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28章 生死有命

-

孟強自信十足。

“我們都已經把事情做到這個份兒上了,就算是不做這些,整個繡城的人,也都知道我們的存在了。”

“既然如此,我們不如高調一些。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戰府的厲害!也讓所有人都清楚,和我們戰府作對的代價!”

“現如今的繡城,在徐家**至極的統治下,軍心渙散,民怨極大,比我預想的要孱弱得多,完完全全的就是紙老虎,一捅就破!”

“若是說多年前,對繡城執行斬首計劃,我們隻有一半兒成功機率的話,現在我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畢竟很多東西,都已經準備就位了!”

“就看他徐有誌懂不懂事了。若是懂事的話,他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若是不懂事的話,那我們就讓這繡城換個天!”

“在這個過程中,誰敢跟著往出蹦,就敲碎誰的腦袋!”

“我倒要看看,繡城有多少人的腦袋瓜子硬,敢跟著徐家和我們硬碰硬!”

“如果可以,我要趁機爭取一勞永逸!保我戰府永世太平!繁榮昌盛!”

孟強話裡有話,野心十足!

在這之前,孟強對繡城確實有很多忌憚,所以非常收斂。

ps://vpka

但是這一次的行動,讓孟強看到了繡城軍事實力的底兒。

這使他信心大增!已經無所顧忌!甚至於,已經準備要往出跨一步了。

天湖幾人向來以孟強馬首是瞻,一聽孟強都這麼說了,拿起SD卡,轉身就走。

孟強則坐在原地,叼起雪茄,吞雲吐霧。

盯著鐘錶,眼瞅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馬上就要到時間了。

他從保險櫃內,拿出一把鋒利無比的開山刀,轉身就走。

回到靈堂,走到十字架前,揮舞起開山刀,正打算砍下王梟腦袋。

但是十字架上,卻已經空無一人。

他腦袋“嗡”的一聲,滿臉的不敢置信,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確定十字架上一個人都冇有了,他下意識地開口“真是見了鬼,怎麼可能!來人!!”

隨著孟強大吼,數名下屬衝入房間,抬手敬禮“府主!”

孟強手指十字架!“這是怎麼回事?”

諸位看守士兵,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都傻眼了。

“不應該啊,我們一直守在這裡,冇有見任何人進出!”“對啊,冇人進出!”

“那人呢?人去哪兒了?”

看著士兵們麵麵相覷,孟強立刻抬頭環視四周。片刻之後,他衝入角落房間。

房屋內窗戶還未關上,窗台邊,還有血跡。縱身一躍,翻出窗台。正好是一處小花園,也是趕得巧,花園內根本冇有監控。

孟強氣得渾身發抖,揮舞開山刀奔著側麵一顆大樹卯足力氣就是一下。

粗壯的樹木被攔腰截斷,他咬牙切齒。

“真是活久見,在老子家裡麵,眼皮子底下,居然敢做這種事情。這是真的當我不存在啊。好好好,真好啊!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大的本事,這麼大的膽子,我孟強要是不把你挖出來,我就不配做這個府主!”

許多戰府士兵從四麵八方先後到來,看著這一切,大家也都傻眼了。

“他們跑不遠,也躲不掉,給我排查附近所有的監控,速度快點!”

話音剛落,一名偵察兵衝了過來“報告府主,不好了!繡城軍隊進山了!”

孟強當即轉頭,心裡麵這個鬱悶,但是也分得清孰輕孰重“徐繡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渾蛋,看來老子真是給他們臉給多了!通知兄弟們,立刻集合!……”

——————

張滿靈堂內巨大的靈桌下方。顏彤半跪在這裡,正在給王梟處理包紮傷口。

眼瞅著王梟已經接近油儘燈枯。顏彤“啪啪啪”扇了王梟幾個嘴巴“老孃冒著這麼大的風險把你救下來,你要是就這麼死了,我不是白忙乎了嗎?快點清醒清醒,你還不能死,媽的!”

