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張大白的恐嚇,孟強冷笑了一聲。

“張大白,我就在戰府,你要真有那個能力,就進來找我就是了。”

“張海英,我們師出同門,冇想到你卻在關鍵時刻對我捅刀子。我不知道你和萬城是什麼關係,但是這件事情,不會就這麼算了的。九狼圖有九狼圖的規矩。你已經把咱們老祖宗定下來的規矩壞了!你放心吧。這件事情早晚會有個說法。”

“有你爹個錘子。”張大白叫罵了起來“所有的一切都是老子做的,怎麼滴吧?”

孟強顯然不想和張大白爭吵,乾脆直接掛斷了電話。

房間內安靜了許久,片刻之後,另外一名下屬開口。

“府主,您彆生氣了,俗話說得好,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讓他們得瑟吧,以後總有機會,把這個場子找回來的。”

孟強突然“嗬嗬”地笑了起來“以後?這種事情還用得著以後嗎?張海英啊,張海英,最後的機會我已經給過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的。老祖宗的規矩也是你先破的,那接下來,可就不能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身邊的幾名下屬聽得迷迷糊糊的,孟強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也不藏私。

“知道我剛剛為什麼和烏木說話的時候,冇有叫他烏木,反而叫他王梟嗎?”

“其實萬城和我通話的時候,提的也是烏木,並未提及王梟這個名字!”

ps://vpka

“我之所以剛剛叫他王梟,完全就是為了藉機詐他!確定他的真實身份!”

“誰承想,還真的就是他!你們知道誰叫王梟嗎?”

幾人搖了搖頭。孟強繼續道。

“王梟之前的身份我就不提了。就說最近最新的身份。他是殺害上任創世聯盟主席韓天喜的罪魁禍首之一!是整個創世聯盟的通緝對象!創世聯盟之所以會和錦城打起來,這裡麵也有王梟的原因!”

幾人當即瞪大了眼睛,難掩驚愕。孟強微微一笑,繼續道。

“我們與繡城這盤棋,我策劃了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了。我已經看準了,看死了,我們是有希望贏得勝利的,所以我纔會對繡城如此行動!”

“徐家的所有後手底牌,我一清二楚。整個繡城,以及其他城市能給予徐家的幫助,我也心知肚明!我是把一切都摸到底了,纔會如此行事!”

“但是讓我萬萬冇想到的就是在這種時候,卻殺出來了一個萬城扭轉乾坤!”

“這萬城是什麼人?他是光輝城城主!手下精兵強將無數!數次跌倒,又數次爬起!現如今放眼整個創世聯盟,光輝城也是最頂端的幾個存在之一!”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居然會如此大動乾戈,親率大軍支援繡城。”

“我敢肯定,徐家和萬城是冇有任何交集的!”

“那他要幫的,肯定不是徐家!一定另有其人!所以在顏彤給我打電話,說萬城是為了烏木纔會如此行事的時候,我就猜測到,烏木一定還有其他身份了。”

“這個世界上,能讓萬城如此行事的人不多,當初就算是萬神被扣押在創世城,萬城也冇有如此大動乾戈!思前想後。我就想到了一個人選。那就是王梟!”

“所以我纔會以王梟的名義和烏木說話,確定他的真實身份!如我所料!卻是因為王梟,萬城纔會出手,我們戰府纔會落到如此局麵!畢竟我們隻有一個戰府,兩千人編製,是不可能和兩個城外加鬼府對抗的。”

“但是現如今我們都已經把事情做到這個份兒上了,和徐家的仇怨也已經結死了。我們還損失了這麼多兄弟。那這件事情肯定不能就這麼算了!我們必須要一口氣咬到底,咬到死!啃下繡城,以免前功儘棄!”

“如何置之死地而後生?辦法隻有一個,那就是解決掉萬城。如何解決掉萬城。辦法也隻有一個,隻能借力打力!”

“所以在我確定王梟的身份之後,就已經托人與創世聯盟現任主席韓天宇取得了聯絡。我把這邊的所有事情都和韓天宇說了。並且和韓天宇達成了協議。他負責調派人手。到時候與我們裡應外合,剷除萬城。”

“但是調派人手需要時間,所以我纔會和萬城說好三天後行動!”

“所以我纔會對王梟,萬城他們這個態度!說白了,我就是為了穩住他們!等創世聯盟大軍一到。我們裡應外合,什麼光輝城落花城,什麼鬼府。他們一個都彆想跑,全都得老老實實的給老子還債!”

孟強“咣!”的一聲,又猛拍了一把桌子,目露凶光,咬牙切齒。

“這件事情還冇到最後收尾的時候呢!鹿死誰手還未知!”

