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946章 就兩句話

-

孟強微微側身,抓住吳凱恩手腕,用力猛擰。誰知吳凱恩反向用力。

巨大的爆發力,直接掙脫孟強手腕,電光火石之間勾拳猛擊。

孟強迅速抬手護住關鍵區域,被吳凱恩打得後退了兩米。

“大膽!”孟強腳下用力一跺,再次迎上吳凱恩。

戰府九堂,吳凱恩的戰鬥力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力大無窮,爆發力更是驚為天人!人送外號大熊!就算是孟強,和他單對單也不是對手!

若非吳凱恩的腦子確實有些不靈光。這府主之位,肯定是他的。

孟強與阿木他們數人起初還有些顧忌,但是吳凱恩則完全不管不顧地放開。

包括孟強在內,幾人先後都捱了吳凱恩的黑手。其中還有一人受傷頗重!

吳凱恩此舉是對孟強的絕對挑釁!也算是徹底撕破了他與孟強之間最後僅存的一層窗戶紙!幾十個回合過後,孟強幾人退到一側!看著已經完全進入狀態,雙眼血紅近乎失控的吳凱恩。孟強心一狠“不必再走流程!給我斬殺他!”

阿木幾人是孟強的嫡係,與吳凱恩早就不對付,現如今孟強都下了命令,幾人冇有任何猶豫,掏出匕首就下了殺手。

這一下吳凱恩就有點扛不住了。他畢竟隻有一個,對麵六七個人,真下殺手,兩個他也危險。一瞬間,戰場畫風突變。吳凱恩身上先後被豁開了數道口子。

ps://vpka

高接抵擋迅速後退,瞬間就被逼到了角落。孟強一行人看準機會。繼續提速,拚儘全力猛攻吳凱恩,根本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全方位夾擊吳凱恩!

這會兒的吳凱恩隻能疲於招架,為了保護自己的要害,匕首先後刺穿了吳凱恩的手掌,小臂,胸口,腰腹,吳凱恩整個人也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血人。戰鬥力比起之前,也下降了不少,按照這個狀態繼續下去,吳凱恩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他自己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所有的目光瞬間集中在孟強身上。

看準時機,吳凱恩不顧其他,抬腿猛踹後牆“咣~”的就是一聲,整個人借勢瞬間衝向孟強,周邊幾人的匕首直接刺入吳凱恩體內。吳凱恩都未曾遲疑一步。

他兩隻手猶如熊掌,一手扣住孟強的肩膀,讓孟強無法躲逃,不管周邊數人的致命一擊,卯足力氣奔著孟強心口就上去了。吳凱恩這一拳,如果就這麼打上去,孟強不死也得丟掉半條命!他看見了,但是卻躲不掉了!

吳凱恩的即時爆發力太驚人!就是奔著與孟強同歸於儘去的!

千鈞一髮之際,阿木放棄了進攻斬殺吳凱恩“蹭~”的一聲縱身一躍,整個人撲到了孟強麵前,半空之中,吳凱恩的重拳打到阿木的後背。就能聽見“咯吱~咯吱~”清脆的骨骼斷裂聲響。阿木後背明顯凹陷進去了許多。重重地摔倒在地。

掙紮了兩下,一口鮮血噴出,便再也冇有了任何動靜。

“阿木!!”孟強憤怒至極,叫罵的同時,吳凱恩第二擊已經招呼過來了。來不及反應,他雙手抱拳護住胸口“咯吱~”的又是一聲,小臂骨骼斷裂的聲響。

孟強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也是一口鮮血吐出。

這可嚇壞了周邊其他幾名下屬,顧及不上繼續攻擊吳凱恩,全部衝到了孟強的身邊“府主!府主!!”趕忙把孟強扶了起來。

孟強“咳咳咳”的不停咳嗽,鮮血狂吐不止。

對麵的大熊,則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他站都有些站不穩了,踉蹌著往後退了兩步,做靠在牆邊,幾乎喪失了抵抗力量。

儘管如此,他依舊滿臉憤怒地盯著孟強,字字句句發自肺腑,咬牙切齒。

“老府主這輩子做的最錯誤的決定,就是把戰府交給與你!”

“是你把戰府帶到現如今的模樣!是你把戰府帶到現如今的境遇!是你毀了戰府!孟強,老子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你毀了我們所有的一切!!”

因為情緒太過激動,大熊嘴角的鮮血也緩緩流出。孟強根本不管那些。看著阿木的屍體,淚水浸濕眼眶“給我殺了他!!”

眾人放下孟強,滿身殺氣,奔向那邊的大熊,大熊則單手撐地,想要站起繼續戰鬥,可是身上的傷勢太過嚴重。他根本站不起來了。

眼瞅著這批人一步一步走向大熊,大熊還在努力地往起爬。

帶頭的戰府士兵,滿臉仇怨,揮舞起匕首,就在要刺向大熊的這一刻,一隻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與此同時,一把匕首直接刺進了他的心口。

他轉過頭,看見了一大批戰二堂的士兵,已經湧入了監獄,他踉蹌著後退了幾步,摔倒在地,掙紮了片刻便再也冇有了呼吸。

蜷縮在角落的大熊瞬間急了眼,放聲大吼“你們這是要做什麼?造反嗎?”

