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健看了眼麵前的照片,仔細打量著,確實是郭貔貅冇錯,在其身邊,還站著一位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兩個人不知道正在交流什麼,但是單從照片上麵看,能感覺到,兩個人的關係還是比較親密的。

“這箇中年男子又是誰呢?”

“魏昊!原光明統戰刺神特戰隊的總指揮官!秦塔與張祥凱的直接上級領導!”

“他是怎麼和魏昊攪和到一起去的?”

“徐繡這麼聰明的人,自然清楚搞定一個光明統戰高官的重要性!更何況,還是大名鼎鼎的刺神特戰隊總指揮官!資曆老,人脈廣,影響力大!搞定一個魏昊,隻要魏昊真的幫他,那組建出來一支刺神,也未必是什麼難事!”

“至於他怎麼搞定的魏昊,這我就不清楚了,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魏昊與任爽這些人一樣,都是創世聯盟的a級通緝犯!大環境對於他們還是非常不利的,他們也是急需要保護的!”

信使已經把該說的,都說得差不多了,這會兒,話鋒一轉,重點來了。

“所以說,現如今其實有兩件事情是非常危險的。第一件事情,那就是大少爺似乎不在繡城,那他如果在外麵的話,一定要小心,真出點什麼事情,誰都牽扯不清!第二件事情,徐繡讓你把第二集團軍和繡康特戰隊調到錦繡山區,或許還有其他深意。”

“大少爺正好不在,為何不把第一集團軍和繡健特戰隊調過去,反而要調你的心腹過去呢?二少爺,話已至此,希望您能多方麵權衡考慮。”

“小心徐繡殺你們個出其不意,再來個死不認賬!老城主雖然威武不凡,但畢竟年齡大了,有些時候腦子跟不上了,也容易被徐繡誤導!”

“其實我們現在是最不希望你們出事的。”信使也冇有任何遮掩“在我們看來,如果您和大少爺真的出點什麼事情,整個繡城的軍權都會落在徐繡手上,那我們戰府將永無寧日了!徐繡年紀輕輕,但野心極大,不是可以打交道的人!”

“這也正是我們會來找您的主要原因。我們戰府,想要與大少爺,二少爺,深度捆綁合作,不知道二少爺意下如何?”

“如果您同意的話,我們願意率先幫您殲滅徐繡手上的一支武裝力量。這支武裝力量,現在恰好就在繡城附近,還恰好被我們的人發現了。”

“當然了,我們的人可以做,但是事情得想辦法扣在您的身上。”

信使這番話所表達的意思,可就太多太多了。

徐康立刻嚴肅了不少。

“他們已經到達繡城附近了?來了多少人?”

“我們隻發現了一股人,不知道是不是全部!但是隻要我們可以達成合作意向!我們願意幫您剷除徐繡手上的所有武裝力量!包括不肯配合的城主府守備隊!”

徐康當即就動心了,他目不轉睛地盯著信使。

“你的這番話,能代表孟強的態度嗎?”

“我這一次來,就是全權代表我們府主來的,我所表達的,也是府主的意思!”

徐康嘴角微微上揚。

“那聽聽你所說的深度捆綁合作,指的是什麼合作?”

“我們可以為大少爺,二少爺提供保護,訓練士兵,做歐陽元翰做不了的事情!儘全力輔助大少爺與二少爺!”

“那你們想要什麼呢?”

“我們隻想要一定規格的特權,以及兩位少爺容納我們戰府繼續存在於錦繡山區的心胸!請放心,特權非常簡單,絕無半點過分之事!”

徐康思索著信使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片刻之後,他笑了起來,伸出手。

“我是一個痛快人,隻要你們信守承諾,不做圈外之事。我不僅僅可以保證戰府在錦繡山區的永久地位。還可以與孟強簽署君子協議。”

徐康話裡有話。

“我們繡城隻承認孟強,以及孟強同意的戰府府主享受特權以及永久地位。”

“日子還久,時間還長,以後難免有誰用到誰的地方!”

信使也是個聰明人,趕忙起身,彎腰鞠躬,伸出雙手。

“我們戰府一直認為,隻有大少爺或者二少爺纔有資格,有能力統率錦城!”

“也隻有大少爺或者二少爺,才配做錦城的主人!”

徐康“嗬嗬”地笑了“謝謝戰府的讚美。”

信使一字一句。

“隻要我們聯合在一起,任何人都不會是我們的對手!”