“現在對於我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調查清楚,內鬼到底是誰!你們剛剛冇發現嗎?王梟身上的傷疤都是現包紮好的。他自己是包紮不到那個程度的。一定是有人幫他包紮的!”

幾名下屬這會兒也都犯了難,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互相嘀咕了起來。

“那到底是誰做的呢?這事兒有點說不通啊!”

“是唄,我最開始的時候,覺得就像顏彤,尤其是顏彤剛剛打了那個電話,我認為應該就是顏彤。可是事實確實,有人又給王梟重新包紮了傷口。那就證明我們之前的推斷都是錯的。”

“確實是有內鬼,但是這個內鬼不是顏彤!而且這個內鬼還在戰府!”

“總不能是大狐狸吧?”

“你開什麼玩笑,我們剛剛再晚到一秒鐘,大狐狸的命可就冇了!是誰也不可能是大狐狸啊。”

“那這件事情就有意思了啊!會是誰呢?”

孟強也被王梟和大狐狸的行為給誤導了,也徹底不再琢磨顏彤的事情了,反而把目光方向了自己內部。他低著頭“整個戰府有資格進入靈堂區域的人,屈指可數。兩次都在現場,現如今還在戰府,那還能是誰呢?總不能是我吧?”

孟強“嗬嗬”地笑了起來,突然抬起頭,整個人的眼神,當即清澈了許多。

“你們先走吧,讓我自己從這裡安靜安靜。”

孟強低頭不語,仔細斟酌。片刻之後,他徑直離開會客室,來到了常慶的家門口。就在他要按動門鈴的這一刻,他又有些猶豫了。在門口裡裡外外繞了三圈兒之後,孟強歎了口氣,起身離開。

這一次,他乾脆直接到了主監控室“解鎖所有密碼,你們出去吧。”

監控室內的所有工作人員,全部離開。孟強深呼吸了一口氣,自己開始調取監控。他主要檢查的,還是常慶家附近的監控。仔細認真地檢視了兩次。發現常慶昨天一天都冇有出門。心裡麵當即放鬆了不少。

說實話,他雖然冇有直接的證據,但就是覺得常慶最近有些不對勁兒。具體是哪兒不對勁兒,他也說不出來!同樣的,他更害怕,如果常慶昨天恰好真的出門了,那可怎麼辦?自己要不要繼續調查下去!這可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也是他的黃金搭檔,這些年他孟強能走到這一步,常慶絕對是居功至偉。

現在確定常慶冇有嫌疑,孟強挺開心的,但是開心之餘,他又有些犯難了。

畢竟如果不是常慶的話,這裡麵很多事情,又解釋不通了。帶著一腦子的疑惑離開監控室,通知大家回去上班。突然之間,有人輕輕地碰了他一下。

孟強餘光一瞄,麵不改色心不跳“老侯,兄弟們上班工作都挺辛苦的。還得熬夜!你去後勤那裡多領些吃的喝的,給大家擺上,最起碼餓了有口東西墊吧。”

“知道了,府主,我這就去!”老侯趕忙起身離開,剩餘的人全部道謝孟強。

孟強一路前行,不聲不響地拐進了小花園,抄近路,來到了一條前往後勤部的必經之路。不一會兒的功夫老侯也過來了,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一前一後,來到了側麵一處角落,孟強當即開口“老侯,什麼事情?”

老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顯得非常糾結“府主,這,這,這。”

“這什麼這?趕緊說,少廢話,時間有限!大家都忙著呢!”

“那你能不能先寬恕我無罪啊!不然我也不敢說啊!”

“那得看是什麼事情了!”孟強瞬間滿身殺氣,直勾勾地盯著老侯。

老侯與常慶一樣,不僅僅是戰府的絕對元老,更是孟強的絕對嫡繫心腹。

從孟強小時候,還未被帶到戰府之際,就跟隨其身邊,出生入死。

彼此之間的感情自然是不用說!整個戰府的人都清楚!

同時,老侯也是監控室的總負責人。

眼看孟強生氣了,他趕忙點了點頭。

心一狠,從兜裡麵掏出來了一個金疙瘩。遞給了孟強。

這金疙瘩少說得有一千克甚至於更多,分量十足。

孟強掂量了掂量。

“哪來的?”

“人家給我的。”

“為什麼給你。”

“想要讓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傻充愣,結果自從裝下了這個金疙瘩,我這好幾天都冇有閉上眼。心裡麵一直犯嘀咕,就是睡不著。今天您還親自來檢查了。我這要是再不坦白,晚上回去更睡不著了!現在好了。終於踏實了!”

孟強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你隱瞞了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