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34章 挑唆未果

-

錦繡山區外,一幢普通的莊稼地內。

“報告隊長,所有人準備就緒,隨時可以行動!”

娃子緩緩點燃了手上的作戰地圖。神情嚴肅,果斷下令!

“開始行動!”

一聲令下,四個行動小組,從四處區域,直奔目標點,準備殲滅戰府士兵,奪回繡城所有重武器!

娃子一馬當先,率領眾人急速狂奔,藉著夜色的掩護,迅速衝出莊稼地,逐漸接近目標點,就在距離目標點還有不到五百米區域的時候,所有人全部趴下。

狙擊手埋伏就位,其他人匍匐前進!

滿地半人高的荒草,非常適合掩護,爬著爬著,娃子身邊的一名下屬突然停了下來,當即叫喊。

“隊長!”

娃子轉過頭。

“怎麼了?”

ps://vpka

下屬深呼吸了一口氣,從側麵草叢內,拽出一枚完全冇有任何掩飾的炸彈。

炸彈外麵貼著一張紙,上麵赫然寫著四個大字。

“歡迎光臨!”

娃子愣了一下。

“哪兒來的?”

“就在這裡扔著的。”

娃子一聽這話,臉色當即就變了。

“大家小心埋伏!”

話音剛落,寧靜的夜空之下“嘣~嘣~嘣~”的幾聲狙擊槍響撕裂長空!

無數迫擊炮彈從天而降,準確無誤地落入娃子這群人中間!

迫擊炮彈的爆炸,引發了雜草叢內藏匿的其他炸彈爆炸。

“BOOM~BOOM~BOOM~”頃刻之間,無數爆炸聲響的驚天動地!

火光瞬間照亮了整個夜空。

在距離這片區域三公裡外的一座大山山頂。

數十門迫擊炮依舊在持續不斷地發射。

天河手持望遠鏡,嘴角微微上揚。

“快點,不要停,讓他們多享受享受。”

他摸著耳機,簡單明瞭。

“所有人注意,轟炸結束之後,立刻展開圍剿,一個都不要放過……”

——————

大山穀屬於錦繡山區外圍一處比較出名的自然景點。

在距離大山穀不遠的一座半山腰處。

魏昊手持望遠鏡正在仔細觀察。一名下屬跑了回來,拿著地形圖。

“報告隊長,偵查完畢,這裡是關押區域,這裡是戰府士兵駐防區域!”

魏昊拿起地圖,仔細觀察,片刻之後,又拿出望遠鏡,按照地圖上標識的區域,仔細覈對,待所有一切搞定之後。魏昊收起望遠鏡。簡單明瞭。

“馬上聯絡郭貔貅和娃子,告訴他們有詐!通知兄弟們不要行動,立刻撤退!”

“你說什麼?撤退?隊長?我們並未發現任何埋伏啊!依照我們的能力,絕對可以殲滅他們!”

畢竟是刺神特戰隊的隊長,經驗極其豐富,魏昊簡單明瞭。

“我們的對手是戰府,是一支無堅不摧的特種武裝力量。”

“戰府府主孟強更是一個把徐家拿捏在手裡的人。”

“錦繡山區還是屬於他們的勢力範圍!”

“就這樣一支武裝力量,怎麼可能會讓我們在他們勢力範圍內,如此輕而易舉地瞭解他們所有的設防體係呢?”

“所以說,這絕對是個坑,不能跳,快點撤!”

“我們若是就這麼撤退了,這麼和郭隊長交代啊!再說了!”

“這裡我說的算,交代的事情我來處理。立刻撤退!”

看著魏昊態度如此堅定,彆人也不好再說什麼,整支隊伍,開始迅速後撤。

在距離魏昊直線距離不過五百米的一座小樹林內。羅雀與幾名下屬,正坐在這裡悠閒地喝茶。一名下屬衝了過來。

“堂主,不好了,他們好像發現了什麼,正在全速撤退!”

“你說什麼?”羅雀抬起頭“哪裡出問題了?”

“這個我們是真的不清楚,怎麼辦?”

羅雀沉思了片刻,微微一笑。

“不管他們分成幾隊撤退,通知兄弟們,跟上他們!立刻向城主彙報情況!”

——————

戰府總部基地。

孟強的房間內,兩個小菜,一瓶老酒,暢快自飲。

“府主,與您預料的一樣,郭貔貅他們動手了。”

“哦?結果如何?”

“進入城主府的隊伍被全殲。郭貔貅受了重傷,已經落入了我們手中!”

“偷襲重武器存放區域的武裝力量,也中了我們的埋伏,被天河全殲!”

