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29章 隱秘區域

-

夜幕緩緩降臨,繡網總部基地。

數百名工作人員早已各歸其位,繡網也已經恢複了正常運轉。

整整忙碌了兩天兩夜的繡網負責人鄭誌,拖著疲憊的身軀,折返回辦公室。

他的辦公室,內外兩個房間。外麵是工作區域,裡麵是休息區。

躺在一米八乘以兩米的大床上,連衣服都懶得脫,閉上眼睛就睡著了。

數分鐘後,衣櫃突然緩緩打開,兩名身影走出。

其中一人徑直走到鄭誌身邊,拿起枕頭直接捂住其頭部,另外一人對準其小腹接連就是兩拳,鄭誌開始迅速掙紮,不一會兒的功夫,便冇有了動靜。

移開席夢思床墊,床板下還蜷縮著四人,還有兩個大旅行包。

看得出來,他們已經在這裡藏匿了有兩天了。

旅行包內裝滿了各種各樣的武器彈藥,六人迅速裝備,武裝自己,藏匿武器。

分批次離開房間。

率先走出繡網的兩名戰府士兵,在眾目睽睽之下,輕車熟路地走到了正門口和逃生出口區域。緊隨其後的兩名士兵,一人走到了總電閘區域,另外一人走到了總部基地內的製高點區域。看得出來,這些人事先已經對這裡進行了仔細認真的研究之後,才藏匿到那個房間內。

最後出來的兩名的士兵,已經引起了周邊工作人員的注意,兩人在大家的注視下,走到了最後兩處關鍵區域。

六人同一時間帶上夜視儀,順勢拉斷總電閘。基地內瞬間陷入一片黑暗。

六把裝著消聲器的衝鋒槍,在總部基地大廳六處區域,對準基地內所有工作人員,毫不猶豫地開槍點射。一時之間,火光四射,鮮血飛濺!

哀嚎慘叫聲不絕於耳,一梭子子彈打完,立刻換上另外一梭子,繼續點射。

先後三分鐘不到,總部基地內一片安靜。重新拉開電閘。六名戰府士兵開始逐個檢查,補槍,直到確定所有工作人員皆被射殺,兩名戰府士兵拿出準備好的U盤,先後插入係統總控製器,開始植入木馬病毒。

總控製器所使用的供電線路是單獨線路,所以關閉電閘對其並未有任何影響。

待所有木馬病毒植入完畢,整個繡網係統瞬間藍屏,徹底癱瘓,根本無法再發揮任何作用。同樣,連帶著警安局內的天眼係統。一併被摧毀。

六人不緊不慢地重新整備武器,彙報情況。數分鐘後。通往城主府的地道大門被打開,四名藏匿於城主府地道的戰府士兵走出。眾人圍聚在一起。其中一人攤開地圖。手指地圖路線,製定作戰計劃。

另外兩人打開旅行包,開始分配武器,這一次的武器裝備,包括許多手雷,以及炸藥,還有城主府守備隊士兵的作戰服!

十幾分鐘不到的時間,一支“城主府守備隊巡邏小組”重新進入地道。

因為地道剛剛被損毀不久的原因,所以還未正式開始休整,隻是暫時封閉!

眾人從地道內一路前行,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從徐有誌的房間出來了。

現如今整個城主府的重心都在辦公室,這邊還真的無人注意!

尤其是繡網和天眼都已經被摧毀,城主府的監控係統,也成為了擺設。

十餘人趁著這個時間差,離開徐有誌的房間,直奔徐繡辦公室。

這一路到處都是城主府守備隊巡邏的士兵。

不過因為剛剛入夜,視線並不好!恰好還是晚飯換班時間,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方便了他們藏匿行蹤!先後合理避開了三支巡邏小組,未漏出任何馬腳。

第四組的時候,因為地形原因,無路可走,隻能迎麵而過。

城主府守備隊的巡邏小組,也是十人一組。雙方經過的這一瞬間。

戰府帶隊的小組長與巡邏小組的小組長相視一笑,互相點頭。

笑容還未停止之際,巡邏小組的小組長就已經發現了異常,冇有任何遲疑!因為距離太近,連掏槍的時間都冇有,掏出匕首就撲向戰府士兵。

戰府士兵的反應速度更快,在對方掏匕首的時候,他們的匕首已經捅出去了。

十人對十人,在狹窄的走廊內,瞬間展開了一番殊死較量。

城主府守備隊的士兵,根本不是戰府士兵的對手,更彆提這種單挑肉搏戰。

雙方你來我往,十幾個回合下去,十餘名城主府守備隊士兵皆被斬殺。

戰府小組長自知很快就會暴露,當即示意提速。

整支突擊小組立刻掏出武器,迅速前行,直奔城主府,剛跑出不過二十米,整個城主府內警笛長鳴。與此同時,他們正前方區域,又出現了一支城主府守備隊的巡邏小組!雙方碰麵的一瞬間,戰府士兵就已經開槍射擊了。

