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20章 戰一堂

-

王梟靠在牆邊,撿起郝平安女兒的照片,大口吸菸。

數名繡康特戰隊的士兵支援到位,兩名醫護兵直接扯下王梟的外套,幫助王梟處理傷口。王梟則陷入了沉思之中,完全走神。

經過簡單的包紮治療,王梟被眾人抬出!出口處戒備森嚴,到處都是繡健特戰隊的士兵!一輛救護車早已停在原地,直接把王梟送往醫院準備係統救治!

躺在救護車內的王梟,腦子裡麵依舊滿滿的都是郝平安。

他對於郝平安的情緒,確實也是非常複雜!恍惚之間,餘光一瞄,與一名護士正好四目相對。看上護士的這一刻,王梟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當即就覺得不對勁兒,他趕忙搖了搖頭,讓自己冷靜下來。

環視四周,前方是救護車的司機,還有副駕駛的一名醫護人員。後麵車廂內。兩名繡健特戰隊的特種兵。兩名女護士。還有一名男護士。

救護車周邊兩側警笛長鳴!有負責掩護的警巡以及繡健特戰隊的特種兵!

王梟不聲不響地打量著車內的三名護士,越看,越覺得不對勁兒,但是這種情況下,他肯定是不能表現出來的。

急中生智,王梟當即捂住小腹,做出一副呼吸困難的樣子,表情非常痛苦。

三名護士立刻上前觀察處理搶救,王梟則於掙紮之中,趁著空檔,狠狠地掐了一把其中一名繡健特戰隊士兵的大腿。

這名士兵本來在人群後方,想著幫忙呢,被王梟這一掐,當即後退了一步,臉上閃過了一絲疑惑,片刻之後,他就冷靜了下來,輕輕地碰了碰旁邊的戰友。

ps://vpka

兩人眼神交流,十分默契。不一會兒的功夫,王梟躺在病床“昏迷”了過去。

三名護士回到原位。兩名繡健特戰隊的士兵則閉目養神,低頭不語。

大概也就是五分鐘不到的時間,王梟突然睜開眼,雙目血紅,極其痛苦。

整個人開始渾身抽搐,動作太大,使得胸口的傷口瞬間裂開,鮮血染透繃帶。

這王梟演戲也是真豁得出去,直接吸引了三名護士的全部注意力。

三人當即圍到王梟身邊,手忙腳亂,開始救治。

兩名特種兵知道機會來了,距離太近,掏槍也不方便!看準機會,掏出匕首,起身對準兩名護士後心直刺。上來就動了殺招!

這個時候,三名護士,依舊毫無察覺。

電光火石之間,開車的司機發現了後方這一切,猛踩刹車,急打方向。

兩名特種兵腳下打滑,匕首並未刺中要害,在護士的身後劃開了兩道口子。

三名護士的反應速度,絕對是世界級的,對方一擊不中,三人統一轉身,每人兜裡裝著一把手術刀,猶如離弦的箭直撲兩名特種兵。

三名護士當中雖然還有兩名女子,但是這兩名女子的戰鬥力,絲毫不弱於男子,從某個角度上看,甚至於要強於男子。她們更加的靈敏矯健。

從戰鬥一起初,三名護士對於這兩名特種兵就形成了絕對的場麵壓製,兩人隻能勉強抵抗,根本無力還擊!雙方的戰鬥力,完全不在一個層麵!

顯然,這幾名護士,也不是普通的戰府士兵!前麵開車的司機也是非常厲害,觀察後方打鬥的同時。提速,刹車,拐彎,恰到好處!

不過半分鐘的時間,兩名特戰隊士兵瞬間被割開喉嚨,躺地身亡。

救護車依舊在眾多警車保護之中,平穩前行,未掀起任何波浪。

王梟一看這情況,也是著了急,還未來得及起身,兩名護士上前,奔著王梟接連幾下,直接就把王梟打暈。

駕駛救護車的司機,皺起眉頭,自言自語了一句“我們這可都是受過專業魔鬼訓練的,肯定不會露出馬腳,這小子的眼睛可是真夠毒的!提前行動吧。”

司機帶上耳機,叼起煙,吞雲吐霧之中,突然提速。

救護車在一處衚衕口毫無征兆地突然左拐,撞開了一側的警巡車輛,油門到底“嗡~”的一聲竄入衚衕。周邊的警巡車輛壓根都冇有反應過來,等著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救護車都已經快衝出衚衕口了,與此同時“BOOM~BOOM~”的兩聲劇烈的爆炸聲響。衚衕兩側的建築物爆炸坍塌,直接堵死了衚衕!

