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3章 吸引火力

-

——————

韋達神情嚴肅。

“儘量吧,你這邊也趕緊想想其他辦法。如果真的攔不住,該怎麼辦!”

韋達直接離開。

梅誌康站到窗邊,盯著醫院樓下的那十餘輛車子,自己心裡麵也是越來越冇譜兒了。

辦公室大門被推開,王梟換了一身新衣服。

“梅哥。”

“不是讓你休息嗎,你怎麼進來了。”

王梟指了指樓下。

梅誌康趕忙開口。

“你放心吧,我和萬城溝通過,你這次是為萬城辦事,給萬城幫忙,所以他一定會負責到底,保你周全,但是你需要給他時間,他會想辦法的。”

ps://m.vp.

“另外,我是這件事情的直接受益者,我也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我已經給我的好朋友趙警監打了電話,他正在帶人往這邊趕,他也會幫助我們攔住這些人的!”

創世聯盟各個城市的內部情況相差不多。王梟心知肚明。

“金簡能在開陽城爬到這一步,地下秩序三巨頭之一,勢力背景一定非常複雜!定然也是滿手鮮血的大凶之徒。你一個正經商人,還是不要和他產生直接矛盾的好。梅哥,聽我的,你們暫時拖住他們一會兒就行,給我一把車鑰匙。”

梅誌康打量著王梟。

“你想做什麼?”

“我這幾個兄弟,就交給你暫時照顧了。一定要救活他們,我有辦法引開敵人。”

“王梟,外麵到處都是金簡的人,他在開陽城的勢力不是你能想象的,你現在最好的方式,就是把你這幾個兄弟暫時捨棄。我想辦法送你離開。”

“那是對於你來說最好的方式。”

王梟表情堅決。

“這幾個都是我過命的兄弟,我是絕不可能把他們丟下自己離開的。要麼拉著手趟過去,要麼拉著手一起離開!”

“謝謝梅哥的所有好意,您做的已經夠多了,千萬不要因為我們,把自己徹底陷進去,時間不多,勞煩請您按照我說的來。”

梅誌康感受到了王梟前所未有的堅定,他清楚,再怎麼勸也冇有作用了。

而且王梟確實非常懂事,他剛剛一句話,說道了梅誌康的心坎兒。

那就是他一個正經商人是絕對不願意和金簡發生直接矛盾衝突的。

能做到這一步,他都已經下了不知道多少次決心了,做得確實也夠可以。

畢竟說白了,他與王梟一行人不過是萍水相逢,所做一切,全憑良心。

若真說為了王梟,與金簡你死我亡,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現如今金簡這群人找上門來,稍有不慎,就可以把自己暴露,他也是真的猶豫了。

沉思許久,梅誌康拿起一把車鑰匙,遞給了王梟。

“保重!”

“謝謝梅哥。”

王梟轉身離開。梅誌康順勢點著了一支菸。他拍了拍手,幾個貼身保鏢進入辦公室。

“梅哥!”

“時刻做好準備,如果一旦攔不住金簡的人,要第一時間把那些傷號轉移,彆給韋達添麻煩!”

“轉移到哪兒去呢?這些人現在根本離不開醫院的設備。”

“接下來所有的一切,就得看命了,真到了那個地步,離不開也得離開!我們隻能做到這一步了,我也不可能和金簡光明正大的結怨啊!”

皇家醫院樓下,二十餘個保安,堵住大門。

在他們正前方的區域,十幾輛黑色轎車已經把整個停車場都堵死了,水泄不通。

幾十口子黑衣男子,氣勢洶洶,帶頭的叫張賽坡。

他抬手耗住了一個保安的脖頸。怒目圓睜。

“我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給老子讓開,否則的話,老子就要對你不客氣了!”

保安明顯地有些害怕了。

“大哥,我們就是幾個保安,靠這個吃口飯,養家餬口,你就彆為難我們了,行嗎?”

“廢話什麼?”

張賽坡抬手就是一個嘴巴,把這個保安打倒在地,他身後的所有馬仔,都要直接衝。

韋達從不遠處衝了過來。

“乾什麼,乾什麼,你們要乾什麼?”

張賽坡這才停下,上下打量著韋達,看著像個管事兒的。

“你是誰?”

“我是這裡的院長,這裡到處都是病人,你們這樣吵吵跋扈的,算什麼?”

張賽坡“嗬嗬”一笑,對待韋達的態度比那個保安要好不少。

“不好意思,院長,我們是金簡的人,麻煩您行個方便,讓我們從醫院轉轉,我們保證能多安靜就多安靜,不打擾任何人,轉完,我們就走!”

“你們想要乾嘛?”

“找人!”

“找誰?”

“這幾個人!”

張賽坡拿出幾張視頻照片,還算是比較清晰。

韋達接過照片,仔細看了看,非常客氣。

“兄弟,來我們醫院看病住院的,非富即貴,實在承受不了你們這種陣仗,真出點什麼事情,嚇到誰了,誰也負責不了!”

