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17章 必抓活口

-

繡城城主府的地道規模其實並不大!結構相比較來說也很簡單!有個小迷宮!但是冇有機關陷阱!出口一共三個!可以到達三處不同的區域。

隻不過現如今外麵到處都是戰府的人,所以藏在地道內等待支援。

遠比離開地道去城主府外要安全得多!

王梟窩在迷宮一處極其不起眼的角落,手持武器,做好了玩命的準備。

他很清楚自己做了什麼,也更加清楚自己要是落在戰府的手上一定冇好。

所以,寧可和他們同歸於儘,也絕對不能落在他們的手上。

地道內的爆炸聲響終於停止,這也意味著,戰府士兵已經打通了整個地道。

隻要能再堅持一會兒不暴露,那他這一次就算是逃過一劫了!

他不停地觀看手錶,度日如年,內心也是非常鬱悶。

對於徐家現在的窘迫,王梟是真的一點都不意外。

繡城貪汙受賄的**風氣都已經深入骨髓了。那繡城的軍隊紀律,戰鬥力,應急能力,自然不會有多高!就連城主府遇襲,這麼長時間都無法支援到位,就是最好的證明!但凡軍隊執行力高一些,這會兒也該到達城主府了!

太過安於現狀,富的褲衩子都流油了,也不知道把自己家好好收拾收拾,這呂崇家還覺得他們城主府的安防體係無可挑剔呢。

這要是在光輝城,或者落花城,錦城,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真是人比人該死,貨比貨該扔,這一下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報老孃得仇了!

王梟越想越想生氣,轉念一琢磨,這戰府士兵,似乎比黑府和鬼府的戰鬥力還要厲害一些啊。就今天這事兒,換成黑府和鬼府,也不會這麼乾淨利落吧。

王梟對於狼王麾下這九個府,越來越好奇了。讓他更加好奇的是,這狼王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可以擁有九支如此精銳的特種武裝力量。

哪怕在覈戰前,也不會有人不把這些武裝力量放在眼裡吧?這九狼平天下的故事,又是怎麼回事,到底是傳說,還是確有其事!

王梟正在胡思亂想呢,周邊突然傳出了一絲動靜。他內心一揪,都這會兒了,難道還冇有離開這地道嗎?再不走,怕是走不了了吧?

正在思索之際,一道黑影閃過。

王梟緊張至極,差點就直接扣動扳機,關鍵時刻冷靜了下來。

正前方,居然出現了一條黑色的拉布拉多。

因為戰府剛剛瘋狂爆破的原因,導致城主府內出現了很多大洞,這拉布拉多,就是這麼從洞口掉進來的。它盯著王梟,王梟盯著他。

這一下給王梟嚇出了一身冷汗,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水,抬手朝著它就是一巴掌“嚇死老子了!給我滾!”

拉布拉多或許感受到了王梟的惡意,狗眼一瞪,做出攻擊架勢“汪汪汪~”

這狗一叫,王梟整個人的心都涼了,剛剛確實也大意了,冇想這些。

自知此地不能久留,起身狂奔,身後狗叫不止!緊追不捨!

王梟一看這樣不成,停下轉身奔著拉布拉多上前就是一腳“嗷兒~”的就是一聲,這條狗終於老實了下來,轉過身正想繼續跑。

一名戰府士兵出現在了王梟麵前,雙方碰麵的一瞬間,戰府士兵的槍口就對準了王梟的額頭“不許動!”

麵對戰府士兵的威脅,王梟根本冇有任何猶豫,抬槍對準士兵就要射擊。

戰府士兵的出槍速度肯定是比王梟快的,隻要扣動扳機,王梟一定冇命!

但是這種關鍵時刻,這名士兵居然冇有扣動扳機!他也冇想到王梟能完全不顧及他的警告。抬手猛擊王梟手腕“嘣~”的一聲槍響子彈打中了士兵的大腿。

士兵這一刻差點就冇有忍住打爆王梟的腦袋,生死時刻咬緊牙關,揮舞起衝鋒槍砸向王梟的腦袋,藉著這個機會王梟繼續扣動扳機“嘣~”的又是一聲槍響。子彈再次射入士兵大腿。

衝鋒槍準確無誤地砸到自己的太陽穴,王梟眼前一黑,撞到牆邊。

特種兵順勢一擰,把王梟的手槍打落在地,轉身抬肘再次對準了王梟太陽穴。

王梟本能地抬手一擋,被士兵打到牆角。士兵上前,對準王梟就展開了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不能直接擊殺王梟,但是暴揍王梟卻一點都不含糊。

王梟渾身上下劇痛,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隻能抱著自己的腦袋捂著要害,蜷縮在牆角。眼瞅著士兵越下手越狠,王梟看準機會,突然伸手直掐士兵大腿傷口。他這一抬手,臉部就漏出來了。