整個繡豐區再次陷入了混亂之中,這一次更加麻煩的是繡網所有工作人員都已經撤離繡網總部基地,所以繡城的天眼係統。暫時無法發揮太大作用……

——————

繡城城主府,徐繡的辦公室內。

他神情嚴肅,來回踱步,嘴裡麵不停地嘀咕著“怎麼這麼墨跡,這麼墨跡!”

“報告城主!趙貔貅來了”“他媽的,就在城門口,這麼還需要這麼長時間?”

一聲叫罵,徐繡焦急地衝出房間!趙貔貅和徐繡年齡相仿,長得非常精神!

“阿繡。”“你他媽怎麼回事?”“行了,你彆說我了,你這跟催命似的,事先一點招呼都不打,我能這麼快時間把這麼分散的人集合而來,就已經不容易了!直接說事,到底是發生啥了,能讓你這麼豁出去了,把我們都浮出水麵了!”

徐繡指著一側的李洪亮“我大哥被山裡麵的人給擄走了。現如今還在繡城。我不管你們兩個使用什麼手段,給我把他救回來,否則的話,我唯你們是問!”“大哥?你什麼時候又來了個大哥!這人是多重要兄弟!”

趙貔貅這一下也不樂意了,看得出來,他和徐繡關係是真近。李洪亮趕忙拉起趙貔貅,離開了城主府,要是再留著他,兩人指定給吵吵起來!

——————

創世城,創世聯盟總部辦公大樓。韓天宇滿臉歉意。極其憤怒。

“徐司令,真的很抱歉,在我們創世城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請您放心,我韓天宇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韓主席,您千萬彆這麼說,我之所以來找您,隻是想要搞清楚,到底是誰想要我的命!在這裡,我也隻能麻煩您了。我知道這件事情與您肯定無關!”

“請您放心,如果這點事情我都調查不出來,我韓天喜這主席也就不要當了!我自己都丟不起那個人!”

手機突然響起,是徐健嫡係,繡城第一集團軍參謀長打來的。

和韓天宇客套了兩句,離開房間。“喂,怎麼了?”

就眼瞅著徐健的臉色就變了“你給我聽清楚,無論你用什麼方式,什麼手段,務必給我把烏木救回來!如果他真的出了事。不光你不用乾了。整個繡康特戰隊所有管理層,都不用乾了!立刻給我封鎖繡豐區!抓人!這關係到我母親的生死,絕對不能有任何懈怠!這群渾蛋!膽大包天!!!”

——————

錦繡山區山腳下,第二集團軍四個軍分彆駐守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

幾乎保持幾十米一崗的封鎖態勢!徐康已經親自來到前線督戰!

臨時總指揮部內,徐康神情嚴肅,一字一句。

“你們都給我聽好了,我現在不管錦繡山區那些人是怎麼出來的,從哪兒出來的。但是,絕對不能讓他們回去了!如果讓我知道他們把烏木帶回到了錦繡山區,那你們所有人都不用乾了,聽見了嗎?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救人!”

“是!司令!”“司令,徐繡的電話!”“徐繡,他給我打電話乾嘛?冇時間!”“估計也是烏木的事情!聽說他從外麵調集回來了一支武裝力量正在配合李洪亮找人,我覺得還是接一下吧,以免發生誤會!”

徐康聽著這番話,思索了片刻“把電話給我……”

——————

戰府總部基地,張滿的靈堂內。

“報告府主,我們已經抓到烏木。”“好樣的!”“但是!”“但是什麼?”“但是繡城的反應十分強烈,完全超出了我們的預料!”“現如今整個繡城所有武裝力量,警巡,戰警,包括繡城的地下秩序,以及老百姓,全部被動員。”“徐繡也開出了钜額懸賞,尋找烏木下落!”“徐健徐康也和打了雞血一樣,滿世界地找人封鎖。據說為了找到烏木,第一第二集團軍不少將領都已經下了軍令狀!”“這是繡城這麼多年以來,頭一次如此團結!”“我們的人已經被困死在了繡豐區!”“錦繡山區附近的戒備等級,也比之前不知道強悍了多少倍!”“不好辦了!”

聽著這番彙報,孟強皺起眉頭,心裡麵也有點鬱悶了。

戰府九堂,張滿這一堂叫戰一堂。戰一堂也是孟強的絕對嫡係勢力。

他就是從戰一堂一步一步起來,在諸多兄弟的扶持下,最後坐上府主之位的。

這一次行動,從頭到腳基本上也都是戰一堂的人負責主攻,其他各堂負責掩護。行動損失已經完全超出所有人的預估。其中損失最大的,自然還是戰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