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35章 看著我做

-

徐健徐康兩人依舊未吭聲,雖然和徐繡不對付,但是恨更多的,還是戰府。

關鍵時刻,孰輕孰重都分得清!

觀察著兩位哥哥的一舉一動,徐繡也感到有些意外。

他言語之中帶著嘲諷。

“還有什麼挑唆伎倆,一併使出來吧!來點高階的。這種太低級了,丟人!”

天湖也是看明白挑唆無用了,索性也就不裝了,立刻變換一副嘴臉,反唇相譏。

“不要把自己搞成一副胸有成竹,高深莫測的樣子!”

“你要是真那麼厲害,現如今繡城也不會是這個局麵了!”

“而且你應該明白什麼叫做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叫你聲小城主,彆真的就把自己當成小城主了。”

“從這一刻開始,就算是裝,也給老子裝像點,不然,我們有的是招子陪你玩!”

“你配合,我們有你配合該給你的待遇。你不配合,我們也有你不配合該給你的手段!我們戰府,纔是這裡的主人!我們可以決定一切,包括你們的生死!聽見了嗎?小雜碎?”

徐繡下意識地抬起頭,眼神滿是憤怒。

天湖左手抓住徐繡的頭髮,右手侮辱性地拍了拍徐繡的臉。

“再用這種眼神盯著老子,我就抽你,抽到你不敢再看我。或者再也看不了我,不信你就試試,現在給你三秒鐘的時間考慮!三,二。一”

徐繡深呼吸了一口氣,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天湖“哈哈哈”地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你的多有剛呢,歸結到底,也就這兩下子唄,丟人現眼!”

天湖又把目光看向了徐有誌,徐健徐康。

“一個魏昊而已,掀不起什麼大風浪,也改變不了任何局麵!”

“收拾他,也僅僅是時間問題!我今天在此,鄭重警告你們所有人!”

“想要人前做人,要先做人後做狗!事已至此。冇有任何人能破局!也冇有任何人能改變結果!你們幾個認命吧!”

“老老實實地聽話,少遭點罪。要是不老實的話。給你們看個前車之鑒!”

打開電視,裡麵播放的正是王梟當初被淩遲的錄像。

“好好看看,順便預熱。畢竟保不準,哪天就換成你們幾個,或者你們的其他家眷了呢!”

徐繡一直在控製自己的情緒,但是當他睜開眼,看見電視當中王梟的悲慘模樣。

一股怒火直衝雲霄,瞬間失控,聲嘶力竭。

“敢這麼對我哥,我艸你們祖宗!我要屠你們戰府滿門!”

徐繡直接撲向天湖,但他哪兒是天湖的對手。

就見天湖輕輕側身,躲開徐繡這一擊,揮肘直擊徐繡麵門。

“咯吱~”鼻梁骨斷裂的聲響,兩顆門牙直接被生生打掉。

這還不算完,在徐繡即將落地的這一刻,天湖猶如顛球般,奔著徐繡小腹又是一腳,把徐繡重新踹到半空,翻身又是一腳,徐繡整個人瞬間飛出“咣~”的一聲,直接撞到了牆上,落地的一瞬間,一口鮮血噴出,栽倒在地。

“阿繡!”徐有誌當即衝到徐繡身邊。

徐健徐康兩個人也起身了,眼瞅著就要動手。天湖閃過一絲冷笑,未等兩人動手,他大跨一步,奔著這兩個人就過去了。

徐健徐康也不可能是天湖的對手,而且就看天湖剛剛對徐繡下手這凶狠程度,這哥倆捱上天湖,準好不了。

但這徐健徐康也是有剛,見此情況,一步未退,也要拚命。

關鍵時刻,呂崇家上前把二人推到身後,麵對天湖勢大力沉的一擊。

雙手直接抓住天湖手腕,緊跟著側身躲開天湖第二擊。

天湖也有點生氣了,接連數拳襲向呂崇家,呂崇家左躲右閃,接連後退,眼瞅著無路可退,站穩腳跟,當即就要還手。

“嘣~”的一聲槍響,子彈穿透了呂崇家的胸口,這使得他整個人的身體瞬間走形,天湖緊跟著“咣,咣~”兩拳把呂崇家打倒在地。

“你個狗日的雜碎也敢上前挑事!”

天湖瞬間動了殺心,關鍵時刻,大門推開,幾名士兵衝入房間,包括剛剛開槍的。

“堂主,摸到魏昊他們的行蹤了。六堂七堂已經把他逼到咱們這邊了!”

提到魏昊,天湖眉頭一皺,又看了眼地上的呂崇家,沉思片刻,隨即開口。

“你們等我把魏昊的事情處理完,一定給你們這家子好好立立規矩!”

待天湖一行人離開,徐健徐康立刻衝到了呂崇家的身邊。滿是關心。

“怎麼樣?”

呂崇家搖了搖頭,把目光看向了另外一側的徐繡。

徐繡滿嘴滿臉都是鮮血,靠在牆邊,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徐有誌痛心疾首,許久之後。“哎”的一聲長歎。淚水瞬間浸濕了眼眶。

“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怪我啊!”