本來戰鬥力就要高於城主府守備隊一個層麵,再提前下手,出其不意,幾乎頃刻之間,就把正對麵的這支巡邏小組射殺。這邊戰鬥剛剛結束的這一刻,身後,以及其他區域,槍響不斷,所有巡邏小組都奔著這邊過來了。

戰府突擊組成員未做任何停留,更不顧及周邊凶猛火力,拚儘全力直衝城主府。徹底放開招呼!手雷,閃光彈,接連不斷,先後有人受傷,倒地不起。

無法繼續衝鋒的戰府突擊組士兵利用地形拖延城主府守備隊士兵!拚死掩護!

剩餘人員不顧危險,搏命前衝,剛剛到達一處拐口。

側麵正好一支守備隊的士兵撲來,雙方近在咫尺,馬上就要交火。

戰府突擊組士兵經驗豐富,深知一秒鐘都不能耽誤,若是被拖住,隻有覆滅!

其中兩人毫不猶豫地一頭紮進對麪人群,直接引爆身上事先準備好的炸藥“BOOM~BOOM~”的爆炸聲響,血肉橫飛,慘叫不止。

剩餘突擊組人員繼續搏命狂奔,哪怕中槍受傷,也不管不顧,能衝就衝,衝不動就留在原地拖延自爆!所有火力全部瞄準正前方!爆炸聲越發頻繁……

徐繡的辦公室內,徐家一家正在忙碌,分配任務,就聽著周邊的爆炸聲響,由遠及近,徐繡幾乎是下意識的開口“這是怎麼回事?”

房間內的其他人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呂崇家摸著自己的耳機,臉色瞬間就變了,放聲大吼“不好了,他們殺進來了,快點跑!”

“開什麼玩笑?這裡是城主府,是我的辦公室,他們從哪兒殺進來的?”

話音剛落,門外傳出了激烈的槍響聲以及爆炸聲。呂崇家一行人瞬間掏出武器。

“咣”“哢嚓~”辦公室大門以及兩側的窗戶被砸碎,三名滿身鮮血,已經負傷的戰府突擊組士兵衝入辦公室。其中兩人滿身炸藥,沾滿血跡的右手,高舉遙控器“不許動!誰要是敢動,就同歸於儘!”

藉著房間內士兵愣神的功夫,另外一名突擊隊員當即扣動扳機。

“嘣,嘣,嘣,嘣,嘣~”一頓掃射,掃到一片!他滿臉鮮血,腰腹,腿部也已經中彈,整個人極其狼狽,但處處透漏瘋狂猙獰。扯下外套,露出滿身捆綁的炸藥,拔出腰間手雷,拉開保險絲,一手攥著手雷,另一隻手掏出手槍,對準房間內剩餘的特種兵“嘣,嘣,嘣~”接連又是數槍。

“任何人都不許進屋!否則我們就和徐家老小同歸於儘!”

他拖著一條受傷的腿,關死大門!拉上了房間內的窗簾!

房屋內除了徐繡他們幾個,就剩下了幾名工作人員,除了一個呂崇家以外,所有身穿製服的城主府守備隊士兵都已經被射殺。

封閉好房間,突擊組員持槍對準徐有誌。

“老城主,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麻煩諸位配合我們行動!同樣的話,我不會重複第二次。”他笑了起來,渾身戾氣,越發瘋狂。大有隨時動手的樣子。

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幾名突擊組士兵,壓根就冇有想著活,這個節骨眼上,他們也是真的會下殺手。就連徐繡,都少有的冇有吭聲表態,與徐有誌,徐健徐康一行人,走到了角落。

兩名突擊隊士兵手持武器,對準角落的眾人,另外一名士兵拿出綁帶,控製所有人,待完全控製好房間之後,三人把剩餘的炸藥,散落在了房間各個區域。

然後分彆藏匿在辦公室內三處隱秘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