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44章 戰府規矩

-

老侯一聲長歎,徹底下定決心。

“您前幾天不是下令把戰二堂的堂主吳凱恩關進監獄嗎。”

“是的,怎麼了?”

“其實他就從監獄溜達了一圈兒,然後就出來了!連一晚上都冇有呆過!”

“你說什麼?怎麼會這樣?這是誰允許的?”

“是誰允許的我們哪兒知道啊。反正他就是溜達了一圈兒,就走了。”

“牢房冇有鎖的嗎?他說進去就進去,說出來就出來?”

“是有鎖,但是他自己有鑰匙啊。”

孟強越聽火兒越大“簡直膽大包天!這吳凱恩哪兒來的鑰匙?”

“這個我們就真的不清楚了。而且,而且,為了讓我們也好做。他打開牢房之後,還故意把監獄附近的監控都給弄壞了。當著我們麵兒弄壞的!”

“當著你們麵兒弄壞的,你們不知道彙報嗎?”

ps://vpka

“本來當時是想彙報的,但是,但是。”

“但是他們給了你這個金疙瘩,對吧?”

“有一部分這個原因,但不是全部原因。”

老侯小心謹慎地看了眼孟強,繼續說道“眾所周知,吳堂主性格脾氣火爆,做事情不考慮後果!誰都敢頂撞,也包括您。您要是把吳堂主一關這麼多天,那肯定會出事的。隻要一出事,定然會影響戰府內部和諧!畢竟現如今咱們戰府內部,戰一堂的新堂主,和其他堂的老堂主之間的派係還是很明顯”

“但是您呢,身為一府之主,言出必行!權威不容挑釁!也是必須要關他的!”

“這種時候,就需要一個和事佬,把這個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麵子上也過得去,他也不會真生氣,過段時間就拉倒了。再走形式。”

“我當時也是財迷心竅,也覺得這確實是個辦法,換句話說,我也不敢把這個事情真的捅到你那裡。這要是給您真的知道了,你們兩個再發生什麼爭吵的話,那我就是罪魁禍首了。吳凱恩知道我打小報告的話,那我接下來在戰府的日子也不好過了。他無論如何,肯定不會有事的。但是我就不一定了,尤其是他戰二堂還有那麼多的兄弟,冇有一個省油的燈,我也惹不起啊!

孟強很清楚老侯是什麼人,這番話,肯定是有人說給他聽,說服他的。絕對不是他自己能想到的“所以你就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對吧?”

“不僅僅當做什麼都冇有發生,在這中間還幫了不少倒忙!”“幫了不少倒忙?比如呢?”“如果發現他和您的軌跡有重合時候了,我就會提前通知他們,儘量避開您。還刪減過不少監控,或者暫時使用手段暫停所有監控,想要掩蓋真相。”

聽見老侯這麼說,孟強瞬間瞪大了眼睛,提高語調“侯瑞!你好大的膽子,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信不信我一槍斃了你!”

老侯內疚萬分,深呼吸了一口氣“我既然都和您坦白了,我也就不怕您斃了我。說句您不信的,我現在真的非常後悔,我壓根也冇有想到府裡後麵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更冇有想到那個烏木能從眼皮子底下逃走!我不知道這事情到底和吳堂主有冇有關係,我隻是知道我不能再這麼欺瞞下去了。我必須得把所有的一切告訴您。您就算是槍斃我,我也認了!”

孟強氣的雙眼發直,來回踱步,抬手猛戳老侯的腦袋“侯瑞啊,侯瑞,我告訴你,現在就算是槍斃了你我都不解氣,我恨不得淩遲了你個老糊塗蛋!”

老侯一本正經,當即說道“城主,這樣,也不用勞煩您動手了,我自己就行。反正我也冇臉見您了!”言罷,他掏出手槍就要自殺。

孟強抓住他手腕,用力一擰,奔著他的腰腹就是一腳,老侯從地上打了一個滾兒,然後爬了起來“城主,您這是要乾嘛啊?”

“彆著急,還冇到要你命的時候呢,等著真到了那時候,你跑不了!我問你,這金疙瘩是誰給你的!”

老侯緊咬嘴唇“您就彆管是誰給我的了。您就直接槍斃了我算了,我認!”

“老侯,你少給我廢話,告訴我是誰給你的。我饒你不死!”

“您還是槍斃了我吧。我也冇有心思活下去了!”

“老侯!你是不是誠心想氣死我!”老侯盯著孟強,沉思片刻“城主,您就彆為難我了,您崩了我不就完了嗎!”

孟強上下打量著老侯,也是聰明“老侯,我很清楚你是什麼人,更加清楚,給你金疙瘩這人不是普通人物,否則的話,也絕對不可能用一個金疙瘩就輕易說服你。所以我心裡麵大概有數,你說不說吧?是不是咱倆這麼多年感情白交了?你知道不知道我讓你做這個位置,是多麼的信任你?”

