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27章 不在隱藏

-

徐有誌都這麼說了,徐繡也不好再說什麼“呂崇家,趙貔貅,立刻整合所有隊伍。讓大家先穩下來。通知後勤部。立刻調集物資補給!”

徐有誌滿臉驚愕,下意識地提高了語調。“徐繡,你這是要做什麼?”

“做什麼?自然是進錦繡山區打戰府!”徐繡神情嚴肅“我得救我兄弟!”

房間內瞬間安靜了下來,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所有人看待徐繡的眼神當中,都透漏著不可思議。戰府的實力大家已經看得清清楚楚。人家都已經打出錦繡山區了,繡城軍隊都冇有辦法奈何人家。現如今還要進錦繡山區去打,這不是等於自尋死路嗎?這要是真的跟戰府撕逼打急了眼!戰府再像多年前一樣,對繡城管理層進行斬首行動!那他們如何應對呢?這人家要是真的下手,徐繡都不能有徐有誌那好運氣,能撿回一條命了!

大家雖然驚愕,但是並未有人敢吭聲,都知道,徐繡現在正在氣頭兒上。

剛好在這會兒,辦公室的大門被推開,徐健徐康兩個人進來了。

徐健也是剛剛趕回到繡城的,連家都冇有回,和徐康就到城主府了。

這一家子,很少有能聚集在一起的時候,上一次聚在一起,貌似還是兩年前的大年初二。看見自己這倆哥哥,徐繡臉就沉下來了。在他看來,現如今繡城軍隊的一切,都是這哥倆造成的,這哥倆,就是繡城最大的蛀蟲!

實打實地說,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徐有誌釀成的。這軍隊體係內的事情,都是徐有誌那會兒搞出來的。徐健徐康,隻不過是繼承了父親的衣缽而已。

現在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之前時間短,還有那些老兵能撐顏麵。現在時間長,老兵都退伍了,都是從這個製度下成長起來的新兵,自然承受不住實戰考驗!

更彆提麵對的還是戰府這種頂尖的特種即戰力了!

ps://m.vp.

“現在是什麼情況?人救出來了冇有?”徐健率先開口。

徐繡忍著一肚子火,搖了搖頭。

徐健和徐康兩人互相對視一眼“我們重新整編軍隊,製定專門的有針對性的戰鬥部署!去抄他的老家!他不是要抓我們的人嗎,那我們就毀他們的家!想辦法發揮我們重武器的優勢以及人數優勢,和他們拚!”

剛剛房間內的所有人,都看著徐繡,現在都盯著徐健徐康。連徐有誌都皺起了眉頭。徐健徐康這番話,說得徐繡心裡麵舒服了不少。他隨即開口。

“從即日起,所有人都回到城主府居住,立刻重建城主府防禦體係。把第一集團軍,以及我們的裝甲團,全部調回到城主府組建銅牆鐵壁!”

“這樣他們還能打進來的話,那我就認了!這條命,也就不要了,給他們!”

“此事非同兒戲,你們三個要三思而後行,我這裡,就是你們最好的前車之鑒!我個人建議,還是想辦法和戰府和談吧!看看能不能保他一條命!”

“戰府這一次也冇少損失,不可能留他這條命的,根本冇有辦法和談!”

“都這樣了,還談什麼?他們既然目中無人,那我們就要讓他們知道,我們也不是好欺負的!來吧,看看誰能怕了誰!”

徐有誌本來還想勸阻的,但是一看三個兒子目標一致,態度堅決,思索再三,還是歎了口氣,不再說話。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一副聽天由命的樣子……

——————

王梟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際,就感覺胸口一陣鑽心的疼痛,瞬間麻痹了全身!一股子被人卡住脖頸無法呼吸的感覺,難受至極!

突然睜開眼睛,麵前是一座大型靈台。靈台正中央的位置,擺放著張滿的照片和靈位,在張滿左側,是高沙,右側,是戰魑魅魍魎,再周邊是戰一堂每一名犧牲士兵的照片以及靈位!孟強站在靈台正前方,一動不動。

孟強身後,站著除了吳凱恩以外的七堂堂主。中間的位置,就是王梟。他被固定在一幢巨型十字架上。在他身後,站著整個戰府的所有核心管理層人員,整整齊齊地站了四排,大概有四十人的樣子。

看見王梟睜開雙眼,孟強雙眼血紅,神情嚴肅,點著三支香“滿子,凶手哥哥給你抓回來了。馬上就送他下去給你賠罪。你可以安息了!”

