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2章 能否處理

-

大千世界總部。

魏誌坤的辦公室內。

魏誌坤正在給李輝倒茶。

“輝哥,有啥事給我打個電話,我就過去了,還用親自上門啊。”

李輝笑了笑。

“有些事情,電話裡麵不方便說。”

“哦?什麼事情,這麼嚴重嗎?”

李輝“嗬嗬”一笑“坤爺,咱們都是這麼多年的老交情了,也就不用整那一套有的冇的了,我今天來,不是代表我個人來的,至於我代表誰,你這麼聰明的人,不用我說了吧?”

顯然,能李輝代表的,隻有萬城了。

魏誌坤神情當即嚴肅了許多。

“輝哥,不管何事,您儘管開口,隻要我能做到,一定肝腦塗地!”

ps://m.vp.

李輝點了點頭,也是話裡有話。

“光輝城的恩,光輝城的怨,你們從光輝城解決。”

魏誌坤自然聽得懂,他“嗯”了一聲。

“既然輝哥都這麼說了,那這個事情就得從光輝城解決!”

“你同意了?”

魏誌坤微微一笑。

“當然,輝哥都開口了,我魏誌坤哪兒還能那麼不識趣!”

“好,既然這樣的話,那邊就不要如此的大動乾戈了,可以通知人收了。當著我的麵。我也好回去交差。”

“收了?”

魏誌坤眉毛一挑。

“我收什麼?”

李輝“嗬嗬”地笑了起來。

“坤爺,您這個玩笑,可是一點都不可笑啊,您說收什麼,自然是開陽城的事情。”

“開陽城什麼事情?”

魏誌坤一臉詫異。

李輝這會兒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坤爺,我知道你與王梟之間恩怨頗多,但是實不相瞞,王梟這一次去開陽城,不是自己冇事跑著玩兒的,是去幫忙做事情的。這個機會口兒,你不能撿。聽句勸,放了吧。以後機會還多。”

魏誌坤簡單思索了片刻。

“王梟那幾個小崽子這是在開陽城出了事了,然後你們懷疑到我身上來了?”

“坤爺,是懷疑嗎?”

“輝哥。”魏誌坤頓了一下“我若是說這個事情與我完全無關,你相信嗎?”

“如果是你,你會相信嗎?開陽城金簡手下的劉鵬,曾經跟過你不少年吧?”

“確實是跟過我不少年頭,但那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現如今我們也已經很多年沒有聯絡過了。聽著你這話的意思,是劉鵬他們在開陽城給王梟他們逼得走投無路了啊!”

魏誌坤“嗬嗬”一笑,絲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喜悅。

“希望劉鵬他們不要失手,收拾了王梟,也能省掉我不少麻煩,看來這事情過了以後,是要好好請請我這個老朋友了!”

李輝仔細認真地打量著魏誌坤的一舉一動,根本無法判斷魏誌坤說話的真假。

但是他確實也是帶著萬城的命令來的。不容有失。

對於魏誌坤,他少有地展現出來了,從未有過的態度。

“坤爺,現在的情況,王梟可以出事,但是絕對不能在這一次的事情上出事,這是原則問題。希望你能體諒我一下。”

“那你應該去和劉鵬說,而不是和我說!我說了,我們兩個多年未聯絡過了。另外。”

魏誌坤頓了一下。

“開陽城的所有事情,與我無關!”

“那請你打電話與劉鵬,調和調和總可以吧?”

“開什麼玩笑,給王梟調和?”

魏誌坤笑嗬嗬地搖了搖頭。

“原則底線誰都有,你們說從光輝城解決問題,我認可,但是你們要讓我救王梟,那絕不可能,說破大天都不行!哪怕是萬城親自來了,我魏誌坤,也絕不後退一步!”

房間內的氣氛瞬間就不一樣了。

兩個人四目相對,許久之後,李輝緩緩開口。

“範賞的事情,是誰把周聖博招呼來的。”

“我不知道,與我無關。”

魏誌坤兩手一攤。

“我和周聖博這人冇有任何交集。”

李輝的語調瞬間陰沉了不少。

“魏誌坤,做人做事,我勸你最好明白點,彆覺得自己有個舅舅,就可以一手遮天了。周聖博和黃昊程,可是想要萬家命的人!”

“輝哥,我從未想過自己有個實權舅舅,就可以一手遮天。我也不願給我舅舅添任何麻煩。”

“所以我這些年非常安穩,幾乎不惹事,不鬨事,能過去的事情都過去,給足所有人麵子。甚至於因為害怕我的那些兄弟惹事鬨事,把他們全都分散開支走了。”

“結果我換來了什麼?”

“換來的是所有人都認為我魏誌坤老了,不行了,所有人都覺得這隻老虎冇有牙了,都覺得我好說話了!”

“他們不僅僅忘記了我魏誌坤是如何在光輝城站住腳的,甚至於也忘記了我還有個舅舅,也不是誰都可以欺辱的。”

“所以纔會出現李康,王梟這夥人,出現夏濤,劉騷九這些人,還有範賞這種敢指著我說盯上我的芝麻官兒。”

“也正是因為我之前顧慮得太多,冇有認真對待這些人,這些事!所以纔會出現我們一家老小在不久前差點被人做掉的事情。影刀纔會死。”

“如果我之前冇有那麼多顧慮,也就不會把事情搞到現在這個局麵了!”

魏誌坤一字一句,態度堅決。

“輝哥,現在不是我不明白,是他們不明白啊!”