對於這些,徐康自然心知肚明。他深呼吸了一口氣。

“事情還冇有到那一步呢,以後再說吧。現如今最關鍵的,是要把小徐繡手上藏匿的武裝力量剷除!趁著現在他冇有公開!剷除了也就剷除了!如果他公開的話,我們反而不好下手了!”

“二少爺,我馬上和總部聯絡,我們負責動手,您負責圓場。”

“這樣最好了。”徐康簡單明瞭“順便我也想見識一下,戰府的真正實力!”

“至於我大哥那邊?”

“大少爺那邊,您告訴我方位,我們馬上出專人去保護,藏匿暗中,如果冇事自然好,若是萬一真有點什麼事情,可百分之一百保大少爺安然無恙!”

“請您放心,我們戰府就是為了戰爭而生,在九狼當中戰鬥力都屬於第一梯隊!

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

信使自信十足,話鋒一轉。

“哦,對了,二少爺,我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

“儘管開口。”

“我們想要把殺害張滿的罪魁禍首,也就是警安局的烏木,帶回戰府血祭!”

徐康聽到這,不由得為之一顫。

“這個要求,是屬於附加要求,還是必須要求。”

信使態度堅決。

“二少爺,這是我們之間合作的基礎要求!”

徐康本來都心動了,這一刻,臉色又陰沉了下來。

徐健徐康雖然與徐繡一直爭權奪位,勢不兩立!

但也是有身份有地位有格局的將軍!

且不說王梟幫助他們提升了多少收益!就拿王梟救治他們母親的事情來說,那就是絕對的大恩於他們!無論王梟最後是否能救回他們的母親!他們對於王梟,都心存感激!畢竟母親現如今一天比一天好的生活狀態,也是王梟帶來的。

結果戰府卻想要王梟的性命。徐康自然是不能乾的,這是原則底線問題。

他的語調瞬間冷酷了許多。

“若是如此的話,我們可就冇有合作的空間了!另外,聽句勸,這裡是繡城,不是錦繡山區。你們戰府在繡城,也要遵守我們繡城的法律法規!”

“烏木乃是警安局廉正組組長。刺殺警安局高官,是對繡城最嚴重的挑釁行為!”

信使當即有些發矇,他做夢也冇有想到。

一個徐繡的下屬,既能讓徐繡不惜代價地保護,還能讓老大老二如此看重!

這烏木到底是個什麼人,為何會有如此大的本事!

他當下都冇有反應過來,足足愣了得有數秒鐘。

“二少爺,您說的是真的?”

“你以為我再和你開玩笑嗎?”徐康明顯有些生氣“我告訴你,這也就是你確實告訴了我很多有用的情報,尤其是徐繡這小子的後手。否則的話,我保證你出不了這養心苑。”

“二少爺,那徐繡手上這批武裝力量?”

“我自己想辦法應對就是!不需要你們了!”

“二少爺,冇有我們的情報,您很難應對,尤其是現如今繡城的情報體係還在徐繡的手上,你們有什麼動作,他會看得很清晰!你們稍有大動作,他們準跑!”

“那也不用你們,我自己想辦法應對就是!”

“為了一個烏木,值嗎?二少爺?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談談!”

“冇什麼談得了!”徐康與之前,判若兩人,對待信使冇有半分好話“你回去以後,幫我給孟強帶七個字!”

“什麼字?”

“碰烏木一下試試!”

信使踉蹌著後退了兩步,徹底不吭聲了……

——————

戰府總部基地。張滿的靈堂內站滿了人。

孟強雙眼血紅,嘴角微微顫抖,片刻之後,他緩緩開口。

“立刻行動!”“府主,此事非同小可,望三思而後行!”“還有什麼可三思的。這麼多兄弟的性命都扔進去了,豈能饒過他!”“確實是不能饒過烏木,但是我們也要權衡利弊,考慮後果吧?就這樣乾,會給我們招致大麻煩的!”“怕什麼,讓他們進錦繡山區一個試試!他徐有誌忘記自己心口的傷疤了嗎?”“我覺得這件事情還是要多加考慮,說句不該說的。張堂主他們擅自行動,也壞了規矩!我們不能錯上加錯啊!”“放尼瑪的屁,擅自行動有擅自行動的懲處,報仇雪恨是報仇雪恨的方式,這是兩件事!擅自行動就該死嗎?你就這麼做兄弟的嗎?”

靈堂內的分歧非常明顯,眼瞅著爭吵越發激烈。孟強再次開口“立刻行動!!”

這一刻,整個房屋內終於安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