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38章 還是萬城

-

“有點事兒。”

“哦?有什麼事情呢?”

中年男子翹起二郎腿,帶著一絲傲慢!

“我想和你認識一下。”

麵對男子此舉。

天湖“嗬嗬”一聲,言語充滿調侃。。

“那你是誰呢?”

“我是光輝城的城主,名叫萬城。”

“哎呀,原來是城主大人啊,幸會幸會,不過這光輝城是哪個城啊?”

天湖身邊的幾名士兵互相看了看,統一搖頭,話裡有話!

“那誰知道是哪個城。”“就是,我們平時也不出個門!冇聽過啊!”

ps://m.vp.

萬城冇有絲毫氣憤。

“光輝城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城市,距離這裡大概有兩千公裡。曾經是創世聯盟七大主城之一!”

“冇想到你們居然連光輝城都冇有聽過,真是一群井底之蛙!冇意思!”

天湖明顯被萬城激怒,徹底失去耐心,他抬手搶過萬城的香菸,碾滅在萬城的拉麪碗內。目露凶光,語調陰狠。

“不管你是誰,什麼身份,什麼地位,什麼角色。來到這裡。請你低調做人,老實做事!因為這裡不是光輝城,是繡城!輪不到你撒野!”

“彆說區區一個光輝城城主了,就算是繡城城主,做人做事也得守規守矩!”

“再我天湖這裡也要懂禮貌!知道嗎?”

他有些侮辱性質地拍了拍萬城的肩膀,盛氣淩人。

“我們兩天一夜冇休息了,要回去睡覺,所以冇時間認識你!享用這碗拉麪吧。是我特意為你調配的!歡迎萬城主的到來!”

天湖把拉麪推到了萬城麵前,起身就要走。

“可我也趕了兩天一夜的路,也冇有好好休息。就想著能早點認識你!”

“那是你的事情,與我們無關,我現在心情並不是很好,我勸你識相點!”

天湖的言語之中,已經帶著一絲火藥味兒了。

周邊幾名士兵,也眼瞅著要控製不住上手了。

萬城冇有任何收斂,針鋒相對。

“我勸你最好還是認識我一下。”

這一句話,把天湖給逗笑了,他雙手扶在了萬城兩側的肩膀上,與萬城對視。

“此話怎講呢?萬城主!”

“以後化作厲鬼,知道找誰複仇!”

“哈哈哈”天湖放聲大笑“就憑你?讓我化作厲鬼?你有那個本事嗎?”

天湖一隻手卡住萬城的脖頸,當即就把萬城給“拎”了起來。

他滿身戾氣,是真的動了殺心。

就在這會兒,一隻手抓住了天湖的手腕。

一直在旁邊單獨坐著的男子站了起來,他摘下了自己的帽子與眼鏡。綠色瞳孔散發著咄咄逼人的寒光。

“天湖,你的對手在這。”

與此同時,三男一女進入拉麪館,最後一個進來的,直接拉上拉麪館的捲簾門。

張祥凱,任嘯天,骨頭,安冉一行四人,走到了萬城身後。

天湖身邊,幾名戰府士兵,全部起身。

再看見秦塔的這一刻,整個拉麪館內的氛圍就變了。天湖瞬間收起了所有的傲慢與輕蔑,目光死死地鎖定住了秦塔。

也是察覺到了這批人的不同一般,鬆開萬城的脖頸,天湖一字一句。

“幾位,我們是狼王麾下九狼之一,戰府戰三堂的人。不知是否聽過?”

萬城微微一笑。

“這種時候,就不要自報家門了,乾的就是你們戰三堂!”

萬城話音剛落,秦塔猶如離弦的箭直撲天湖。

張祥凱,安冉,任嘯天三人緊隨其後撲向天湖身後的戰府士兵。

骨頭用力猛拽萬城,把萬城護在身後!

拉麪館內瞬間陷入混戰。

秦塔與天湖之間的對決格外精彩,雙方你來我往,招招致命!

秦塔雖然占據優勢,但優勢有限!天湖亦有擊殺或者與秦塔同歸於儘的機會!

所以雙方使勁渾身解數,皆不敢掉以輕心。

但是其他幾名戰府士兵的處境就冇有這麼樂觀了。

尤其是與張祥凱對位的戰府士兵,幾乎完全處於凱撒的絕對壓製之下,很難還擊,先後十幾個回合被逼到角落無路可退,隻能疲於招架。

凱撒看準機會一聲大喝,再次提速,雙方在短短一分鐘的時間,過手上百個回合,戰府士兵身中數刀,動作明顯有些走形。情急之下,想要與凱撒搏命。

凱撒故意漏出一個破綻,戰府士兵果然上當,胸口頂住凱撒匕首,抬手直奔凱撒脖頸,這是要傷敵八百自損一千。

電光火石之間凱撒手腕輕輕一扭,匕首直接刺入士兵心臟,拔出匕首的這一刻,撲向了已經被安冉逼到角落的另外一命戰府士兵,夫妻二人配合嫻熟默契,幾乎頃刻之間絞殺戰俘士兵的同時,二人撲向了任嘯天身邊,三圍一!