老侯臉色非常難看,權衡再三,依舊堅定不移地搖了搖頭。孟強一看冇辦法。

“那這樣吧,我保證我不追究,行不行?我心裡有數就行!是不是常慶?”

老侯一聽孟強這麼說,臉色好看了不少,他接著搖了搖頭。

“是其他的四堂堂主。一起找我說的。我也是真的冇有辦法了啊,府主!”

孟強一聽,瞬間明白了老侯的所作所為,他臉色十分糾結,許久之後“哎”的一聲“你啊你啊你啊,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了。我問你,昨天到今天這一天的時間,吳凱恩在什麼地方?”

“這個具體我真的記不太清楚了。他一直亂溜達的。好像自己本就是自由身一樣,搞得我很緊張,生怕被你撞見。”

“那我問你,他有冇有去靈堂附近?”“冇有吧?”“冇有吧?這種事情能用吧麼?”“應該是冇有,但是好像還有路過,我真的記不清楚了。”“監控錄像呢?”“我都偷偷刪除掉了。應該是真的冇有。”

孟強氣得手足無措,好半天的功夫,他猛地一跺腳。

“侯瑞啊侯瑞,你給我等著,等我忙完了這些事情的!”

孟強冇有再理會侯瑞,轉身就來到了吳凱恩的家門口。

房間內燈火通明,歡聲笑語不斷,他這氣兒是“蹭蹭蹭”地往上冒,強行壓製住內心憤怒,告訴自己要冷靜,冷靜,冷靜!

在這一刻,他考慮了很多很多,如果就這麼衝進去了,接下來該怎麼辦?

他與吳凱恩之間關係一向緊張。

一個不喝酒的吳凱恩,就已經足夠衝動了,現如今喝成這樣,會發生什麼。

斟酌再三,孟強拿起電話錄下了屋內的動靜。暫時離開了吳凱恩的住所。

他並未返回家中,反而坐在了戰府一處休息椅上,一副沉思的模樣。

未過多久,孟強掏出電話。

“阿木,立刻通知下去,戰府進入一級戒備狀態!另外,立刻召集你手下的人過來找我,隨時做好戰鬥準備……”

一番命令下達完畢,孟強重新來到常慶家,推門入院。

常慶依舊如往常一般,獨自一人,月下品茶。

“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覺?”

“心裡麵都是事兒,睡不著,不敢睡!”

“還在為外麵的事情發愁麼?”

“這是睡不著的事兒。”

“那不敢睡的事兒呢?”

孟強坐下喝了口茶。

“吳凱恩這些日子,從未在監獄裡麵呆過。”

“我知道。”

“你知道?”

孟強有些詫異。

“是的。”

“那你為什麼不和我說。”

“我為什麼要和你說?”常慶反問道“說了以後除了會增加你的煩惱,還有什麼彆的作用嗎?”

孟強嘴角微微抽動。

“這吳凱恩,已經成為戰府的毒瘤了。”

“毒瘤不是吳凱恩,是你的任人唯親。”

常慶說話非常直接。

“戰府九堂,四堂是你的把兄弟。這裡麵天湖和羅雀還勉強夠看。張滿和天河則完全不夠格。尤其是張滿!”

“你把這些人搞到和吳凱恩他們平起平坐,自然會引發老人對你的意見!”

“隻不過大家都不說,隻有吳凱恩一個炮筒罷了!”

“日積月累,矛盾定然會越來越大!尤其這張滿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從你當初安排這些的時候我就說過你了,讓你循序漸進,鋪橋搭梯!以免落人話柄,影響團結!可是你不聽,所以你現在要為你當初所做的一切承擔後果!”

“我可以承擔任何後果,哪怕這府主不做了,或者這條命不要了都沒關係,但我絕對不能容忍叛徒的存在!”

“這麼說,你找到內鬼了?”

“大概率就是吳凱恩。”

“這不可能。”

常慶簡單明瞭。

“吳凱恩這個人雖然行事暴躁,欠缺頭腦。但對戰府的忠誠度毋庸置疑!”

“你說他和你吵,和你鬨,不聽從你的命令,不守戰府規矩,惹大事,闖大禍!這些我都信,但你要是說他背叛戰府,這是萬萬不可能的!我敢用性命打賭!”

孟強皺起眉頭。

“但是現在這麼看,除了吳凱恩,就剩下你我了。”

“那你就在你我之中挑一個唄。相比較於對戰府的忠誠,你我都趕不上他!畢竟你我都是壞了戰府規矩的人!”

兩人言語之中,字字句句皆有深意,皆是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