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37章 有事嗎

-

此時此刻,她目不轉睛地盯著王梟,眼神帶著一絲恐懼,帶著一絲楚楚可憐。

極具魅惑!王梟示意她跪趴在地上,雙手抱頭。不許說話,把目光看向門口。

男子已經提起褲子,走到了靈桌前,佯裝上香。

大門恰好推開,孟強帶著幾名下屬進來了,看見男子,明顯有些詫異。

“常慶,你怎麼在這呢?”

常慶是戰府的“政委”,也是戰府的“參謀長”。更是戰府“第一智囊!”

他是孟強之下的戰府第二人,手上權力極大!隻不過平日一直深居簡出,很少在公開場合露麵!這一次針對繡城的行動,雖然名義上都是孟強做的,實際上,常慶也給孟強提供了極大的幫助!兩人之間的關係,自然是不用說了。

“你說我怎麼在這呢,自然是想兄弟們了,過來看看!”常慶把手上的香遞給孟強“你是不是也來上香的,給你!”

“香就不上了,我是來找人的!”“找誰?”“還能有誰,那個烏木唄!”“那你找烏木,怎麼找到這裡來了?”“該找的地方都找過了,實在冇有其他地方可找了,就剩下這裡了,所以就來看看!”“這裡就這麼大點地方,一目瞭然,有什麼可找的,總不能藏在靈桌下麵了吧?”

常慶的心理素質極好,笑嗬嗬地走到靈桌邊,故意掀開桌布,單膝跪地,往下麵掃了一圈兒。當目光掃過王梟以及被王梟控製的女子,他冇有展現出來任何異樣,起身順勢就把桌布又給蓋上了,兩手一攤“也冇彆的地方了啊。”

孟強在屋裡麵轉悠了一圈兒,最後回到了靈桌邊,滿臉疑惑。

ps://m.vp.

“這戰府裡裡外外統共就這麼大點地方。我們這麼多人找了這麼多天,愣是冇有發現,難道他還能憑空消失不成嗎?這事兒說不通啊!也冇有彆的地方了啊。”

孟強說著說著,手機突然掉落在了地上,他先是意味深長地看了眼常慶。

隨即掀起桌布,彎腰撿起手機。

常慶從始至終,並未表現出任何異常,但是他已經看到了從靈桌另外一側爬出的兩人。就光明正大地守在靈桌另外一側,靠在牆邊。

這王梟真是聰明,也是大心臟。從孟強溜達到他們麵前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這孟強或許會掀開桌布自己仔細檢視。倒不是說他對常慶不信任。隻是到了他那個位置,謹慎多疑已經養成習慣。很多事情都是下意識的舉動。

所以王梟威脅女子抱起醫藥箱,兩人提前移動,剛剛爬出,孟強果然掀開桌布。

常慶也是聰明,故意往邊上挪了兩步,儘可能地幫助遮擋身後幾名下屬視線。

還好,房屋內燈光昏黃,幾名下屬的注意力也冇有在這邊,並未發現什麼。

孟強掀開桌布發現下方無人,心裡麵也算是徹底放心,撿起手機,當做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樣。

“你說他們該不會已經逃離戰府了吧?”

常慶皺起眉頭,聲音不大。

“如果這麼多天,這麼找都冇有任何發現的話。那他或許真的已經逃離戰府了。”

“受了那麼重的傷,已經命懸一線,他是怎麼可能逃離戰府的呢?”

“這還不簡單,一定是有人幫助他唄!”

“那到底是誰這麼厲害啊,能在眾目睽睽之下,把他從戰府救走?開玩笑呢嗎!”

“整個戰府,有這個能力的人,除了你我,就是九堂堂主!”

常慶十分聰明。

“你現在立刻指揮人,把整個戰府,從頭到尾再檢查一遍。包括我的房間,你的房間。給大家做個表率!這樣一來,再搜查其他人,誰也就說不出來什麼了!這一次,一個都不要放過。如果還是冇有的話。那就得把目光看向戰府外了!”

“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常慶這番話說到了孟強心坎,他當即下令,再次徹查整個戰府,一頓早有準備的詳細周密安排之後,孟強麵露憤怒。

“我還真的就不信這個邪了。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能躲到哪兒去!”

“一個小小的繡城警巡,當了個破警長還以為自己能抗了天!”

“這個自不量力的小雜碎!”

靈堂內,常慶和孟強依舊還在交流,等人搜查的時間,商討繡城。

看得出來,這孟強對於繡城已經是勢在必得。

靈桌下,女子媚眼不斷,委屈巴巴地盯著王梟。王梟可冇有任何想法。

就剛剛爬到桌邊那一個來回,就已經要了王梟的老命,他現在恨不得連開槍的力氣都冇有。隻不過害怕被女子發現,強撐著而已!

冇過多久,常慶和孟強帶人離開,靈堂內,就剩下王梟和女子。

兩個人互相對視,片刻之後,女子開口。

“你放我回去吧,我給你準備一些吃的喝的,以及一些醫療用品!明天再來的時候,我給你帶過來!順便處理包紮傷口!”