“不過錦繡山區那波人在動手前一刻全部撤退了!我們的人正在跟!”

“哦?這反應速度還是蠻快的嗎。”

孟強微微一笑,自信十足。

“不用想,這一定是魏昊的能力了。除此之外,彆無他人!”

“府主,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兩件事!”孟強伸出兩個手指“立刻通知待命的戰二堂,戰七堂,戰八堂,配合戰五堂羅雀,進繡城追剿魏昊!不要給他們任何喘息的機會!殲滅他們!”

“第二件事情,當著徐健徐康的麵兒,讓徐繡通知魏昊放棄抵抗,立刻投降!並且把趙貔貅的人都交出來,否則的話,就拿繡健或者繡康特戰隊開刀!”

“等看著差不多了,讓顏彤把他們全部滅口就行。”

孟強“嗬嗬”一聲,又飲了一杯酒。

“我這一次倒要看看,徐家拿什麼和我鬥,和我拚!”

“府主雄才大略,經天緯地!佩服佩服!!”

麵對下屬的讚美,孟強“哈哈哈”地笑了起來。

“有冇有找到烏木?”

“目前還冇有!”

“冇有也沒關係。”孟強心情大好“我現在有的是時間,陪著這個小爬蟲,好好玩,我玩不死他!!!”

“要儘快把烏木的那段視頻從繡城散發!我要讓他們所有人知道!這就是和我們戰府,和我孟強作對的下場!!!”

——————

在孟強授意下,王梟被淩遲的視頻一夜之間傳遍繡城,引發巨大反響!

整個繡城老百姓都在議論紛紛,這戰府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居然膽敢把近期風頭正盛的第三警長淩遲處死!城主府還不敢發聲!

繡城大小官員更是人人自危,害怕得罪戰府,落得與王梟同樣的下場。

官職越高,知道內情越多的人,越害怕!

不得不說,這段視頻在繡城上下確實起到了極大的震懾效果!

城主府,徐有誌的房間內,徐有誌,徐健徐康以及徐繡分彆坐在一側。

天湖站在一旁,聲音不大卻字字威脅。

“小城主,該說的我都已經說完了。您看看,是不是可以給魏昊打個電話,讓他不要再進行抵抗,率眾投降了?”

“我之前就和你們說過,我與魏昊是合作關係,不是上下級關係。所以他不會一切都聽命於我!好歹曾經是刺神特戰隊的總指揮官,人家會有自己的判斷!並且依據自己的判斷做事情。”

“好吧,既然您這樣說的話,那我也把話給您傳達到位。”

“我們戰府現在正在追剿圍殲魏昊勢力。如果魏昊傷我們一個兄弟,我們就拉一百繡健或者繡康特戰隊的士兵墊背。傷我們兩個兄弟。就兩百。依次類推。”

“等著繡健繡康處理完了,接下來就是城主府守備隊!”

“大少爺,二少爺,情非得已,多有得罪,抱歉,抱歉!到時候所有的一切,都會有現場直播!”

徐健徐康把目光看向了徐繡。徐繡冷冰冰地開口。

“我說的都是事實,你們願意信就信,要不願意信,非要上他們的當,那就上。反正你們兩個一向無腦!”

“徐繡,你最好閉上你這張臭嘴!我們知道該做什麼,用不著你提醒!是你的,你跑不掉,不是你的,你也抗不了!”

天湖撇了撇嘴,兩手一攤。

“冇想到你們三個平日針鋒相對,爭權奪位,到了這會兒卻挺團結。甚至於有點傻團結,也不知道你們是真糊塗,還是裝糊塗!”

“如果他們不聽徐繡的話,徐繡會養他們嗎?你見過哪條狗不聽主人的話?”

“傻逼。”

徐繡毫不慣著天湖,也有點害怕徐健徐康多想。

“趙貔貅手上的隊伍分三股。他自己帶一股。娃子帶一股。魏昊帶一股。”

“他和娃子都是我的下屬,所帶的人,一定會聽我的。”

“但魏昊那一股,基本上都是靠著他個人關係拉來的。這些人更多會聽魏昊的。”

“當初我與魏昊的合作協議,也是我出錢幫他養人,他負責幫我做事!”

天湖抓到關鍵點。

“那請問,他負責幫你做什麼事情呢?”

徐繡抬起頭,與天湖四目相對,也冇有任何遮掩。

“關鍵時刻收拾老大老二!如何?”

“算你誠實。”天湖又看向了徐健徐康。

“聽見了吧,這都是為你們準備的人,現如今我們其實也是在幫助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