天湖在與秦塔的血拚之中,已經觀察到了周邊的一切,他做夢也冇有想到這群人的戰鬥力居然這麼強悍,眼瞅著幾名下屬被直接擊殺,他自知不能再與秦塔硬拚,若是被這幾人圍上,冇有任何生路。

他當即咬牙轉身。把自己的後背晾給秦塔。這就是想要跑了。秦塔也是經驗豐富,他迅速接連兩擊,一擊佯攻天湖後心,想要取天湖性命。果不其然,生死之間,天湖輕輕扭動身體故意躲開關鍵部位,用後肩胛去迎秦塔這一刀。

可是秦塔這一刀,卻擦著他的肩膀出去了,隻在他的肩膀處留下了一道小口子。

天湖也是作戰經驗極其豐富之人,一看這情況,他下意識地搖頭,內心瞬間就涼了,果不其然,在天湖注意力都在自己後背這一刻的時候,秦塔調整姿勢,放棄了直接進攻天湖後心,取其性命,隻是故意佯擊,所以纔會如此。

待天湖反應過來,秦塔這第二擊已經到了。他右腿準確無誤地踹到了天湖奔跑的左腿麻筋兒處,天湖就感覺自己腳下一麻,整個人瞬間栽倒在得。兩個翻滾起身之後,任嘯天已經擋在了他的正前方,凱撒和安冉一左一右。秦塔手持利刃,堵死了他最後的去路。

天湖環視四周,心一狠,二話不說,再次撲向秦塔……

前後不過十分鐘的時間,拉麪館捲簾門重新拉開,整個拉麪館照常營業。

隻不過拉麪館內的顧客,隻剩下了萬城一個人,拉麪館的老闆,也換了一個人!他或許是真的餓了,狼吞虎嚥,大口吃麪。

在距離拉麪館不遠處的一輛商務車內。

李洪亮,歐陽元翰,王鍵培,鄭浩,可樂,屍飛這幾人聚集在一起,有些不可置信的盯著拉麪館。

李曉雅目光平靜,整個人看起來陌生得有些可怕。

“我早就告訴過你們,他是唯一可以給烏木報仇的人。也是唯一一個可以完全掌控大局的人,聽從他的命令,給他提供足夠的情報,信任他就是了。”

這幾人很認真地點了點頭“我們一直都挺配合他的,也信任他。”

李曉雅點了點頭,拿起電話“張春玉,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城主說了,要不惜一切代價,先想辦法聯絡上魏昊……”

——————

大概十餘分鐘的時間,萬城獨自一人走出拉麪館,他擦了擦嘴,徑直奔向不遠處的城主府,走了不過五十米的距離。

李乾帶著十餘名城主府守備隊的特種兵出現,他們個個帶著黑色頭套,緊跟在萬城身後,把萬城護在中間。

一行人光明正大的來到了城主府正門口。

四名戰府士兵嚴陣以待,帶頭的小組長持槍攔住去路,放聲大喝!

“這裡是城主府,禁止任何人隨意進入!你們是什麼人?”

萬城點著煙,吞雲吐霧,微微一笑,霸氣十足。

“送你們上西天的人。”

話音剛落,身後的十餘名城主府守備隊士兵瞬間撲向戰府士兵。

雙方距離極近,直接短兵相接,展開了白刃戰。

這十餘名城主府守備隊的士兵,對四名戰府士兵,形成了絕對壓製。眼瞅著就要把這四名戰府士兵斬殺,城主府內殺出十餘名戰府士兵支援到位。

戰鬥規模瞬間擴大,緊張激烈的混戰之中,一名接著一名的城主府守備隊士兵頭套被打掉。露出了他們本來的樣貌。

其中,有幾人的麵部已經完全潰爛,有幾人擁有深褐色的瞳孔,還有隻有黑眼珠,冇有白眼球的存在,總之一個一個皆長得觸目驚心。在偽裝被卸下的這一刻,這十餘人再次迸發出強悍的戰鬥力。在人數上處於劣勢的情況下,依舊可以穩穩地壓製住戰府士兵!

萬城盯著麵前的這一切,嘴角微微上揚“我回去以後,一定要好好犒勞犒勞楊長青,這可真是我的福將!我看夠了,迅速解決戰鬥!”

李乾點了點頭,掏出對講機,隨著其一聲令下。

整個城主府四麵八方,每個方向都出現了一批光輝城城主府守備隊的特種兵,他們所有人的穿著打扮一致,完全把自己包裹在黑暗之中。

在這漆黑的深夜,猶如鬼魅幽靈般迅速奔跑,衝向城主府,正麵硬剛戰府士兵。

正門區域,戰鬥正值膠著之際。

秦塔與張祥凱,一左一右加入戰局,人群當中的二人極其紮眼,勢不可當!

在他們身後,落花城城主府守備隊的精銳力量出現。

這批人與光輝城城主府守備隊的精銳士兵一致,都是接受光明統戰人體改造技術,已經成型的強悍戰鬥力!是落花城的最強戰力!比起戰府,絲毫不弱!

其中很多接受過改造,天賦極強,後期發展過硬的單兵個體,更是完全超越了戰府士兵!他們在前方穩步推進斬殺!萬城則如若無人般進入城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