孟強帶隊,所有人手持三炷香,三鞠躬,插入香爐!

待這一切結束,孟強輕輕地拍了拍手,兩名男子抬著一盆豬血上前,踩著梯子,順著王梟的腦袋開始往下澆倒。血腥刺鼻的味道,極其難聞。王梟嘗試著掙紮了片刻,毫無作用。一盆豬血倒完,又是一盆雞血。

這個流程結束之後,孟強走到了王梟的麵前,與他麵對麵“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四目相對,王梟冇有絲毫恐懼,坦然一笑“給我抓到機會,我蕩平你的戰府!”

孟強微微一笑,眼神之中充滿不可理喻的鄙視,他不停搖頭,拍著王梟的臉頰。

“你這是知道自己冇有任何生存希望了,所以在給自己找回最後的顏麵麼?”

“孟強,你記著我的話,我烏木是個喪門星,走到哪兒,喪到哪兒,我先走一步,你這戰府,不用多久,也會去陪我的。”

“就憑徐家那點本事。我再讓他二十年。他們依舊入不了我的眼,聽清楚,我戰府要除掉的人,這個世界上,冇有人能救!”

孟強目露凶光,聲音嘹亮“行刑!”

一聲令下,兩名士兵拿出魚線,在王梟渾身上下一頓纏繞,把王梟身上的肉,勒出一塊一塊的形狀。掏出兩支裝有興奮劑的注射器,直接注射入王梟體內,確保王梟時刻處於清醒理智,可以感知周邊的一切,尤其是疼痛!

站在王梟身後的一名男子上前,手持勾刀,在王梟身上環視一圈,手起刀落,寒光乍現,一塊肉被削落在地,頓時之間,鮮血流出。

男子徑直離開靈堂,另外一名男子上前,又是一刀,然後離開,跟著是下位。

很快,身後的四十名男子全部行刑結束,離開了靈堂。王梟渾身上下已經冇有好地方了,豬血,雞血,人血,混合到一起,他的眼神,撲朔迷離。

從始至終,王梟冇有吭一下聲,甚至於連眼都冇有眨一下,眼神當中隻有仇恨。

戰九堂的顏彤,走到了王梟的麵前。

“真冇看出來,你還挺有骨氣的!算你還是個爺們!”

眼神一直撲朔迷離的王梟,瞬間清醒了許多。

他上下打量著顏彤,輕聲細語地嘀咕了幾個字。

說完之後,王梟的眼神,又變得撲朔迷離,整個人的生命,正在急速消逝。

顏彤麵不改色心不跳,抬手在王梟上臂割下一塊肉,扔到一側盆中,轉身離開。

再後麵,是剩下的幾個堂主。

一人一刀,七七四十九刀之後,等七七四十九分鐘。

最後由孟強割開王梟脖頸。

頭種樹,肉喂狗!

整個儀式纔算結束!

待所有人員離開之後,靈堂內隻剩下了孟強一人。

他雙眼血紅,滿眼儘是報複的快感,拿起角落處架設的攝像機,走到王梟麵前。

認認真真開始給王梟“特寫。”

“所有人都要為自己的錯誤行為買單!這就是得罪戰府的下場!”

“我們戰府就是為了戰爭而生!我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他咬牙切齒,越說越憤怒。

“你個狗日的不長眼的小雜碎,下去以後,好好給我兄弟賠罪!”

他圍著王梟轉了好幾圈兒,身上的血,地上的肉,拍得清清楚楚。

暫時離開靈堂,回到辦公室,摘下攝像機內的SD卡,從電腦上重新觀看剛剛的一幕一幕,整個人極其地享受。

看著看著,眼圈紅了,孟強緊咬嘴唇。

“滿子,哥給你報仇了!”拿起電話“天湖,進來一下。”

天湖是戰三堂的堂主,也是孟強的把兄弟,絕對心腹。

“哥,你叫我。”

“把這SD卡,想辦法從繡城散發出去。”

“哥,要是這樣的話,豈不是等於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