“若不是我的話,繡城不會**成這個樣子,軍隊戰鬥力也不會弱化到這種地步!更不可能會被戰府如此欺壓啊!哎!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成也是我,敗也是我啊。我對不起大家。”

徐家這兩天受的氣,已經把這輩子冇有受過的都受完了。

所有人心裡都特彆不是滋味,卻也無可奈何

徐健徐康眼神閃爍,充滿懊惱。

“真是一步錯,步步錯啊,早知如此,最開始就應該和他們拚了!”

“這樣活著,又有什麼意思呢?現在什麼都晚了,拚也來不及了!”

電視當中,依舊是王梟被行刑的畫麵!

一刀接著一刀,一塊肉接著一塊肉,鮮血持續不斷。

但他目光堅毅,未露半點恐懼,也未有一聲求饒,這是何等的意誌力。

坐在地上的徐繡,盯著一切,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笑了起來,眼神儘是瘋狂。

——————

在距離繡城大概五百公裡的區域,有一座中立城市,叫燕城。

燕城大酒店的一間套房內。

李曉雅,陶濤,劉全虎,劉全彪,獵狼幾人聚集在一起。

“烏隊這是什麼情況?這麼長時間了,還不來集合?”

“而且還失聯了。該不會是發生什麼了吧?”

“呸呸呸,你個烏鴉嘴,彆瞎說,烏隊福大命大,能發生什麼事情啊?”

“我也希望如此,但是咱們總得這麵對現實吧?已經超過約定時間兩天了,而且各種方式都聯絡不上。”

正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陶濤手機響起,鄭浩發來了一段視頻。

打開視頻的這一刻,房間內瞬間陷入了沉寂。

看著王梟被行刑的一幕一幕,所有人都傻眼了。

視頻最後是戰府眾人祭拜張滿靈位的畫麵,他們氣勢恢宏,聲音嘹亮。

“犯我戰府者!無論何人!無論尊卑!必誅之!!”

“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揚我戰府雄威!”

沉默足足持續了五分鐘,獵狼率先起身,從衣櫃內拿出一個大旅行包“咣噹”的一聲,扔到了桌子上。

包內裝滿了各種武器裝備,四人非常默契,麻利地武裝自己。

李曉雅坐在原地,一動不動,盯著四人忙乎,平靜得有些異常嚇人!

不一會兒的功夫,四人全副武裝完畢,背起旅行包,轉身就要走。

“你們這是要去哪兒?”

“給烏隊報仇。”

“你們知道戰府是一個什麼組織嗎?知道戰府在哪兒嗎?知道他們有多少人嗎?知道他們的戰鬥力嗎?你們就要去報仇?”

“它是什麼組織,多強悍的戰鬥力,與我們無關,回到繡城我們自然有辦法把所有的事情都打問清楚!”

“你們這是等於去送死!”

“送死也得去,這是原則底線。你就彆參與了,曉雅!”

“那是我哥哥,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我怎麼可能不參與。”李曉雅顯得格外冷靜“你們先穩穩,都彆亂來!相信我,我比你們都著急!都難過!”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李曉雅和王梟一起這麼多年,耳濡目染,深受王梟影響。

越是關鍵時刻,整個人越發冷靜。這一刻,她展現出來了與之極其不相符的成熟與穩重“陶濤大哥,你先給鄭浩去個電話,再給屍飛去個電話,把這裡麵的事情弄清楚,把戰府的情況搞明白,然後我們再想下一步該怎麼做!”

陶濤猶豫了片刻,看了眼李曉雅,還是掏出電話。這一通電話,使得房間的氣氛更加壓抑,所有人的眼神當中,都透露著絕望。

陶濤幾人則更加堅決“曉雅,情況你也都知道了。你就彆跟著做無畏的犧牲了,我們哥幾個去就行了。”

“你們幾個去?如何對待戰府?如何和那些特種兵拚?那不是送死嗎?”

“多你一個,難道就不送死了嗎?毫無意義啊,曉雅,你留在這裡,聽話!”

李曉雅搖了搖頭。

“我還有很多眼淚,哭不出來。所以我不會留在這裡。這仇,我得報!”

“曉雅,現在可不是耍小性子的時候!烏隊已經不再了!如果你再出個三長兩短!我們以後下去了都冇有辦法和烏隊交代!你就彆添亂了!”

李曉雅突然笑了,話鋒一轉。

“你們知道烏木的原名,叫什麼嗎?”

幾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一臉疑惑的搖了搖頭。

“王梟!”“王梟,誰叫王梟?”“對啊,不是叫烏木嗎?難道他叫王梟?”“王梟?我怎麼聽著這個名字,這麼熟悉啊!”“我也聽著有點熟悉,好像從哪兒聽過。”“王梟,王梟。”“不是,曉雅,你現在和我們說這些,有什麼意義啊。”

李曉雅雙眼通紅,一字一句“從現在開始,都聽我的,你們看著我做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