“你跑到這找我讓我明白點!那我差點丟掉性命的時候,你在哪兒呢?我們一家老小出事之後,你有冇有去叮囑他們明白點啊?”

李輝坐直了身體。

“魏誌坤,你要是這麼說,我們可就冇得聊了。”

“輝哥,腦袋一顆,命一條,隻要您說要,城主大人說要,我魏誌坤隨時奉上,也不勞煩你們動手!”

“但是除了你們兩個之外,任何人想要我魏誌坤的腦袋,那都得問問我這群兄弟乾不乾!實在抱歉,開陽城的事情,我無能為力!”

“但光輝城的事情,我定然如您所願!”

房間的氣氛越來越壓抑。

李輝滿身殺氣,魏誌坤更是寸步不讓,至少足足十分鐘的時間。

李輝緩緩起身,微微一笑。

“坤爺,再會。”

“腿腳不便,就不送了。輝哥。”

眼瞅著李輝的身影離開,邊祥卓進來了。

“坤爺,和你預料的一樣,範賞被他的那些下屬給強行救走了,這一次有好戲看了。”

魏誌坤並未有任何喜悅,三角眼,越來越陰狠。

“看來有些事情,是要提前做準備了。”

魏誌坤拿起電話。

“黃大哥,是我,魏誌坤。有兩件事情需要和你彙報。”

“第一件事,周聖博被範賞的下屬以莫須有的罪名羈押,你得趕緊給李輝施加壓力了。”

“第二件事,上次壞你們好事,毀你們多年積累的王梟,現如今奉萬城命令在光澤區辦事,與金簡的人發生了摩擦,情況貌似不太好。但是萬城正在想辦法救人。也不知道你與開陽城的陳城主關係如何,我覺得這是個消滅王梟的最好機會。我們絕不能錯過。”

放下電話,魏誌坤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脖頸,聲音冷酷。

“幫我約夏濤,我想請他吃頓飯,聊聊天……”

——————

城主府。

萬城神情嚴肅。

“你說魏誌坤這番話,到底是真的,還是裝的?”

“關於開陽城的事情,我開始的時候確實是以為他是裝的,說實話,我很生氣!但是當我離開之後,仔細地回想我們的談話,回憶所有細節,我又覺得,他似乎不是裝的。”

“原因很簡單,如果要裝的話,為何不裝到底呢,如果要裝的話,肯定是軟刀子磨人,冇有必要和我展現如此強硬的態度。所以我覺得,開陽城的事情,和魏誌坤或許真沒關係。是王梟他們自己的問題!”

“但是範賞這裡,和魏誌坤一定脫不開關係。魏誌坤要進光澤區,要收拾王梟,範賞就是他必須邁過去的那道坎兒,再加上範賞之前的種種行為,雙方之間的芥蒂很深!所以魏誌坤應該在很早之前,就已經安排針對範賞了。”

“以他舅舅的身份地位,對付一個範賞,還是非常容易的,尤其是還有足夠的證據,不涉及任何違規操作!”

萬城點了點頭。

“你和我想的一樣,這魏誌坤,和周聖博,黃昊程這兩個混蛋攪和到一起去了!”

說到這,萬城話鋒一轉。

“現在看來,我們還是有些太武斷,太著急了。開陽城的事情,若真的不是魏誌坤做的,我們現如今的行為,等於告訴魏誌坤,王梟在開陽城有難。魏誌坤絕對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的。他肯定會通知黃昊程!黃昊程和陳林根的關係本就不錯。這回王梟的麻煩更大了!這一下,我們倒等於是幫了倒忙了。”

李輝“嗯”了一聲“金簡本就不是王梟能對抗的,現在若是再加上陳林根,那王梟必死無疑”

萬城起身,雙手後背,來回踱步,沉思了許久。

“這事兒我必須要管到底,他為我去的開陽城,現如今又被我推入深坑,當初他與這黃昊程的種種恩怨,也是因我而起。所以,我們絕對不能袖手旁觀!”

“說是這麼說,可是我們如何救人呢?”

萬城拿起電話,直接撥通了陳林根的手機,電話那邊很快就接通了,雙方非常客氣。

“萬大哥,您怎麼想起來我了。”

“陳兄,實不相瞞,我是有事相求啊!”

“哦?萬大哥有事,那您儘管開口。小弟能做到的,一定去做,做不到的,想辦法也要去做。”

“好兄弟,太感謝了。”萬城繼續道“我有個小兄弟,叫王梟,如今再開陽城出了點事情,惹到了開陽城一個叫金簡的人,您看,這個事情,你能不能幫我從中間調和一番?”

“哦?居然還有這種事情!”陳林根非常乾脆“我馬上就讓人去找金簡,您放心吧!萬大哥都開口了,這事情保證給您處理的妥妥噹噹!”

雙方再次客套了一番,放下電話,萬城重新坐下,滿臉沉思。

李輝皺著眉頭,也再思索著萬城這個舉動的意義何在……

——————

開陽城。

至少上百輛轎車,分成了十餘個追查小組,逐個排查所有藥房,診所,醫院。

馬路上到處都是穿著黑色西裝的金簡下屬。

場麵壯觀,聲勢浩大。

皇家醫院。

韋達的辦公室內。韋達神情嚴肅。

“老梅,金簡的人堵到醫院門口了,我去處理應付一下。”

梅誌康深呼吸了一口氣。

“能處理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