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26章 大換血

-

也是聽見了高沙最後的嘶吼,王梟本能地倒地打滾兒。

“嘣”的一槍打偏射出窗外。高沙也是冇想到王梟這會兒了還在掙紮,翻手又把槍口對準王梟,正在他要扣動扳機的這一瞬間,數名特種士兵破窗而入。

“嘣,嘣,嘣,嘣~”的槍響聲音持續不斷。高沙當即被射殺。

王梟不知道什麼情況,還在地上瘋狂地打滾兒,意圖躲避子彈。

數名特種兵上前扯下王梟頭套,覈對身份,當即彙報情況“人質解救成功!”

看著這些士兵,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整個人又放鬆了許多。

數分鐘後,王梟在諸多特種兵的保護下,這裡已經完全被控製。

這一次站在救護車邊的時候,王梟還仔細地看了眼開車的司機以及副駕駛,包括車後麵的護士,確定冇有問題,王梟這才上車。

救護車大門剛剛關上的這一刻,就在這批繡健特戰隊身後區域,數名戰警大隊的“戰警”突然對他們扣動扳機。與此同時,周邊其他區域,又有警巡,以及繡健特戰隊的士兵,還有趙貔貅麾下的特種部隊,繡康特戰隊的士兵,分彆向著周邊自己人或者其他人扣動扳機,投擲手雷。

頓時之間,槍響密集如雨,爆炸持續不斷,成片成片的身影倒下,放眼望去全都是自己人再和自己人打,根本分不清誰是誰了。亂得一塌糊塗。

王梟一看這情況,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衝著司機大吼“快點奔跑,彆在這了!”

司機當即發動車輛,正要開車呢“嘣~”不知道哪兒來的黑槍,直接射殺司機。

王梟上前踹下司機,低頭猛踩油門,車輛“嗡~”的一聲衝出人群,接連撞開數人之後,剛剛到達一處十字路口,側麵一輛早已守候多時的車輛急速躥出。

“咣~”的一聲,救護車直接被撞翻,橫著撞到了一側的建築物上。

王梟滿臉鮮血,踹開車門,一躍而出,兩名穿著警巡製服,開著警巡的車輛的警巡持槍大吼“不許動!”

王梟纔不管那些,飛速狂奔,後麵兩人到底冇有扣動扳機。王梟一鼓作氣衝入了城中村,一頓轉悠,跳到一輛車頂,縱身一躍,翻入一戶農家大院。因為受傷,也是著急,整個人是摔進去的。

從地上爬起,環視四周,最後鑽進了一處柴火垛,就這一會兒的功夫,有些筋疲力儘的感覺,他氣喘籲籲,捂著自己的胸口,眼瞅著鮮血燃濕手掌。

就在這會兒,一名穿著繡健特戰隊作戰服的特種兵,出現在了王梟的麵前。

還是一名女兵,乾淨利落的短髮,精緻的五官,正是顏彤。

“冇想到你受了這麼重的傷,還跑得這麼快?練過啊?”

王梟盯著顏彤,當即覺得有些眼熟,但是也並未想太多,一副認命的樣子,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顏彤順勢掏出綁帶,想要控製王梟!

突然之間,王梟抬腿猛踹顏彤小腿,同時伸手摸向自己胸口的C4炸藥,就要與顏彤同歸於儘!顏彤麵不改色心不跳,嘴角閃過一抹嘲諷的笑容!

輕身一躍,伸手抓住王梟手腕,使用巧勁兒,輕輕一扭,半空中膝蓋直接砸向王梟太陽穴“咣~”的就是一聲,王梟的腦袋重重地撞到牆邊。

他咬緊牙關不顧一切,抽出另一隻手再次摸向C4炸藥,半空中被顏彤借勢一擰,兩隻手同時被扭到身後,還剛好扭到麻筋兒,這鑽心的疼痛。

顏彤落地的這一刻,雙膝跪在王梟後脖頸,順勢按住王梟的腦袋往地上“咣~”又是一聲,靈巧地掏出綁帶直接把王梟雙手反綁。翻身接連兩個手刀揮舞到王梟腿部麻筋兒。抱住其雙腿,再次纏繞綁帶。就這麼給王梟製服了。

她抬腿踩住王梟的後背,令其動彈不得,迅速彙報方位。不過半分鐘的時間,數名戰府士兵出現,他們有人穿著戰警大隊的作戰服,有人穿著警巡製服,有人穿著繡健特戰隊的作戰服,還有繡康的,包括城主府守備隊的。

顏彤掏出注射器,直接刺入王梟脖頸,王梟瞬間失去了意識,昏死過去。

顏彤猶如冰霜美人,摸著耳機“任務完成,撤退!”