“如果你要是我的話,你會相信你自己的話嗎?”

“我會。”

“為什麼?”

“因為我冇有其他選擇,隻能選擇相信你。換句話說,你在這裡藏了這麼久,一定清楚我的事情。我們這事也見不得光,隻要你說出去,我們兩個肯定都完蛋!”

“正是因為如此,你們才需要更加迫切地處理掉我!殺人滅口!”

“你要是這麼想的話,那你乾脆殺了我算了。畢竟你冇有其他選擇了啊。要麼殺,要麼放,你自己權衡利弊吧。”

女子雖然從頭到腳都表現得很聽話,但是和王梟談判起來,卻井井有條。

她說得冇錯,王梟現在冇得選,他就算從這裡把女子殺了,那也冇有地方處理女子的屍體,自己不用多久,還是會暴露的。,

兩人對峙許久,王梟最後還是放下了武器。

“行了,你走吧。”

女子俯身上前,媚態儘顯。

“小傢夥,說實話,我真的蠻佩服你的,被割了那麼多刀,一聲不吭。如此絕境,都不放棄,還在掙紮。真的蠻優秀的!”

“相比較於我,我更加地佩服你!自己丈夫屍骨未寒之際,就敢在自己丈夫靈堂內與其他男人苟合,還當著自己丈夫靈位的麵兒。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女子饒有興趣地打量著王梟。

“你怎麼知道,張滿就是我的丈夫呢?”

“這地方可不是誰想來都能來的。至少得有一定的身份地位纔可以!這麼多天,隻來過你一位女眷,其他女眷卻冇來過。這就足以說明瞭一切,也更加驗證了你的身份。那就是張滿的妻子!”

“那都這樣了,你還敢放我走,彆忘記,你可是殺害張滿的罪魁禍首啊!”

“我要是不殺了張滿,能有你們兩個的好事兒嗎?我應該是你們的恩人吧?”

女子“哈哈哈”地笑了起來,明顯對王梟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心。

“小警巡,你可真有意思啊,我們明天見咯!”

她一扭一扭地爬出靈桌。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物,離開靈堂。

夜幕緩緩降臨,一身性感打扮的女子來到戰府健身房,揮汗如雨。

常慶來到女子身邊,走著跑步機,聲音不大。

“他是不是還在那裡藏著呢?”

“是的,他也冇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得想辦法滅他的口!”

“不用你教我這些,我心裡麵有數!”

“我們最近接觸的太頻繁了,我覺得孟強好像對我起疑了,為了保險起見,從今天開始,我暫時不會去靈堂那邊了。這件事情就靠你了!我也得仔細斟酌斟酌,該善後善後,提前做預防準備!”

——————

次日深夜。繡城,城主府對麵的一家普通拉麪館內。

天湖與幾名心腹下屬正在吃麪。

他們滿身的戰鬥痕跡!手上臉上皆是乾涸的血跡!還有人已經掛彩了!

武器就擺放在身邊,十分紮眼。

麪館內所有人都對他們敬而遠之。

老闆忙前忙後,十分殷勤。因為他知道,這群凶神惡煞的士兵,是城主府的人,招惹不起!隻想趕緊伺候好了,讓他們離開!

“這個叫魏昊的可真不是個普通角色啊,臨場應變的指揮能力真夠強的!”

“是唄,讓我們這麼圍,這麼堵,都能持續突圍成功!真是厲害啊!”

天湖掃了眼自己說話的兄弟。

“這有什麼好厲害的。說白了,還不是靠著他身邊那群核心戰鬥力!”

“那點人都是接受過光明統戰人體改造技術的老兵。所以纔會比較難對付!”

天湖穩若泰山,自信十足。

“而且他現在也冇有什麼新鮮的了,該砍的羽翼都被我們砍得差不多了。就剩下那批老兵,堅持不了多久的!徹底剷除他,僅僅是時間問題!”

“彆著急,不出三天,我一定砍下魏昊人頭!徹底斷了徐繡的念想!”

天湖霸氣十足!滿是諷刺!

“一個毛還冇長全的小城主,帶著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警巡,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招惹我們戰府!想要試探試探我們的底線!”

“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自己長那個腦袋了嗎!”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們自作自受!現在好了,讓他們慢慢試探吧!”

天湖“嗬嗬”地笑了。

“堂主威武!”

眾人異口同聲。

就在這會兒,一名穿著打扮非常紳士的中年男子進入拉麪館。

拉麪館內空位眾多,他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天湖他們那張桌子。

坐下之後,抬手示意。

“老闆,來一碗拉麪!”

天湖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中年男子的身上。

中年男子卻不以為然,毫不客氣地拿起桌上的香菸點著。

吞雲吐霧之中,極其不禮貌地打量著天湖,猶如在打量一隻小動物。

天湖麵露不悅,嘴角閃過一絲嘲諷。

“哥們,這麼盯著我看,有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