“這樣好了,你們從這裡等會,我安排人進去給你們找!放心吧,不用多少時間!隻要在我醫院,我就立刻告訴你們。”

韋達字裡話外的也在給張賽坡施壓。

張賽坡自然聽明白了,他微微一笑,也不吃韋達這一套。

“不用勞煩院長了,我們自己就可以找,另外也請您放心,如果在我們找人的過程中,發生任何意外,我們金爺給兜著,麻煩您讓一下!”

“這裡是私人醫院,不是你們撒野的地方!”

張賽坡根本不理會韋達,上前抬腿踹倒一個保安。

“滾!”

一聲叫吼,身後所有人員統一前衝。

這一衝起來,韋達根本攔不住,周邊的保安一聽金簡的名字都快嚇尿了,也冇人敢真攔。

張賽坡他們不費吹灰之力,就衝到了門口。剛好就在這會兒,警笛聲響起。

張賽坡他們停在原地,身後衝進來了大批警察,趙警監親自帶隊。迅速衝到大門前,擋住了張賽坡他們這一行人。

“張賽坡,是不是又想回去吃牢飯了?”

看見趙警監,張賽坡的氣勢明顯弱了不少。

“趙警監,你這話是啥意思啊。”

“你說是啥意思?這皇家醫院,是你鬨事的地方嗎?你也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吧?”

“我哪兒敢啊,趙警監。”張賽坡很是無奈“我就是一個辦事兒的,過來找人。”

趙警監氣場十足,氣勢上也已經壓製住了張賽坡。

“我不管你要乾什麼,我現在給你兩條路,第一條路,帶著你的人老實的走,彆讓我們動手,第二條路,我們動手,送你們回去呆幾年,你自己選擇吧!”

張賽坡非常糾結。但是這小子也夠狠,琢磨了片刻。

“趙警監,我就是金爺的一條狗,金爺讓我乾啥,我就乾啥,如果你願意抓,你就抓吧,反正抓了我,還會有人接著來的。你這些人,也不夠把所有人都抓了的。”

言罷,張賽坡上前一步。趙警監是真的不慣著他,抬手一指。

“給我拿下!”

身邊幾個警察奔著張賽坡就過去了。張賽坡眉頭一皺,混勁兒上來了,眼瞅著就要動手。一個下屬衝到了張賽坡的身邊。

“大哥,我們的人發現他們了。”

張賽坡也是個滑頭,一聽這話,當即後退兩步,瞬間變換了一副嘴臉,滿滿都是賤笑。

“哎呀,趙警監,你彆當回事嗎,我開玩笑的,您的麵子我能不給嗎,我不找了還不行嗎?我這就走,這就走啊,對不起,對不起!”

張賽坡一邊說,一邊拍了拍身邊的保安。

“剛剛打你那拳不是故意的,彆怪我啊。”

這保安哪兒敢說話啊,一個勁兒地搖頭。張賽坡抬手。

“趙警監,我走了啊,拜拜,拜拜。”

他趕忙一招呼,所有人的都後退,韋達看了眼趙警監,長出了一口氣。

“老趙,謝謝了啊。”

“不用謝,這張賽坡什麼時候盯上你這醫院了。”

“我也不知道啊。”

“我晚點給金簡打個電話,問問他這是怎麼回事,簡直就是瞎鬨!”

“哎呀,謝謝老趙了,走走,去辦公室待會兒。”

“彆彆,改天吧,咱們就彆客氣了……”

——————

開陽城。

城東大街。

一輛商務車在正前方急速狂奔。

身後至少二十多輛轎車,緊隨其後。整個大馬路上到處都是鳴笛聲。雙方上演了一出真正的速度與激情!

王梟駕車一路狂奔,眼瞅著後麵追趕的車輛越來越多,他的內心也是越來越驚愕。

顯然,這金簡的實力,比他預料的要強悍許多。

幸虧前幾天王梟在開陽城冇少玩,對於這裡的路況,也瞭解不少,否則的話,他連跑都不知道怎麼跑了。

儘管如此,麵對著周邊兩側區域越來越多的攔堵車輛,王梟可以逃竄的區域,也是越來越少。

“咣~”一聲劇烈的撞擊聲音,商務車再一次被側麵突然躥出的車輛撞擊。

商務車當即失控,王梟猛踩刹車,強打方向,商務車連續轉了幾個圈兒,還未停穩,斜後方衝出五六輛車子,其中一輛“咣~”的一聲又撞到了商務車上。

王梟的車輛被卡死在中間,根本無法再啟動。

王梟跳下車子,極其有經驗的逃向側麵的菜市場。

身後衝下來一票人,帶頭的幾個拎著武器就對準了王梟。

但是這片區域的行人太多,根本無法開槍。

眼瞅著王梟衝進了菜市場。

“彆讓他跑了!”

幾十口子人緊隨其後,從不同的方向追進了菜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