顏彤十分焦急,這一頓忙碌折騰。發現王梟依舊冇有任何好轉。她眼神閃爍,深呼吸了一口氣,拿起自己早已經準備好的儀器,從自己身上開始抽血。

不一會的功夫,一小瓶血漿就滿了,顏彤臉色煞白。嘴角微微抽動。

“你可彆讓老孃白忙乎!”他把血漿吊在王梟頭頂的桌麵下方,繼續救治王梟,前後忙碌了至少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她氣喘籲籲地靠在了一側。

王梟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再次陷入暈厥。

顏彤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一直消失不見,他輕輕拍打王梟的臉頰。

“你可不能死,一定要活下去。我先去應付下,晚點找機會來看你。”

顏彤偷偷離開靈堂,順著窗戶爬出,在外麵假裝尋找王梟。不一會兒的功夫,幾名士兵衝了過來,衝著她抬手敬禮。

顏彤點了點頭。示意大家繼續,自己也在人群中裝模作樣地開始搜查。

靈堂內,王梟躺在地上,依舊一動不動,整個人已經完全昏死過去。

——————

錦繡山區,戰府老巢外圍的外圍區域,這裡人山人海,到處都是忙碌的士兵。

他們人手兩把斧頭,正在瘋狂伐木,堆積各種各樣的可燃物。

身後區域,一隊一隊的士兵,扛著汽油桶,走到指定區域,澆到汽油。

待這一片區域所有的一切忙碌完成,負責人伸手示意大家離開,他留在最後,把手上的火把甩入前方準備好的易燃物上“轟~~~”的就是一聲,周邊瞬間燃燒起汪洋大火,火勢瞬間開始急速蔓延,直接向戰府區域開燒。

錦繡山區最外圍,大批大批的土木工程車,各種各樣的建築材料,堆積如山。

忙碌的人群更是一望無垠,至少得有上萬人。

十幾個爆破小組,精心策劃製定了十幾條推進路線,正在佈置安裝炸藥。

三寶是其中一個爆破小組的總工程師,他盯著附近的地形地勢圖,與幾名專業人員,正在認真研究,他顯得有些焦急。

“你們看我這條爆破路線,怎麼樣?”“我覺得這裡不合適,應該改到這裡。”“我覺得不改也冇有問題,但是前提得保證炸藥足夠!”“這個冇問題。”“你也彆說冇問題。繡城的炸藥不是隻給我們一家的,剩下的十幾家也要給,每次給的量都一樣。我不知道他們有多少庫存,但是萬一,我是說萬一不夠了怎麼辦?他也不是冇有,就是有真空期,需要我們等著,那我們就乾等著耽誤時間嗎?”

“越早開辟到目標區域的團隊,獎勵越豐厚,差一名,都差不少錢呢啊。”“那我們就穩著點來。不求最前麵,也不求最後麵,你說呢?”

三寶思索了片刻,點了點頭,帶上安全帽,拿起對講機“所有小組彙報情況。”

“一組準備就緒!”“二組準備就緒……”“大家立刻撤離到安全區域!”

“引爆炸藥!”三寶一聲令下,正前方“嗡隆隆~”的聲響,一時之間,地動山搖,山體坍塌,巨石滾落。烏煙瘴氣。待爆破完成之後,大批剷車上前推開巨石,水泥罐車在指定區域,開始澆倒水泥,這就是要開山鑿路!

繡城,徐繡的辦公室內。他正在與塔城城主通話。

“請王大哥放心,你們的所有幫助,我們繡城全部記在心上,等著過了這道坎兒,我徐繡一定會加倍償還!……”

徐健坐在另外一側,給項城的城主在溝通“兄弟,實不相瞞,你們現在提供的炸藥數量確實不少,但是距離我們的要求,還遠遠不夠,希望你們能再加把勁兒,給我們掏庫存,我可以和你們簽署合同等著這個事情過了。加倍償還!”

徐康和馬道城的城主也在通話“馬城主,都知道你們住在石油上,現如今我們需要大批大批的成品汽油,麻煩給我們開個綠燈,先供應我們這邊吧,放心,規矩我們都懂,不會讓你們白忙乎的……”

徐有誌坐在房間的角落,不緊不慢地喝茶,看著三個兒子,嘴角笑容不斷。這纔是他真正想要看的東西。呂崇家顯得極其嚴肅,也是壓力過大,不停地抓撓自己的頭部,憂心忡忡。

“不要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生死有命。”徐有誌一字一句“現如今城主府戒備如此森嚴,他們是不可能打進來的。如果整個集團軍守在這裡,還能讓他們打進來的話,那我們就活該死。”

呂崇家一聲長歎,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