一聲令下,周邊區域的所有戰府士兵,統一掏出隨身攜帶的手雷,扔向對麪人群,或者周邊的車輛引發連環爆炸。閃光彈,煙霧彈,更是四處亂飛。下手更加凶猛,槍炮齊鳴!響徹夜空!在夜幕籠罩之下,趁著繡城已經被衝得亂七八糟,有條不紊地分頭撤退。瞬間消失在了主戰場區域。

在戰府士兵撤退許久之後,戰場內的各方勢力依舊在互相提防,不光提防其他,也在提防自己人。大家仔細認真地確認,身邊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人!所有人都被戰府士兵衝怕了!場麵依舊混亂不堪!

城主府,徐繡的辦公室內,他氣急敗壞,瘋狂捶打桌麵!

“這就是我們繡城的安防體係!這就是我們繡城部隊的戰鬥紀律!戰鬥素養!”

“這就是徐健徐康每年花那麼多錢帶出來的兵!什麼他媽狗屁玩意!簡直是慘目忍睹!慘目忍睹!!氣死我了!這哪兒還是部隊!就算是把一群霸客叫過來,也比他們強吧?”

“就這種戰鬥力,隨便來一支隊伍,我們整個繡城不就土崩瓦解了嗎?我們難道要指望這群酒囊飯袋來保護我們嗎?”

“就他媽應該立刻把徐健徐康撤職查辦!整頓軍隊!從頭到腳的根治!根治!”

“通知下去,不要混合作戰了,大家各自作戰,和自己熟悉的人一起作戰,不惜任何代價,務必給我攔住他們!彆讓他們就這麼跑了!”

徐繡不停傳達命令,辦公室內人來人往。徐有誌一直坐在原地,穩如泰山。

顯然,他想的會更多。許久之後,一聲長歎,言語充滿無奈。

“這麼多年過去了,戰府的戰鬥力越來越強悍了,與之前,已經完全不在一個層麵!我們繡城軍隊的戰鬥力,與之前也已經完全不在一個層麵。”

“所有的心思都用來爭權奪利,鉤心鬥角了。變成這個樣子,也實屬正常。”

就在這會兒,呂崇家衝了進來“小城主,不好了,戰府數支行動小組,奔著城主府方向過來了,我們暫時無法進行有效阻攔,為了您的安全著想,請您與城主,先行撤離吧!”

“你說什麼?”徐繡怒目圓睜,手指呂崇家“你給我聽清楚,我一步都不會退的,如果真的讓他們就這麼打進城主府,那我第一個把你們幾個槍斃!我說到做到!一群廢物!丟人現眼!丟人現眼!!”

呂崇家臉色非常難看,他抬手敬禮,退出辦公室,立刻調集所有力量阻攔戰府士兵,守衛城主府。就在呂崇家他們把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城主府,準備與戰府士兵決一死戰的時候。已經殺到城主府附近的戰府士兵,突然撤退了。

辦公室內,呂崇家終於鬆了口氣,抬手敬禮“小城主,他們撤退了!”

戰府的用意很明顯,一來是向徐繡徐有誌展示肌肉!表明態度!他們若是想要打城主府,也能打得進來!而也是圍魏救趙!用包圍城主府來吸引繡城武裝力量!這一招確實也好使!城主府都危在旦夕了,自然不會有人把目光盯向王梟。這也方便了顏彤她們撤回錦繡山區。

對於這些,徐繡心知肚明,他壓根也不想和呂崇家說話,反而質問徐有誌。

“爸,你看到了吧?這就是我們繡城現如今的戰鬥力,比我預想的還要差勁一百倍,我曾經想過我們現在的軍隊即戰力水平不夠。但是真的冇有想過,會差勁到這個地步。您不能再這樣打太極,活漿糊了!讓徐健徐康,交出軍權!”

“如果他們再不交的話,繡城就會毀在他們手上的。說句不該說的,我覺得現如今就算是塔城進攻繡城,繡城都未必能扛得住!這麼多的士兵,都是擺設!”

戰府這一次的行動,不光打了徐繡一個耳光,也打醒了徐有誌,他少有的堅定表態“你讓我好好想想,這件事情得怎麼做。牽一髮動全身,不能亂來!這不是拿掉他們兩個人的事情,是需要整個軍隊大換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