“咣,咣~”兩記重拳打得王梟腦袋又撞到了牆上,眼冒金星。與此同時士兵又是一個手刀襲來,王梟腦袋瓜子極其迷糊,也管不了那麼多,在士兵這一手刀招呼上來之前,掐住了士兵手上的大腿,用力猛擰。

“啊!”的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使得士兵的動作明顯變形,王梟借勢低頭,士兵這一手刀掄到了王梟的腦殼上,這也把王梟疼得夠嗆。

士兵猛推王梟右手,想要把大腿掙脫。

王梟左手極其無恥地直接掏襠,士兵反應速度極快,側身躲開的同時,耗住了王梟左手手腕。也是被王梟的卑鄙行徑氣著了。不顧自己大腿,另一隻手也上來了,合力就要直接擰斷王梟左手。

王梟一看這樣不行,拚儘全力突然起身,雙腿接地發力。

整個人直接撞向士兵的腦袋。距離太近,目標太大,這一下士兵躲不開了!

“咣~”的就是一聲,王梟的腦袋撞到了士兵的臉上。

“咯吱~”鼻梁骨斷裂的聲響,士兵被撞到牆邊!栽倒在地!

王梟看準機會對準士兵褲襠上前又是一腳!

士兵從地上打了個滾兒,同時抬腿猛踹王梟小腿後方,忍住劇痛,在王梟彎腰的一顆,翻身迴旋踢,踢到了王梟的臉上。

王梟再次被打倒在地,憤怒至極的士兵騎到王梟身上對準王梟接連就是兩拳。

王梟未做任何防禦,當士兵再次舉起拳頭的時候,感覺有些不對勁兒了。

下意識地看了眼自己的身下,王梟不知道什麼時候把地上的槍撿起來了。

槍口就在他的褲襠“嘣,嘣~”接連兩槍。聲嘶力竭的痛苦慘叫!

起身對準士兵腦袋“嘣,嘣~”補了兩槍。

彎腰搜身。從士兵身上搜出了六枚手掌大小的C4炸藥,還有固定炸藥用的專用粘帶。盯著炸藥,王梟心生一計。

他把六枚炸藥,分彆粘綁在自己雙腿,以及雙臂之上最顯眼的區域。

讓所有人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撿起衝鋒槍,在迷宮內一陣亂跑。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衝到另外一處出口的。

剛剛衝出的這一刻,對麵三名戰府士兵也衝過來了。

王梟現在心裡麵非常踏實,他知道對方想要抓他活口!所以雙方在相遇的這一刻,他根本不管對方的威脅,對準前方瘋狂扣動扳機。

狹窄的走廊根本冇有任何掩體,對麵明顯也已經看到了王梟身上粘綁的亂七八糟的C4炸藥!怕打倒炸藥,又不能直接擊斃!束手束腳不敢輕易開槍!

這可讓冇有顧慮的王梟撿了便宜,不管不顧瘋狂射擊,子彈亂飛之際,兩人被直接爆頭。剩下的一個人後退躲閃被王梟打倒在地。

王梟跟上前去,踩住地上士兵的胸口,一梭子子彈就婁上去了。

撿起兩把衝鋒槍,套上他們的耳機,又回到了迷宮之中。就在迷宮裡麵和戰府士兵開始周旋。反正隻要他們下手有顧慮,王梟就什麼都不用怕。

王梟心裡麵也早做好了最壞打算,拉一個墊背算一個。最後一個都拉不到就自殺。總之絕對不能落在他們的手上!

——————

戰府總部基地。戰府管理層人員依舊齊聚與張滿靈堂。

“府主,我們的兄弟已經拖不住對方的支援力量了!請求撤退!”

“告訴他們,務必再堅持一下!很快就好!”

“再堅持,他們就全都走不了了!”

“那也要堅持!通知地道內的兄弟,速度快一點!不要再耽誤時間了!”

“這烏木狡猾多端,已經看準了我們是想抓他活口了,所以他一定不會讓我們抓到活口的!與其如此,我們不如直接把他擊殺,迅速撤退,少些損失吧!”

“不是他不想讓我們抓活口,我們就抓不到活口了。我一定要把他帶回來血祭。”

“他最後還可以選擇自殺的。”

“他有那個骨氣嗎?”

“我認為是有的,府主,我們這一次的犧牲已經夠大了!立刻安排兄弟們擊殺烏木撤退吧!彆抓活口了!”

孟強稍有猶豫,另外一名管理人員隨口道。

“都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損失了這麼多人,如果還不能抓這麼一個活口,我們自己的臉上也不好看。我們也有點太得不嘗失了!之前那麼多兄弟,不也白死了嗎?你們難道忘記了兄弟們最後傳遞迴來的影像,張滿已經被折磨成那副模樣了嗎?就讓烏木這麼死了,是不是有點太便宜他了?”

或許是想到了警安局內最後傳遞迴來的影像,想到了自己兄弟的慘痛模樣。

已經有些微微猶豫的孟強,眼神瞬間堅定無比。

“通知兄弟們一定要挺住,無論如何,給我抓活口!速度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