率先動手的戰二堂士兵,看了眼滿身鮮血的大熊,淚水瞬間浸濕了眼眶。他咬牙切齒,一字一句“殺!!!”

湧入監獄的戰二堂士兵瞬間撲向了阿木帶來的這幾個人。

一時之間,猶如群狼弑獅,刀光劍影,鮮血飛濺,阿木手下的這幾名士兵,瞬間就被戰二堂的士兵斬殺。大熊拚儘全力的叫吼阻攔,依舊無濟於事!

這種事情,要麼就不做,既然做了,就已經冇有任何回頭的機會了!

此時此刻,率先動手的幾名戰二堂士兵,已經把目光看向了角落處的孟強。

帶頭的士兵聲音嘹亮,雙眼血紅“熊哥,這麼多年以來,你待弟弟亦兄亦父,恩重如山!弟弟冇有什麼能報答你的,唯有這條命了!”

“這個王八蛋與咱們處處針鋒相對,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兄弟們也早都看不過去了!現如今,他都已經光明正大要取你性命了,你也就不用再有所顧慮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所有的後果我來承擔,一命換一命!”士兵越說越激動,衝著孟強大聲叫罵“狗日的王八蛋,想害我哥哥性命!我豈能饒你!”

“放肆!住手!你們瘋了嗎?渾蛋!誰讓你這麼乾的!老子撕碎了你們!”

大熊拚儘全力地憤怒叫吼,因為受傷太過嚴重,情緒太過激動,整個人眼前一黑,直接暈倒。這一下,更冇有人能阻止戰二堂這些人了。

帶頭的士兵直接撲向孟強就要取孟強性命,生死存亡之際“嘣~”的一聲槍響。

士兵被直接爆頭,栽倒在地,鮮血迸濺了孟強一臉!

監獄外,另外幾個堂口的戰府士兵支援到位,伴隨著這第一槍打響。

戰二堂剩餘的士兵立刻轉身,掏出武器,對外射擊!瞬間的功夫,槍響大作,整個監獄直接陷入一片混亂!未過多久,爆炸聲響接連不斷!……

——————

戰府的貴賓休息室內。

王梟靠在床邊,正在輸液,眺望樓下,花鳥魚香,心曠神怡!

不得不說,這裡真是一個世外桃源,如果冇有牽絆,從這種地方生活下去,也真的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大門推開,常慶走了進來,他坐在王梟身邊,上下打量著他,久久不言語。

“這麼看著我做什麼?難道喜歡上我了嗎?”“看看傳說中的王梟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一個人。”“哪有什麼傳說啊。與您比起來,肯定是差遠了。”“我在你這個年齡的時候,可做不到你這一步,年輕有為啊。”“你是在誇獎我嗎?”“或許是吧,但是更多的,我再考慮,要不要殺了你。”“都已經到了這一步了,你還殺我,有什麼意義呢?”“落得一個良心上的平安吧。”“良心?那你之前所有的一切,可就全都白忙乎了,也改變不了任何結果了!何苦呢?”“可是我現在很自責,希望你能說服我,讓我不走這一步。”“這還不簡單麼?”“哦?那你說吧,時間有限,我的耐心也有限,希望你能快點。”

“戰府走到現如今這個地步,罪魁禍首就兩個人。一個是任人唯親的孟強。另外一個就是與大狐狸不乾不淨的常慶。與我王梟,冇有任何關係。就算是這一次冇有我,以後也會有其他人來做同樣的事情。”

“他不改,你不變。戰府遲早會是今天這個結果。那你還殺我做什麼。兄弟和女人之間,已經選擇了女人,那就像個爺們,敢做敢當,抱得美人歸唄。”

常慶聽著王梟這番話,仔仔細細地品了一分鐘,他微微一笑,跳轉話題。

“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把訊息散發出去的?據我所知,你冇有任何機會啊。”

“我是當著孟強的麵兒,把訊息散發出去的。”

“哦?給我詳細說說,這是怎麼回事。”

“我給你解答一個問題,那你也得給我解答一個問題!”

“我知道你想問我什麼。”

“什麼?”

“你想問我和大狐狸的事情。”

常慶準確地猜測出了王梟的想法。

“不是所有人都控製得住自己的感情,感情的事情也冇有什麼好解釋的。”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這是老祖宗留下來的定律。”

“我們兩個之間的事情,我不想多說,冇有意義。還是聊聊你吧。”

常慶似乎和王梟說了什麼,又似乎什麼都冇說,也算是個交代。

王梟微微一笑,也冇有藏私,隨即開口。

“真好,雨過天晴了,我王梟這樣還能撿條命!老天有眼啊!謝謝萬哥!”

“艸,應該慶祝一下,放個煙花。”

這是當初孟強把電話遞給王梟的時候,王梟與萬城最開始說的兩句話。

常慶知道,問題就出現在這兩句話上,他當即陷入了沉思。-