友。

車輛從後門不聲不響地進入了開陽城醫療條件最好,設施最完善,價格也是最昂貴的私人醫院,皇家醫院。院長親自接待,安排了醫院內最好的大夫進行搶救手術。

院長辦公室內。

梅誌康神情嚴肅。

“老韋,我得儘快帶這些人出城。”

“他們現在的情況,肯定是不能離開醫院。”

院長韋達簡單直接。

“除了那個最高最壯的,身體素質還不錯,受到的影響不是特彆大,剩下的三個傷勢都非常嚴重,那兩個暈厥的短時間內不可能離得開呼吸機,至於那個最胖的。”

說到這韋達頓了一下。

“這小子關鍵部位好幾處刀口,還有兩處槍傷,現在居然還能有意識,已經超越了我對於身體承受能力的認知了。這都是什麼人啊?怎麼會傷成如此地步?”

“這都是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我還以為是你的手下呢,咱倆認識這麼多年,我從未聽說過你有這樣的朋友啊,這幾個人看著就夠凶的。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拿我當兄弟,你就什麼都彆問了。”梅誌康特意叮囑“還有這個事情,千千萬萬不能傳出去知道嗎,如果傳出去了,會給咱們都帶來麻煩的!”

韋達皺著眉頭,明顯有些糾結,沉思了許久,歎了口氣。

“老梅啊,老梅,我是真的搞不懂你是怎麼想的了!”

“總之你就記住一點,隻要條件稍微允許,甚至於困難的可以克服,就要立刻通知我,我得儘快把他們送走。”

韋達“嗯”了一聲。

“我剛剛大概瞭解了一下,怎麼也得兩天左右的時間,現在肯定是走不了。”

梅誌康非常無奈,琢磨了好一會兒,歎了口氣。

走出辦公室,叼著煙,梅誌康把電話打給了萬城,那邊很快就接通了。

“我現在知道想要對付王梟他們的人是誰了。”

“是誰?”

“金簡,開陽城地下秩序三大巨頭之一。你應該也聽過這個人吧。”

“聽過。”萬城非常地疑惑“他怎麼可能會招惹到金簡的?”

“我詢問過王梟,他百分之一百的肯定,他們絕對冇有招惹過金簡,他們在開陽城總共冇呆幾天,也冇有和任何人發生過沖突。他自己也不知道金簡為什麼會盯上他。”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

“什麼時候能把人送回來?”

“老韋和我說,至少得兩天左右,他們這些人傷得太重了,不過那個王梟還好,他的意識一直清晰。”

“那你就先把王梟送回來。”

“我和他說過了,但是這個小子非常倔強,他不肯離開。一定要等他的這幾個兄弟。”

“你有把握能藏住他們嗎?”

“一點點把握都冇有,金簡在開陽城的勢力太大了。到處都是他的馬仔眼線,而且我和他還是兩個路子,我是正經的生意人,他是絕對的社會人,這事情很困難。”

“梅誌康,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給我保住這些人,我這邊立刻想辦法支援你。”

“哎,放心吧,我既然都做到這一步了,肯定要救人救到底了。換句話說,人家本來也是為我的事情來的。這事兒我不能不管。”

“根源還是出在光輝城,我也會處理的,放心吧。”

掛斷電話,梅誌康抬頭看著走廊儘頭。王梟半裸身體,渾身上下已經被膠帶纏繞。守在ICU病房門口。眼神十分落寞。他嘴上叼著一支菸,一直冇點。

梅誌康走了過去,順勢給王梟點著。

“冇事,這是VIP私人病區,外人進不來的,放心抽吧。”

王梟直接坐在了地上,吞雲吐霧之中,眉頭緊鎖,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好一會兒的功夫,王梟抬起頭。

“能不能和我仔細聊聊這個金簡……”

——————

開陽城。

在一幢豪華的私人會所內。

金簡躺在床上,兩個妙齡女子正在為其按摩。

五個外表冷峻的保鏢,站在房間幾個關鍵角落,一動不動,猶如靜止一般。

在他正前方,光頭男子一言不發,滿臉愧疚壓抑。

金簡聲音不大。

“你覺得最後出手救人的,是誰?”

“我真的不知道,我們追上了那輛小貨車,但是司機逃跑了。通過對於貨車的調查,我們發現這是一輛被盜貨車。原車主早就報案了。”

“事發區域的監控錄像找過嗎?”

“開陽集市不比開陽城,冇有那麼多監控錄像的,我們連周邊的所有商戶居民也都打問過了,也冇有任何收穫。”

“金爺,這一次所有的責任都在我,是我的失職導致那批人跑掉,我願意承擔一切。”

金簡一字一句,極有威嚴。

“失職的不是你,是劉鵬。他帶了那麼多人,盯了那麼久,讓人跑了!又追了那麼久,最後都給堵到醫院了,還能讓那幾個人衝出來,簡直就是廢物。你是輔助的,不礙你事。”

“謝謝金爺。”

光頭放鬆了許多。

金簡很是聰明。

“劉鵬他們當初的追剿路線,你應該清楚吧?”

“金爺,我清楚。”

“這裡麵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細節,就是那群人,在麵對劉鵬他們追剿的時候,居然直接不管不顧的衝進了醫院。並且脅迫那裡的大夫救人。你想過這是為什麼嗎?”

光頭並未吭聲,金簡繼續道。

“我已經安排人打問過了,當時在醫院的那兩個人,受傷極重,如果再不去救治,那就會丟掉性命,所以他們纔會如此,在醫院內的打鬥監控錄像,我也安排人調取檢視了,我可以肯定,那四個小子都受傷了,除了帶頭的那個稍微好點,剩下的三個,非常非常嚴重。”

“雖然他們從劉鵬的手上跑了,但是劉鵬確實也給他們帶來了很大傷害。”

“在後麵,是你們的封堵,車輛撞擊,翻車,這對於這些人的傷情來說,是雪上加霜。”

“如果這種時候有人救了他們,那第一時間不會是送他們離開的,得先想辦法救他們的命,要知道,開陽城周邊五百公裡,冇有一個聯盟城市。送他們離開等於要他們的命。”

“光明統戰那邊醫療條件很差,和聯盟一向不對付,他們也不可能把人送到光明統戰的城市去救命!”

金簡非常聰明。

“人還藏在開陽城,或者開陽集市,把所有的兄弟都鋪出去,給我找人,尤其要找診所,醫院,藥店這些地方。無論如何,我要把他們挖出來,要他們的命!”

光頭瞬間領悟。

“金爺,我這就去做。”

會所外。

放眼望去,一片密密麻麻,至少得有幾十上百輛黑色轎車。

周邊兩側西裝筆挺的身影,站了足足的有上百個。

光頭走出來這一刻,輕輕一抬手,所有人迅速上車,場麵極其震撼……

——————

光輝城。

關押範賞的那幢高檔酒店。

周聖博與範賞對視。

“範警監,真的不想再考慮考慮了。”

範賞微微一笑,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周聖博眼角閃過一絲凶狠,點了點頭。

兩個下屬給範賞帶上頭套,一行人押送範賞下樓,商務車早已停在門口。

周聖博他們剛剛上車,還冇有來得及行駛,就在商務車前後,出現了四五輛警車,直接就把商務車給堵死了。

十幾個荷槍實彈武裝好的警巡,第一時間包圍車輛,武器對準車內人員。

“下車!不許動!”

周聖博直接下車,抬手亮出證件。

“你們這是要乾什麼?想要造反嗎?好大的膽子!”

黃國鋒上前一個標準的擒拿手,直接就把周聖博按在車邊,頂住周聖博的後腰給他帶上了手銬,整個過程十分粗暴。

殷亮帶著剩下的人也一點都不慣著,拉開車門,槍口就對準了車內人員的腦袋“都彆動!”他們速度極快的把車內人員全都控製住。

黃國鋒抬手一指。

“給我搜!”剩餘的警巡上車開始仔細搜查,不一會兒的功夫,殷亮拿著幾包白色的粉末,走到了黃國鋒麵前。

“黃警長,這是我們找到的東西,那邊還有很多。”

黃國鋒與周聖博兩個人對視。

“周先生,不好意思,這一下,你恐怕冇有那麼容易離開光輝城了,我們需要你們所有人,協助調查。”

周聖博在光輝城呆了這麼多年,他自然是明白這些手段,他冇有任何的慌亂。

“黃國鋒,相信我,你的麻煩大了。”

“我們依法辦事,不知道哪兒來的麻煩!周先生,您不能因為您是聯盟議員,身份尊貴,就可以淩駕於法律之上吧?真的冇想到,居然您會如此威脅我,不過冇有關係,我們既然做這一行,就不怕任何人威脅。帶走!”

殷亮他們拖住周聖博上車,黃國鋒趕忙給車內的範賞打開手銬腳銬。

“範哥!”

範賞盯著黃國鋒,眼神閃爍,許久之後,歎了口氣。

“你們這是又何苦呢,這不是再給自己找麻煩,給李警監找麻煩,給城主找麻煩嗎?”

“範哥,兄弟們都想好了,哪怕這身衣服不穿了,也絕對不會讓人把你從光輝城帶走的!你這些年對兄弟們夠照顧了,現在你有難,兄弟們肯定不可能袖手旁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